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21日

比利時小簡

窗外的飛機雲。Bruxelles。2012.11


在美國住過多年之後,到歐洲短住成了一件格外新奇的事情,這才讓我特別意識到,同樣是所謂的「西方」文明,其實可以有這麼多種面貌。

來到歐洲第一個感覺就是「小」,比起美國的家,我的一房一廳的公寓實在窄小,廚房面積大約跟美國廁所差不多,冰箱容量比美國上層冰庫還小,隨便一買菜就塞滿。食物包裝也縮水好幾個等級,牛奶果汁沒有一加侖桶裝,大罐就是一公升。就連水杯咖啡杯也縮水了,改變生活起居「預設值」的結果,竟然讓我少攝取了許多熱量,減了幾公斤。

城市也小。公寓樓下有花店麵包店雜貨店洗衣店,多走幾步就是超市,左右轉五分鐘內就有地鐵站,搭乘大眾交通工具就可以到達城內大多數的地方。這些在台灣或其他亞洲城市司空見慣,但是從一切「大尺寸」的美國看過來,就覺得不太習慣。在威州麥迪遜,我們一出門幾乎就是開車,已經習慣開車10公里去買一杯珍奶,或是來回30分鐘只為買一罐醬油。依靠汽車的生活,手握方向盤恣意而行看似自由,有時卻是被四輪機器制約的不自由,這點來說,歐洲真的好,更何況每天這樣進進出出,多走路,也是健康。

除了「小」,歐洲就是「老」,走一趟歐洲就知道為何美國是新大陸。大教堂、市政廳、石板路,走在歐洲老城市,是種永遠不會厭倦的浪漫。有時長長歷史卻也是難以卸下的包袱,歐洲一個大陸幾十種語言,儘管多元,但是美國那種民族大熔爐的包容力,我好像還沒有在這裡見到。

除此之外,田野工作平安順利,不斷有貴人相助,不愁沒資料,只怕沒時間消化每天看到聽到的各種訊息。跳出學院高塔,暫時混入業界考察學習,在多重身份之間轉換,收穫滿滿,更讓自己反思往後從事學術工作所扮演的角色。

今天是在比利時的最後一晚。明天出發到英國,接著到卡達開聯合國氣候變遷大會,再回倫敦,春天時回美國東岸一陣子,再到德國交換學生兩個月。我知道前方旅程必然精彩,只是在這道別時分,還是捨不得。歐洲旅居的第一個家,人生中多麼難忘的一站。


2 則留言:

  1. 你要到德國哪裡交換?看到你寫的前幾篇很公正的討論文章希望能和你聊聊,並且給你一些這邊藍綠人士的狀況。這樣如果你遇到了兩邊的極端人士就可以有心理準備,小心處理。

    回覆刪除
    回覆
    1. 呵呵,感謝你的留言,網誌側欄有我的信箱,直接來信聊吧。

      兩邊極端人士網路上不就一大堆,從台灣出身的人應該隨時都有心裡準備會遇到這些人吧。很悲哀我們需要在這樣的議題上打轉這麼久,沒辦法打精力花在更有用的事情上。

      刪除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