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23日

萍水(2)

有些緣份是一輩子的美麗。New Haven。2006.07

這些年來,用英文跟陌生人講話功力有飛躍性的突破。

(壹)

在倫敦寄宿的一晚,跟巴塞隆納來的室友T在廚房裡聊天,這位仁兄,英語算流利,外表算是陽光帥型,目測還不到30歲,到台灣應該會迷死一堆女孩。

他說他的夢想是存夠一點錢,到馬來西亞還是泰國買一艘帆船,反正就是亞洲某處,他也說不清楚,然後一路航行回西班牙。

那時候少年Pi還沒有上片,他已經在計畫自己的奇幻漂流。

他說預計兩年後出發,我通常不加這種旅友Facebook,這回我送出了Friend Request,想看看他計畫中的夢想會不會達成。

 (貳)

旺記是我在倫敦最常造訪的餐廳,這地方以服務不好出名,連維基百科都有記載,不過也因此,他的價格在中國城裡就是比隔壁店家低了兩三成。

下雨的週六,一人晚餐,服務生示意我坐在單人用餐區,餐廳中央長桌上,交錯坐著落單的食客,大夥默不作聲自顧自地享用美味又廉價的食物。我點了一碗魚蛋麵,今晚加菜,再多炒盤青菜。

上菜完畢,我斜對面的老兄出聲問我此青菜英語如何稱呼,菜心一碟,實難用英語解釋,他說他每回都點green vegetable,好吃,他卻從不知這到底是哪種植物。

老兄又問,我從打哪兒來。台灣,台北嗎?對。你呢?奧地利。維也納嗎?對。

「台灣多少人?」

「23個百萬,比奧地利多很多吧。」

「喔天哪,你們那個世界怎麼人都那麼多,菲律賓如此,印尼如此,小小台灣,竟也23個百萬。」

「你知道那個首位從台北高樓上跳下來的人嗎?Felix Baumgartner ,他是奧地利人耶。」

其實我不知,但還是禮貌稱是。

「你有看今天李娜的網球比賽嗎?你有去過維也納嗎?你在美國喔,你喜歡那裡嗎?」

祝一切順心,然後我們擦身而過。

(參)

一日在西倫敦的星巴克工作,鄰座有兩個西班牙女孩,低著頭寫著英文作業。

過了半晌,這兩位同學自己聊起天,不說西班牙文,反而勉強用不甚輪轉英文對談,左顧右盼之後,她們跟右手邊另外兩個在讀書的英國妹聊了起來。

西班牙妹說想要找人練習英文,女孩們嘰嘰喳喳了一會之後,她們交換了臉書,說之後可以作語言交換,西班牙妹說自己英文很爛,英國妹則是大為鼓勵說其實不會。

結果西班牙妹也轉過頭跟我搭訕,她們一個人念法律,另一個帶眼鏡的是體育老師,大學剛畢業,在故鄉找不到工作,這幾個月到英國來學語言。

西班牙年輕人失業率近50%,年輕世代只能選擇離鄉背井大逃亡。

我說我會一點點西文,她們倆大概沒看過亞洲人說西班牙文,大為開心,又問我要不要作語言交換,”it’s very important for them to learn English”, so as they said.

我說我再一個星期就要離開倫敦,他們很失望,留了我的電話,說過還是可以出來聊聊。

西班牙妹沒有打來。我也把被搭訕經驗禀告老婆大人。

幾天後,我又到同一個星巴克工作,看到比較可愛的那位眼鏡妹,又在同一個位子寫英文作業,另一位身體不舒服沒有出門。她說,他們晚上要去chinatown吃飯,問我要不要一起去,會再傳簡訊給我。

她們終究沒有傳簡訊來。我也沒有打算去就是了。

(肆) 

飛機從麥迪遜起飛後,我閉目養神,旁邊的白人男性,似乎準備踏上一場旅程,前前後後翻閱著一本隨身法文語言手冊,書皮用牛皮紙細心包好,乍看之下還看出不出是語言秘笈。飲料送來的時候,我跟他攀談問候了幾句。

他來自威州北方小城附近的小鎮,很鄉下的地方,高中畢業那年,他們班上60個人,10個人選擇上大學,他到家鄉附近的州立大學唸書,四年後,7個人取得大學學業。大學畢業之後,他參加了和平工作團(Peace Corp),有趣的是,主修西班牙文的他,沒有選擇去中南美洲,反而去說法語的非洲小國幾內亞呆了兩年。回美國後,他到故鄉的小學當代課老師,因緣際會,又找到了在幾內亞的工作,這回我們相遇,正是在他前往非洲路上。

麥迪遜,辛辛那提,巴黎,獅子山的首都自由港,然後才到幾內亞,這次他要工作8個月,協助當地居民發展永續林業。

可能因為天龍國出身的關係,我很喜歡聽這種偏鄉青年力爭上游闖天涯的故事,也總是從這些人生經驗中反思了很多。

Boys, be ambitious.

(伍)

在朋友家Party,朋友的女朋友的朋友是一位波斯裔美國人,得知我從台灣來之後,他跟我說前陣子他才發現台灣還有「原住民」,問我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我來美國之後,這還是第一次有外國朋友直接問起台灣原住民的事情。原來他找到一個陳年舊案,當年Enigma樂團一首「Return to Innocence」紅遍世界,還被拿到96年亞特蘭大奧運作廣告。結果曲中的吟唱未有合法版權取材自台灣阿美族演唱家郭英男和郭秀珠的作品,後來這案子成為國際法律糾紛,連維基百科都有詳細註解。

朋友又問,那原住民在城市裡有形成聚落嗎?我馬上想到溪州部落,今年回台灣應該要去實地考察一下。

朋友最後問,那…我皮膚這樣黑黑的,有原民血統嗎?

這問題,當兵時營區裡的理髮阿姨也問過一次。

--
舊文:萍水 

0 comment: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