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19日

孫逸仙先生倫敦遊記

London remembers Sun Yat-Sen。2012.12

身為成長於台灣民主轉型期的世代,我中學時期還有三民主義課,依稀記得在那個眾人注意力渙散的課堂上,老師曾講過一些國父小故事,其中似乎有「倫敦蒙難記」,細節我當然不記得,總之對於孫逸仙當年曾經在倫敦經歷一場大風浪還有點印象。

這回旅居倫敦作研究,突然想起這段歷史,就上網當鍵盤偵探找資料,這一查,還真的查出點興趣,究竟孫逸仙當年是遭清廷綁架?還是如一些人所說,是他「大義凜然自行走入使館宣傳革命」?光這點中英文維基百科就有出入。最後清朝為何放人?誰又是背後主使者?懸疑的情節,比小說還要精彩。

借助現代資訊科技,一下子就可以把當年孫逸仙主要活動地點用Google Map定位出來,這些地方全都在倫敦市中心,都在今日遊客活動區域內,徒步慢慢逛,半天也可以逛完。 



View Sun Yat-Sen in London in a larger map

與其當鍵盤偵探,不如實際踏查。幾個星期下來,我陸陸續續把這些場景都走過一次,遙想當年。接下來就用照片說故事,帶大家在倫敦尋訪當年孫逸仙留下的腳印。

第一站從車站說起,1896年9月30日,孫逸仙從美國紐約乘「雄偉號」(Majestic)從利物浦(Liverpool)上岸,又搭車到聖潘克拉斯車站(St Pancras),這車站今天依然健在,這裡是歐洲之星(通往法國比利時鐵路)的起始站,也是往北門戶,許多來倫敦的旅客都會在此路過。聖潘克拉斯車站偌大一棟維多利亞式建築,跟國王十字車站(King’s Cross)比鄰,甚是壯觀。當年國父行經此處時,心中是否也為大英帝國的強盛為之震動? 

St Pancras International Station, 2013.01

當日,孫逸仙下榻於河濱路上的赫胥旅館,此河濱路應是(The Strand),在查令十字路(Charing Cross)車站附近,但是「赫胥旅館」今日已不可考,還需有興趣的朋友幫忙補充。

Update (2013/1/28): 經ptt版友補充,赫胥旅館應是Haxells Hotel ,若真是如此,那已改建為Strand Palace Hotel。維基百科History的第四行" Lyons and Co acquired shares in this enterprise in 1922, and also bought the adjoining Haxells family hotel in order to expand and improve the Strand hotel"
http://en.wikipedia.org/wiki/Strand_Palace_Hotel

河濱街(The Strand), 2013.01

翌日,10月1日,孫好友康德黎醫師(Dr. James Cantile)帶領孫逸仙去葛蘭法學院坊(Gray’s Inn #8)見房東太太,孫逸仙租下一間帶有家具的房間,租金每星期10先令,在接下來9個多月的時間,孫逸仙絕大部分的時間都暫居於此。

英國政府為了紀念孫逸仙,在這地點上立了一個紀念牌,上面寫著” Sun Yat-Sen, 1866 - 1925, father of the Chinese Republic, lived in a house on this site while a political exile from his country.

London Remembers Sun Yat-Sen。2012.12
網站資料:http://www.londonremembers.com/memorials/sun-yat-sen

這個地點在今日Chauncey Lane和Holborn地鐵站間的Holborn Street上,用Google Map搜尋請查,Warwick Court,找到有星巴克的那個巷口,走到巷底,右側牆上就會出現小小的國父對你微笑。 

從星巴克左側小巷進入

孫逸仙紀念牌在巷尾右側牆上

巷子外頭的High Holborn Street

找到了國父在倫敦的「故居」,接下來就是要還原倫敦蒙難的現場。

抵達倫敦後,孫逸仙幾乎每天都去拜訪其好友康德黎醫師,他殊不知清公使館早已僱用私人偵探監視他的一舉一動(清政府還懂得僱用偵探,比我想得還高明一些)。在孫抵達倫敦的第12天,1896年10月11日,孫逸仙失蹤,身陷清使館,本來清官員要將孫遣送回中國正法,幸虧使館工作人員向康德黎通風報信,康進行了一系列的營救行動,從一開始無人聞問,到最後成了倫敦的大八卦新聞,10月23日,在受困13天之後,孫逸仙獲釋,個人因本事件名滿天下,也間接促成了往後其英雄形象的塑造。 

