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12日

[回應八卦] 我NGO青年代表 中國一省入聯

卡達國家會議中心。UNFCCC COP18。


[2012.12.17 這件事情已經有後續發展,本文中有諸多批評不盡公允,本人不是台灣青年氣候聯盟成員,僅代表個人與會過程中片面的觀察,拋磚引玉進行公眾領域的討論,文章保留在此作為討論紀錄。也請大家請繼續關心台灣在氣候變遷領域的國際參與 :) ]

[2012.12.17 附上外交部新聞稿供大家參考]
[2012.12.18 附上當事人張良伊在臉書上的說法,大家可以自行作判斷。]


先看這新聞
蘋果日報:我NGO青年代表 中國一省入聯

有時你不想惹上政治,政治也自然而然會找上你。

身為在美國研究國際環境政策的研究生,我對台灣的艱困的外交處境特別敏感,念碩士班的時候,懷有同樣興趣的同學,第一志願幾乎都是去世界銀行(The World Bank)、聯合國發展署(UNDP)、聯合國環境署(UNEP)等等各式各樣的國際合作機構實習或工作,想當然爾,這些機構的工作申請表中沒有”Taiwan”或”Chinese Taipei”,連”Taiwan, Province of China”的選項都沒有,剛離開台灣的我,第一次感受到國際參與的高牆,那麼真實的擋在我面前。

2008年夏天,我到中國北京作短期研究,親眼見證到國際環保團體在中國如雨後春筍般地開展工作,經歷巨大變革的中國,誰都不想錯過。當時中國青年應對氣候變化網路(CYCAN)剛成立,看著許多學生熟練地在國際舞台與人交流,我實在好生羨慕。

反觀台灣,當年經濟起飛時還沒有跨國環保運動,而今天已經脫離了需要別人協助的階段,又因政治敏感,所以沒有太多國際環保團體來發展。因為這樣地發展途徑,台灣環保圈相對缺乏國際網絡的連結。我當時心想,不知道台灣要等多久才會有一批年輕人勇敢地走向世界舞台。

沒想到這天來得比我想的還快一些。過去幾年,台灣開始有青年團與會參加聯合國氣候變遷會議,2011年,「台灣青年氣候變遷聯盟」成立,良伊上TED@Taipei分享心路歷程,我一直遠遠地透過網路為這批學弟妹打氣,要是我現在還在台灣念大學,一定也會跟他們一起熱血沸騰。

今年卡達大會,我在會場遇到青年團,他們自籌旅費前往卡達,與各國青年一起向聯合國發聲,比起中國、美國、韓國的青年代表,他們沒有太多來自政府的奧援(別的國家還有政治贊助旅費),卻有比別人更強更強的熱情。我沒太多時間跟這些學弟妹一起行動,但是都有看到他們開記者會、組織遊行、討論行動策略、跟台灣團隊同步運作,他們都很疲倦壓力很大,但是都為了使命感努力戰鬥。

這也是我第一次見到良伊,我很認真地跟他說:「你完成了很多人的夢想,希望你好好繼續努力!」

接下來的故事大家也都看到了,台灣團隊因為長期耕耘,在各國青年團隊裡頗受好評,良伊被推舉參加競選官方青年代表,網路拉票,當選,接著「讓高牆倒下」的新聞傳遍全台,臉書上大家感動地轉貼,眾人一片讚美。

然後劇情似乎要急轉直下,今天蘋果日報報導「我NGO青年代表 中國一省入聯 副標:外交部尷尬 張良伊:爭取參與 無關政治」,聳動新聞一出,鄉民暴力立刻就在下方留言上演。

「譴責!唾棄!我無法認同! 」
「可恥,今天可以為了一個席次就屈服,難保明日有更大的利益可以賣國? 」
「丟臉,不用回來了 」
「哈哈。原來為了利益連名字都可以改啊! 」
「恥辱!讀這麼多書有什麼用? 」
「為了出頭, 老娘都可以賣了!!! 」
「才學生就跟商人的嘴臉沒兩樣 」


