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1日

小聯盟觀戰記 - 漸入佳境的林旺衛

Wang-Wei Lin @ Beloit  2011-04-29 

林旺衛從2007年開始在美國小聯盟打拼,前3年因傷所困,動了2次手肘手術後,又因為守備跟隊友衝撞整季報銷,幸好雙城球團沒有放棄他。去年終於從新人聯盟升到1A,健健康康的打完一季,不過因為隊上外野手眾多,出賽不固定也影響了他的戰績,最後留下了.236/.342/.279的成績。

今天春訓結束,旺衛又被分發回雙城隊1A的Beloit Snappers(貝洛伊鱷龜隊),開季以來他似乎還沒進入狀況,打擊率一直在1成多的低檔徘徊,幸好今年Snappers隊上沒有多餘的外野手,他有充足的機會調整狀況,過去7戰有6場上壘,打出.307/.346/.538的好成績,打擊率也終於在五月正式站上2成,有漸入佳境的趨勢,希望他可以把好手感保持下去。

Beloit離我的學校才1小時車程,最近終於找到機會到現場去看旺衛比賽,這場比賽Beloit Snappers在主場迎戰來訪的Peoria Chiefs(結果請見link),旺衛頭兩個打席似乎有點心急,都吃了K,第2次三振剛好在隊友的全壘打之後出現,有點悶。第三打席終於揮出左外野平飛安打,接下來盜壘不成被刺殺在二壘前,第四打席又是左外野紮實的飛球(請見下方影片,畫質不佳請見諒),可惜進了野手手套。

旺衛是目前中西部1A聯盟裡唯一的台灣球員(唐肇廷已經回去了),在中西部鄉下的小城市進行比賽,很少有台灣球迷到現場加油,連要吃一頓有家鄉味的料理都難上加難。小聯盟幾乎天天進行比賽,每隔幾天就要坐長途巴士到客場征戰,一個月才放一兩天假,一個人在異鄉孤獨打拼的心情,外人恐怕很難體會。

賽後我跟旺衛聊了聊小聯盟的生活,他說現在都習慣美國的生活了,只希望努力打出好成績升上高A,比賽中也盡量不會「想太多」,用平常心發揮出自己的實力。也很高興看到旺衛在球隊適應的不錯,用英文溝通不成問題,跟隊友和隊職員都有不錯的互動,賽後有很多小球迷找他簽名,還有熱心球迷幫他準備食物。今年球團很貼心地幫他安排了寄宿家庭,根據我親自考察的結果,住宿環境豪華到會讓所有留學生稱羨。

旺衛是個很成熟懂事的年輕球員,我相信他已經從前幾年傷痛的陰影中走出來了,現在只等著積蓄能量展翅高飛,讓我們一起替他加油!

球迷的連結:
林旺衛小聯盟成績表
2010 球季總結:林旺衛 (旅美幫)
新環境新挑戰 - 林旺衛 (台灣農場報報)


第4打席錄影(畫質不好請見諒)


Beloit Snappers 主場



攻守轉換間

Wang-Wei on the deck

看暗號

聚精會神

鱷龜吉祥物很得小孩子的歡心

Beloit Snappers 順利擊敗 Peoria Chiefs

旺衛幫小球迷簽名


賽後旺衛跟我合照


Yating's Worlds




雅婷的部落格搬家之後重新開張:http://chuangyating.blogspot.com/

在這邊幫她打個廣告,請大家多多支持,用RSS訂閱,有空提醒她常常寫新文章娛樂大家!

[轉錄] PhD in Theology/East Asian Studies: sFood (2011)

Theodore Dwight Wollsey,Yale Old Campus,2008秋
[前言]
原作者是多年好友,還是我婚禮上捧花得主之一,耶魯東亞系大概已經10年沒有收過台灣博士生,這次她突破重圍真是實至名歸,恭喜她!也很高興我和耶魯的緣份未了,以後隨時回New Haven都有朋友可以照應啦!
徵得她同意,把她的申請準備心得轉錄分享如下:

--
作者: sFood (名)                                     看板: studyabroad
標題: [錄取] Yale,GTU,etc.東亞/神學+Fulbright & 歐洲經驗
時間: Mon Apr 25 22:48:52 2011


Program Areas
主要是東亞研究跟神學,一兩間歷史跟比較文學,全是Phd

Admission
*Graduate Theological Uion (GTU)-神學裡面的歷史與文化領域(60%tuition fee)
*U of Indiana - 東亞系(至少第一年不提供funding)
*Catholic University of America - 神學與宗教學(funding狀況始終不明…)
**Yale - 東亞系(full tuition fee + minimum $26,500/year x 5
+TA in the 3rd & 4th years)

Rejection
Brown University - 歷史系
**UC Santa Barbara - 比較文學
UCLA - 東亞系
UC Berkeley - 歷史系
Harvard University - 東亞系
Princeton University - 東亞系
James T. Laney School of Graduate Studies (at Emory University)–神學院
Columbia University - 東亞系

說明:打*號者是透過Fulbright/IIE申請的,大致上以接到通知時間
為順序。打**的是我自行建議但仍透過Fulbright/IIE申請 --> 很明顯Fulbright/
IIE方面的錄取率高很多,原因參考下文]

Decision  Yale - 東亞系

Background
BA: Department of Chinese Literature, 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GPA3.94/major 3.97, with a minor in Foreign Languages and Literatures)
Master of Theology and Religious Studies:
Katholieke Universiteit Leuven, Belgium
(GPA 3.83?, 其實在魯汶還拿到一個抵神學大學學位的abridged program文憑,GPA算法參考下文)

Test Score
GRE V:640 Q:760 AWA:4.0 @Boston Apr/2006 (那年人剛好在美國)
TOEFL R:29 L:28 S:24 W:25 total:106 Oct/2009 (S 跟 W 再高一些會更保險)

Publications
國際研討會論文 1 篇
非學術性英翻中書籍已出版者 2 本,另有 4 本待出版或還在翻(希望出國前翻得完...orz)

Honors/Awards
NTU書卷獎 x 5
斐陶斐
2011 Fulbright留學獎學金 (非全額)

Extracurricular Activities
魯汶神學院國際學生組學生代表一年
臺大中文系班代一年
臺大學生會幹部一學期

Work Experiences
臺大臺文所行政助理 2009/11迄今
英翻中書籍翻譯 (城邦下面的一家小出版社)

