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21日

[小劉上菜] 紅燒牛肉麵

獻給同學的紅燒牛肉麵

這碗麵我要獻給遠在亞特蘭大城喬治亞理工學院攻讀化工博士的大學同學KDE老師,KDE老師是亞城的台灣之光,當地求學的老韓都尊稱他為「台灣來的天才」,還有人特地想要到我們母校NTU一探培育出天才的搖籃。無奈作人難求樣樣一百分,烹飪是KDE老師的罩門,他每每在每日一記的網誌上分享他作失敗的三杯雞紅蘿蔔絲炒飯味噌湯,最新的作品是作失敗卻連續要吃一星期的牛肉麵,我看了實在於心不忍,特地在小麥城攝氏35度C的高溫下下廚,為他示範牛肉麵的作法。

這碗麵的食譜由在強者我同學水牛城梁鼠爺大大的獨門秘方,是經過水牛城生科系MY教授科學最適化的心血結晶,經過兩個多小時努力,我吃到了江湖上傳說最銷魂的牛肉麵,梁鼠爺大大慷慨應允將食譜刊載在本部落格,並是個沒有亂碼的版本,我轉貼如下以饗讀者。

大學時期,我在化工系因為志趣不合鬱鬱不得志(另有一說是資質駑鈍學不來),幸好還是遇到很多好同學一起度過了那青澀歲月,大學畢業後大家各奔前程一一嶄露頭角,強者我同學水牛城梁鼠爺大大偕同恩伉老師跟我同年出國,卻一直未能在美利堅國土上相聚。今年五月中,我在西雅圖短暫停留,有幸和在當地進行博士後研究的NTU化工博班資格考榜首闕博士和威震亞城的天才KDE老師共度了美好的一小時早餐時光,頓時有「人生不相見,動如參與商」之感,闕博士即將作人父,下回見面就是「兒女忽成行」的劇情,這就是我們馬不停蹄的人生。煮麵思故人,遙祝各位學業研究愛情樣樣都順利!

最後也鼓勵KDE老師,連我都可以成功燒出這碗牛肉麵,相信你也可以練就這武林絕技,請你再接再厲。

p.s. 要幫KDE老師集氣加油的同學們請留言於網誌下方,衷心期待有朝一日他會成功。


--
紅燒牛肉麵食譜

材料: 肋條5斤 (or about 4 lbs) (Wegman’s Chuck Roast beef, not too much or to little fat – visually inspect) 、洋蔥1個、紅辣椒1根、大蒜5粒、生薑片8片、青蔥4根、滷包1個。番茄 (1 whole tomato) 

調味料: 辣豆瓣醬2大匙 (Ha-Ha Brand)、醬油1湯匙、胡椒粉適量 (or 2 table spoon of black pepper)、米酒 0.5 cup。 

做法: 

1. 牛肉切成5公分見方的肉塊。

2. 洋蔥切絲, 紅辣椒、青蔥切段, 大蒜、生薑切片, 番茄切塊 - 備用。

3.牛肉放入滾水汆燙去血水後, 另煮一鍋水放入適量蔥段、薑片及滷包水滾後水量剛剛能淹過材料將汆過水的肉塊放入,落米酒待水開之後讓肉塊稍煮一下 (about 3 mins), 即可起鍋, 湯汁留用。

4.起油鍋,陸續放下洋蔥、紅辣椒、青蔥、大蒜、生薑、番茄翻炒, 然後放下牛肉塊和豆瓣醬,拌炒均勻。

5.將煮過牛肉的湯汁和滷包一起倒入材料中,加醬油、胡椒粉調味先煮到滾沸蓋上鍋蓋轉小火紅燒兩個半小時。
   

紅燒牛肉麵食材

KDE 闕博士 and me

KDE 闕博士 and me


2011年7月15日

我所感受的美國民主

領導者雜誌,第39期,160-161頁

我所感受的美國民主        文 ◎ 劉仲恩

在一個成熟穩固的民主國家中,各種社會力量可以介入政治場域表達利益、參與決策制訂,人民確信民主制度是政治領域唯一的遊戲規則,而且也願意遵從民主制度所規定的方式來參與公共事務的決定,甚至在跟意見不同的「敵人」打交道時也不願意背離民主,今年在美國威斯康星爆發的勞工運動就為這樣的民主精神做了最好的示範。

自從2008年金融風暴以來,以茶黨領軍的草根保守勢力在美國迅速崛起,這些極右翼人士將經濟危機歸咎於政府過多管制,主張回歸自由市場,政府應該減少支出力求平衡預算。2010年底,美國舉行了期中選舉,這次選戰中奧巴馬政府為巨額財政赤字付出了代價,由茶黨背書的候選人在全國各地攻城掠地,乘著這波保守派復興的潮流,在野的共和黨大獲全勝。

美國中西部的威斯康辛州也難逃這趨勢,民主黨不但丟失了州長寶座,也拱手將上下議院的多數席次讓給共和黨。今年2月中,威斯康星的共和黨州長沃克(Scott Walker) 才上任6周就點燃三把火,無預警地提出一個「預算修復法案」(Budget Repair Bill)以填補威州的預算缺口,這個法案不僅大砍公務員的福利與保險費,還取消工會的集體協商權,等於是直接解散公務員工會。

威斯康星素以進步政治聞名,許多保護勞工的法令,如週末放假、禁止童工、社會保險等等,都是先由威州推行,再進一步推行到全美。威州也是全美國第一個允許公務員成立工會的州,當地擁有深厚的工會傳統。面對共和黨對於勞工這樣直接的攻擊,人民很快就發出怒吼,拿著各式各樣的抗議標語走上街頭。

這事件很快就引起全美的注目,相較美國其他州,威斯康星的赤字不算特別突出,並不需要激烈的手段來渡過難關。嗅到政治風向轉變,威州工會領袖很快接受了政府要求減薪的要求,州長卻拒絕協商,執意要解散工會。事實上,解散工會並不會為政府省下一分錢,沃克的用意昭然若揭,只因為工會傳統上是民主黨的鐵票,他就必須以平衡預算之名,行政治鬥爭之實。一般來說,美國公務員待遇不比私營企業,這些公僕卻被州長說成是浪費納稅人血汗錢的肥貓,令許多民眾難咽下這口氣。而在提出預算法案之前,沃克才通過了幾個替富人減稅的方案,因此這抗爭也被視為窮人與富人間的階級戰爭。 

