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15日

我所感受的美國民主

領導者雜誌,第39期,160-161頁

我所感受的美國民主        文 ◎ 劉仲恩

在一個成熟穩固的民主國家中,各種社會力量可以介入政治場域表達利益、參與決策制訂,人民確信民主制度是政治領域唯一的遊戲規則,而且也願意遵從民主制度所規定的方式來參與公共事務的決定,甚至在跟意見不同的「敵人」打交道時也不願意背離民主,今年在美國威斯康星爆發的勞工運動就為這樣的民主精神做了最好的示範。

自從2008年金融風暴以來,以茶黨領軍的草根保守勢力在美國迅速崛起,這些極右翼人士將經濟危機歸咎於政府過多管制,主張回歸自由市場,政府應該減少支出力求平衡預算。2010年底,美國舉行了期中選舉,這次選戰中奧巴馬政府為巨額財政赤字付出了代價,由茶黨背書的候選人在全國各地攻城掠地,乘著這波保守派復興的潮流,在野的共和黨大獲全勝。

美國中西部的威斯康辛州也難逃這趨勢,民主黨不但丟失了州長寶座,也拱手將上下議院的多數席次讓給共和黨。今年2月中,威斯康星的共和黨州長沃克(Scott Walker) 才上任6周就點燃三把火,無預警地提出一個「預算修復法案」(Budget Repair Bill)以填補威州的預算缺口,這個法案不僅大砍公務員的福利與保險費,還取消工會的集體協商權,等於是直接解散公務員工會。

威斯康星素以進步政治聞名,許多保護勞工的法令,如週末放假、禁止童工、社會保險等等,都是先由威州推行,再進一步推行到全美。威州也是全美國第一個允許公務員成立工會的州,當地擁有深厚的工會傳統。面對共和黨對於勞工這樣直接的攻擊,人民很快就發出怒吼,拿著各式各樣的抗議標語走上街頭。

這事件很快就引起全美的注目,相較美國其他州,威斯康星的赤字不算特別突出,並不需要激烈的手段來渡過難關。嗅到政治風向轉變,威州工會領袖很快接受了政府要求減薪的要求,州長卻拒絕協商,執意要解散工會。事實上,解散工會並不會為政府省下一分錢,沃克的用意昭然若揭,只因為工會傳統上是民主黨的鐵票,他就必須以平衡預算之名,行政治鬥爭之實。一般來說,美國公務員待遇不比私營企業,這些公僕卻被州長說成是浪費納稅人血汗錢的肥貓,令許多民眾難咽下這口氣。而在提出預算法案之前,沃克才通過了幾個替富人減稅的方案,因此這抗爭也被視為窮人與富人間的階級戰爭。 

由於州長拒絕做出任何讓步,人民對於他執意要解散工會這點感到憤怒,上街頭抗議的民眾越來越多,位於首府麥迪遜的威斯康星大學(UW-Madison)以自由學風聞名,當州政府內兩黨激烈政治攻防,校園內學生運動也風起雲湧,各種社團組織活動聲援工會,最熱情的學生走進了離校園15分鐘的州政府大樓,開始夜宿大樓中庭,無論白天黑夜都呼口號彙集人氣。威斯康星大學助教工會(TAA)甚至在大樓內租用了辦公室,到州政府抗議,竟然還可以在人家地盤設立指揮所,這還真是美國民主才有的奇觀。

在抗爭的前3周,我抱著學習的心情每天到州政府廣場參與抗爭活動,許多國內來的同學帶著懷疑的語氣問我:「抗議不會很亂很危險嗎?」我都請他們親身上街體驗這場民主盛宴。

事實上,與其說這是工會抗爭,倒不如說是場民主嘉年華。走進州政府大樓,你看到的是由民主黨議員主辦的公聽會持續了將近100個小時,只要有意見,你就可以擁有麥克風。在州政府中庭,除了有人用擴音器帶領大家呼口號,還有樂隊演奏音樂,很多人就這樣翩翩起舞。

學生志願者設立了服務台,攤位旁有各種抗議牌任君取用,牆上還有海報提供各種必要資訊。服務台後方走廊堆滿了民眾捐贈的食物,糖果餅乾整齊的陳列在桌上,取用時還會有志願者提醒你先使用洗手乳消毒,食物旁邊有緊急醫療站,竟然還有「兒童區」,提供各種美術用品和玩具供兒童遊戲,秩序井井有條,這些都是學生志願者成就的傑作。一位國內來的同學跟我說,這完全顛覆了他對於「上街抗議」的想像。

在表達自己意見的同時,群眾也清楚體認到他們並不代表整體社會的聲音,一定有另一群人支援州長的政策,而他們必須尊重這些不同的意見,在這場民主嘉年華中,和平是最高的原則。於是乎,州政府裡有志願者穿著反光背心提醒群眾控制情緒,避免出現衝突,還有人組織了課程教育大家如何跟反對者和平對話,也因為這樣深厚的民主素養,這個抗爭活動幾乎沒有任何衝突發生,也沒有人因為違反秩序被逮捕,連員警都發表聲明感謝群眾自發的秩序,這是我在美國群眾身上看到最動人的睿智。

在僵持了數周後,群眾服從法院指示,平靜地離開了州政府。抗爭戰線卻繼續延長,工會在每個週末組織大型集會,麥迪遜是個人口50萬的小城市,整個威斯康星人口不到600萬,幾次活動竟然湧進了超過10萬人,完全是民主力量的體現。值得一提的是,走上街頭並不只有切身利益相關的公務員和憤青學生,威斯康星大學的一些教授發表聲明支援,私營企業的雇員到場加油,農民開著拖拉機前來助陣,連移民團體都在遊行行列之中。抗爭的隊伍跨越了性別、年齡、種族、階級,共同的是大家對於民主的熱愛,與對和平非暴力原則的堅持。

這場「麥迪遜之役」已經超過兩個月,街頭的熱情慢慢退卻,共和黨州長和議員最終還是利用議會多數強行通過了法案,目前抗爭群眾把力量轉向體制內的行動,積極連署罷免議員與州長,這兩股勢力將如何交鋒,還有待時間才能見分曉。

在廣場上,民眾最常喊的口號,不是「州長下臺」,也不是「還我工會」,而是「This is what democracy looks like! (這就是民主的樣子)」,宏亮的聲音至今回蕩在我的腦海中。我想,無論預算爭端最後如何解決,大家永遠都看到了美國老百姓堅持的民主價值,不會忘記威斯康星人民為全世界上了一堂寶貴的公民課。

作者,劉仲恩,美國威斯康星大學麥迪遜校區社會學博士生


後記:四月中,應系上劉思達老師之邀,幫大陸的「領導者」雜誌寫了一篇小小的文章,所以文中許多名詞依照大陸語言習慣做了調整。本來想的比較理論一點,但力有未逮,最後還是以個人心得方式呈現,還請大家多多指教。


此外,雜誌竟然還選了我的照片當作這期的封面,實在很榮幸。我的照片還被同學用在克羅埃西亞某雜誌,新的一期社會學刊物context也會有我拍的相片喔。

0 comment: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