請讓我用實際參與會議的經驗與大家聊聊。

報導中說:「外交部轉述張良伊事後向外交部表示「很後悔」,但為爭取中國年輕人選票,最後一刻只好選擇用中國一省參選。」,這段話據我瞭解應該是狗屁,我在會場從來沒聽說什麼後悔和爭取中國選票的事情,是外交部亂放話要搞死一個學生嗎?台灣媒體自己置身事外(今年只有公視和T台派員採訪),事後又斷章取義作這樣的報導,壹傳媒這一回你讓我太失望了。

然後外交部又說,「支持青年人參與國際活動,但希望國人能跟國家立場一致,捍衛國家主權,才能凝聚最大能量。」此言也是令人失望。台灣NGO國際參與空間受限,似乎就是外交部的業務職掌,而該部這次會議表現也令人失望,花了149萬元拍了一支完全不知所云的影片「臺灣-綠色奇境」,說是要推動台灣加入UNFCCC,片中竟然不敢直接稱呼台灣或是中華民國的名號,更別說讓一堆白人戴上防毒面具的魔幻情節。

最後,聊聊用”Taiwan, Province of China”參選這件事,使用這名號當然是不得不的妥協。早在參選之始,12月2號,台灣青年氣候聯盟就有發表【我們在聯合國裡的處境與真實存在的高牆】一文說明原委,他們說道:

「在COP這樣國際政治聚焦的場合,甚至連ROC、台灣都無法脫口,稍稍提及,就會被驅逐出場。這是國際政治裡真實豎立的高牆,很不幸地,每當我們想要繼續前進的時候,仍遇到這堵令人痛苦萬分的高牆。」

「這面高牆的目的,不難理解,就是要我們不要參與、知難而退,就像之前的WHO。國際政治裡,因為許多的外力,臺灣慢慢地成為國際議題的邊緣,在被隔開的角落裡,臺灣長期不能夠把重要的經驗與現況帶回國內,當大家不知道,當大家看不見,自然就不會關心,不會關心,自然就不會主動的去參與,我們慢慢地、漸漸地,被排除在外面,這樣的結果,也是這片高牆存在的目的。」

「既然我們知道情況是如此的嚴峻,處處皆是高牆,那麼重要的是,我們該如何穿透高牆的縫隙,做好我們該做的事,把這些重要的經驗跟現況帶回臺灣呢?我們該如何讓自己的面容不被這高牆阻擋而被遺忘,讓我們的聲音不被國際現勢的冷漠而遮蓋?」

「...如果我們就這樣被高牆擋著,就這樣困坐在角落,那我們的面容就真的被遺忘了,聲音就真的被遮蓋了,經驗就難以取得、難以傳承。我們努力地,試著化被動為主動,一起去做我們該做的事。」


換句話說,實質參與,總比當隱形人要好。

這堵牆,要怎麼推要怎麼爬,是我們政府的責任,你想使用Chinese Taipei,是要看外交部怎麼斡旋,張良伊和青年團隊已經這麼努力利用各式各樣實質參與爬牆了,大家應該給他掌聲。

誠然,以”Taiwan, Province of China”之名參選,是良伊的個人選擇,一個冒了很大風險的選擇。

但是他不代表官方,他是一個有夢想又有行動力的年輕人,他和團隊辛勤耕耘,讓台灣走世界。他們讓各國青年團都知道有個活躍的團隊來自台灣,他們讓外國人知道,台灣就是台灣,其實,除了我們自己之外,很少人關心選票上到底寫了些什麼字。

我當然以良伊感到光榮。我看到青年團隊在缺乏政府支援的情況下,發展成亞洲最活躍最有組織的青年氣候行動網路,他們用流利的外語,跟各國年輕人建立互信與友誼,比我們的政府官員還能夠跟外國機構搭起橋樑,這讓我覺得無比光榮。