由於州長拒絕做出任何讓步,人民對於他執意要解散工會這點感到憤怒,上街頭抗議的民眾越來越多,位於首府麥迪遜的威斯康星大學(UW-Madison)以自由學風聞名,當州政府內兩黨激烈政治攻防,校園內學生運動也風起雲湧,各種社團組織活動聲援工會,最熱情的學生走進了離校園15分鐘的州政府大樓,開始夜宿大樓中庭,無論白天黑夜都呼口號彙集人氣。威斯康星大學助教工會(TAA)甚至在大樓內租用了辦公室,到州政府抗議,竟然還可以在人家地盤設立指揮所,這還真是美國民主才有的奇觀。

在抗爭的前3周,我抱著學習的心情每天到州政府廣場參與抗爭活動,許多國內來的同學帶著懷疑的語氣問我:「抗議不會很亂很危險嗎?」我都請他們親身上街體驗這場民主盛宴。

事實上,與其說這是工會抗爭,倒不如說是場民主嘉年華。走進州政府大樓,你看到的是由民主黨議員主辦的公聽會持續了將近100個小時,只要有意見,你就可以擁有麥克風。在州政府中庭,除了有人用擴音器帶領大家呼口號,還有樂隊演奏音樂,很多人就這樣翩翩起舞。

學生志願者設立了服務台,攤位旁有各種抗議牌任君取用,牆上還有海報提供各種必要資訊。服務台後方走廊堆滿了民眾捐贈的食物,糖果餅乾整齊的陳列在桌上,取用時還會有志願者提醒你先使用洗手乳消毒,食物旁邊有緊急醫療站,竟然還有「兒童區」,提供各種美術用品和玩具供兒童遊戲,秩序井井有條,這些都是學生志願者成就的傑作。一位國內來的同學跟我說,這完全顛覆了他對於「上街抗議」的想像。

在表達自己意見的同時,群眾也清楚體認到他們並不代表整體社會的聲音,一定有另一群人支援州長的政策,而他們必須尊重這些不同的意見,在這場民主嘉年華中,和平是最高的原則。於是乎,州政府裡有志願者穿著反光背心提醒群眾控制情緒,避免出現衝突,還有人組織了課程教育大家如何跟反對者和平對話,也因為這樣深厚的民主素養,這個抗爭活動幾乎沒有任何衝突發生,也沒有人因為違反秩序被逮捕,連員警都發表聲明感謝群眾自發的秩序,這是我在美國群眾身上看到最動人的睿智。

在僵持了數周後,群眾服從法院指示,平靜地離開了州政府。抗爭戰線卻繼續延長,工會在每個週末組織大型集會,麥迪遜是個人口50萬的小城市,整個威斯康星人口不到600萬,幾次活動竟然湧進了超過10萬人,完全是民主力量的體現。值得一提的是,走上街頭並不只有切身利益相關的公務員和憤青學生,威斯康星大學的一些教授發表聲明支援,私營企業的雇員到場加油,農民開著拖拉機前來助陣,連移民團體都在遊行行列之中。抗爭的隊伍跨越了性別、年齡、種族、階級,共同的是大家對於民主的熱愛,與對和平非暴力原則的堅持。

這場「麥迪遜之役」已經超過兩個月,街頭的熱情慢慢退卻,共和黨州長和議員最終還是利用議會多數強行通過了法案,目前抗爭群眾把力量轉向體制內的行動,積極連署罷免議員與州長,這兩股勢力將如何交鋒,還有待時間才能見分曉。

在廣場上,民眾最常喊的口號,不是「州長下臺」,也不是「還我工會」,而是「This is what democracy looks like! (這就是民主的樣子)」,宏亮的聲音至今回蕩在我的腦海中。我想,無論預算爭端最後如何解決,大家永遠都看到了美國老百姓堅持的民主價值,不會忘記威斯康星人民為全世界上了一堂寶貴的公民課。

作者,劉仲恩,美國威斯康星大學麥迪遜校區社會學博士生


後記:四月中,應系上劉思達老師之邀,幫大陸的「領導者」雜誌寫了一篇小小的文章,所以文中許多名詞依照大陸語言習慣做了調整。本來想的比較理論一點,但力有未逮,最後還是以個人心得方式呈現,還請大家多多指教。


此外,雜誌竟然還選了我的照片當作這期的封面,實在很榮幸。我的照片還被同學用在克羅埃西亞某雜誌,新的一期社會學刊物context也會有我拍的相片喔。

2011年7月2日

[轉錄] PhD in Sociology: Striking (2011)




[前言] 這是2011年在ptt留學版唯一篇社會學博士班申請心得,徵得作者同意轉錄於此。

作者 striking (abstention) 看板 studyabroad
標題 [錄取] Ph.D in Sociology, UCSD, UMass, Syracuse, Binghamton
時間 Tue Mar 8 12:51:22 2011
───────────────────────────────────────
先說好這是非強者的申請經驗分享。
(雖然這是我第二年申請了,但其實結果並沒有非常的好,
看我被一票學校拒絕的慘況就知道了... orz

想這篇文章要怎麼寫想了很久,想說要怎麼寫會比較有參考價值,尤其是版上人文社科的文章向來比較少(申請者好像也比較少?)這幾年來又因為落後美國學界、不知美國當前研究趨勢,讓許多台灣學生敗下陣來;另一方面,也因為知道相似的申請條件並不一定就會有一樣的結果,申請的變數實在太多了,想了很久,決定把重點放在我這兩年的申請經驗中,有哪些可以改進、需要注意的地方(希望將來的申請者不要重蹈我的覆轍),以及選校的部分。比較common的部分前人都有分享了,我會簡單帶過。

其實這篇文章我從220號接到第一封admission時就開始寫了,每天寫一些,所以可能會有點長。

一開始還是一樣,先講一下背景給大家參考:

Admission:

UCSD, PhD in Sociology (前三年沒錢,後兩年學費waivedwith stipend 18000,系上另有TA/Readershipsbut did not guaranteed)
Umass-Amherst, PhD in Sociology (5-year full funding)
Syracuse, PhD in Sociology (5-year full funding)
SUNY-Binghamton, PhD in Sociology (no funding)

Waitlist:
Notre Dame, PhD in Sociology

Rejection: UCB
UMichStanfordUW-MadisonUMNJHUOSUNCSUOregon...等族繁不及備載。

Pending: NYU
UCIUCLA (希望不大...

