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1日

[轉錄] PhD in Sociology: Lir (2010)

University of Chicago,2009夏
[前言] 
這是2010社會學經驗談的第2篇,優秀的Lir同學最後因為funding的原因沒有跟我成為同學,希望她在加州求學順利。老話一句,前輩花了這麼多的心力寫了精彩的經驗談,希望從中獲益的同學都可以分享自己的經驗,前人種樹後人乘涼,讓我們把這分心意傳承下去!

作者: Lir (寶貝的外星人) 看板: studyabroad
標題: [錄取] Ph.D in Sociology, UW-madison, UA, UCI
時間: Fri Feb 19 07:49:57 2010

背景

Admission: UW-Madison, PhD in Sociology (no funding)
UC-Irvine, PhD in Sociology (5-year full funding)
University of Arizona (3-year full funding)

Rejection: UIC, Berkeley JSP, Northwestern, Cornell

Pending: Indiana University Bloomington (waitlist)
University of Chicago (waitlist)
U of Washington (waitlist)

Decision: UC-Irvine (2011-04 dukedream附註)

Background: M.A. Social Sciences, University of Chicago
B.A. Sociology, NTU
L.L.B. NTU

GPA: M.A. 3.7
B.A. 3.6 (Sociology major 3.9)

Test Score: GRE 750/800/3.5 (09, 2009)
650/800/3.5 (10, 2007)
TOEFL waived

Work Experiences:02, 2009~ RA for NSF-funded project
08, 2005~ 09, 2007 NGO

Publications: N/A

Honors/Awards: N/A

Grants: College Student Participation in Research Projects, NSC

Presentation: two papers presented at
Queer Pride Graduate Student Association, Northwestern University.

the Williams Institute, UCLA and the International Lesbian and Gay
Law Association.


Recommendation:
1. MA thesis advisor
2. one professsor from the Department of Sociology
3. MA program associate director
4. PI of my RA position


心得:

前言─

我也跟piawfu一樣,認為個人的成功同時來自於個人的努力和外在的結構和結構所賦予的機會,所以在我的申請背景與大多數的申請者應該不太相同的情況下,一直很猶豫自己的分享可以有多少助益,但是想一想雖然申請背景不同,我的願望是不變的:一來我希望能夠藉由這樣的分享,讓社科申請者在這個版上更容易被搜尋到,讓後繼的申請者感覺不是孤軍奮戰,二來有更多專門針對社科領域的申請者的經驗和知識讓後繼的申請者可以參考也是很好的。如果能夠藉由我與piawfu兩人經驗和我們兩份申請背後所反映的結構的比對,讓申請者可以更了解自己的strength and weakness,那之後申請相信會更有自信也更有力。

總之,我的分享會比較偏重在申請材料的準備上,其他部分我大概也會提一下,如果沒有想講的就跳過。但我想大家可能都可以看出有些是美國念碩士才比較會有的事,我自己也會討論一下我認為在美國念碩士(或者說,在芝大念碩士)這件事情怎麼影響了特定部分的呈現,最後,我本來想說要講一下MAPSS的事情,但是這篇文章寫到後來已經無限延伸到跟蜈蚣一樣長了(謎之聲:蜈蚣也有不長的),所以就不寫了,如果有人想知道再推文跟我講,推的人多我就寫
,不然就寫信給我好了。

申請材料準備─

註:之所以特別想說要講申請材料準備,主要是因為我們的program有跟我們特別耳提面命personal statement要怎麼寫,從一個念社會學的人的dream school教的東西,以及MAPSS(就是我念的program)過去不錯的申請成績來看,應該是還值得一提。(好,我覺得我寫正經文字的quota已經用完了,接下來就casual寫)

Personal Statement

一般來說標準的Personal Statement應該是兩頁,頂多多一點點,但是我覺得米人是這樣,你如果寫得是紮實的,不是廢話,那你多寫一點他們也會讀完,不會因為過長就丟掉,所以如果有跟研究興趣relevant的經歷又無法透過CV呈現的話,不需要非要顧及長度而割捨,你如果可以精簡老師當然會很愉快,但是很愉快與錄取機率沒有高度正相關。(我目前錄取的三所PS長度都有二又四分之三頁)。總之整個PS分三部分:我準備好了沒、我準備做什麼、為什麼我想讀貴校。

