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19日

[轉錄] 從NGO參與聯合國會議經驗 談談張良伊事件

Doha Qatar 2012

繼續分享有關張良伊事件的討論,本文從實際代表NGO參與聯合國會議的經驗來分享台灣的困境,也對什麼時候應該「實質參與」進行深入討論。

[轉自網友Lir個人版]

我一直在想,張良伊遲早會出來澄清,所以我就一直沒有來回,現在果然有了。如果想看張良伊的澄清,可以去他的臉書上有內文,讓當事人說話,比我們幫他解釋好多了。

我自己在NGO工作的時候也拿過外交部的補助出國開聯合國的周邊會議,就像*****你說的,外交部也有人陪同,整個算是團的一部分,要說外交部從頭到尾都不知道,我覺得是不太可能,因為我們那時候晚上大家開會,外交部的人也會在,所以一件經過討論的事情不太可能會不知道,除非外交部隨員偷懶沒去參加晚間會議,文件也都沒注意。就如樓上所說,聯合國模式我想外交部也很清楚,我們那時候去開會,跟張一樣是掛外國NGO的名義去開會,然後一直被團長提醒,以台灣之名交流ok,當然也不可能避免,但是不要高調地大聲嚷嚷我們是台灣來的,政府公務人員掛NGO名進去更是要注意,不要造成被掛的NGO的麻煩,因為中國很注意這件事情,一發現馬上就會抗議,在周邊NGO的會議比較無所謂,但是涉及任何要進到聯合國裡的活動,就算只是去旁聽政府代表的會議,都必須低調,不能說自己是代表台灣,不然就掰了,所以我說,事先知道(或就算不是事先知道但是事件發生馬上也就知道了)但是到現在才取消補助,是撇清,如果不知道,就是失職,如果張明明就是被迫的,還取消,那就是落井下石。

你說不是收割,我不能代張發言,但是以我自己的經驗,能跟外國NGO建立關係,讓人家願意讓我們掛他們的名出去,並不是外交部的努力,最初張玨他們出國去開會的時候,篳路藍縷外交部難道有幫忙?還不是等到管道建立起來了,去跟政府吵、跟政府要錢,外交部才開始編預算。我們出國要跟各國代表交流、辦Panel發表台灣的經驗,也不是外交部的人在做,外交部補助的是錢,還有在代表處辦一場酒會,讓我們NGO代表邀請其他NGO代表來參加,這樣。這些東西你說外交部不會擺在他們的年度工作成果裡面嗎?外交部補助婦女團體還補助的比較多,含飛機票和旅館錢,補助張有補助多少?兩萬?飛機票都買不到,更不要說其他的,你說今天這件事情如果無事終了,外交部會不說他們有「支持非政府組織外交,順利取得對聯合國發聲的代表席次」?我也許不會說外交部「收割」婦女團體出國開會交流的成果,因為好歹也是花了不少錢,但是對張實質的支持那麼少,今天他取得了這麼驚人的位置,我說外交部這個投資放得好也只能說是公允啊,現在苗頭不對就說他拿公帑出國,卻沒有維護台灣的尊嚴,要是真的都拿公帑,差不多飛到印度就應該落地回家了。

好啦,現在好不容易取得的重要位置也被迫必須辭職以自清,如張的澄清note裡面所說,未來所有為台灣發聲的機會也成泡影,還在像小時候課本教的,為了國家的自尊「憤而退出聯合國」(事實上就算不退也是要被踢出去的,講得很好聽),這就是我們的外交原則,真是太有彈性、太實質了啊!

----
讀者回問:「聲明昨晚已經看過。我只對你的回覆最後一段有疑義,台灣在國際打壓是必然的趨勢,選擇實質發聲而放棄國際法理上否認屬於中國的一部分,這種實質發聲會比較好嗎?」
----

1. 就許多重要的議題(例如性別、人權、醫療健康、環境議題等等),台灣需要讓國際知道我們的現況,也需要參與討論,因為國際公約和governance mechanism也會影響到我們,而且很多全球性的議題,台灣有義務,也有責任要參與,這是實質發聲的部分,台灣有沒有被中國打壓,這些都是重要的議題,國際發聲有其必要性,然而在此同時,台灣也可以藉由在這些議題上的發聲,增加國際上的能見度,算是一個重要但是附帶的效果,然後在發聲的時候,我們有機會訴說因為台灣的獨立主權沒有得到承認,造成了落實這些議題上怎樣的困難,可以讓國際社會了解台灣的處境,在這個意義上,1和2是彼此互相影響的。

2.你說的台灣老是被國際社會劃為中國的一部分,這是對台灣的不公不義,我們必須要讓國際上知道我們是怎樣被壓迫性的對待,也需要讓國際知道我們不希望被這樣對待,要求被承認,所以我們必須要有機會也要努力向國際發聲,讓國際上注意到並處理我們的處境。這是就台灣的身分地位的政治議題,就算我們在以上的議題都做得很好,不需要協助,這些議題的處理也都不會影響到我們,也必須要獲得處理,所以這是一個和以上所說的議題並列的issue,在這個意義上,可以和以上1所舉例的議題獨立開來看待。

就1的部分來說,國際現實是台灣要不就要選擇中華台北模式,或者是以非官方身分參與,硬要扛「我是台灣」的看板和大聲公而且不接受任何妥協,就是被拒於門外,除非2的議題被解決,在那之前,要想國際參與、國際發聲就是必須要有妥協,至於妥協的尺度,我個人覺得只要實質上能發聲的時候還是講自己是台灣,實際上也是講台灣的事情,我覺得就可以認了,因為這些議題很重要,有參與的急迫性和必要性,在這個意義上,我不覺得這個聯盟的做為有什麼問題,張良伊選上之後,雖然算是一個聯絡的窗口,但是窗口可以實際上channel進台灣的意見和現況,為了這個戰略位置、跟這個位置能夠帶給台灣參與環境議題的國際討論的空間,我覺得很值得(當然,除非有人要說環境議題的國際參與對台灣根本不重要,那我就沒話講了,根本上無法討論,而且那樣從頭到尾根本就不必補助,外交部是浪費公帑)。

就2的意義來說,我覺得更不應該拒絕這個位子,因為一來如果你拒絕了,你連利用這個機會去跟人家講說我們在國際法理上不應該屬於中國的機會都沒有了,二來,我覺得這是一個絕好的機會展現被壓迫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以及被壓迫到底對台灣的影響是什麼(就是這麼優秀的眾望所歸的年輕人只能假裝自己是別國人,要不然就沒機會為大家服務),而這個機會只有你在那個位子上然後能夠有機會展現給人看才有的,拒絕就沒了。當然以後中國也是很有可能呼嚨大家說喔這個YOUNGO的代表就是中國人,但是這就要靠張同學在位子上努力發聲了,可是別忘了,沒有這個位子,你連吵這個然後藉機講話的機會都沒了。

簡單來說,我的意見就是,我覺得這是一個機會為台灣發聲,但是也是一個重要的機會為氣候變遷的議題努力,這兩個目標,前者很重要,後者也很重要,我不認為會後者的實現會傷害前者,但是後者也不應該在「好像」有衝突的時候,就被前者犧牲,後者的實現可以幫助前者,但是後者有其獨立被達成的重要性。

4 則留言:

  1. 台灣困境,非常同情。

    回覆刪除
  2. 嘿嘿~~讓我連回新開的blog上:D

    回覆刪除
    回覆
    1. okok,已經RSS訂閱你的新網誌啦,好好寫阿!

      刪除
    2. (抖)我會努力的!

      刪除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