2014年3月19日

超越藍綠對抗 — 彙整泛藍內的反(黑箱)服貿表態

反服貿遊行。2013.07

反服貿,不要只看到藍綠黨爭,當六七成民意都對此協議有疑慮時,很清楚地這不僅僅是在野黨的衝撞,就連執政黨裡面也有很多雜音,上街頭,是人民對政府罔顧民主體制發出的怒吼。

就算是正藍軍,也可以拒絕黑箱作業,主張嚴審服貿協議,才能保衛中華民國阿。早年口口聲聲「反共」的國民黨,會在兩岸事務上如此粗糙躁進、毫無危機意識嗎?

以下幫大家整理立場泛藍人士的表態。如果還有藍營內部的反服貿聲音,還請告知,我將增列於下方。

UPDATE: 我列舉的「表態」有很多不同層次,有反黑箱,有反服貿,重點是列出與馬英九意志不同的省思批判聲音。

早在去年,藝文、出版界的人士就為服貿協議提出了許多警訊。

郝明義,大塊文化董事長,馬英九任內的總統府國策顧問,血統應該夠純正,高級知識份子文化人,符合天龍口味了吧。郝先生不是基本教義派,早年挺馬不遺餘力,幾年前,他還曾經撰文支持ECFA勒!爾後卻因為實際目睹馬政府草率作為,諍言和建議都化作總統耳邊風,決定辭去國策顧問一職,爾後在各大媒體發表評論監督服貿協議。

他說對馬英九說:總統不能罔顧國家安全,破壞民主程序,錯亂政府體制」。

「許多危險,還不是來自對岸的。馬總統許多作為一直在破壞我們賴以安身立命的信心、價值觀,和制度。」

「政府官員只相信大陸是台灣經濟的救命丹──他是在消滅我們整個國家突破困局的視野與信心。」

「始終不肯讓兩岸協議的談判接受立法監督──他是在破壞民主政府的憲政體制,也讓兩岸來往的條件充滿失控的危機。」

「罔顧國家安全──他是在消滅中華民國。 這樣下去,我說馬總統終將滅台,消滅台灣,原因在此。」

郝先生在政府中親身經歷所提出的警訊,你能等閒視之嗎?這總不是「無知學生被煽動、利用」或是「民進黨搗亂」了吧。

請見:
郝明義辭國策顧問公開信:總統不能罔顧國家安全,破壞民主程序,錯亂政府體制
馬總統不賣台,但是在滅台的原因──我們對服貿協議應該採取的行動

立場偏藍的財經專家和評論家亦對服貿協議多有疑慮。

劉憶如,親民黨籍,曾任中華民國經建會主委、財政部長的她說:「雖然對外開放,是台灣必走之路;但這並不表示此次政府未經討論、未經溝通,就已於六月簽下的服貿協議,台灣社會應該照單全收。」「因此,台灣應慎重考慮是否循美韓FTA前例,與中國大陸重啟服貿談判,以確保台灣權益。」

殷乃平,親民黨籍,前立法委員,政治大學金融系教授,他說:「內閣匆匆上路,缺乏完整全面的經濟評估報告,甚至以服務業包含項目太多,無法一一洽詢因應,不但未能像多數國家召開各業的公聽會,廣納不同意見,爭取共識,連與各同業公會的諮商都付之闕如,在這種情形下,官方想當然耳的閉門造車談判底線,自然會有所失,最後引起軒然大波的抗爭,自所難免。」

雷倩,國民黨籍,曾加入過新黨,前任立法委員,她在臉書上說:「我想了又想,如果今天還在國會,會同意政府的先斬後奏嗎?答案還是:「爾愛其羊、我愛其禮。」兩岸服務貿易協定的簽署,沒有民意授權,未經國會監督;縱使內容對台灣絕對有利無害,我也會反對過程的黑箱作業;何況不然!」

Youtube:解構學運三股勢力 服貿包藏利益輸送嗎
臉書連結:https://www.facebook.com/c.joanna.lei/posts/559529330759660
(其父親前海軍中將雷學明現在住院,祝早日康復)


南方朔,自認理念是偏泛藍的改革派,早年還被認為是國民黨的御用學者,他說:「在這場荒誕劇裡,我們已看到了幾個可悲的現象。首先,台灣的馬政府已淪為真正的兒皇帝......北京說服貿協議不要拖,他就拿了雞毛當令箭,變成「一字不改」。他居然不管自己的國會、不理會國會的審查權和議事規則。這不是兒皇帝,什麼才是兒皇帝?」