我覺得應該大多數人都知道,申請博士班的PS千萬不要從令慈如何影響你對社會學這門高深的學問炙熱的興趣開始講(當然也不能提你老木的老木),評委說實在也不會care你與你的研究興趣的生命史,他們比較在乎的是你準備好了沒(當然如果有一個合理的興趣來源比較可以說服他們相信你有的不會只是fleeting interest)。有人會說啊博士班就是要培養研究能力啊,而且美國的博士班是也會給大學畢業生申請的啊,而且那如果我就是念書念念發現我真正有興趣的是別的,難道我就註死嗎?這些都是言之成理,不過想想現在經濟情況緊繃,博士班還要給你錢讓你念書,激烈的競爭下,人家憑什麼要把admission給一個赤手空拳說我有熱血!我有熱誠!但說不出自己到底哪裡夠格讓人家花錢養你的人呢?雖然你或許可以使出相信我之眼,但至少你得是個忍者,或者解釋一下你別方便的技藝是怎樣可以邏輯上合理的轉職成為忍者。

所以準備好了沒這件事情我覺得分兩部分,一個是ability、一個是commitment,所有PS裡的回溯性段落都是為了證明這兩件事,ability這不用講,有沒有修過相關的課、修得成績如何、有沒有做過相關的研究、有沒有發表,這些都是證明你的能力的指標;但除了這個之外,這些經歷還有用來證明你是有作為未來的研究者的現實性的自覺,這些經驗證明的是你對你的研究興趣長期的堅持與熱愛(興趣也不是空口說白話說我熱愛的,要有證據),以及你真的可以撩下去「做研究」,而不是只是看書、課堂討論跟寫期末報告,這點上你有越多課內要求以外的經歷,越能證明你對做研究的承諾。

以我的研究興趣來說,我是做法律社會學、社會運動和性別議題的,那我就從我的工作經驗說明如何引起我對現在這個特定的研究主題的興趣,接著講研究所的訓練如何充實了相關知識及確定興趣,論文寫的東西,以及在研究所期間做的研究和發表經驗,以及額外的RA工作經驗(芝大基本上不給碩士學生當TA/RA),這樣寫了大概一頁。

第二部分研究計畫,這部分同樣為了滿足兩個目的:說明你的研究計畫是如何、以及證明你是一個qualified的未來博士生、以及為了第三部分鋪墊。而比起第一個目的,我覺得後兩個目的毋寧是比較重要的。針對這部分,我的program提出了幾個check point,我再跟我的推薦人,也就是兩個芝大的老師討論之後把重點整理如下:

1.你的問題是什麼(What is your puzzle)?這個的重要性,社會學學生應該了解,沒有問題、就沒有研究,而好的研究往往是從一個好的問題來的。好的問題除了是一個很有靈光的問題之外,同時也要是一個有來由的問題,所謂的有來由就牽涉到文獻回顧的問題,必須適度的說明你的問題是根基在相關的文獻上的,所以就是既要說明問題,又要簡短說明目前為止的研究狀況。不過我其中一個老師說,文獻不用講很詳細啦,我要是做這方面的專家我看一下就知道你懂不懂,而且我比你還懂,你花那麼多篇幅寫給我看要幹嘛?

2.你的假設是什麼(what is your hypothesis or provisional answer)?我當初看到這個point一直在想,我要是知道答案我還做幹嘛,不過後來想開了,覺得這點主要是看你能在目前的基礎上做出什麼推論。

3.這個問題為什麼重要?這是MAPSS經典的”so what” question,我不敢說博士班有沒有這麼赤裸裸的一天到晚問這問題,但我也有被我的指導老師當面問過so what? Why should I care if this question is answered or not?這個問題就是在要求你的研究、你的問題是要根基於現有的研究成果、並且,更重要的是能夠提出你的貢獻。其實這說到底也不是一個很攻擊性的問題,只是so what這個問題問這麼早,還是有一種令人驚恐的氣氛,我想應該有不少人做研究一開始都是只覺得啊這個主題我有興趣啊老師也說可以,最後寫論文的時候才在想研究貢獻的吧……