Recommendations
現任工作老闆兼大學時代老師,臺大臺文所所長
魯汶大學神學院碩論指導教授,神學院副院長
私下請益過的學者,法國巴黎社科院退休研究員

Languages
Biblical Hebrew (2008~2009) --> 至少可以讀出Yale校訓?XD
Ecclesiastical Latin (Sep.~Dec. 2008)
New Testament Greek (2007~2008) --> 以上是天主教神學三大主要語言
Dutch (Aug. 2007) --> Leuven是荷語區,學著好玩
Spanish (Jan.~Aug. 2007) --> 想說跟法文很像,不學白不學
French (2002~2005, 2006~2007) --> 大學時代原想留學法國,紮紮實實下過好一陣子工夫,也考過法文檢定、去巴黎遊學拿過索邦大學修業證明
Japanese (2006~2007) --> 想說跟中文很像,也是不學白不學…


===========================心得=============================


我做的東西簡單來講是中國基督教,但著重文學、文本的部分,不論是計畫題目還是學歷背景都大跨領域,碩士還繞去歐洲一趟,待了兩年。看起來是閱歷豐富,在申請Fulbright獎學金時整體背景跟跨國、跨領域的研究題目也頗受青睞,無奈申請過程卻歷經煎熬。幸好到頭來峰迴路轉,運氣好,後補上耶魯東亞系,且獎學金優厚,更可以追隨適合的老師。

關於Fulbright

IIE會幫Fulbrighter提名人申請至少五間學校(我有六間,不曉得是不是因為部份學校申請費較低…),且這五間學校基本上由他們選定,一應申請過程、申請費用、與校方聯繫都由IIE經手(簡單來講就是免費留學代辦~XDD可是他們應該更專業更有門路...)。申請過程之前有一些版友分享過,而我的經驗大致上差不多,這裡就不再贅述,只大概提一下口試委員對我的翻譯工作跟多語言學習經驗特別關注,可見口試時學術能力並非重點。其實之後的申請者不管是撰寫獎學金申請計畫或是準備口試都要特別留意這點,尤其是 "極端" 文科的同學,別忽略Fulbright宗旨!(口試時確實出現類似題目喔~)

我本身是以申請東亞系為主,研究計畫簡單來講是關於十九世紀的中西文學與宗教交流,可是當初IIE幾乎把我建議的學校單位全數否決,改以純神學院為主,理由是與我專長不符。當時就有點忐忑不安,事後更證明IIE的考量果然正確。所以我認為IIE的加持不在於 "特殊管道",而是他們經驗豐富且立場客觀(Fulbright那邊的工作人員自己也這麼告訴過我)。


師資 & 選校

最終申請名單基本上便分成東亞系跟神學院,前者大多自己申請,後者由IIE代勞。IIE是根據我當初提供的SOP/PS,以師資為導向尋找適合的學校系所;我自己在申請東亞系時則將SOP/PS略作修改(包括Yale, UCSB, U of Indiana),削弱宗教成分,偏重傳教文宣內敘事文本的翻譯與出版,所以找的老師均以明清小說為專長,算是僅跟我的題目間接相關,一開始甚至沒有真正找到領域完全相合的學者,而這也成為後來屢屢遭拒的關鍵因素。

我有連絡至少三、四位東亞系的老師,大致上都有正面回應,全用了 "interesting"這樣的詞彙以茲鼓勵。但顯然回應歸回應,個人覺得客套成分居多,若沒有具體表示或至少身為admission審查委員且大力推薦,對於錄取的幫助仍屬有限。


Yale口試

一月中時Yale東亞系告知口試訊息,負責聯繫的口試委員出乎意料與我專長完全吻合,是一位神學院跟東亞系合聘的老師(以下簡稱”S教授”)。我有注意過神學院的這位S教授,可是Yale神學院不接受托福成績,而我實在沒有精力單為其中一個program另作考試準備(比如雅思),所以終究沒有申請。可是我確定在丟出申請資料時S教授的名字並沒有列在東亞系師資名單上,因為連IIE那邊的申請專家都沒有發現,所以接獲S教授的口試通知真是讓人既高興又尷尬。

我只有一個晚上準備口試。從ptt上翻精華區把可能的問答簡單記下,但又犯了個錯誤,沒有事先好好研究他們的系所課程網頁,只大概流覽,所以當S教授問我有沒有計畫修哪些課程時居然支支吾吾,想必大大扣分。S教授提出的另一個致命問題是學歷背景,也就是以我的神學碩士學位轉東亞系(甚至連writing sample的題目都是新約聖經研究,跟東亞系完全無關)。那天我個人的心思跟表達重點都放在研究主題上,忽略不少這類實際考量,竟坦白回答碩士階段尚未真正著手這個題目,S教授便反問若從碩士念起能否接受,當下更是一片錯愕,只據實表達應該不會考慮。

口試最後客套一番,S教授就說五月會通知結果…囧,不曉得是一場口試下來直接把我打入候補名單還是這原本就是備取人選的口試(所以才這麼晚通知),總之半小時結束後我整個人虛飄飄的,知道整個過程差強人意(雖然電話通訊不佳也要負不少責任…)。同時頗不甘心,有些問題其實可以用不同的回答方式化劣勢為優勢,比如碩士並非中文系或東亞系這點,我應該強調自己受過神學訓練,相較於一般從歷史或文學角度入手的同領域研究得以更加深入文本跟宗教性的思維內涵。


心態調適 & 危機處理

二月下旬申請結果陸續出來,整體情況也越來越不妙。當中錄取意願最明確也最積極的是GTU,老師專長合適、背景相符,更頻頻派出師生跟校方人員輪番關切;所在地點Berkeley宜人舒適,又跟UC Berkeley簽有協定,可以過去註冊選課,在美國神學界也頗負盛名。唯一令人擔憂的是未來出路,畢竟以後我還是比較傾向在一般的學校/研究體系任職,而非純神學院,所以儘管綜合前述優點,將GTU列為第二志願,卻不無隱憂。

後來眼看大勢已去,心情倒還算平靜(把某校拒絕信撕爛丟進垃圾桶算是合理發洩~XD),不得不說年長有年長的好處,心態成熟許多。我相信自己在GTU也可以讀得開開心心(至少城市本身環境討喜),若配合男友工作狀況放棄學業投入職場也能另有一片天地。反正餓不死人!(樂觀源於單純心思…)