良伊和TWYCC,加油,你們不想碰政治,政治也會自己找上你們,希望你們經歷這些之後更為強壯,繼續為人群為地球戰鬥。

23 則留言:

  1. 不認同,話都你們在講,要為台灣努力一定要站上你們口中的"國際舞台"嗎?一堆年輕人致力於穿著西裝跟外國人清談,憧憬著飛到國外,他們有實際在台灣觀察過社會上的問題嗎?轉型正義、勞資結構、貧富差距...難道這些台灣本地的結構因素就不是重要問題?在國外高談闊論,會讓台灣年輕人的社會參與提升嗎?同樣的努力如果投入在台灣本土,是不是會更有效益?不要講的好像出國或跟外國人開會就有多麼偉大,這樣的嘴臉真的令人看了反感。

    回覆刪除
    回覆
    1. 如果反方面來想,台灣社會上發生的問題,是否就是因為投入過多的努力及注意在台灣本土呢?

      刪除
    2. 看不懂你的回覆耶,是指努力跟注意會製造問題嗎?

      刪除
    3. 應該說,都不能偏廢吧@@@
      沒有怎樣做比較偉大,都是為了心中讓臺灣/地球更美好的目標而努力著不是嗎?
      --
      真要說賣台,臺灣太多有權有勢的人才是在賣台。
      我不懂為什麼大家要這樣攻擊這位年輕人?

      刪除
    4. 不認同你的話,每個人都有不同領域的熱情在社會議題上努力,跟在國際上努力完全不應該也不需要混為一談。不是他走上國際舞台就代表他不在意社會議題,話不是這樣說的。
      台灣確實存在很多問題,內部的有社會問題也有社運人士跟越來越多的人在關心,在耕耘。台灣國際上定位確實也是很大的問題,不過老實說就我真正參與過國際舞台的感覺,大部分外國人認識你以前,以為你是中國一部分,但認識你後私下聽你解釋,他們大多可以理解這個名稱實際上不代表什麼也能體會背後的壓力。所以我認為先用門檻較低的名稱參與國際會議,接觸國際上有影響力的人物,再讓他們了解我們心中的台灣定位是什麼,確實是一個有效且難得的方法。

      刪除
    5.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刪除
    6. 如果誠如文章所說「其實,除了我們自己之外,很少人關心選票上到底寫了些什麼字。」,那麼這個高牆自始不該存在。高牆,正因為有人在意,所以存在。

      刪除
    7. 這個社會有很多的議題,您說的都是很重要的議題,氣候變遷也是,而氣候變遷是一個影響層面及時、空都特別廣的議題,在氣候變遷的威脅下,很多議題都可能變得更為嚴重,舉例來說,弱勢族群一定是面臨環境劇變下最受衝擊的群體,在糧食、水資源、極端氣候災難方面,都是如此。

      另外,與國際友人間的交流,不是只有你想像的一種狀況而已,其實像氣候變遷會議,有許多青年的場合都只是T恤牛仔褲而已,而且我自己的親身經歷是,當你對自身國家的文化、歷史、現況更了解,與外國人的交流能激出更多的火花,所以觀察自己的社會與國際參與本來就不是衝突,而是相輔相成的。

      為台灣努力不是只有站上國際舞台,但是也不能沒有與國際銜接,台灣一向被排除在國際會議之外,我們離世界的趨勢很遠,可是這些趨勢卻會影響台灣的內政,例如因應氣候變遷的調適機制、國際的碳交易市場、綠色經濟,如果我們不了解這些,對我們的社會是更不利的。例如我們如果沒有發展再生能源,可能某些技術會一直掌握在其他國家手中,我們也更難脫離對石油的依賴,而面臨能源危機物價飛漲時,台灣社會自然難以安定。