倫敦蒙難細節我在此不贅述,建議參考「孫逸仙倫敦蒙難真相:從未披露的史實」,本書為黃宇和博士所著,是我找到有關本事件最詳盡的著作。此外當然也要看中英文版的「倫敦蒙難記」(Kidnapped in London),本著作多傳為孫逸仙本人用英文所寫,但經後者考據,康德黎應該才是真實作者,由他代打,以英式幽默筆法向世界宣傳這個故事。

我實地考察了倫敦蒙難記的地點,康先生住所位於Devonshire 街46號,中國公使館地址是Portland Street 49號(今日中華人民共和國使館還在同一位置,不知建築有無改建?)。

從孫在Holborn的寓所步行到康德黎家,不過20分鐘的路程,這段路,實際走一次,便知危險。康先生的住所離清使館不過一個街口的距離,孫一定是由南向北走過Portland Street,必定途經中國公使館,當年倫敦東方面孔稀少,孫逸仙大搖大擺地經過,一定引起注意。孫逸仙常被說成過於浪漫的夢想家,在這事件上,他也太輕忽自己的人身安全了吧XD

Portland Place和Weymouth Street路口。照片右側建築即是中國大使館,當年清公使館就在此地。
據說孫逸仙獲釋時有數百人聚集在此看熱鬧。

從Portland Place由北向南望,當年孫逸仙就是從這裡經過中國公使館,發生倫敦蒙難意外。

46 Devonshire St.,當年康德黎的寓所

由康德黎寓所望向Portland Place

康德黎寓所跟中國使館就是一個路口的距離

10月23日當天傍晚,孫逸仙脫險後,便驅車前往位於查令十字的「稅式酒館」回答記者問題。這個「稅式酒館」到底在哪?經後人考察,應該是在今天Whitehall 上的”The Old Shades”,不知這酒館建築是否曾經改建,如果真是超過百年老店,也實在太有臨場感了吧。 

「稅式酒館」,孫逸仙在此發表脫險演說

夜裡的「稅式酒館」

此外,國父還常跟康德黎一家人同去聖馬汀教堂(St Martin-in-the-field)參加禮拜,這教堂就在Trafalgar廣場,面對國家畫廊(National Gallery)的右手邊,離今日倫敦華埠只有幾步之遙(當年這中國城還完全不存在)。 

聖馬汀教堂(St Martin-in-the-field)

最後,孫逸仙也常到大英博物館閱覽室用功,據說這段經歷對他三民主義的思想多有啟發,當年他有申請一張6個月期限的閱覽證,至今館方仍存有檔案可查。 

大英博物館,孫逸仙當年常來閱覽室看書

1896,至今已經116個年頭,遙想當年這段歷史,煞是有趣,大家下回到倫敦旅遊時,可以順遊這幾個歷史場景,到小巷子裡跟國父紀念牌合照一張。

----
參考資料:
某書的第一章:三民主義完成於倫敦
倫敦蒙難記 (原文) (維基)


5 則留言:

  1. 我們準備去倫敦走走,又正好剛看完金哲毅老師的 「國父們-被遺忘的中國近代史」,很神奇的搜尋到您的網誌,光是看您的敘述就覺得內心很彭湃 (雖然覺得孫博士頗為白目),現場參與歷史的感覺應該會很激動吧?
    謝謝您囉!

    回覆刪除
  2. 您好, 準備去倫敦, 在找資料的時候看到你這篇遊記, 想請問一下, 孫中山先生的故居是開放參觀的嗎?還是只是在門外看那個紀念碑?

    回覆刪除
  3.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回覆刪除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