對Yale後補當然還是懷抱希望。當初S教授在口試後一兩個禮拜親自聯繫,信中語氣興奮,說 you are placed high in the waitlist,而衝著 "placed high"兩個字我甘願等待。於是四月初,有感於4/15大限將至,趕緊聯絡GTU詢問能否延後回覆。GTU仁慈心腸,答應保留獎學金直到4/29,即四月最後一個工作天,終於讓我稍稍放心,至少可以再等等看Yale那邊有無機會。根據Yale二月發出的通知,結果會在4/15後很快出來,而我也確實在4/15之後美東第一個工作天(臺灣時間4/18晚上)收到Yale東亞系主任的意願詢問信,算是非正式的錄取信函,並在4/25透過IIE接獲正式通知跟獎學金細節說明,至此申請過程方告結束。


後記(or前傳?)

歐洲轉戰美國

以我這次的申請經驗看來,從比利時轉戰美國博班不大容易,尤其就一般人而言,我的碩士領域跟東亞研究更是天差地遠。猶記畢業那年在魯汶為了將20滿分制換算成ABC等地一再叨擾校方(院秘書直接問我要哪一種…囧,沒辦法,光歐洲就有好幾個國家),更別說一年後還得催生漫不見影的畢業證書。暑假期間歐洲人悠閒度假,院秘書想必覺得我這個臺灣校友煩煞人也。

魯汶神學院課業極其繁重,繁重的方式表現在讓人毫無喘息機會的課表上:一學年紮紮實實11門課,還不包括學位論文,雖然篇幅不長(但不得不說就一年兩萬多臺幣的學費而言實在划算!XDD)。原本以為最後一年可以一邊準備TOEFL跟申請手續,沒想到拖到九月才完成學業,更別說魯汶神學院給分標準之嚴格、期考一概口試進行──想起來真是既痛苦又刺激,既刺激又是美好的回憶。

後來Yale那位S教授(準未來指導教授?)是英國人,碩博士都在英國拿的學位,另外有意跟隨的一位教授則是荷蘭人(當時不曉得有S教授存在…),萊頓大學的學士。我不確定他們的歐洲背景是否有助於我的申請──至少他們對魯汶大學的認識比較深?瞭解歐陸評分方式?這些就不得而知了。

以下附上輾轉到手的成績換算表。這換算表一直是個謎,看起來像是學校某長官針對新生的演講ppt(主題是文化差異造成評量制度的不同),但無論我怎麼問就是拿不到官方版本。除非不得已,千萬不要用學校網站上Erasmus program的換算表,至少在魯汶神學院跟哲學系那套算法根本不符合實際認知──就讓歐洲的歸歐洲方法,美國的歸美國方法吧!

Leuven Transcript          US

18-20 Outstanding          A+
16-17 Very Good            A
14-15 Good                   A-
13 Above Average          B+
12 Average                    B
11 Satisfactory            B-/C+
10 Satisfactory               C
8-9 Insufficient               D
0-7 Very Insufficient        F

致謝

不得不承認我有後天上的支持跟優勢,絕非強人。首先要謝天,沒有突然冒出的S教授跟準錄取名單上的空缺,如今的好事輪不到我。謝謝老爸,對我的付出無怨無悔,世上無人能及。謝謝老媽在天之靈,您縱使離去卻教會女兒堅強與樂觀。謝謝體貼的小媽,接納一切心事,伴我歡喜伴我憂。謝謝最知心的男友,最懂我,且願意共許未來。謝謝眾位師長兄友,無論遠近親疏、年紀老幼,從你們身上學到的實在太多太多。謝謝愛貓豆子,與我一同成長的可愛小天使。=)

當然也謝謝ptt留學遊學版,有問題歡迎來信,我會盡量解答。只是我平常不大用這個id,延遲回覆先請見諒。也可以在ptt2寫信到這個id的信箱,或許回信速度會快一些。

最後祝大家求學順利,無論申請結果如何都開開心心~(這點很重要喔)


--
更多留學經驗談請見:[千卷書萬里路] 留學文章總目錄

[轉錄] MS in Environmental Studies: Edward0524 (2011)

與我跟原作者都擦身而過得Duke Nicholas Scholl,2009春
[前言]
原作者是台大化工系的學弟,看到他豐富的經歷讓我感到汗顏,很高興現在的大學生有更多的機會發掘自己的興趣與能力。之前他準備申請時我們通過幾封信,給了他一些建議,今年他順利申請上很好的學校,恭喜他!
徵得他同意之後,我把他的申請經驗談分享如下,也希望看到有更多同學分享這個領域的申請心得,大家加油!

--
作者: Edward0524 (很好) 看板: studyabroad
標題: [錄取] Duke, UMich, IU, Copenhagen, Urecht, Uppsala
時間: Sat Apr 23 21:26:47 2011

Application summary

applied for 10 MS programs. (5 in the US, 5 in Europe)
都是環境自然管理相關

Admission: (按錄取通知時間排列)
Erasmus Mundus - JEMES (12/16)
Technische Universitat Hamburg-Harburg, Germany
Universitat Autonoma de Barcelona, Spain

Urecht University, the Netherlands -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1/24)
(scholarship 4,425 EUR/yr)

Duke University, USA - Environmental Management (EEP) (2/8)
(scholarship 6,000 USD/yr)

Copenhagen University, Denmark - Forest and Nature Management (2/28)
(tuition waived + scholarship DKK 91,223/yr)

UM Ann Arbor, USA - Natural Resources and Environment (3/1)

Uppsala University, Sweden -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3/24)

Indiana University Bloomington, USA - Public Affairs (3/29)


Rejection:
Yale University, USA - Forestry and Environmental Studies (3/15)


Pending:
UC Santa Barbara - Environmental Science and Management (3/18)
Lund University - Environmental Studies and Sustainability Science (3/24)

Decision: Copenhagen University


Background

GPA:
BS NTU Chemical Engineering (2004-2009)
Overall GPA: 3.61, Junior GPA: 3.72, Senior GPA: 3.97

Test Score:
GRE V450 Q780 AWA3.0 (10/2010; paper-based)

TOEFL-ibt R25/L28/S22/W27 Total 102 (11/2009)