Decision:
如果沒有「意外」的話,應該就是UCSD了。

Background:

台大政研
台大政治系國關組
GPA: MA: 4.00
ranked in 4/57
         BA: 3.83 (major 3.85
ranked in 13/47)

Test Scores:

GRE:
2009/10/PBT
V330(16%) Q720(77%) AWA 3.0(10%)
2010/06/CBT
V660(94%) Q720(77%) AWA 3.5(26%)
2010/07/CBT
V740(99%) Q700(70%) AWA 3.0(10%)

TOEFL:

2009.06.27
R23 L20 S18 W22 Total 83
2009.10.10
R21 L22 S17 W23 Total 83
2009.11.22
R22 L22 S18 W24 Total 86
2010.09.11
R25 L23 S21 W28 Total 97
2010.10.23
R28 L26 S23 W27 Total 104

Employment History/Work Experiences:

大洋塑膠工業股份有限公司加工事業部作業員(2010.92011.2
台大社會系研究助理(2009.92010.9轉兼任)
97-2T
憲兵官(2008.102009.9
紀錄片從業人員職業工會電子報主編(2007.112008.3
台大政治系研究助理(2006.92008.6

Publications:

4 Journal Articles
(政大勞動學報x2、人文暨社會科學期刊x1、社區發展季刊x1。都不是TSSCI...
3 Book Reviews
(政治科學季評x3,系上自己辦的刊物...
5 Conference Papers
2010勞工研討會(invited speech)、2008台社會、2007台政會、2007中政會、2007台灣社會福利學會年會。都在台灣...

Honors/Awards:

2011-2012 Fulbright
攻讀博士學位獎學金
98
年教育部公費留學(勞資關係)
全國大專公共事務學院學術論文競賽第三名
保安宮獎學金(2006-2008

Recommendations:

碩士論文指導教授(from政治系)
國科會計畫的老闆(from社會系)
碩士論文口試委員(from勞研所)
碩士論文口試委員(from勞委會)


一、前言:多留點時間給自己

這裡有一篇很general的分享對於申請的一些初步認識,我覺得寫得還不錯。http://www.historians.org/Perspectives/issues/2009/0912/0912gra1.cfm

申請的過程是一條很漫長的路,不管是在準備英文(除非你英文本來就很好),或是申請文件的準備,還有各校資訊的蒐集、聯絡教授上。如果你在工作、在當兵,時間可能就要拉得更長,一年可能都不為過。尤其男生的話,當兵幾乎不太可能有太多時間準備,放假也只會想放空休息(而且當兵會變笨),如果早早決定要出國,可能入伍前就先把英文考試考起來比較好。

這部分比較多人分享過,我只簡單提一下我自己的準備方式。

SOP
還沒開始寫的時候,要先大概想幾個問題(網路上有很多,但我覺得以下幾篇不錯):

http://owl.english.purdue.edu/owl/resource/642/01/
http://www.gdnet.ucla.edu/asis/agep/advsopstem.pdf
http://www.wikihow.com/Write-a-Statement-of-Purpose
http://www.sjsu.edu/faculty/gcallaghan/graduate/winningstatement.htm

因為這些問題也是審查委員會去著重的地方,問自己這些問題,然後想辦法去說服別人,讓人家對我們有興趣,也是自己論述、組織和邏輯能力的展現。

和大家一樣,我的SOP改過很多次。第一年申請的時候,我的指導教授只跟我講了兩個重點:一是為何要轉領域(政治轉社會,雖然不是轉很大),二是我要申請的學校如何fit我。她說只要把這兩點寫好就夠了,但寫的時候我還是花了很多時間想到底要怎麼寫,例如要有起承轉合,要讓自己的故事看起來有趣,然後為什麼選這間學校,自己有哪些研究能力等等。其中一段,我也按照了piawfu大的方式,每間學校有提2~3位該校老師及其研究與我的關聯(這的確有風險)。

我第一年是拿給Sharon改,改完之後真的煥然一新,尤其是他會問你很多寫SOP裡需要思考的問題,還有你為什麼這樣寫,會讓你的SOP整個看起來比較有邏輯,而且表現出強烈的企圖心和研究潛力。

但這份SOP,我在今年申請時拿給我工作時的老闆看(社會系的老師),他卻覺得太lengthy以及trivial(他說不要超過一頁半,單行間距),尤其是研究興趣太鬆散,東一塊西一塊的,他說美國學校在審查時,因為同時會收到好幾百份的applications,一份SOP頂多看30秒,如果沒有一開始就要抓住人家的目光,可能就直接丟掉了;而且他覺得我在各校老師的研究部分那邊寫得太細了,因為他們不可能不知道自己系上老師在幹嘛。

再度精簡、重整之後,我拿給writing centerMarcel LaFlamme改(因為Sharon那時懷孕、生小孩),他是Rice人類系的博士生,改得坦白說我覺得沒有Sharon好,他比較是抓語句上的瑕疵,大結構幾乎沒有動,但他還蠻仔細的會去挑我論述上的問題,還有他叫我一定要補上未來的career規劃,以及每個地方都說得再更清楚一點。

SOP
之外,我另外也有附一份Personal Statement(有些學校是optional,例如Stanford,但有些是requiredUCB)。和一般寫法比較不一樣的是,我裡面兩頁全部都是在談我轉換領域的「心路歷程」和社會關懷的部分。

writing sample
WS
的話,我是用2008年投台灣社會學會年會的論文改的,然後照著當時評論人給我的意見再去修改。一樣有問題意識、文獻分析和研究方法,但因為我是做case study,礙於篇幅的限制(最好不要超過double space20頁),我把訪談的內容和田野筆記幾乎全部都拿掉了,整篇都是文字,我想其實並不很吸引人。自己先翻完一遍後再拿去給editor改文法(因為字數很多所以花了一萬多塊...淌血...)。

然後WS請好好寫,社科領域的學校真的會看。因為除了SOP和門檻成績,WS是他們對你的研究是否有興趣,以及你的研究fitfit學校program的關鍵,尤其是如果進了下一輪,在帳面資料都差不多的情況下,WS的重要性可能就會大增。