4.研究方法。

以上四個問題看起來就像一個微型的proposal啊(謎之聲:對它就是,你到底要denial到什麼時候),所以我當初就是該讀的書讀一讀,然後開始寫,特別是需要看一下要申請的學校的老師的作品,以便(如果你想的話)可以微調,我並沒有針對每個學校寫研究計畫,而是大體不變,只針對我特級想上的學校微調,這在後面選校的時候再講好了。

雖然必須要認真寫project,但我還是覺得這份project實質上做為一分proposal的意義不大(我的意思是說,你為了它讀的書可能還比較重要),因為大家都知道,沒有人真的照著他的申請資料做論文的,這份project還是為了向committee證明:你有興趣、你有知識、而且你有做研究的潛力──你可以提出有根有據的、有insight又有趣的問題、而且你知道你可以怎麼做。最後一個重要的點是,這時候你後面name要一起工作的未來指導老師已經在想你的研究興趣跟她/他合不合了。這個我大概也寫了一頁。

第三部分就是講一講為什麼要申請這所學校,有些學校我寫了兩個老師、有些學校我寫了三個,依據我真實的心意,我至少讀過一篇以上想一起工作的老師的paper或書(的一部分),然後在這一段裡討論他們的工作可以對我的的研究計畫起怎樣的幫助。這段沒甚麼特別的注意要點,只有我其中一個老師說過,一定要讀想合作的老師的作品,老師從十步以外就可以感應到你到底有讀還是沒讀。這段我通常如果是很想去的學校大概都寫到10行以上。

我覺得現在回看起來,整體來說我有點寫太多了,但是幾個老師都沒講什麼我就算了。我是先寫了一兩個版本之後,拿給MAPSS的program advisor看,看完再改,改到覺得這樣還可以了,就拿去給三個推薦人看,其中一個推薦人幫我改了文法、以及整個段落順序大改,另兩個提了一些意見,回去再改,然後再送跟我相熟的native朋友再看一下文法,前前後後不算針對特定學校微調的版本的話,大概改了七個版本。

CV

跟Piawfu大一樣,我也是先把跟academic直接相關的東西(研究經驗、 grants、presentation)擺前面,工作啊、其他志願經驗啊,比較沒有直接相關的就擺後面。

Writing sample

我直接就用了我的碩論,針對一些學校的要求把碩論改短的話就刪節內文,儘量把骨幹留下,並且兼顧到可以讓評委看出論證能力就好,其他全部用刪節號帶過。因為念芝大的關係writing sample很省事,也不必翻譯,但結合我上一次申請的經驗,我覺得如果要翻譯的話,除了文法要正確以外(廢話),我覺得也要兼顧中文論文書寫和英文論文書寫上的差異,所以不是只是中翻英,而是可能要改寫整個段落的結構,不然就會呈現一種文法對,但對方覺得這是一個行文sloppy的writing sample的狀況,那這樣你這部分就算白努力了。

LORs

我的推薦信有四封,本來的計畫是碩論指導老師一封、做RA的老闆一封、還有芝大社會系一個作gender的老師一封,本來覺得已經集滿三顆龍珠了,但是因為我有找MAPSS的program advisor討論,所以也有請他寫(MAPSS有一個制度是會有人負責你的申請,提供意見、看資料、以及寫推薦信)。除了我做RA的老闆有給我看他寫的信以外,其他三位米人都是自己寫、自己線上交信。(我真的好想知道他們到底講我什麼~~~)

大概值得一提的是,因為我的GRE寫作分數一直無法提升(沒辦法,我是那種打屁聊天我可以很快,認真的output我要想很久的那種,所以口說寫作這種需要消化再output的東西我從來都超爛的),所以特別請其中一位老師幫我在推薦信裡寫了說這位同學寫作沒甚麼問題。

Presentation

同樣,我覺得在芝大讀書讓presentation變得相對容易一些,因為平常也是要被逼迫講英文,上課討論、報告,芝大的人很喜歡把一般學者寫在書上的句子拿來當話講,就是有很多很長的子句關代的那種句子,然後又講很快,好像恨不得他們的嘴巴可以跟上思考的速度一樣,聽的時候會非常容易頭昏腦脹,我到現在也不能說我完全適應了,全部都聽得懂,但是也是有一直在進步,這使得presentation變得比較容易一點,在回答問題上沒甚麼大問題(頂多感覺像是大人問問題小孩回答這樣)。