Work Experience:
2009.10-2010. 9 陸軍三三化學兵群少尉後勤官
2008.10-2009. 9 交換期間各式打工
(日本語能力試驗官、居酒屋外場服務生、JVC短期零工)

Extracurricular Activities:
2011. 1-2011. 1 菲律賓國際工作營 - 海岸生態保育及社區健康促進計畫
2008.10-2009. 9 交換學生-日本國立東京學藝大學
2008. 6-2008. 8 暑期研習營-德國烏爾姆大學
2007. 9-2008. 2 台大化工系班代
2007. 2-2008. 6 耕莘文教基金會-青年寫作會幹事
2005.10-2008. 6 社團幹部-台大國際論壇社(NTUISO)
2007. 3 專案策劃-國際文化探索與交流在亞洲計畫(IDEA 2007)
2006.10 專案策劃-誠品經驗:台北文化不夜城
2006.10 專案策劃-亞太大學交流會計畫(UMAP 2006)
2006. 8 專案策劃-東亞研究型大學計畫(AEARU 2006)
2006. 4 專案策劃-哈佛大學在亞洲計畫(HCAP 2006)
2005. 2-2006. 6 台大化工系公關

Publications: none

Honors/Awards:
陸軍司令部獎狀
Grant of International Summer Program, College of Engineering, NTU
日本語能力測驗一級

Recommendation:
3 from course instructor in NTU

心得分享

出國動機:
在大二時參加了由化工學長所創立的國際論壇社(NTUISO),認識了許多傑出的學長姐及同儕,透過舉辦數個國際學術營隊而逐漸培養了國際觀,這對我影響非常之深。正因為身邊充滿太多我只能望其背影暗自羨嘆的強者們,皆順利出國交換學生或繼續深造,這讓我不禁燃起「有為者亦若是」的壯志。在機緣巧合下,我順利申請到德國暑期研習營及去日本東京交換學生的機會,更加開拓了我的視野,堅定出國留學的腳步。

求學過程:
課業並不是我的強項。由於身性比較懶散,且信奉著村上龍的名言「我很討厭工作,都喜歡趕快寫完,然後出去玩。」總是選擇比較省力的方式去念書(考前住總圖抱佛腳),也因此在大二時被當過主科有機化學(考前一天本來要窩總圖,但在女九喝湯時被燙到手就選擇回家休養不念書了),交換學生期間也被當過(因為學校太遠而時常缺席,成績單上某欄位印著"失格")。我 GPA 3.61是靠通識洗出來的,雖然我主修都如履薄冰,但因為我很喜歡文學、歷史、藝術、哲學之纇的課,不知不覺居然修了共170學分(不含交換期間),把我的總GPA往上拉了不少。如果只看major GPA,我可能第一階段審查時,申請資料就直接送碎紙機了。隨著大三大四主修越來越少,我的GPA也隨之提高,可能有給審查委員"這學生有潛力"的錯覺,可能也是我拿到不少offer的原因之一...

寓教於樂:
課業落後常人一大截,玩樂可不能輸人,但要玩也要玩得冠冕堂皇。除了社團活動外,我大四下報名了為期兩個月的德國暑期研習營(因為6/1就要出發了,正常學生無法參加才輪得到我,但也因此錯過畢業典禮),把德國幾乎玩了一遍(某天還翹課跑去新天鵝堡,還好沒被當);大五參加了交換學生甄選,因為成績不上不下的所以第一輪志願全落選,第二輪才順利候補上東京學藝大學,去了日本當交換學生,非常愉悅地玩了一整年。

生涯規劃:
直到結束交換生活回國後,由於離當兵還有兩個月(在交換期間飛回台灣考二梯的預官),趁這段空檔開始思考未來的方向。清楚自己的興趣不在於做實驗(添為化工系學生卻沒進過實驗室做專題),而在於社會人文方面有較濃厚的興趣。正好近年來因為地球暖化而使得環保意識抬頭,我在德國與日本期間也受到他們潛移默化的影響而變得相當關心環保議題,感覺這個領域是我有興趣、且條件符合(國際經驗、多元背景、興趣廣泛的跨領域人才),因此決心朝這個方向發展。

SOP & CV:
我的SOP是在從日本回國當兵前,花一個禮拜構思、一個禮拜寫作出來的。在此奉勸各位有心準備出國的同學,一定要提早擬定SOP草稿,這樣才有時間做修正。由於當時剛自日本回台,英文能力慘不忍睹,因此採用最土法煉鋼的方式-用中文寫好完整的SOP,再逐字慢慢翻成英文。

參考過許多人分享的寫作綱要後,便著手開始寫稿。我秉持以下幾點為寫作原則:1.不能有一句廢話,每一字一句都精簡扼要,少用空泛花俏的形容詞。2.隱惡揚善,避開我的弱勢(在校成績),加強我的優勢(社團經驗與國際參與);不能無中生有,但可以把六分實力包裝成十分。3.前後連貫、絲絲入扣。讓評審委員知道自己至今所完成的事都是有明確目標的,都是為了下一個階段做準備,符合自己的短、中、長程規劃。

履歷的部分,我寫了整整兩頁。雖明知濃縮成一頁是比較推薦的方式,但我仍選擇詳加描述社團活動的部分,因此多佔了一頁篇幅。此舉難以評論優劣,但考量到我所申請的科系注重多元文化與國際參與,所以我推斷豐富的社團經驗會是我比較加分的點。

另外要注意的是SOP和CV應該是相輔相成,而不是重覆表達。這點很重要。

我沒有將SOP和CV給教授或朋友看,只有請網友推薦的editor-Sharon做修改,她相當的用心,將我慘不忍睹的中式英文給潤飾的流利通順。

TOFEL
由於在申請交換學生前考的托福已經過期了(ibt:98/120),所以在回台當兵前一個月又去考一次。但我的英文能力都被當成祭品獻給日文了,所以當時考的成績是8X。我看到成績當下就立即報了下一場次,時間剛好是當兵第一次的放假日....