TOEFL & GRE
準備的方式和過程,我在相關的版都有分享,可搜尋我的文章,這部分就略過。

C.V
其實我不太知道審查的委員有沒有看,很多學校也都是optional,但總之與申請有關的還是能列就列上。排序上,我是先把Areas of InterestHonors& Awards排在工作經驗以及publications前面,但我在想很多學校應該是沒看,不然就不會在發好學生信給我時說是因為財政考量了...

scholarship
我覺得還蠻需要積極爭取的,一方面是我家沒錢供我出去唸,有了獎學金就比較沒後顧之憂,再來就是這也是過去學術表現的一種肯定,有了政府或是有聲望的獎學金幫你背書,申請時或多或少會加點分,尤其是社科領域普遍較沒錢,當你提出證明說自己有足夠的financial support,絕對會影響某些財政比較不好的學校決定要不要收你(UCSD就是因為這樣,才把我的申請資料從垃圾桶裡撿回來)。

而且像fulbright會幫我們申請五間學校,還可以因此省一筆錢!並且也會寄sponsor的證明到我們自己申請的其他學校。

關於公費和fulbright的準備和面試過程,一樣可以搜尋我之前的文章。

時程安排
第一年申請時,因為剛退伍,又把時間都花在準備公費上,英文整個放掉,成績慘不忍睹,丟了幾間學校都是亂申請,當然結果是全軍覆沒。去年三月接到最後一間拒絕信時,沮喪了兩天(還算樂天?),決定重新再來,先考GRE、然後TOEFL,八月申請Fulbright,然後開始聯絡各校教授,十一月中前丟完全部學校,一步一步來。

因為我是全職的上班族(RA),所以準備的時間變得很零碎,通常就是早到辦公室然後晚走,這時候規律的作息就還蠻重要的,尤其是背GRE單字很容易心煩氣躁,每次背完單字開始做題目時更是信心大挫,所以規劃schedule(不一定要很明確地說今天一定要背多少單字,可以有彈性一點)、讓自己有「進步」的感覺,是可以幫助心態上的調整、穩定。

考完GRE後隨即準備TOEFL,這時候閱讀和寫作應該沒太大問題了,重點可能在於聽和說,值得提的一點是,TOEFL的題型是很可以掌握的(所以考過,可能也不見得能在美國生存就是),是可以透過一再反覆地練習,抓到考題的重點,讓自己回答題目「形式化」,練到後來模板真的都會像反射動作一樣...

二、社科領域的困境

申請結果陸續出來後,我和幾位同樣申請社科的朋友和學長姊討論為什麼這幾年社科領域會這麼難申請。除了可能潛在的政治因素、以及大陸和南韓人能申請的都很猛之外,我們歸結出來一個很重要的原因:

我們不清楚美國學界的走向!

平常有在follow國外期刊的人可能知道,政治或社會學界平均落後美國學界大約十年,不管是在研究主題和方法上,當前國內火紅的研究議題可能在美國早已過時了,而這些東西可能光看系上網頁的facultyresearch interest是無法知道的(一方面他們可能也沒更新...),並且可能成為當我們撰寫SOP、試圖貼近他們研究時的致命傷。當然,我們的老師輩或許也該負點責任,因為這也表示他們follow美國學界趨勢的速度太慢。

另一個結構的限制,在於我們只能單打獨鬥。韓國有大企業資助,捐錢給美國大學,大陸的申請者近幾年又是前仆後繼,相對之下,台灣社科領域在美國出現了一個很明顯的斷層(近十年內),這個斷層讓申請的銜接上出現了問題,能見度不高、沒有台灣人(YaleMichiganStanford等校的社會系已經很久沒有台灣人了,在美國任教的台灣教授也是很少很少...)、政府雖然提供公費,但我們還是需個別去申請,再加上我們並不是像理工科系是跟實驗室、有很明確的研究方向和過去的研究經驗,這些因素都讓台灣的申請者處在相對不利的位置。

三、審查要點

我一直到接了六封拒絕信之後,才知道審查委員,可能是跟規劃funding package的人分開的。原因很簡單,寫信去問被拒的理由,原因是他們不給unfunded students,可是我明明在申請系統以及C.V裡都有註明我有獎學金呀!然後我在猜想,勾選是否需要獎學金,對於申請結果可能也或多或少有影響,尤其在那些財政比較困難的州(ex:加州)。當然對於StanfordHarvard那些學校來說是沒差。

這部分可能要自己衡量情況,能不能在沒有獎學金的狀況下出去唸,或是本身的條件能否優秀到學校完全不需考量這個問題。值得一提的是,據我所知,大部分的學校在錄取之後還是都會給錢,只是金額不一。以我的案例,我說我不需要funding,但UCSD錄取我之後還是給我第四年之後的stipend,且說明TA/RA還是有機會爭取。

所以,再講回來,先撇開已講到老梗的GPA、語言成績等門檻來說,SOPWS絕對是錄取與否的關鍵,包括是不是和這個學校夠fit、系上會衡量你進來之後,是否有人能夠指導你(聽說連那個老師是否輪休都會考量在內!),或是SOP裡寫的研究興趣和未來構想是不是他們正在發展的方向。要知道這些「內幕」,可能都必須藉由聯絡那邊的教授或學長姊來多少知道一點,這部分我下一段會講到。

然後我的整體感覺是:寫計量或做model的可能比較吃香!畢竟美國政治和社會學界都有越來越量化的趨勢,或用統計資料來增加自己在論證上的可信度。如果內容都是一堆字,要很快吸引別人注意的難度就會提高。

當然,強而有力的推薦函也很重要,所以最好找一個非常了解你的老師來幫你寫。(這與結構困境有關,台灣社科領域的教授在國際上的知名度還是太低,而在美國的大咖...像林南好了,也不太可能拿到他的推薦信...哭哭 T______T

四、主動連絡教授

我去年在版上其實有寫過一篇,這裡再稍微提一下。我覺得聯絡教授很關鍵,有些人可能會擔心會不會造成反感,覺得是在靠關係走後門,但別忘了,美國和我們還是有文化上的差異,他們很喜歡主動、積極的學生。在grad cafe上,我也看到美國本地的學生都在做同樣的事情,這一方面或許可以讓審查委員在看到你的文件時可以多看幾眼,另一方面,至少就我的經驗,美國社會系的老師都還蠻熱心的,有的甚至還進一步跟你說他們系上最近審查的重點和趨勢,或是你的研究可以怎麼發展,而且能夠和美國學者對話,知道自己研究的可行性或侷限性,這些都是非常寶貴的經驗。