不過即使是這樣一開始還是挫的要命,幸好第一次發表是跟朋友合作,他寫一半我寫一半,上台也是他講一半我講一半,有一個人在旁邊我心安不少,第二次發表已經是在芝大一年的中後段了,這次雖然也是一樣緊張,但是至少可以一個人上台無powerpoint自己一個人半看稿講完。

在美國投presentation真的沒有那麼困難,有些會議甚至不要求你要繳全文,所以不失為一個磨練的機會,好好把研究做好,powerpoint做好,蕊好十到十五分鐘的稿子,就可以去發表了,順便又可以玩樂一下咩。

Test Score

我沒有在台灣念研究所,所以不知道台灣的研究所到底念多少英文的paper,不過在芝大念完一年書之後,我跟我朋友都有感覺:再去考GRE的時候,閱讀居然變成了簡單的東西(而且她跟我都因為把時間花在背單字,完全沒準備閱讀)?!相對之下那些要強記死背的類反反而覺得很辛苦,確實是一分耕耘一分收穫。所以我覺得有一定的英文paper的訓練,GRE的閱讀應該不是不可突破的,機考的重點是秒答類反,把時間能留多就留多,這樣就會有足夠的時間讀閱讀,有足夠的時間,我相信常在讀英文paper的研究生應該不是喜馬拉雅山,反正你如果要出國念書,將來也是要念英文paper,早死晚死都是要死的,不如就先努力吧。

Toefl我是三年前考的,在芝大念過一年書之後大部分的學校都waive了托福,只有一所沒waive,所以我就報名去考了,但因為工作很忙完全沒準備就去考(真的一點都沒準備,連模擬考都沒做),結果考得比三年前還差,而且口說還不到標,但最後那所學校還是錄取了,不過DGS有打電話來interview,我緊張的要死想說喔又要interview喔,但他只是打來問我的Toefl怎麼回事,然後我解釋了一下,他就說喔我們本來就是要收你,因為你的推薦人有說你寫作和口語都ok,你的PS和WS也都ok,所以我們只是打電話確認一下而已。這件事情的我想是告訴
我們,標準化測驗成績非絕對,但是如果有一個地方不行,一定要想辦法在整個application package裡面補洞。


選校

我自己在選校上是根據我的研究興趣選的,沒想太多排名和學校所在的位置。已經差不多想好要做的project(不是只是想specialty是什麼而已),然後才去選學校,不過我現在想想,就算我只定了subfield就去選,出來的list也不會差太多,因為要找我的三個興趣的交集的社會學系實在是太少了。

所以如前所述我是做法律社會學、社會運動和性別議題,這三個領域獨立或連集或交集我都廣泛的有興趣,所以在選校上大概就是採取C3取2的態度去選,以法律社會學和社會運動為優先考量。我問了我的指導老師他覺得申請哪些學校比較好,他給了我八九個學校,我回去研究了之後選了幾個,又另外根據自己做研究時讀的書的作者去搜尋了一些學校,最後決定出十個(本來應該有十一個的,但是因為其中一所學校的program今年沒錢不招人,哭)。以我目前收Admission和雖然還沒來,但因為已經在網路上看到有人收到admission所以估計是被拒了的
結果來看,收不收我跟到底跟這個program faculty有沒有超fit是高度相關的,所以還是要說千萬不要有名校迷思,排名真的不是一切,名校頂多是說,如果你的興趣其實還沒有很定,那因為名校overall上可能好一點,所以你可以換了field還是找到不錯的老師帶你,但是你如果去一個興趣完全不合或高度不合的名校,那想想你要痛苦多久啊,而且與其跟名校,不如跟做你的領域權威的老師啊,以後他給你寫的找工作的推薦信才會有力(不管你要留下還是回台灣)。

啊?你要問我為什麼有興趣不明還進博士班的人嗎?ㄜ,天才的世界我不懂,或者可以在無甚大興趣的情況下還可以把自己的PS寫的生猛有力的,我拜服。

本來我也有想申請SJD,因為我有興趣的題目很多時候是法學院的老師在做,但因為SJD得從LLM開始念,不可能讓爸媽燒這個錢,而且其他的興趣還是社會學的部分,所以就打消念頭,相關訊息感謝台大法律的張文貞老師的詳盡說明,在此致謝。


