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1日

[轉錄] PhD in Sociology: Piawfu (2010)

遠望San Francisco,2008秋
[前言]
這是去年一系列社會學錄取文的第一篇,徵得作者同意分享在這裡,原作者是一位超級優秀的同學,在大學年代跟我和雅婷都很有緣份,希望他在柏克萊學業順利,有機會一定要在美國相聚好好向他討教。

也希望各位從前輩經驗談得到幫助的同學都可以分享自己的申請經驗,每人的經驗雖不盡相同,卻一定都有參考價值,前人種樹後人乘涼,讓我們把這分心意傳承下去!

-- 
作者: piawfu (抱玉)                                 看板: studyabroad
標題: [錄取] PHD in Sociology, UC Berkeley and UW Madison
時間: Mon Feb 1 19:25:54 2010

I. Application Profile

Admission:

Public:
University of Wisconsin - Madison (no funding)
City University of New York (CUNY) (five-year full funding)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 San Diego (UCSD) (funding is pending)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 Davis (UCD) (funding is pending)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 Berkeley (five-year full funding)

Privat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five-year full funding)
New School for Social Research (???)

Rejection: Stanford University,
UCLA (interviewed),
U of Chicago (final name list)
Ohio State U (not informed of any decision)
U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 Irvine
Duke University

Decision: UC Berkeley

Background: MA in Sociology, NTHU (MA program in China Studies)
BA in Economics, NTHU
BE in Mechanical Engineering, NTU (droped)

GPA: MA: 4.00
BA: 3.68 (major 3.74)
BE: 1.81

Test Scores:

* GRE: V620/ Q800/ AWA3.5

* TOEFL: R29/ L29/ S22/ W24 total 104 (Jan. 2008)
R30/ L25/ S24/ W27 total 102 (Oct. 2009)

Work Experiences:

* Teaching/ Research Assistantships

* Sewing Machine Operator at Hengfa Handbag Co., Guangdong, China
(during field work for MA thesis)

Publications:

* Working paper: a paper under revison for a British Journal

* Journal article: a paper published in Taiwanese Sociology

* Conference papers: two papers presented at
- Taiwanese Sociological Association Annual Meeting (2007) and
- an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hold at Cornell Univ., NY (2008)

Honors/Awards: Academic Achievement Award, NTHU (once only)

Recommendations: one from a committee member (AS),
one from MA thesis advisor (NTHU), and
one from a professor in MA program (AS)

----------------------------------------------------------------------------

II. 申請心得

上禮拜就收到UW Madison 的admission,在置底文回報以後想說慢慢來整理這段時間的經驗,然後等到其它學校結果出來以後再po心得好了。結果,這兩天熊熊發現UW好像沒有fellowship給我,所以要開始想辦法找錢了,還是先趕快在忙著找錢以前先來貼心得文吧。

這篇文章我會盡量寫得具體一點,讓文章更有參考價值。不過,拜託圈內人不用查我是誰、或是猜我提到的那些老師又是誰了。如果有同行的朋友對我的經驗感興趣、想知道更多特定的細節,直接寫信給我就好了。


※ SoP

我的SoP 從開始寫到定稿,大概花了兩個月的時間。定稿時的長度很長,將近五頁,之後再針對不同學校用不同方式刪改。這份五頁的初稿有請一位朋友幫我看,這位朋友是研究領域跟我非常接近的native speaker,剛認識時他是fresh PHD,剛剛拿到教職。有這樣的proofreader,我算是很幸運了。

我的SoP 基本上是三個部分組成的:

1. Prologue

講了在研究過程裡我遇到的一個小故事,目的是同時(1) 用故事引起讀者興趣;(2) 從故事連結到我碩論探討的主要問題;(3) 第一句就點出我做的田野調查的性質。

小故事講完,我就開始用一小段介紹自己碩論的田野調查,然後在下一節談我到底發現了什麼。

2. Prior Research Experiences

在五頁版裡面,這一節下面還有分三個小標,分別講了我碩論的兩個主要的議題(勞動過程和勞雇關係),以及一個叫做Beyond the Thesis 的小標,用來稍微交代我在碩論寫完之後的兩篇期刊文章(一篇修改中)和兩篇會議論文。不過,一旦變成三頁以下的版本,通常小標就會通通拿掉。

3. Academic Plan and Future Research

這一段就是關於「我為什麼要申請貴校」的部分。這一段我寫了十幾遍,針對各校faculty客製化,每份SoP至少有三個教授的名字、他們的研究領域,以及這些領域跟我未來研究的關係。我的寫法是:第一段先說,從我過去的研究出發,我接下來想研究些什麼;因為碩論涉及的問題相當多元,所以總能找到幾個適合特定學校的研究方向。接著,就開始寫我對哪些教授有興趣,他們的研究領域跟我有什麼關係。

這個聽起來有點累,不過其實還好。大概寫到第七、八次的時候,我已經可以很機械化地做這件事了......寫到第十份之後,我根本懶得拿去找人檢查英文了,反正任何一個句型、任何一個關鍵字,都已經用了將近十次。

※ Writing Sample

我的writing sample就是目前修改中的文章,並且在文章標題後面加了一個註腳:

This writing sample for the Department of Sociology at (school name) is a paper under revision for (journal name).


※ CV

我去中研院網頁找了個很完美主義、偏向在英文世界發表的學者的CV,拿來當作格式的範本。不過,跟多數CV不一樣的是,我在教育背景之後直接寫學術發表,跳過了很多人放在比較前面的學術榮譽和工作經驗(我把這兩項放到最後面)。

我這樣做的想法很單純:我得過的獎聽起來最了不起的也就是書卷,其它的就是在大學時各種每學期幾千塊、由教務處分配的某某某先生(女士)紀念獎學金,工作也都是助教或研究助理。相對來講,學術發表的經驗似乎比較有趣一點。


※ GRE/ TOEFL

我想我的考試成績對申請社會系top 20的學校,大概算是「不理想但可能死不了人」的。有些學校會給過去幾年的GRE 分數統計,有些還分成「申請者的平均」和「被錄取者的平均」。我的verbal通常比「被錄取者的平均」低了三四十分不等,至於數學,大概也多了幾十分。

比較有趣的是,有一所學校「申請者的成績」明顯高於「被錄取者的成績」,在前者,verbal可以高到700以上,這還是「申請者的平均」喔,也就是過去三年三百多個申請者的平均verbal分數。然而,同校的「被錄取者」,verbal平均大致是640到650左右。

我準備GRE 的方式,好像沒什麼值得分享的。反正就是一直背一直背,同時我在兩項考試期間很少讀中文,除了BBS 以外。比較特別的地方是:雖然我考的是機考,考前兩天也大致看了一下機經,但是真正到考試是,只有到最後才出現了一兩題類反的樣子。在沒有什麼機經題的情況下,相對地,我應該有不少分數是閱讀測驗的貢獻。我在前五題就出現了閱讀,當時想也不想就照讀照寫,看來這些題目答得還不錯。

其實,對於在台灣讀了碩士班、或者大學期間已經讀了許多英文學術文獻的文科申請者,我很不建議一碰到機考就想放棄閱讀、賭前五題會不會是類反。當然,類反出現的機率是蠻高的,但是一個已經習慣讀英文論文的文科考生,其實好好寫閱讀時間應該也夠。之所以說「文科」考生或申請者,是因為我不確定理工科的paper跟閱讀測驗的文章長得有多像。文科很多科系的paper是跟閱讀測驗的文章長得挺像的。