雖然兩次考試間隔只有一個月,且其中兩個禮拜都在當很菜的入伍生,在軍中也沒有時間特別準備,但就很神奇的考了102/120,可能當兵以後腦袋比較單純,不會想太多所以猜題比較準吧。

GRE
我是考10月的筆考,AWA是在5月考的。由於在軍中業務繁忙無暇準備,一次AWA都沒寫就去考了。(正確來說有寫過半次,但練習時看著題目發呆30分鐘後決定不要寫,以免自己嚇自己...)在考試前腦袋都是空的,只想說ISSUE如果要舉例,就選秦始皇、李安、國父等中國名人,他們做了什麼事蹟到時候再幫他們決定。很幸運的剛好抽到當時練習時讓我發呆30分鐘的題目,所以勉勉強強在時限前寫完。最後AWA拿3.0/6.0並沒有太沮喪。

至於Verbal的部分,由於九月底才退伍,當兵期間同樣無法念書,退伍後又覺得好不容易解脫了,不想把自己逼得太緊很累,所以在短短的一個月期間決定盡人事、聽天命。前兩個禮拜每天念紅寶書4小時(其他時間都在玩),第三個禮拜每天念6個小時,最後一個禮拜每天念8小時,考前兩天寫官方附贈的練習題+老方CAT(只看了一半...)就這樣半玩半念的輕鬆考了很雞肋的成績。

覺得自己沒有很認真準備,紅寶書有點像當興趣在看,AWA也太草率了。可能因為我申請主力放在歐洲(歐洲不看GRE),所以有點可惜....我猜Yale可能第一階段就把我申請資料送碎紙機了。

推薦信
由於在大學時沒有進實驗室做專題,也沒有相熟的教授,所以是厚著臉皮去請對我沒啥印象的授課教授們寫。兩封是化工系教授,一封是環工系的教授。

我必須特別感謝環工系的教授。她說這是她第一次幫學生寫推薦信,雖然對我沒什麼印象,但她仍花了許多時間幫我美言。並給了我相當多在選校及就業方面的建議,衷心的感激您。

化工系教授也是相當阿莎力的幫我寫。我課業上的表現實在是乏善可陳,對於推薦信我抱持著「先求有,再求好」的心態,老師們肯幫我真的就謝天謝地。

申請學校名單
因為環境管理是相對新興的領域,所以我沒有多少資訊可以利用,幸好有Dukedream大的網誌,讓我對美國學校有一定的瞭解。但我內心覺得美國實在是很浪費的國家,而環保意識應該是種公民教育,政府在政策制定上也應該符合永續發展的綱領。歐洲在這領域發展的相對成熟,所以我就搜尋了一些歐洲知名的學校,開始研究他們的program.

美國在環境學院的Big 4我都有申請。Duke是最早給我admission的,收到我的申請資料後兩週就發給我了。並且還有獎學金6000鎂意思一下,雖然不多但讓我備感榮幸。當時很興奮,基本上就決定要去這間了,但後來申請結果陸續出爐,開始了我幸福的苦惱...

IU的admission我拿的比較莫名。因為某位老師一直忘記去填線上推薦信,但我已經拿了幾間offer所以也不願去催老師寫,想說這間就算了。但IU在數次催促我完成申請程序未果後,就直接發admission給我了。過幾天我想問問他們,到底我是哪點受到他們青睞。

丹麥的哥本哈根大學,是我申請十間學校裡最簡單的一間。因為他不需要任何推薦信及申請費用,我就寄申請資料和加發托福成績過去,學校收到後問我要不要被提名為丹麥政府獎學金候選人,我說好阿很榮幸,然後admission紙本就用最速件送來了。而且學校在開學前有針對國際學生開設的暑期課程(約三週),學校說因為我拿政府獎學金,所以這暑期課程學費由政府出;另外哥本哈根大學不幫國際學生找房子,但我所申請學院的學生是唯一例外;且丹麥健保全部由政府買單(除了眼、牙科外)。如果這不是歷史悠久且知名的大學,我差點合理的懷疑我遇上詐騙集團。

選校
我最後決選 Duke, UM, 哥本哈根三間。

歐洲碩士是只要寫project或thesis,不需要發paper的,其實這也是我擔心的地方,怕課程內容架構不夠紮實,這點Duke和Michigan就相對強很多。我覺得Michigan可能比較適合化工背景的(因為課程和工學院有結合,又是UM的強項);Duke是我想去的夢幻學校之一,且他們商管很強,這也是我比較想學的;哥本哈根是生命科學方面很強,我的學程就是歸類在其下,剛好我也有一點生物的背景。

但因為 Copenhagen 給我全額獎學金(含生活費),考量到國內大多數是留美的,也許需要歐洲的聲音,北歐丹麥又是環境政策相當成熟的國家,環保意識是從小灌輸的公民教育。我有和系上教授聊過請他們給意見,他們都建議我去哥本哈根,因為nothing to lose. 我也有去問過環工教授的意見,她說她教出來的學生大多是在環境顧問公司工作,而台灣的政策以及市場環境是很讓人失望的。她覺得念這個領域要想在台灣有發展貢獻,還是要念到博士從事教職會比較有影響力。畢竟台灣的政策參與很多都是向學者取經,主流還是學術導向。

考量到我念的環境管理絕對不會是賺錢的產業(我一再和父母說,別期待我賺大錢),因此在求學階段還是能省則省,花幾百萬投資美國碩士以後並不會回本,所以還是選個沒有經濟壓力的念起來比較沒有負擔。

結語
雖然我申請的過程看起來大致順遂(事實上也是如此),也許是心態的問題吧,一直想著「趕快把這些繁雜的文件弄完,因為我要出去玩」。於是我善用了deadline的壓力,在學校寄件的deadline前安排了去菲律賓當生態志工,所以無論如何都不能拖。deadline雖然令人討厭,但善用這種壓力可以讓辦事效率事半功倍。

致謝
我要感謝我的家庭從來不干涉我的決定。我很少和家裡討論生涯規劃的事情,甚至常常在下了決定之後才告知父母。也感謝我家人一直都很包容我,讓我去做自己喜歡做、而他們覺得「吃飽太閒」的事。像支持西藏及新疆維吾爾族獨立、去菲律賓種水筆仔、去環保署反國光石化等等讓他們一頭霧水、眉頭糾結的活動。

我還要感謝我的系上同學、社團朋友、以及在世界各地相遇相知的好友,是因為你們的優秀激勵著我,讓我更堅定地勇敢追逐自己的夢。

當然也要感謝默默保佑我的神明們。我最常去慈祐宮向媽祖娘娘請安,祈求國泰民安、世界不要再有爭亂,那些事情比較重要,有空再保佑我求學順利就好。

最後我想用王小棣導演曾勉勵我的話做結尾。

「做自己想做的事,才會成功。」

她說這句話時眼裡閃耀著光芒,面帶微笑而堅定。


我期許自己能把這樣的光芒延續下去。


--
更多留學經驗談請見:[千卷書萬里路] 留學文章總目錄



[轉錄] PhD in Sociology: tiffbeloved (2010)

Social Science Building, UW-Madison, 2011冬春之際
[前言]
這是2010社會學經驗談第3篇,原作者是我現在的同班同學,她是個非常優秀又謙虛的人,當她在看文中輕描淡寫帶過自己的成就時,請各位讀者自行想像她在背後默默做的努力。看完這麼精彩的錄取文,當你申請結果出爐之後,也不要忘記跟大家分享你的經驗喔!