結語

雖然不寫MAPSS的事情,還是想概略性的講一下美台研究所的比較(以我僅有不多的對台灣研究所的了解),個人意見為多,容有疑義及個人意見,請不要鞭我鞭得太用力。

我記得很久以前為了要出國,還是在國內念碩士,抽過奧修禪卡,抽出來的結果是如果出國念,會有很多的試煉,但也會有智識上的躍進,在台灣念的話會是一個pleasant的過程,會有非常多的助力。我終究沒選擇考台灣的研究所,因為覺得如果是考試我應該會考不上,但如果是申請的話也許可以試一試,還有一些私人因素就不講了,這麼多年過去了,我覺得禪卡說的還不錯準,在芝大念碩士對很多方面都是挑戰,但因為一個個穿越了,也有很多的收穫,不管是對智識上或對自己的了解。

對自己的了解不用講了,在克服一關關的挑戰的同時,對自己的能力會有更多的了解,對自己是個甚麼樣的人也會更有把握,這些對我來說是在台灣熟悉的環境比較難得到的,芝大當然是世界級的學校,挑戰也很多,比方說敝校出名的是十周讀人家十三周(或更多)的分量,也不管你讀不讀的完,國際學生又是第一年,讀書速度超慢,又沒有本國學生整個知識體系的背景,痛苦的要命,恨不得一天有四十八小時(真的,我的人生從沒有真的這樣想過),英文寫作不好也不會給你留情面,看到期中考成績欲哭有很多淚,但哭完也只能自己再去找老師問,但是也在慢慢忍耐、努力、成長的過程中了解自己潛能其實還很多未開發,受到優秀的同儕的激勵不知不覺自己的思考也會進步,最後居然也把論文寫出來順利畢業了。這一切聽起來就像是老套的留學生心路歷程,但是經歷一遍還是只能夠說獲益非常。

芝大不是一個氣氛很好的地方,社會系基本上對學生放任自流,有好一些好辯要爭,完全不顧別人的學生,也常常聽到學生mentally breakdown或大depressed之類的事情,教授有時候也要看運氣,也有教授帶學生得很糟(他基本上只care自己的研究,並不真的care你),但是如果你是相信真理越辯越明的人,獨立而且完全不care周遭的氣氛或人的話,在芝大也是可以勝任愉快,我是只有後半,所以過的還行。

芝大的水平很高,聰明或飽讀詩書的人也很多,我覺得在這裡學到的最多是做學問的方法、思考的方法,跟了解自己怎麼樣在美國學術工業裡做一個生產者,這些比實際上的knowledge都重要多了,書本上的東西在南極也是可以自己念的。另外我也覺得台灣學生的程度其實不差,我身邊很多當年的同學現在在台灣也是繼續優秀,我相信他們在芝大也絕不會遜於本國學生(撇開語言障礙不談的話)。不過台灣的教育對於讀原典的強調似乎沒有美國強,這點可能稍弱,然後活潑的思考、批判性的想事情和看待知識,這點上overall來說可能也差一點(至少我大學是如此,時過境遷,現在不知道怎麼樣)。

對申請來說,在美國讀書,你的成績和研究成果都是在未來申請的學校的同一個系統裡面,所以對學校來說他會比較了解GPA代表了你的能力的程度,推薦人如果是committee member認識的人的話是真的會很有用,美國人很重視推薦信的。但我覺得在台灣念、有足夠的Publication和品質夠好的研究,未必不能做到一樣的事情,piawfu大就是最好的證明。所以在美國念碩士的好處大概是申請會容易一些,然後會更well prepared for American Ph.D,但是在台灣指導老師跟學生的關係非常緊密(還是因為我都認識人超好的老師?),mentorship的程度是很不一樣的(不過這可能要調整因為是芝大+因為只是一年的program+因為只是MA
等等因素的影響,其他學校是怎樣我就不知道了。)

ㄟ,我好像還是寫太長了,總之希望以後的人都申請順利。請多指教。

--
更多留學經驗談請見:[千卷書萬里路] 留學文章總目錄


0 comment:

張貼留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