      刪除
    8. 這位大哥, 我覺得話不能這樣講哦
      並不是說所有的資源都應該用在國內事務
      國際事務也很重要
      不然世界各國的外交部都可以撤掉併到內政部去了
      更何況台灣是小國
      比中國或美國更無法自外於世界
      想想看氣候變遷是影響多深遠的事情
      大陸不會被升高的海平面淹沒 台灣卻有可能被淹沒
      台灣對氣候變遷的承受力比大部分國家弱
      卻一直沒有在這個議題上發聲的機會
      等到我們爭取到聯合國會員身分 說不定台灣都快掛了
      他採取的方式的確很有爭議
      但是我至少會肯定他的出發點正確

      刪除
    9. 很多年輕人出國增長見識,就是為了多吸收知識來回頭關注台灣的議題,進而透過更多學習,讓台灣的問題有解決的出口,很多這些鄉民所謂"很反感的青年",他們下了很多功夫,在台灣對於本土議題有長期的耕耘與瞭解,才能走到這樣的舞台,想要更精進自己的能力與見識,這有什麼不對?

      很多人對看到別人"穿西裝"或"得到利益"就反感,我覺得大可不必,他們只是用自己的方式在為台灣貢獻,與其花時間酸別人,不如也多花時間關心議題,大家有更多理性討論的空間,台灣才會進步。

      也許很多人質疑用這樣的名號參與國際行動,是不是真的能讓台灣走出去,我覺得名號問題不是張同學可以解決的問題,這是目前非常困難的國際現實,我想他們也掙扎了很久,最後他選擇參加,用目前可行的方式增加自己的能量,透過國際參與,讓台灣也能在國際舞台上有一點點聲音,他們的角度可能是:這總比沒有聲音好,也許有人不贊同,畢竟這條參與名號的底線可以妥協到哪裡,大家的意見可能不同,但是並不需要流於怒罵。試問很多人,如果今天你自己有這樣的能力去做國際參與,這過程可以增加自己能量,也可能可以讓台灣團隊有更多參與國際舞台的空間,可以在未來為台灣貢獻更多,可是必須有部份的妥協,你會不會做?或要怎麼做?

      刪除
  2. 就我的看法而言,如果張先生真的覺得這麼做,可以達到更好的效果,那就去做吧。
    這就像:如果有機會認一個乾爹,可以獲得更多力量、改變更多事物、讓世界變得更美好,未嘗不可?(即便這個乾爹跟原生家庭的關係實在有夠糟)但在這麼做之前,應該也要體認到,這麼做勢必會讓原生家庭的父母、兄弟感到憋曲、難過。
    每個人價值觀不同。總不可能做任何事都獲得讚揚。也不可能要求被傷害的人,還要歡喜祝福。

    回覆刪除
    回覆
    1. 另外,請恕我無知,張先生無論代表台灣或者大陸,都不是在地球的南半球,那麼,南半球的青年哪裡去了?他們是不是有更高的高牆擋住他們?或許,他們連路費都出不起?也無法上網投票?如果一個「號稱」要改變地球的「聯合國青年組織」,連這樣的差距都沒有理解,並提出實質政策上的協助,讓這些人口可能更為眾多的青年參與,那麼真的參加這樣的組織,可以改變世界什麼嗎?我想這是張先生與他的團體可能要想一想的問題。

      刪除
    2. 聯合國的機制是把已開發國家歸為北半球,開發中國家歸為南半球,台灣似乎被歸在已開發國家,但是非聯合國成員都會被列在南半球,不過你說的問題倒是真的。但換個角度想,多數南半球國家的官員是可以參與正式會議的,而且也有集結成一些聯盟去進行協商,台灣官員無法參與的高牆,用青年參與去彌補為不為過?