作者: tiffbeloved (tiffany) 看板: studyabroad
標題: [錄取] PhD in Sociology,UW-Madison,Cornell,NYU,UT-Austin,Washin
時間: Mon Apr 5 21:38:17 2010

Admission:
UW-Madison, PhD in Sociology (1-year funding)
Cornell, PhD in Sociology (5-year full funding)
NYU, PhD in Sociology (5-year full funding)
UT-Austin, PhD in Sociology (5-year full funding)
U of Washington, PhD in Sociology (5-year full funding)

Chicago, MA in Sociology (half-tuition)

Rejection:
Michigan, UCLA, Stanford, Harvard, Princeton, Hopkins, Columbia, Duke,
Northwestern, UPenn,

Pending:
NC-Chapel Hill (他們今年系統似乎有點問題)

Decision: UW-Madison (dukedream 2011-05補充)

Background:
BA in Sociology-to-be,NTU (如果這學期沒被當掉的話就會畢業)

GPA (overall/major): 3.96/4

Test scores:
GRE: V620/Q800/AWA 4.5 (Jul 2009); V570/Q800/AWA 3.5 (Jun 2009)
TOEFL: R29/ L29/ S26/ W30 total 114

Working Experience:
RA (Aug 2008-present)
Administrative assistant & translator (Sep 2006-Jun2008)
Piano instructor
(還有一些volunteer的就不寫了)

Publication:
None

Honors and Awards:
書卷*4
私人獎學金*2
國科會大專生計畫獎助

Recommendation:
國科會的指導教授,也是老闆
修過一門課的中研院老師
系上的另一位老師


申請心得

我知道這篇拖了很久,因為其實我並沒有非常上這個版,原因正好被Lir學姐說中—當初因為看到這個版社會科學的比例真的很少,找不太到相關領域的經驗,所以之後就比較少上來看。我其實頗猶豫要不要寫,畢竟我不像Piawfu 和Lir兩位前輩,沒有豐富的經驗和光輝的過去,相對地還只是個小孩,似乎大大降低了可看性。然而,就像Lir學姐說的,希望透過自己的分享,也能鼓勵之後在這個領域裡努力的伙伴們。而更甚者,我也深深同意兩位前輩所說,這些結果和個人努力以及外在結構所賦予的機會皆有高度相關;而對於我這沒有豐功偉業,想說嘴都不行的case來說,或許後者的因素又大了一些。因此,我沒有什麼過人的見解,但是總希望自己能為這個社群做點什麼。

如果要看很insightful的準備過程,請參考兩位前輩的文章,我只能發表我的淺見真不好意思最後這篇這麼長。

雖然圈子很小,匿名與否似乎沒有太大差異(我是指老師們,不是我這無名小卒),但也又不用有太多想像吧。有問題歡迎來信—如果我真的能有些許的幫助的話。

準備過程


看我的學歷就知道,我其實還沒有畢業,目前大四。我是在升大三的暑假決定之後要念研究所(是個很長的故事也是突然的決定,就不細說),也開始思考該怎麼準備。因為不知從何下手,所以就先作個大專生計畫再說。我覺得作這個計畫對象我這種小小年紀就痴人說夢的好處是,能親手試試看作研究,看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歡,是不是能忍受其中不是那麼偉大的dirty work。我那時候就打算,不論申請有沒有過,我還是會做出來,反正writing sample還是要寫。

為了國科會,我就去找了相關領域的老師。我覺得這一步是我能申請上學校的大關鍵。老師除了願意指導之外,也給我許多以朝學術領域發展為長期目標、出國念研究所為短程目標的計畫給予實質的建議和規劃。這對大學就要申請的我來說很重要,因為我沒有機會和時間和其他人一樣,可能已經有publication或是很多其他的研究經驗,我只能用我大學的修課狀況(成績、選的課是不是很學術/領域-oriented)來證明我的commitment。舉例來說,跟我的領域八竿子打不著的營養通識就要被經濟系的計量取代(因為我走量化)。

除此之外,我覺得自己能夠被錄取的一大原因,是老師給我當助理的機會—這是我在決定學校的時候,幾乎每個學校的老師跟我說我會上的原因。以後拿funding不是TA就是RA,他們會希望已經有研究經驗,可以馬上上手的人來念,才可以馬上用。我不太清楚其他領域,不過至少如果是念社會學又走量化的話,這是非常現實的問題。老師雖然沒有要求我要作多少,但是尤其是最近已經決定要去了之後,我又更加發現要趕快學好這些技巧是多麼重要,所以只能好好把握這些學習的機會。研究能力不僅是念研究所的學費來源,也是一輩子的吃飯工具阿!

