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21日

聽珠兒,遇到年輕的自己

Jewel in Washington DC。2013.03

滿30歲這年的早春,我在美國華盛頓DC聽了Jewel的演唱會,見到了久違的老友,也彷彿看見了年輕的自己。 

1995年,Jewel發表《Pieces of You》專輯,中文譯為《破碎的你》,那年我12歲,正是我開始聽英文流行歌的頭一兩年,每週六晚間10點都固定要追Channel V的Billboard Countdown,那時買西洋歌不容易,除了主流歌星之外,比較冷門的唱片就要到西門町的淘兒音樂城(Tower Records)尋寶,正巧那幾年我爸因公外派到菲律賓,每次春寒暑假訪菲,我都要帶回一大疊錄音帶戰利品,Jewel的專輯,好像也是這樣被帶回台灣。

《Pieces of You》這專輯,賣了12白金,這是很了不起的成績,三首主打歌“Who will save your Soul?”、“Foolish Games”、“You were meant for me”皆是她的成名作,而“Near you always”和“I am sensitive”也都是很有趣的小品,我徹底愛上她的音樂,一卷錄音帶,前前後後轉了不知多少次,歌詞倒背如流,在沒有Youtube的年代,每天打開Channel V和MTV台都希望可以幸運看到她的MV,簡直就是女神崇拜了。

時間證明,我對這種靈性創作女吟遊詩人歌手一點抵抗力都沒有,後來喜歡的Alanis Morrissette、Sarah McLachlan、Vienna Teng、張懸都是這系女歌手。

首張專輯大紅大紫之後,Jewel也步上很多歌手的後塵,專輯銷量一張比一張少,第2張專輯《Spirit》還是水準之作,第3張《This Way》已經沒有太多驚喜,在曲風求變後,就見不到首張專輯那樣的魔力了,作為忠實粉絲,這些年間我還買了她的詩集《A night without Armor》,中譯為《無武裝之夜》,裡面還有幾首詩作以台灣為背景,不過我終究沒把那本詩集看完,而接下來的幾張專輯我也沒有太多印象。

青春時光流轉,我聽音樂的口味,也從國高中時期純聽西洋流行,轉回台灣本土的創作。

演唱會沒有讓我失望。Jewel穿著一襲格紋洋裝搭配長靴上台,以“Near You Always”開場,表演間她穿插一些歌曲創作背景,如“Hands”是為911所寫,又如“My father’s daughter”是感謝家人讓她完成音樂的夢想,有了介紹,聽起來更有感覺,她也說到一些有關在阿拉斯加長大的故事,造就了她獨樹一格的音樂。演唱會很隨性,她跟台下歌迷互動式點歌,我坐在表演廳倒數幾排的座位聽她彈琴唱歌,一邊哼著熟悉的歌詞旋律,重溫了90年代的單純美好,心中很有感觸。

初識Jewel時我是國中生,她是一位遠在美國的偶像歌手,怎麼也沒想到,在後來的人生裡,我會在美洲大陸生活這麼久,久到我在這裡跨過了30大關,久到我等到她的精選集和巡迴演唱會,久到她從剛出道時獨樹一格的靈性歌手(當年她21),成為今天韻味成熟的大姐藝人(今年芳齡39),這人生實在太神妙了。

壓軸曲自然是首張專輯的那三首經典(歌迷也很有默契地不先點),經過觀眾歡呼之後,她又出來表演了一段”yodeling”作為安可曲,這是我第一次聽到yodeling,很妙的一種音樂(請見下方連結影片)。



這場音樂會,我遇到了青春期的自己,懷念的老音響、錄音帶轉動的齒輪聲響、A面和B面、細小字體的歌詞摺頁、抄寫的紙筆、那個瘋狂追逐西洋流行樂的國中生、那段“culturally Americanized teenage”。

今晚,在演唱會後,我想點一首歌送給大家。

Fill you lives with love and bravery
And we shall lead a life uncommon






1 則留言:

  1. Jewel的歌聲也是陪伴我長大的記憶耶 :)

    回覆刪除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