      刪除
    3. 感謝emi paggy的回應。首先,我要澄清,我的意思是:不管Focal Point代表的是地理上的南半球,還是所謂的「開發中國家」,如果他考慮到在這個範疇內,代表產生的方式(上網投票),會使得部分青年的「投票權」,其實是有實質不平等的話,應該要想辦法,以政策解決這個問題。如果連這個都未曾努力,那麼,這個組織,真的會有意願、能力去解決更為複雜的問題嗎?

      刪除
  3. 過去在藍綠政府時期,都曾聽過外交部到學校宣揚其在NGO益題上的豐功偉業,一般美其名為二軌外交,也間接把我帶到國關領域(題外話,但我學了國關理論以後就變酸民了...)

    我覺得這次事件凸顯一個台灣外交的重大問題:「名實不符時,我們仍要堅持嗎?」我的好朋友認為外交部要負起責任,爭取台灣應有的「名」,而青年團體則是負責「實」的部份。

    但在名實不符時,這樣的青年NGO活動有助於爭取台灣的實質外交地位嗎?我很質疑。當然台灣的外交部要負起指導學生的責任,而目前的狀況就是尋體制內行動一定會被中國吃豆腐。但難道國內沒有環保議題值得關心嗎?一定要走聯合國那一套嗎?這是我比較不認同之處。

    回覆刪除
    回覆
    1. 並不是沒有,但是我覺得他們走這一遭,我相信會是很好的歷練。

      刪除
  4.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回覆刪除
  5.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回覆刪除
  6. 前言不對後語...前後文都抱怨沒獲得政府贊助,說白一點就是政府沒支持經費,中間又說用中國一省參選是不得已的選擇,反過來說要是台灣政府贊助經費,你就會用taiwan(R.O.C)的國籍去參選嗎?又,當初要是台灣政府贊助了經費,你又用中國一省去參選,我看至少要搞到行政院長下台才可以已謝國人了........

    回覆刪除
    回覆
    1. 您的邏輯好奇怪喔,是否獲得經費、哪些官員要下台都跟這次的事件沒有關聯呀!中國一省是聯合國相關組織處理台灣人的國籍的做法,只要牽涉到聯合國體系,一概如此處理。請問您看清楚問題的癥結點了嗎?從頭到尾都跟政府是否贊助沒有關係,而是,既然國際政治的現實狀況如此,我國政府的回應是什麼呢?指導青年如何應對嗎?發聲抗議改變現狀嗎?或是乾脆就置身體制之外呢?這才是重點所在吧。

      刪除
  7.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回覆刪除
  8.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回覆刪除
  9. 1.外交部贊助每人2萬元旅費.

    2.請問當上了是哪個大陸ngo會聽你的話?

    3.下次大陸ngo當上,我們是不是也是隸屬大陸?如果是,那代表我們在官方跟非官方都是在大陸統治之下,於是我國的主權在國際慣例之下便會消滅,這就是你們要的----消滅台灣?

    4.從來沒有"中國一省是聯合國相關組織處理台灣人的國籍的做法"這種做法,連潘基文想把台灣列入中國的政治實體都被打回票,國際目前認為台灣是政治實體,類似巴勒斯坦或是巴基斯坦,我國對外名稱從來是,"中華民國","奧會-中華台北","Republic of China","Chinese Taipei".

    "美國代表處於2007年8月16日發出的電文,潘基文於8月13日返回紐約後,與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哈里札德討論有關台灣地位的聯合國措辭等議題,「潘基文說,他了解到他最近的公開言論太過火了,並證實聯合國將不再使用「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措辭。」"

    5.你們對環境的努力都是白費力氣,沒有一個國家願意放棄經濟來挽救環保,要不然京都協議書美國幹麼不簽?連美國都不簽,你能期望目前經濟不好的國家會推行環保?當全世界國家都在裝聾作啞,你們能有什麼成就?

    6.基於以上5點我認為張良伊就是個地道的小人,為了他一個人的出頭不惜犧牲2300萬人的主權.

    回覆刪除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