至於托福,主要的練習方式就是看DVD 開英文字幕,一邊練聽力一邊學比較口語的表達方法。考第一次時閱讀和寫作都沒有特別準備,因為當時已經在寫英文文章,自以為不用特意準備作文。不過,考第二次時有補習,感覺的確是有差。另外,我考托福前剛好是美國總統大選,我差不多聽完了Obama在youtube點閱率比較高的多數演講。

※ Recommendations

我的三位推薦人分別是老闆、一位口試委員、一位認識好幾年的碩士班老師。這三位老師各自跟我有申請的三所學校有關,目前這三所學校一所錄取、一所拒絕、一所還沒消息。

我老闆寫推薦信時,要我把碩論重新寄給他,然後還有我的各項申請文件。在重看這些東西之餘,他在寫推薦信時還針對他比較熟悉的學校,參考那些學校的特點寫不同的推薦信內容。我只能說我欠他欠太多了。


----------------------------------------------------------------------------

III. 「他不是一個人在戰鬥」

我很好奇有沒有人知道這個標題的梗在哪裡,不管怎樣,用這句話形容我的申請過程,是非常貼切的。

念社會學的多半都能大致同意一件事:一個人的人生,得力於自己的環境、周遭的同儕、前人的照顧(無論是在家庭裡或是在學校裡)之處,可能並不少於個人的努力。同時,個人的努力,也經常是鑲嵌在這些外在的機會結構裡的。

我沒有要討論「外在的機會結構」和「個人的努力」哪個比較重要,畢竟真正重要的是「努力抓緊機會」。以下比較像感謝文,內容都是過去有哪些機會掉到了我頭上,對於馬上就要申請的朋友可能不是那麼有用。然而,在這些機會裡,我也都做了一些事情。所以,如果有板上的朋友是正要或剛剛進入碩士班,對我過去幾年的經歷有興趣的,或許以下的文章也還勉強可以參考。


※ 先感謝母校和老闆

雖然這篇心得文應該以申請經驗分享為主,但是清大社會所中國研究學程,還有我的老闆,是一定要先感謝一下的。

清大社會所的中國研究學程,是社會所跟中研院合作的碩士生培育計畫,由清大招生和訓練,中研院社會所、政治所的幾位做中國研究的老師來幫忙開課。同時,中研院也補助研究生在學期間的兩次田野研究,一次是一年級全班一起進行的田野參訪(印象中是一週至十多天不等)另一次是碩論研究計畫通過後的個人田野調查(數月至一年不等,不過也不是做越久領越多,基本上補助金額還是有上限的)。這些資源幫助了我的碩士論文研究,也讓我勉強有了一點點學術成果。

至於我的老闆,則是要感謝他對我的支持,讓我在碩士論文階段進行了一個看起來有點冒險的研究。碩論寫完、畢業了以後,至今仍有許多稿子是請他給意見的。這種「售後服務」包括:他看了我的期刊文章初稿、國外研討會的摘要、看了以後還跟我談,叫我整個重寫,還跟我說重寫時應該用怎樣的方式釐清自己文章的賣點。然後,等到要找他寫推薦信了,他又把我的一兩百頁的碩論、SoP和申請用的essay(不含writing sample大概也有10頁)通通要過去重讀,並且針對各個不同學校裡他比較熟悉的那幾所寫不同的推薦信(我申請了十幾家學校....)。當然,最重要的是他治學嚴謹的身教,和他為我樹立的role model。


※ 碩士論文

我覺得,我會走到今天,跟自己跟了個好老闆、做了個堪用的論文,關係相當的密切。後面提到的會議論文、期刊文章,都是從這本碩論來的。

我的碩士論文研究的是廣東工人的勞動過程(labor process) 和日常生活,同時,我想知道:這兩個在多數研究裡截然不同的範疇,彼此之間到底有什麼關係。會想到這個問題,是因為研究所一年級的時候,我們全班由老師帶隊在廣東及上海進行了一系列的田野調查。我在工廠裡注意到了日常生活空間和生產空間緊密結合的工廠設計。如果考慮了緊密的門禁,以及工廠裡這
些「國內移工」(inner-migrant workers) 和廠外當地居民之間的社會隔閡,這個現象可能可以算是中國的特色。於是,到了研一下,我想到把空間劃分、日常生活治理和勞動過程這幾個議題加在一起做撒尿牛丸,搞不好行得通。

