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28日

女性獨立研究者另一半的浪漫與煩惱

2010。Lake Mendota, Madison

強者我老婆是少數有作田野調查的經濟學家,2007年她隨著微額貸款團隊到柬埔寨調查了近百戶農家,2010年她在印度的研究機構協助之下,到了印度中部的兩個村落作訪問,上個星期,她寫了一篇「女性獨立研究者的浪漫與煩惱」,聊她在田野調查期間遇到的點點滴滴,文章有趣還附了很多精彩的照片,在網路上引起了不少迴響。

我在本網誌的臉書討論區上說,要是有超過30個讚(事後想想太客氣啦),我就要寫一篇文章來回應她,結果大家十分捧場,那我也依約來和我老婆來個部落格對談。

還沒看過那篇文章的朋友,請先去欣賞一下雅婷的大作,再繼續看下去吧。

***

「哇,仲恩你都放心讓雅婷一個人去這麼多地方喔?」不少朋友這樣問我。

廢話,我當然不放心,但是為了女朋友/老婆的夢想,我也只好作些犧牲了。

故事要說回2004年的秋天,我入伍當兵,雅婷初入社會,換了兩個工作,還在摸索自己的職涯選擇,因緣際會,我們得知AIESEC有出國實習的交換計畫,她說去印度工作一陣子,說不定可以讓人生更為開闊。我看她在台灣工作遇到一些困境,就舉雙手贊成她出國重新思考人生跑道。

2005年的印度行,開啟了雅婷往後田野冒險的大門。因為受到印度經驗的啟發,她決定到美國念公共政策碩士,研究國際發展議題,後來繼續讀應用經濟博士班,陸陸續續又累積了兩個夏天的田野調查經驗。

一個小女子,方向感很差,常常掉東西,忘東忘西,不會說當地語言,隻身前往陌生國度作研究,如果我都很放心,那我大概沒有什麼神經。

偏偏在我們之間,我一直都是比較多愁善感的那一個,我希望女朋友打電話報平安,偏偏她習慣性不接手機。或是有時我因為擔憂轉生氣,她還神經大條找不到導火線在哪裡。

田野歷險記裡面的愛情,並非都風平浪靜,兩人期待有落差很正常,難免有小摩擦。有很多的遠距離,很多兩地相思的煩惱,需要耐心的溝通才能磨合。

做了很多調整之後,我才學會「把手握緊,裡面什麼都沒有;張開雙手,你得到全世界」的道理。 

作男朋友/老公的,哪有人不想「保護」自己的另一半?但是,在這些經驗之後,我體會到另一半不是拿來「保護」的,你可以幫忙她、支持她、鼓勵她、甚至批評她(小心挨揍),但是你永遠不可能無時無刻地保護她。

要保護她,最好的方法就是讓她學習獨立保護自己。雅婷出門前,我還會擔心東擔心西,找不找得到路?有沒有辦法與當地人溝通?被人欺負怎麼辦?事後證明我都白操心,這些困難多半都迎刃而解,很多還是用我原來想像不到的方法得到解決,至於無解的難題,就當是寶貴的一課吧,未來也才知道自己能力的極限在哪。

***

以上,都是作為女性獨立研究者另一半的「煩惱」,難道沒有比較浪漫的一面嗎?

當然有。

這些年,我看著雅婷幾次在田野進出,整個人脫胎換骨,現在的她,更能夠獨立解決問題,比起當年要自信從容的多。

而那些田野經驗,透過雅婷長時間以來的分享,我儘管沒有到現場也學到了很多,也已經變成我人生的一部分。

成為你心愛的人追逐夢想路上的翅膀,而不是女孩生涯發展的枷鎖,不是很浪漫嗎?

能夠兩個人一起在田野調查經驗中積累知識,在貧窮與富裕間遊覽,觀察世界各地文化,還有比這個更浪漫的的事情嗎?

0 comment: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