當然,前提是不要亂問,要先做功課,至少要先把教授的研究大致看過,然後講自己的研究怎麼跟他的作連結(並可趁機附上SOPWS!)。如果只是講些我對你的研究很有興趣、很仰慕你,希望可以進去跟你做研究之類的屁話就不用了,那可能真的會有反效果。

五、選校(社會學領域)

先給大家看兩篇對岸申請社會學領域的總結:
http://bbs.gter.net/bbs/thread-1173597-1-2.html
http://ppt.cc/ky,g

我一直覺得選校是一個很重要的分享部分,但感覺版上的分享文很少提到,不曉得是覺得太佔文章版面還是覺得其他人應該要自己做功課。當然我這裡講的參考,並不全然是針對那個學校的專業呀課程啊,這些毫無疑問自己去各校網站看就可以了,我覺得比較需要提出來的,是作為一個申請者(和被拒者),對於該校的「走向」和「趨勢」有沒有多一點的了解。

我自己的觀感是,社科領域的真的要破除名校迷思,很多學校已經幾百年沒收台灣人了,會是那個例外的可能性當然有,但應該很低,grad cafe上一堆V/Q 750/800awa 6.0、有強大教授背書的牛人一樣被打槍,除非你非常強大又非常fit,又有超級強硬後台(該校委員)幫你背書,不然top 10的牛校,可能意思意思申請個幾間就好了。(請記得一件事,這些學校拒絕你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

我今年加州系列申請還蠻多間的(UCBUCIUCSD),因為我認為美國經濟並沒有復甦,從申請費上漲、學校裁員、抗爭就可以知道美國經濟還是不好,這對我個人來說其實是相對有利的,因為我自己有獎學金,可以「帶槍投靠」。

以下我就把我今年有申請的以及有考慮申請的列出來,資訊主要是來自於我自己還有在那邊的學長姊和教授。很佔空間,所以我放在後面講,其他領域的可以考慮按空白略過。

UW-Madison:
最早拒絕我的學校。本來以為去年發了不少名額,加上我一直與該校的某位教授有還算密切的聯繫(他兩年都有幫我add note,但無奈他不是committee裡的委員...),這間應該是我(自以為)top 10裡比較可能進去的,但今年據說學校的政策大轉彎,有看之前麥迪遜之役相關報導的人可能多少知道,他們的財政狀況出了問題,其實已經不會比加州好到哪去。Wisconsin今年的情況變成只錄取二十來個,但都有或多或少的獎學金,跟去年錄取人數多出一倍但幾乎無獎的情況有很大落差。

我很想去這間學校的原因,主要是因為它的program很大,faculty非常多,幾乎所有領域都可以找到一兩個相關的教授在做,不過整體來說是比較偏量化的。

UCB:
套一句某個台大社會系老師講過的話:「要做國家去Harvard,要搞勞工就去Berkeley!」所以雖然知道是自殺式攻擊,但誰叫它是Berkeley,所以還是從容赴義了!

UCB
算是量化質化並重的學校,裡面有非常多做勞工、社會運動的大大咖,今年有4百人申請。如果對這間學校有興趣的,可以請教piawfu大。(不好意思啊我挖洞給你跳 ^^"

UMich:
分很多的次領域,在申請時就要填選,並且可能要對該領域的教授有多一點的了解。

UMich
是一個理論和實證研究都很強的地方,而且跨學科的研究很多,有強大的Institute for Social Research和很多區域研究中心,排名很前面,但一年只收8個左右的學生(今年有大概3百人申請),因為都會給獎,所以申請難度很高,基本上不太給外國學生名額,大部份外國學生據說是做人口研究,謝宇在那邊,所以錄取應該也會是中國人優先吧。

Stanford:
組織社會學的重鎮,中國研究也很強,這幾年也開始在發展social stratificationinequality的研究。M.GranovetterD.McAdamA.Walder跟周雪光都在那裡。

Stanford
收學生基本上都會給獎,而且金額還蠻高的。所以本身是否有獎學金可能就不是考量的重點。系主任(Andrew Walder)回信跟我說他們是based on merit, not financial need,所以outside financial support has no influence on admissions processes

Yale:
Yale
選人的方式,好像是按照各個研究中心來配額。Yale社會系有三個研究中心,所以申請時會把applicants的資料和研究興趣分到各個研究中心,由中心的教授作篩選,最後才拿去系上開會討論,但進去之後還是可以轉中心的。

所以,在準備申請資料的時候,可能要從研究中心,而非單單只從faculty著手。另聽大陸學長說那裡的文化社會學中心,氣氛比較階級和威權,門閥氣息很重,因為他們有一個官方的doctrine(就是jeffrey alexanderphilip smith合寫的"strong program in cultural sociology")。至於Yale社會系的比較研究中心,在全美的comparative and historical sociology裡面排名應該是數一數二的。不過在US News上的排名為什麼會跌到20名,蠻令人費解。

U of Chicago:
我很喜歡芝加哥這個城市,因為有我最喜歡的NBA球員D. Rose,另外我的指導教授和幾個很喜歡的老師也都是芝大畢業的,覺得他們的訓練很紮實而嚴謹。

芝大社會系並不像美國其他社會系一樣,有很明顯的發展重點和領域,例如文化、組織等特定領域。基本上芝大是大約每個領域都會有faculty在做,但是不多,就12個,或23個,不像其他學校一樣。他們選學生是以「整體」fit來選,不是跟特定的faculty,所以研究興趣如何和系上的資源作連結就變得很重要。

順帶一提,我原先以為芝大的政治社會學很強悍,但有一說是這塊領域在芝大已經逐漸沒落了,不過整體來說芝大每個方向的實力還是都很平均;又聽說有口袋名單(大陸學生),不知真的假的,但同時也有聽說趙鼎新對台灣學生非常友善。

今年有早鳥方案,11/15號申請前不用申請費,大家可以考慮看看,不過托福好像聽說讀寫都要26以上(是grad school規定),所以我也沒申請(哭)。有些不錯但系上沒法給offer的申請者,會另外給MAPSS的機會(就是所有相關社科領域的人都丟在一塊的碩士班,減免的金額不一)。關於MAPSS這個program,可以參考qtaroLir大先前的文章。

