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13日

[轉錄] 台灣人,你自我矮化了嗎?

台灣人,你自我矮化了嗎?

[感謝 Kai-Yuan Huang 網友好文,經同意後轉載]

今早的蘋果新聞說:「我NGO青年代表,中國一省入聯」,這是我今天想討論的。

前段時間,當在台灣反壟斷的波濤正轟轟烈烈地拍打著體制的堤岸的同時,在中東國家卡達(Qatar),另外一件全球關注的事件正在發生。

那件事是聯合國氣候變遷綱要公約的第十八次簽約國大會(COP18)。這是全球氣候變遷談判的最高場域。所謂氣候變遷、全球暖化對人類生存的危害云云,大家都不陌生。而這個會議則由全球氣候專家、各國代表、和社運組織齊聚商議如何減緩氣候變遷,致力於讓這個世界免於暖化將引致的衰亡之途。

今天引起我們關注的問題,是台灣青年氣候聯盟的理事長,24歲的台灣大學碩士學生張良伊。新聞中提到張良伊以「台灣,中國一省份」的身分參選,請容我這位當時有投票給他的人證實:那是真的。在電子選票上,「Liang-Yi Chang」後面居然跟著寫道「(Taiwan, Province of China)」。

但是新聞還說,張良伊獲選聯合國組織官方青年代表。這個,是一個錯誤。首先,張良伊事實上是成為YOUNGO下一任的focal point,也就是代表YOUNGO與聯合國方面聯繫的代表。而YOUNGO則是一個受聯合國認可的非政府組織(Non-Governmental Organization),一個非政府組織,自然就是以非政府組織的身分出席聯合國大會,而非代表國際間任何的政治實體。

因此本質上,這個工作是一個NGO下的職位,而不是聯合國的官方職位。實質運作上,張良伊更絲毫不如新聞所說「進入聯合國下設組織」,受聯合國管轄,而是在YOUNGO之中代表全球關心氣候變遷的青年,向聯合國發聲。你懂嗎?就好像我們終於發現了火星人,想和他們溝通,於是選出Bruno Mars當「火星人溝通大使」,可是即使如此,Bruno Mars還是地球人,而不會因此變成火星人。

所以,請不要再說良伊「以中國一省入聯」了,那根本是錯的。

可是即便如此,張良伊確實以「來自中國一省」的身分,獲得了YOUNGO裡的這個職位啊。然而,每個熟悉非政府組織事務的人都知道,在NGO裡面,每個人都不是代表他們的國家,而是代表他們所以信仰的價值。今天張良伊不是以「台灣代表」的身分擔任YOUNGO職位,可是也絕對不是以「中國一省代表」的身分。在NGO,他們就是一群關心氣候變遷,高呼氣候正義的青年,

而形式上地在名字後面加上「Province of China」,在一個說得很清楚是「非政府」組織的地方,絲毫不是這群青年所在意的、絲毫不是他們所關心的重點。身在NGO裡,就像在學運裡一樣,是對於正義的想像、對於其他同胞的愛,凝聚了這群人,不是你的國族認同、更不是報名表上的國家欄。

既然沒有人在意,那為甚麼一定要自我矮化?為甚麼不寫「R.O.C. Taiwan」?因為聯合國在意。因為說到底,良伊選上的職位是要和聯合國溝通的,而在今天的聯合國,這個問題別無他解,因為聯合國大會2758號決議文說得很清楚,我們就是中國政府的一部份。而今天我們想要參與聯合國事務,即使向良伊一樣根本不是成為聯合國,而只是成為NGO與聯和國的聯絡官,這樣的妥協都無法避免。一旦我們認知到,保持台灣在國際上的積極參與、積極發聲有多麼重要,我們也許就可以更體諒更理性地思考,這樣的策略,給我們國家帶來的究竟帶來的是傷害,還是助益。

為了幫助你我進行這個思考,我想分享一段個人經驗:

去年,我代表世界醫學生聯盟(IFMSA)參加了在馬尼拉舉辦的世界衛生組織(WHO)的西太平洋區域會議(WPRO)。這場世界衛生組織的年度常會,同樣是僅限聯合國政府會員參加。那場會議,台灣衛生署派遣了許多代表出席,卻無法入場。我是當時唯一一位能夠進入會場的台灣人。