當助理的另一個附加價值,是讓你可以看到一個學者的研究、教學生活到底是什麼樣子。可以看看會不會把你嚇跑,也可以想想看自己是否可以接受這種生活模式。算是一個判定到底要不要出國或是走學術的參考工具。

同時,我也開始規劃要考GRE和TOEFL。我在大三下考了六月的紙筆,七月又去新加坡考了機考。我覺得GRE的verbal還有AWA應該是我profile比較弱的地方(這是我聽說其他申請的人的分數而言)。我有去補一家很小的美國來的補習班,但我覺得效果不大,因為他們的教法太platonic了。課教得很好,但是論考試還是台灣人比較強,所以我覺得真正有用的是跟學長姐要的來欣CAT,還有當電動玩的粉紅土司。我很討厭背單字和念英文,我只喜歡用英文,所以念起來很痛苦。不過順帶一提,我一題JJ/CAT都沒有遇到。

我也沒有特別的背景,是土生土長的台灣小孩,只是碰巧有些ABC的朋友,偶爾用英文聊天。這或許對TOEFL的speaking有一點幫助,但是我覺得那個部分最難的是反應快。我的TOEFL是生大四暑假的八月考的。因為GRE已經考完了,所以TOEFL幾乎就沒有什麼準備了,只在一個禮拜前把考古題瞄一下。

因為我的test score也沒有特別出眾,所以就不多講了。

然後,因為預見自己的CV實在會很虛,所以我就用參加研討會來讓它看起來豐富一點。從大三開始,比較多是從升大四的暑假開始,我大概參加了十幾個研討會、工作坊以及年會。而因為都是跟老師去,所以也有機會認識別的學校以及中研院的老師。這些社會資本對我申請學校以及規劃未來發展詢問建議,都非常有幫助。同時,我也參與了幾個老師的研究計畫,特別是有「下田野」機會的—對作量話的來說就是作調查,讓自己瞭解目前的學術發展如何。其實這些學術活動,對於只有大學幾年、初統程度的菜鳥來說,我常都是鴨子聽雷。不過我都想,聽就是了,反正以後就會懂了。而有時候為了理解,也就要自己多念點書,反正終究是要會的。

大三下的時候,我很不自量力的修了一門中研院老師來開的研究所專題,用英文上課,主要以國外幾大期刊為教材,所以一個禮拜至少念三篇的journal paper。雖然修得很辛苦,但是不論是英文或是專業內的能力,對我來說都幫助很大。而我也剛好就把我的大專生計畫(那時候審核結果還沒出來)當作term paper 寫完了。這門課對我的影響,最大的其實是這位老師。他也是我之後申請時的推薦人之一。老師剛從美國回來不久,對那兒的狀況很清楚,對我在申請學校的過程中有很大的幫助。而在他辦的一場研討會中,我被抓去接待美國來的一些老師,也因此認識了他們(雖然最後未必有上他們的學校),多少瞭解美國的狀況。

寫完了大專生計畫之後,我的老闆以及這位中研院的老師就開始鼓勵我投稿。我其實一點都不想,因為覺得自己的東西不足以登大雅之堂,不過我算是很呆的學生,反正聽話就是了。雖然未必會被接受,但是在這過程中學到對於學術產出的要求及進行的過程,同時也因為要投美國的年會所以也寫成了英文,變成我的writing sample 底稿。我覺得這是可以鼓勵大家做的。雖然我還是不知道被我矇上的ASA年會要怎麼用英文present,但是在過程中真的學到很多。最重要的是把每一篇大小報告都當成要投搞的標準來寫,會讓自己進步。而如果就不小心上了,也為CV加分阿(不過我矇上的時候已經早就申請完了,也沒加到分)。我真的要分常感謝我這兩位老師,不但指導論文,而且幫我一句一句的改(technical writing 真的很難)。

然後來講application material

Statement
我從九月中開始寫,給老師看了好幾次,改了好幾個版本,大概在十一月的時候定稿,然後給老師介紹的一個編輯改(是他在研究所的時候的同學,所以也是個社會學博士,只是改行當編輯,專作學術寫作)。所以我的Statement、CV、writing sample都是給他改過的。因為是同個領域,所以他知道這個學科的language是什麼,而且特地不讓他的文筆overwrite我的實力,以呈現出真實原貌。不過,也因為如此就花了點錢,但我想是值得的。

對於Statement,與其他一般看到的建議不同的是,老師建議我的原則是,除非認識那個教授,否則就不要提他的名字。所以我並沒有像許多範本一樣,在最後列幾個想要跟的老師。絡教授也是一樣的道理,除非認識或有人引介,老師叫我不要隨便寫信去毛遂自薦。不過我也不知道這個原則怎麼樣才適用啦,反正我很呆的聽老師的話就是了。

至於其他的內容,我其實覺得我寫的很像小學生的作文,從家庭背景寫起。我曾經試過全部使用學術字眼的版本,老師的評語是,「我在這裡面看不到你耶」。而且依我大學部沒畢業的程度,我說那些東西只有班門弄斧之用,除了弄巧成拙不太有其他可能的下場,所以可能我的內容跟其他學長姐的很不一樣。而字數部分,我完全依照學校的標準,小心不超過。(我不知道可以超過耶)但我想重點就是,要顯出自己對學術熱忱的實質努力,而不是空泛的偉大精神。

Writing sample
一般大學生沒有碩論當作writing sample,所以我覺得大專生計畫是個好機會。反正我就作了個和自己領域相近的東西。因為只是大學部的學生,我想評審們不會太在意你有沒有偉大的發現,而是著重在寫作、邏輯思考,還有簡單的分析能力吧。(我不知道還有什麼可以說的,抱歉)

CV
我沒有豐功偉業,所以就把之前參加研討會的業績列了上來。當然還有學術經歷之類的啦,其他就是一些基本的項目,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在選學校部分,許多老師給我非常多不同的意見。我申請了17所學校。我知道很瘋狂,總是跟別人說,這是個別機率很小的情況下增加機率的方法,不過自己其實很清楚分子變大的同時分母也在變大,所以沒差。其實我不知道為何要這樣做,也是聽老師的話的結果,可能也就是真的增加更多的可能性吧。因為在我上的學校裡,有兩間是我本來不打算申請後來被加進去的。而我知道我學校的選擇也非常的好高騖遠(除了沒有申請Berkeley,因為不做質化)。我的想法是,都要出國念了,就要念好一點的阿。

不過,在申請的過程中,我深知自己只是個小大四,沒有什麼過人之處,上與不上沒有太多的期待,只是試試看罷了。我爸媽傾囊相助,非常支持,讓我非常感動(這對他們來說是一筆很大的開銷)。我也深深的知道,如果沒有錢,我就絕對不可能去念。(當然,如果全部槓龜我會很難過)總之就是抱著這樣的態度申請。

