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27日

[低碳] 杜哈聯合國氣候變遷大會(COP18)觀戰重點

圖/卡達副首相、本屆大會主席Abdullah Bin Hamad Al-Attiyah於開幕式中發言(照片取自卡達COP18官方網站)

聯合國的氣候變遷大會(COP18)在11月26日在卡達首都杜哈揭幕,上萬名各國代表飛往這個富裕的中東小國,展開為期2週的談判會議。

去年在南非德班舉行的大會,《京都議定書》第二承諾期得到確認,同時建立了所謂的「德班平台」(Durban Platform for Enhanced Action),在2015年前協商出一個具有法律效力的新國際協議,於2020年以前生效。各界多半視德班大會圓滿成功,推動氣候談判到一個新的進程。今年各國能否把握去年的好氣氛,協商出具體成果,成了各界密切關注的焦點,在此我幫讀者整理本次談判的觀察重點。

《京都議定書》的第二承諾期

在京都框架之下,發展中國家並不需要承擔減量目標,未簽署條約的美國原本就置身事外,目前只有歐盟和澳洲明確表示參加第二承諾期,一些原本的簽約國,如日本、俄羅斯、加拿大和紐西蘭都已經表明不會加入。去年的談判尚未訂出新的承諾期是5年還是8年,減量目標為何,也未釐清第一承諾期所剩餘的配額(AAU)的處置方式,本次杜哈會議將會討論出京都第二承諾期的具體細節。不過由於眾多國家退出,這第二承諾期包涵的碳排放僅約有全球總量的15%,但可被視作連結2020年新國際協議的過渡。

CDM和市場機制的未來

透過京都議定書之下的清潔發展機制(Clean Development Mechanism, CDM),發達國家可以在發展中國家投資減碳項目來抵換本國的減量目標,以低成本的方式減碳,並協助發展中國家以低碳路徑發展。從多年發展經驗看來,CDM可說是毀譽參半,這機制造就了蓬勃的碳金融產業,其減量單位(CER)連結了國際碳交易市場,成功促進了資金跟技術的流動。但因為一些減碳項目的實施方式令人詬病,且多數資金目集中在中印巴西等國,最低收入國家並未從中受益,而飽受批評。

隨著《京都議定書》第一承諾期即將在2012年末結束,聯合國核發的CDM減量單位(CER)有了爆炸性的成長,由於供給遠遠大過需求,鉅額的減量單位在市場上乏人問津,今年減量單位的價格跌到了歷史新低。CDM將何去何從,本次杜哈大會是一關鍵時刻。有關CDM的討論,也將左右未來「市場」在減碳工作中的定位,新一輪談判中的「新市場機制」(New Market Mechanism)是各方聚焦的重點。

綠色氣候基金

在2009年哥本哈根大會中,各國提出了「綠色氣候基金」(Green Climate Fund)的構想,目標在2020年每年籌集100億美金,協助發展中國家的減緩與適應氣候變遷的工作。這個基金在去年德班大會正式成立,今年中,各國協議將祕書處設立在韓國仁川,算是又把這議題推進一步。杜哈大會中將討論這「綠色氣候基金」的治理結構,並討論資金的來源,除了傳統多邊與雙邊國際合作之外,在各國政府緊縮金融支出的當下,私人資本看來將在這資金中扮演一定角色。

邁向德班平台

甫屆滿一歲的「德班平台」,目的是在2015年前協商出一個具有法律效力的新協議,於2020年以前生效,這談判平台首度消弭了長久以來已開發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的界線,將談判帶入一個新軌道。不過這個平台目前僅僅是政治上的宣示,具體內容還有待漫長的協商角力,今年杜哈大會將為預計2015年出爐的協議鋪路,台灣長期推動參加聯合國氣候綱要公約,對於德班平台的最新發展,以及可能參與的方式,更應密切注意。



政治決心的去向

過去一年,美國選民以選票支持歐巴馬連任,中國也誕生了新的領導班底,這兩個在氣候政治具有重要地位的國家,是否能提出什麼具體承諾或策略,仍舊讓人期待。由於下個國際協議拉到2020年,因此各國更有時間討論,如何填補目前減碳承諾與科學家建議值的差距(Emissions Gap),這可能會促使各國在往後幾年提高2020年的減碳承諾。

總之,今年的杜哈大會主要是一次承先啟後的會議,承先在於延續京都議定書第二期,啟後在於為綠色氣候基金和新協議打下基礎,並不容易有令人意外的突破進展。國際談判進展緩慢,卻又步步關鍵,讓我們仔細關注今年的杜哈大會,希望大會成功。

本文發表於低碳生活部落格:http://lowestc.blogspot.com/2012/11/cop18.html

0 comment: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