UCSD:
加州財政真的很糟很糟,基本上加州學校必須負擔本國學生三倍的錢來養國際學生,因此會特別挑,而且在經費狀況不好的情況下,就很難收國際學生了(連錄取的美國本地學生都很少有全獎)。我錄取的原因是因為我寫信去說我不要financialsupport了(可搜尋我之前文章),不然應該已經是掰了。

他們現在的系主任(R.Madsen)以前來過台大社會系唸書(一年還一學期?),同時也是現在中研院蕭阿勤老師的指導教授,他對台灣、中國的狀況很了解,所以我想他們對台灣學生應該還是相對友善的。

除了歷史社會學和比較研究之外,UCSD做社會運動相關的教授也不少,有幾位是做美國的保守運動、移民人權等等。

UNC:
比較強的是社會運動和政治社會學的領域。但國際學生通常要煩惱錢的事情,因為通常只給前四年(當TA/RA),且所有人在考資格考前都要先寫篇碩士論文(通常要花個兩、三年),然後還得教課,所以時間會被拖得很長很長...

另,也不太收國際學生,每年頂多就那麼一個兩個,還要跟系上的方向符合。

UMN:
我有進到小名單,但最後三選一還四選一時被KO了。UMN這幾年非常重視托福成績(GRE反而還好),因為希望學生進來後都可以當TA,據說已經有兩年沒有來自亞洲的國際學生了。比較強的領域是lawcriminologyenvironment movementlife course

我還蠻喜歡這間學校的,因為那裡的教授和(對岸)學長姊感覺起來都很熱心,回答問題都是知無不言,把每位教授目前在做什麼、SOP要寫到些什麼都跟我講,其中還有一位大陸學姊主動打電話過來給我(揪甘心)。真希望知道他們為什麼到了最後關頭卻不要我(淚奔~)。

UT-Austin:
德州的學校對台灣人好像都蠻友善,物價水準也相對較低,但它是作人口、家庭、統計為主,所以我最後沒申請。有興趣的可以問一下世新大學的范綱華老師,他是這兩年才剛從那裡回來的。

OSU:
我本來以為OSU是很量化的地方(政治學就是),但在申請截止前一個禮拜,才發現它有個次領域是在做rural sociology,又查了Peterson's的網站說每年有一半的名額是國際生,所以儘管它要寄紙本推薦信,且系上和grad school兩邊都要申請,但還是衝了。

衝了的結果還是殘念,但它是少數有講出沒錄取我的具體原因(TOEFL不夠高、推薦信超過截止時間、WS寫得不夠好...)的學校,讓我不至於死得不明不白,不像其他學校都是說噢不是你不好唷!只是因為優秀的申請者太多了,所以很遺憾的我們還是要忍痛拒絕你...blabla...

Columbia:
哥大社會系和其他學校不同的是:沒有資格考!是用其他的方式代替:application for external grants/fellowshipsconference presentationpublicationsyllabus designfield statement

NYU & CUNY:
這兩間學校近年來都挖了不少大咖來任教,也都是program很大的學校,NYU應該還是比較偏量化的(雖然也是有在做文化和知識社會學啦);CUNY的遷移和比較研究還不錯,而且學費相對便宜,我們上一輩的老師都是拿這間和New School保底的,但我想現在已經沒有保底這種事情了,有學校念就要偷笑了。

Binghamton:
師資不多,但裡面有個主要次領域是世界體系理論,感覺還蠻「左派」的一個學校。不過interfolio系統實在是他X的難用,有申請這間的人應該都快被這爛東西給惹毛了。

六、我們是「台灣代表」

社科領域在學術上的銜接斷層讓我想到,其實我們去美國可能還有一種意義,就是我們代表的是台灣,而我們在那邊表現的好或不好,可能也會影響到之後學弟妹的申請。

不是說就要肩負這麼沉重的壓力,或是出去唸書就非得有使命感不可,只是我和朋友們都隱隱感覺到,這幾年想申請社科領域的人明顯變少了,不然就是申請的結果不太理想,很多都是全軍覆沒,這其實是一個惡性循環。

所以我們有幸可以出去,能夠替未來的人「鋪路」,多知道一些學校的資訊和趨勢可以分享,以後台灣的學生在申請時,機會可能也會大一點。

七、胡言亂語,此段可略

成露茜教授說過:「我們現在在做什麼,是比較重要的,只要我們還有關懷自己、關懷週遭的人事物,就去做,這樣就對了。」

坦白說我不是很早就立定志向要出國唸書,我也不覺得自己是什麼可造之才,我爸媽都只有小學畢業,他們希望我只要能夠考上公務員,求個穩定的生活就很夠了;看了先前台灣社會學會做的博士生供給與就業調查,也早就知道唸博士回來並不一定就找得到缺(強者我同學轉錄給我的文章:http://ppt.cc/(Qcu,有同樣的論點)。

我會想出去唸是進了研究所之後,開始很明白的感受到台灣環境的限制,不管是在學術資源、議題取向,還是專業訓練如研究方法上;還有,我真的想出去看看,即使沒有唸回來也沒有關係。

在確立了「可能」會出國唸書後,我其實有一些心理準備,因為我大學時並沒有什麼「豐功偉業」可以拿來說嘴,所以我研究所的時候還蠻積極投稿和參加研討會的(也是因為我做的領域,在政治系比較少有老師可以跟我對話),同時也盡量保持學業成績還OK;現在想來有些後悔沒做的,大概是沒有多修些計量的課程(這點真的真的很重要),或者是到國際上發文章(有些其實不難,我的文章有被BSA接受),在結構的限制下,多認識學界人脈,知道國際學術脈動,總是替自己的申請多加點分。

因為申請有太多不確定因素,各個學校的重點也不同,我們只能盡量把每一樣都做到最好,這樣被拒絕時也才不會後悔。

這條路很漫長,從準備考試、資料,到焦慮地只能等待、做什麼事都無法專心,像得了強迫症一樣的不斷check email,再到收拒絕信的信心重擊,沮喪地想說這兩年是否白費了,是否應該說服自己放棄這條路,最後到終於有學校可以去,箇中心情真的是點滴在心頭(大家的心路歷程應該也都是冷暖自知吧 :p...