想是這樣想啦,問題是,要研究這種東西,最理想的方式就是自己進工廠去當工人。這對當時的我來講,是件又興奮又恐懼的事。恐懼的除了怕在工廠裡被壓斷手(有位研究產業的老師還跟我分析怎樣的工廠會有怎樣的工作傷害....)以外,更怕的是自己無法適應工廠的生活,不過最恐怖的大概還是怕「花了半年做田野,論文還是做不出來」。就在這時候,我後來的老闆對
這個題目非常欣賞,我又一向很想跟這個老師,加上我對勞動過程研究的憧憬,我就二話不說決定做這個了。

在田野裡有一堆各式各樣的事,什麼半夜宿舍有人跑進來勒索啦之類的事情,一開始覺得很驚人,後來也就算了。我去的工廠基本上不會有太嚴重的工傷,累歸累,基本上身體健康,研究順利。不過,在路邊攤喝啤酒時偶然看到有的啤酒海報標榜「不含甲醛,更符合消費者需求」,心裡還是不由得寫個囧字。

拜中研院經費之賜,我在廣東的田野進行了五個月,也沒花到什麼自己的錢。不過當然啦,吃住都在工廠裡的田野調查是比較省錢一點。老師們也很支持我的研究,除了做產業的老師提醒我小心我的手以外,在田野期間,遇到特殊的狀況,我也會直接打電話回台灣問老師的意見。有次老闆剛好不在台灣,我打去給另一位老師,他也在半夜跟我討論了半個小時。

這樣的田野調查經驗,一方面讓我得到了很多光是訪談很難得到的觀察,一方面多少也變成了在申請學校的時候有點特色的東西。至少,之前我被某家學校的教授interview(用skype)的時候,他對我田野調查的經驗似乎蠻有興趣的。不過,這很可能也是領域相近的緣故,因為這位教授也在研究勞工議題。


※ 台灣社會學年會

其實「我覺得」這幾年社會學年會的研究生文章越來越多了。不過,另一種可能是其實一直都很多,只是我研一、研二的時候沒有注意到。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要提醒想繼續從事研究的學弟妹們:只要手上有「可能可以寫」的東西,就不要放過機會,能投稿就投稿,不要像我研一、研二時一樣,把在年會發表文章當成僅僅是「老師們的事情」。

我在研三下,論文寫得差不多的時候,就以論文其中一章為主軸寫了個摘要投稿年會。到了12月,發表文章時,就得到了很多的評論意見。如果不是有這些「根據單篇文章的具體意見」,要我直接從碩士論文裡生出一篇期刊文章的初稿、或是一篇writing sample,想必是要花更多功夫的。

我也很感謝我當時的評論人,他給予了我很多具體的意見,也很肯定我的文章。如果不是有這樣的鼓勵,我也不會想到期刊發表這種事情。


※ 國際會議

會知道這個會議的存在,其實真的是湊巧又湊巧、偶然又偶然。一封從美國轉寄到香港、從香港轉寄到中研院的email ,因為老師覺得裡面徵求的稿件跟我的研究領域非常相關,所以就轉寄給我和另一位同學。

收到信之後,我先寫了一個英文摘要,給我老闆看。當時我已經畢業了,這算是老闆的「售後服務」。當時我已經參加過台灣的研討會、國內的期刊文章也進入審稿程序了(忘了是已經進入匿名審查還是已經獲得修改意見),雖然覺得用英文寫摘要還是比較難,但是自己也沒有太驚恐。然而,老闆直接把這篇摘要打了回票,告訴我這樣的摘要「非常不利」,要我整個重寫。