請見:【新新聞】南方朔:服貿案是兒皇帝導演的反民主鬧劇

就連藍軍立委內部也有諸多雜音,只可惜不敢忤逆黨意都變成投票部隊,棄民意於不顧。

「立委羅淑蕾態度保留,她批評,服貿協議牽動各行各業的敏感神經,簽署之前根本沒有人了解詳細內容,立委、產業和民眾都在「臆測」,實在相當離譜,如今簽出來的內容,對弱勢產業和勞工打擊相當大,如果政府做不到輔導與轉型,受損產業是否能有反悔條款?她主張立法院應該實質審查。」

「立委顏寬恒也質疑,最近政府政策推動一日三變,莫衷一是,事前沒有協商,也沒給不同意見的人表達機會,他雖然是執政黨立委,仍會以民意為依歸,要求完整配套。」

「立委馬文君則表示,對外簽署經貿協議本來正面、負面影響都有,但政府對於外界疑慮沒有提出明確配套措施,協議又簽得太倉促,沒有讓大家清楚了解利弊得失,因此她實在無法做出表態。」


最後我要推這個自稱為「正藍軍」網友給馬英九的信:

有關服貿,他說道:「當媒體開始披露,原來兩岸服貿協議的簽訂,是完全沒有詢問過許多相關產業內的專家,而且根本拿不出一份談判前的產業影響報告時,我真的沒辦法跟我的任何朋友說,我認為服貿協議是好的。一個牽扯到國家眾多產業命脈的貿易協定,居然是這麼草率在評估的,這叫我怎麼能夠站在馬總統你這邊呢?」

*如果還有藍軍內部的反服貿聲音,還請告知,我可以增列於下方。

20140321補充:

林火旺,台大哲學系教授,曾任馬英九競選辦公室總幹事,他說:「這次學生的核心訴求是:服貿協定要逐條審查,這個要求不但符合多數民意的心聲,也是上次朝野協商的結論。國民黨立委張慶忠利用議事規則,片面將法案直接送進院會,已經明顯違反朝野協商的共識,也關閉不同意見發言的管道,」

請見:一堂學習民主的公民課

20140325補充:

楊偉中,前任國民黨發言人。他說:「23日那晚,我們全家三人一起看網路現場直播。我真不知道怎麼和小女兒解釋這一切。清晨醒來,人民的血已流。當棍棒施加在青年身上的那一刻起,我知道,當權者已經選擇和一整個年輕世代對立。這個傷痕,豈能癒合?這個結果,當局樂見?」「我們知道這很艱難,有黨派鬥爭,有藍綠衝突,但,如果展現誠意,逐步前進,不是沒有實現的機會,也就不會有今日的失序和流血。馬先生曾有機會帶領台灣走上和解共生的大道,但機會已失。」

請見:老k前發言人楊偉中 轟馬政府失民心

姚立明,曾任新黨籍立法委員,他在談話節目上表示:「怎麼可能,你聽聽看你講的,不講內容,你就可以允許政府講利大於弊,你覺得這個就叫做我們要的民主阿?!談判前不准問、不准講,現在談判過了要通過了,不能審、不能改問他整個過程,叫機密!這個就是馬英九要的民主阿?!老百姓哪一個可以允許這種專制獨裁? 你還允許說,唉壓因為政府(說)一定有人得利,所以無所謂?!」


丁守中算不上反服貿,但是明確表達出跟國民黨團不同立場,他說:「政治就是妥協的藝術,丁守中呼籲朝野政黨領袖應儘速協商,一切依民主原則及程序正義,實質審查服貿協議。

學生的訴求已經被社會大眾看到聽到了,丁守中呼籲學生早日回到校園,不要影響自己的學業,讓社會及立法院回歸法治與常態,讓政黨領袖及立法院長來共同協商解決服貿實質審查的問題。丁守中也認為不相關的政治人物別來立法院消費學生熱情。

丁守中也呼籲政府各部會首長此時應學習美國前聯準會主席柏南克的做法,在政府面對危機時,應更頻繁的接受媒体專訪,更勤於拜訪大學校園及社團演講,溝通說明服貿的利弊得失。更重要的是針對受衝擊受損害的弱勢產業及勞工,要拿出具体輔導照顧的配套方案,以安民心。」

請見:丁守中臉書網頁
藍委第一槍 丁守中表態:逐條審查服貿

1 則留言:

  1. 茶水間3/26/2014

    雖然可以理解你的用意,但除殷乃平外(值得一推),

    其他恐怕連投棄權票的勇氣都沒有(立院公報可茲證明)

    更遑論等而下之的。

    因利益不均而站出來比較可以期待些。

    回覆刪除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