出國唸書並不是一件多偉大的事情,當身旁不少同學已是律師、醫師,已經賺進人生的好幾個一百萬時,我現在存款剩不到十萬,唯一還剩下的志氣,大概也只是不要再跟父母伸手拿錢。我在工廠做了半年,坦白說在體力活、領取微薄薪資的過程中,有一段時間我很不屑於那些學術工作、整天寫社論打嘴砲的學者,很多事情在知識上是有意義的,但跳脫知識之外他們不過是一堆常人看不懂的專業術語。學者們絕對不會了解每個月只能靠低廉薪資過活的人的想法(即使是訪談,也體驗不
到那種感覺),不管他們做的是貧窮、階級、勞動或什麼聽起來很有意義的研究,也沒法或很少改變任何現實生活中不合理的事情,繼續唸書有時候像是:我們只能去找一些自圓其說又能夠讓自己還算心安理得的藉口,讓自己能夠繼續走下去。

對我來說,這一年最大的認清,是學術工作可能從來就不曾是一個高尚的工作,它能夠發揮的效力可能也很有限(在社科領域是如此)。它頂多可以說是一種信仰、一種自我實現的方式,可以激發你的熱情,激發那種或許有一天真的能改變些什麼的想像,其實說穿了,唸書是完全沒有生產力可言的一件事。就我自己來說,我選擇繼續的動機,除了想出去看看,還有也因為我越來越清楚自己不是那種能夠去搞運動的人,我只能很鄉愿的、去尋求一種自己可能實踐的方式,它是生活方式的一
種選擇,它是可以讓我們在安身立命之後,「比較」可能在相對安全而有些影響力的位置上,還能回過頭來關懷社會或影響政策的一種方式。

-------------------------------------------------------------------------
最後我很想要謝謝這兩年來給過我意見的版友們:aboaUYCLirjoymix等人,你們的意見真的真的非常寶貴!(雖然我不認識你,但是我謝謝你 XD

還有這段期間一直給我鼓勵、信心的人,以及跟我一起準備申請政治或社會系的戰友,因為知道你們想要低調所以就不提你們名字了。

然後我的爸媽,從來沒有猶豫地願意拿錢出來「贊助」我,給我無限的支持和信任,甚至當我2月連續接到六封拒絕信,以為今年又會全軍覆沒時,我老媽還一派樂天地說:「你還可以再來一年阿!」(崩潰)

我很感激他們可以包容28歲的我每個月只能拿少少的錢給他們,而且唸回來都已經不知道幾歲了。

真的扯太遠了...


--
更多留學經驗談請見:[千卷書萬里路] 留學文章總目錄



[轉錄] PhD in Sociology: seablue (2010)

Virginia Tech, Winter 2009


[前言]
這是2010社會學經驗談第4篇,感謝seablue版友願意提供我分享,我已經把PTT近年來社會學的錄取文都蒐集到這個網誌了,希望對大家有幫助,也希望往後可以看到更多的留學心得分享!

作者: seablue (seablue) 看板: studyabroad
標題: [錄取] Virginia Tech, Sociology, PhD
時間: Fri Apr 9 23:05:47 2010

Admission:
Virginia Tech, Sociology, PhD
Iowa State, Sociology, Master

Rejection:
UC Riverside, FSU, T A&M, U of Orgeon, Georgia State......很多

Pending:
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 University of Utah

Background/GPA:
BA: NTU/Overall:2.68, Major:3.2
MA: NTU/4.00

Test Score:
11/14/2009, TOEFL(87): Reading(23), Listening(22), Writing(22), Speaking(20)
Nov, 2009, GRE: Verbal(330), Quantitative(650), AWA(3.0)
Dec, 2009, GRE: Verbal(460), Quantitative(800), AWA(3.0)

Work Experiences:
5 years in Starbucks (Full time)
2 years in 國科會國家型計畫,助理。
1.5 years in NTU (研究所老師的兼任助理)

Publications:
One conference paper

Honors/Awards:
None,大學當過某小社團的副社長算嗎?

Recommendation:
研究所論文指導教授*1(教授), 社會科學領域
研究所上課教授*1(助理教授),社會科學領域
現任老闆*1(特聘教授),工程領域

------------落落長心得分隔線--------------

長久以來受到留學版的照顧,所以有學校念就一定要來分享一下。

其實看我的資歷,還有那個可怕的大學GPA,
有很多的rejection真的不意外,
而有VT的admission是大大的保佑。

大學時我的系所是社會系社會工作組(當時還沒有獨立為系所)
但我修了很多莫名其妙的課,法律、管理、連微積分都跑去修,
有興趣的課就會跑去上,等於是一種完全沒有策略的修課方式,
所以造成我的overall GPA是一個慘劇,畢業時總學分數高到不行。

大學畢業後我去外面工作了將近五年,
後來才又考回台大國發所繼續念Master。

當時在工作一段時間後我就決定要繼續念書,
眼見大學成績已經是一個不可挽回的頹勢,
所以研究所時我盡力維持每一堂課的表現及分數,
國發所是一個“舉世無雙“的所,
鑑於未來的規劃,所以有許多時間我花在念社會所的東西。

研究所畢業後在國家型計畫裡面工作,
這個國家型計畫簡直是一個超大型的挑戰,
就是目前現行最大的國家型計畫,業務非常非常非常的繁忙。

我是2008年研究所畢業後八月就進了這個國家型計畫,
一直工作到2009年的九月底離職準備各項申請需要的資料,
考完GRE之後,今年一月初我又回國家型計畫繼續忙碌。

申請時需要的東西可以分成以下來說明:

GPA: 一邊算一邊很不切實際地希望大學可以reset,
然後哀號怎麼自己大學的時候這麼混......,
接著熱切期待申請時我的Master GPA可以起一點作用。

SOP: 我大概花了一星期左右寫初稿,然後有花錢請外面的editor修改,
這個機構的editor我覺得很不錯,
若有人有需要可以寄站內信給我,我再另外說明。

Writing Sample: 雖然我有Thesis, 但我提出的是之前的一份期末報告,
主要是因為這份期末報告與我未來要研究的領域較有關連。
(我的Thesis是做科技風險,但未來我要研究的是Gender and Women's studies)

TOEFL & GRE:
原先我的計畫是十一月考完GRE再考托福,
但是十一月的GRE簡直是慘不忍睹,
在曼谷考完後馬上在附近的麥當勞上網報十二月的考場。
結果TOEFL就呈現一種“裸考“的狀態,
考出這樣的成績其實我很不爽,不爽自己,
因為我知道自己其實可以考更好.....