我在寫這份不利的摘要時,是直接用英文想、用英文寫的。我老闆叫我先用中文想,至少要寫出outline ,然後再寫英文。事後想起來,當時的我(其實到現在還是),雖然用英文寫一寫可以寫一大段,弄出一個摘要的長度完全不是問題,但是我英文其實還是不夠好,很多東西第一時間是不會寫的。而我第一次直接用英文寫出來的摘要,是我有意無意迴避了「寫不出來的東
西」之後的產品。這樣寫出來的東西,戰力上當然受到了很大的限制。

所以,在此之後,我通常也會建議剛開始寫英文的人,先列出中文的大綱,然後逼自己把這些東西通通用英文表達出來。最好不要像我當時一樣,自以為寫得很順,其實之所以順只是因為「都只寫自己會寫的」。

我的二稿完成以後,老闆要我去找人改,而且要找念社會學、或至少社會科學的native speaker。我想來想去,找了碩士班的一位準native speaker的學姐,當時她正在UCSD念博班。她剛好忙,找了一個她的博班學弟幫我。我至今仍然很感謝這個機遇。

等到主辦單位收了我的文章、我連滾帶爬地把東西給寫完了,就飛去美國東岸參加研討會。一直到我住進主辦單位安排的旅館,我都不確定自己能不能順利撐過這個三天的會議。我從來都不算英文特別好的人,口說更是沒有把握,尤其是缺乏在學術場合講英文的經驗(presentation就更不用說)。唯一讓我稍微有信心一點的,是研三那年清大中國研究中心邀請了一位Yale的教授來台灣,讓我們修了他一週的短期密集課程,而我在當時至少聽得懂,
發表意見也能講個兩句。

不過,硬著頭皮殺去了東岸以後,就覺得頭斷不過碗大個疤。上台報告的時候,要是一句都講不出來,那就把投影機螢幕給收上去,在後面的黑板上畫圈圈和箭頭,解釋我的論證,這樣總可以吧?被提問時聽不懂,那反正老闆(應邀去發表文章)和碩士班同學(當時已經在哥大唸書,跟我一樣投稿上那個研討會)都在,拜託他們幫我翻譯,也還是可以溝通啊!

我的場次在第三天,一起參加研討會的博士生們多數第二天就發表完了,晚上跑去喝酒,我就坐在bar 裡面開筆電做投影片——我跟抓我去喝酒的人說我很願意去,但是要有人在bar 裡面幫我看投影片聽我講一遍我隔天發表的內容。事情變成這樣子當然跟我「沒喝酒就不叫研討會」的信念有關,但是在另一方面,在bar 裡面跟半醉的人討論我的presentation,總好過待在旅館裡準備,等他們喝醉回去了再找人幫忙好。

等到大家喝完酒,回到旅館後,我就把在bar 裡面講過一遍的東西打成講稿,不過其實隔天根本沒有怎麼用到,我就站在台上一邊發抖(手和腿都抖)一邊報告完我的文章。為了怕在提問時間有人講話太快我聽不懂,我在前一晚睡前臨時決定,加了最後一張投影片,大意就是說我很可能會跟不上大家講話的速度,請提問者講話慢一點。等到真正有人提問、並且講話很快的時候,我就用嘴型跟他說"s~~low~~ly"。大概是我的表情很誇張、自己講slowly都講得超~慢~,當下氣氛十分歡樂。

雖然所有人都知道我超緊張,但是發表總算是成功的。經過這次研討會,我也認識了一些在之後幫我許多忙的朋友,包括後來幫我看SoP的fresh PHD。


※ 期刊文章

這一部份我很難分享什麼,畢竟我也只是剛開始而已。對於這部分有興趣的朋友,或許可以去PHD板找Poe大大的文章。

--
更多留學經驗談請見:[千卷書萬里路] 留學文章總目錄



0 comment: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