但是我有沒有遇到國籍問題呢?當然有。在報名會議的時候,雖然代表世界醫學生聯盟的我,也是以NGO身分出席,卻仍需要填一個「國籍」的欄位。我們的處理策略是,勾選選項之中「在地居民」這個不會指涉我們任何國籍的選項,同時寄信給WHO官方,告知我們的情況,請允通融。

這樣算不算自我矮化呢?我想多少也算吧。我確實沒有打著「我中華民國國民」的身分進入世衛組織西太平洋組辦公室,我雖然沒有成為中國一省,卻仍然在報名的時候,暫時放棄了我的身分。

接下來呢?

五天會期間我不斷以台灣醫學生的身分,向各國代表對話。甚至還在所有會議代表代表(包含中國籍的WHO執行長陳馮富珍)面前發表一段醫學生的聲明,其中還提到世界醫學生聯盟在台灣舉行的活動。彷彿這一切對我來說還不夠,我在一次茶敘時間直接找上陳馮富珍女士,不囉唆,當面問她台灣入聯的事情。

所以我在報名的時候硬生生地我矮化了,可是在那場會議裡,全世界沒有任何一個台灣人,比我把台灣的名字舉得更高,比我把台灣的名字,傳到更不可能聽見我們聲音的耳朵裡面。當其他台灣人因為自願或被迫地必需噤聲時,我在聯合國的領土,中國最有權勢的女人面前高聲說「我是台灣人,我希望加入世衛組織」。

聽起來很驕傲,可是真的啊,那段時間全世界最大聲的捍衛台灣國格的人,就我啊。

回到今天,能在氣候變遷談判現場,傳達台灣青年的聲音給氣候變遷大會的,也只有良伊一個人。能讓全世界看見,即使不受氣候變遷綱要公約規範,即使無法享受任何京都議定書提供的機制,台灣還是不離不棄地關心著這個議題,台灣還是志氣高昂地想在國際場域上佔有一席之地,做出我們的貢獻,博得我們應有的尊重!

我想,我們不應該輕視青年非政府組織的能量和貢獻。因為這群人往往做得到很多真正的台灣代表做不到的事情,我們心裡所想的,與關懷這片土地的你我他從來無所不同,除了我們所關注的正義(環境保護或衛生福祉),更是我們的國家。

而雖然我們都用最輕微的力道處理這些所謂的「政治議題」,難道是因為我們沒有對國家的認同,沒有對這片土地、和其上的人民的愛嗎?難道我們真的會對我們的國家造成傷害嗎?

我想不是的,而是為了讓我們可以站上更有力的位置,來展現我們所堅信的價值、我們所擁抱的認同、我們所關愛的國與人。一如我知道,如果我當時在報名的時候堅持不蹲低,我就不可能在會議其間站得如此高,如此讓台灣的聲音響徹那片本來沒有台灣的天空,讓陳馮富珍難得聽見一次來自台灣人對國際間的漠視的抗議。一如良伊也一定知道,如果在競選的時候不被吃豆腐,就無法代替我們的政府,為台灣在氣候變遷國際談判這個在未來只會越來越重要的場域上,爭得如重要的言說權。

昨天剛剛在校園裡拍了反壟斷的照片,聲援這個重大的學運。親愛的朋友們,若你一週前也曾經參與了反壟斷,那麼我想也許你會更有意願支持良伊的努力。因為你比其他人更明白,當我們為正義奮鬥的時候,有時候看起來好像我們忽視了其他的價值(這時候會有人罵我們「不禮貌」、或是「不愛國」),但真的是這樣嗎?我們真的放下了甚麼不該放棄的價值了嗎,還是我們只是稍微垂下手,好蹲低走過那狹窄的瓶頸,好在瓶頸過後,用更驕傲的姿態榮耀我們手上那個我們所珍重的價值。

矮不矮化,不是看一行字,不是看一個名詞,是看我們到底有沒有那個正氣、那個固執,做出台灣真正會為了我們而驕傲的事情。

1 則留言:

  1. 文章寫得不錯,也贊成這樣的態度和觀點。(因看威州旅遊文章而來)

    回覆刪除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