GRE的部份,第一次的Q考成這種分數我實在愧對我的數學老師們,
加上V我也覺得可以在試試看,
所以再考一次是理所當然(對我來說)
雖然說第二次的成績也沒有好到哪兒去,
但我實在時間不夠再去考第三次。

Recommendation Letter:
碩論指導教授沒有多說什麼就幫我寫,還跟我討論了一下要去哪兒、
可能會有哪些管道可以申請funding;
第二封推薦信我請碩士班時修課的教授寫,
這位教授是我的role model,而且她對我的上課狀況等都算了解,
不論課業或私交上都可說是良師益友。
第三封推薦信我本來有想要請校長幫我寫(他是我們計畫總主持人),
後來我還是打消念頭,請我的直屬老闆寫推薦信,
考量的點是,他是對我的工作能力、個人特質較為了解的教授,
我想這樣的推薦信寫起來也比較貼近現實。

選校策略:
在整個申請過程中,我覺得選校策略非常非常重要,
由於GPA 的現實,我完全沒有申請Top 10的學校,
主要的選校我鎖定在30~60左右(based on US NEWS),
然後將研究領域沒有強調gender issue的學校刪除,
最後考量學校的deadline,選出大約十三間學校,
其中TAMU及VT 因為有獨立的gender and women's studies program
所以是我的兩個首選。

結論:
其實我總的準備時間是不太充分的,
在工作的期間我幾乎沒有時間準備,頂多能用週末時間(若不用加班)看看paper,
整個完整的準備時間只有三個月,這是一種非常冒險的方式。

除了GPA外,最花時間準備的應該是GRE, 我的建議是至少留半年給它,
而且打鐵要趁熱,準備好就去考,不要拖延。
TOEFL與GRE的順序,我建議是先考GRE, 因為這次的考試經驗告訴我,
GRE的字彙在考TOEFL的時候只有助益,
我的TOEFL考試中不只一題出了GRE字彙,這樣一眼就可以看出答案。

推薦信及writing sample的部份,我的經驗是,要貼近自己會比較好,
不管是與自己研究的領域相關,
或者是熟識自己的推薦人,這樣才能讓reviewer更了解你是什麼樣的申請人。

最近版上有許多討論“自我感覺良好“的文章,
我也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有著感覺良好的自我,
從決定要出國開始,我的確帶著一點點的不服輸的心態,
雖然聽過很多人講說出國念書很辛苦、花費很高,
加上前陣子在社科領域掀起一陣腥風血雨的陳東升教授的某篇文章,
這些都很滅火,但很中肯。

我身邊也有一些人,在數年前都有著出國念書、創業之類的夢想,
隨著工作穩定、每個月定期匯入戶頭的薪水等等因素,就打消了這個念頭,
然後告訴我說,真好你可以出國念書.....

而我想的是,如果我不去試試看,我永遠不知道我到底能不能做到。

我知道出國念書的成本很高,生活會很辛苦,
要省吃儉用外,還要想辦法生出錢來用,
再加上我已經老大不小,時間更是壓縮得緊,
但若不自己實際去走過一遭,永遠就是:我聽我出國的朋友說@@XXQQ....
然後十年之後再來後悔,為什麼我當初不自己試試看。

最後,希望我的超級低GPA可以鼓勵一些人,
如果想要出國念書,在權衡輕重之後就試試看吧,
試了不會有什麼損失,
但是不試試看,你永遠不會知道你能得到什麼。

--
更多留學經驗談請見:[千卷書萬里路] 留學文章總目錄

威州記遊(4) National Mustard Museum 國家芥末博物館

National Palace Museum, Middleton, WI

美國人很愛博物館,尤其是在地大物稀的中西部,在單調的田園生活中,總會有一些有心人收藏了稀奇古怪的東西,號稱是個博物館,然後總也是會有一些人無聊到特地跑去參觀,麥迪遜城西的「國家芥末博物館」大致上就是這樣一個地方。

其實威斯康辛並不產芥末,這個博物館誕生只是因為某位老兄心愛的波士頓紅襪隊輸了球,在灰心喪志之餘決定要找一件事情來讓自己分心,在輾轉反側之後,他竟然決定要蒐集全世界的芥末(實在是個很奇妙的決定...)!五年後,國家芥末博物館正式在威斯康辛的小鎮Mt. Horeb開幕。儘管故事起源很古怪,這個博物館倒是經營得不錯,2009年底搬到了麥迪遜郊區的Middleton,遊客人數應該直線上升。

芥末博物館結構有兩層,根據維基百科的資料,這裡收藏了來自60餘國超過5300種芥末,一樓的架上依照口味分類放滿了從世界各地來的芥末,中間有個試吃吧台可以品嚐比較代表性的口味,遊客通常會花一兩塊錢買小香腸麵包來搭配芥末。除了真的芥末之外,博物館裡還有一些奇奇怪怪跟芥末相關的小紀念品,如醃黃瓜口味的護唇膏啦,或是熱狗麵包形狀的鑰匙圈啦。地下一樓似乎才是博物館,有用芥末罐堆成的一面牆,旁邊有芥末相關藝術品還有放映影片,館藏寥寥可數,實在沒有什麼太有趣的東西。

與其說這是個博物館,說它是個特色商店還比較貼切,如果要專程為此而來大可不必,住在麥迪遜生活的人倒是可以找時間來逛逛,這裡也很適合作為長途旅行時經麥迪遜往西行的歇腳處,人家都花這了這麼大的心思蒐集了,下車看看熱鬧也是不錯滴。

《更多威州遊記請見:威州記遊 (目錄&地圖)

--
芥末博物館網站:http://mustardmuseum.com/
芥末博物館地址:7477 Hubbard Avenue, Middleton, WI 53562
開放時間:每天早上10點到下午5點。
交通資訊:從Madison市區出發,走University Ave往西到Middleton,接近高速公路時左轉Parmeter抵達。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National Mustard Museum


芥末博物館

一面芥末牆

芥末瓶寶寶ˋ

芥末博物館一樓

試吃吧台

博物館商場一樓

相關紀念品

籠中小熱狗

博物館外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