在這個過程中,要感謝的人太多了,我真的覺得我的成果是由意料之外的機會堆砌而成的,而遇到好的老師是最大的關鍵。因為我真的對整個過程沒什麼概念,只是聽老師說什麼就作什麼。其中,真的會有非常大的壓力。除了因為我的兩個老師讓我感動得痛哭流涕而讓我不忍心辜負他們的期望之外(我欠他們太多了—他們總是願意給我誠心的意見,對我的無俚頭的問題盡心的回答,主動幫我找資源和contact,對我的申請有視如己出的投資,每一份推薦信依照學校和我填的領域tailor-made*17…),我當然也極度不想要辜負我父母的支持(他們都不會英文,都只能聽我轉述,非常信任我),以及我自己的期望。還記得,有一次同時寄了十幾封的成績單,過幾天後收到A校的staff跟我說他們收到我要寄給B校的資料。我整個人快崩潰了,因為不知道另一個錯在哪裡。但是他真的很好心,願意幫我轉寄到那個學校去,我再補上給他們的就好。這種好心人,也讓我感動到不行(後來B校上了A校沒上)。而我的室友以及身旁的朋友也都非常包容我在過程中的煩躁和焦慮,總是非常支持我。

事實上,現在想到要出國唸書,還是會怕,覺得自己很弱。不過,就還是咬牙盡力而為吧。不過,給預備要申請的前輩或是學弟妹的意見是,申請出國是一條不歸路,除非很確定,不然就是有傻勁(和我一樣),不要貿然決定,因為一路上要犧牲的東西太多了(像我就沒有所謂的「青春」的大學生活,只是一直在為下一步準備)。我不知道其他學科是什麼樣子,我只知道在自己的領域中,走學術不會有功名利祿,也不會有輕鬆的未來。我不敢說自己真的有那種熱忱,或是我真的適合走這條路(因為我也沒有在大學階段探究過其他的可能性);而且,申請上研究所只是另一連串更大挑戰的開始。我只知道,有機會就試試看。然後,盡力就是一百分。

我只希望,我能不辜負所有人的期望。如果我真的能活著唸出來,也不是自己的功勞。

大家加油!

以上
如果你真的讀到這裡,真的非常謝謝你:)

--
更多留學經驗談請見:[千卷書萬里路] 留學文章總目錄

[轉錄] PhD in Sociology: Lir (2010)

University of Chicago,2009夏
[前言] 
這是2010社會學經驗談的第2篇,優秀的Lir同學最後因為funding的原因沒有跟我成為同學,希望她在加州求學順利。老話一句,前輩花了這麼多的心力寫了精彩的經驗談,希望從中獲益的同學都可以分享自己的經驗,前人種樹後人乘涼,讓我們把這分心意傳承下去!

作者: Lir (寶貝的外星人) 看板: studyabroad
標題: [錄取] Ph.D in Sociology, UW-madison, UA, UCI
時間: Fri Feb 19 07:49:57 2010

背景

Admission: UW-Madison, PhD in Sociology (no funding)
UC-Irvine, PhD in Sociology (5-year full funding)
University of Arizona (3-year full funding)

Rejection: UIC, Berkeley JSP, Northwestern, Cornell

Pending: Indiana University Bloomington (waitlist)
University of Chicago (waitlist)
U of Washington (waitlist)

Decision: UC-Irvine (2011-04 dukedream附註)

Background: M.A. Social Sciences, University of Chicago
B.A. Sociology, NTU
L.L.B. NTU

GPA: M.A. 3.7
B.A. 3.6 (Sociology major 3.9)

Test Score: GRE 750/800/3.5 (09, 2009)
650/800/3.5 (10, 2007)
TOEFL waived

Work Experiences:02, 2009~ RA for NSF-funded project
08, 2005~ 09, 2007 NGO

Publications: N/A

Honors/Awards: N/A

Grants: College Student Participation in Research Projects, NSC

Presentation: two papers presented at
Queer Pride Graduate Student Association, Northwestern University.

the Williams Institute, UCLA and the International Lesbian and Gay
Law Association.


Recommendation:
1. MA thesis advisor
2. one professsor from the Department of Sociology
3. MA program associate director
4. PI of my RA position


心得:

前言─

我也跟piawfu一樣,認為個人的成功同時來自於個人的努力和外在的結構和結構所賦予的機會,所以在我的申請背景與大多數的申請者應該不太相同的情況下,一直很猶豫自己的分享可以有多少助益,但是想一想雖然申請背景不同,我的願望是不變的:一來我希望能夠藉由這樣的分享,讓社科申請者在這個版上更容易被搜尋到,讓後繼的申請者感覺不是孤軍奮戰,二來有更多專門針對社科領域的申請者的經驗和知識讓後繼的申請者可以參考也是很好的。如果能夠藉由我與piawfu兩人經驗和我們兩份申請背後所反映的結構的比對,讓申請者可以更了解自己的strength and weakness,那之後申請相信會更有自信也更有力。

總之,我的分享會比較偏重在申請材料的準備上,其他部分我大概也會提一下,如果沒有想講的就跳過。但我想大家可能都可以看出有些是美國念碩士才比較會有的事,我自己也會討論一下我認為在美國念碩士(或者說,在芝大念碩士)這件事情怎麼影響了特定部分的呈現,最後,我本來想說要講一下MAPSS的事情,但是這篇文章寫到後來已經無限延伸到跟蜈蚣一樣長了(謎之聲:蜈蚣也有不長的),所以就不寫了,如果有人想知道再推文跟我講,推的人多我就寫
,不然就寫信給我好了。

申請材料準備─

註:之所以特別想說要講申請材料準備,主要是因為我們的program有跟我們特別耳提面命personal statement要怎麼寫,從一個念社會學的人的dream school教的東西,以及MAPSS(就是我念的program)過去不錯的申請成績來看,應該是還值得一提。(好,我覺得我寫正經文字的quota已經用完了,接下來就casual寫)

Personal Statement

一般來說標準的Personal Statement應該是兩頁,頂多多一點點,但是我覺得米人是這樣,你如果寫得是紮實的,不是廢話,那你多寫一點他們也會讀完,不會因為過長就丟掉,所以如果有跟研究興趣relevant的經歷又無法透過CV呈現的話,不需要非要顧及長度而割捨,你如果可以精簡老師當然會很愉快,但是很愉快與錄取機率沒有高度正相關。(我目前錄取的三所PS長度都有二又四分之三頁)。總之整個PS分三部分:我準備好了沒、我準備做什麼、為什麼我想讀貴校。

我覺得應該大多數人都知道,申請博士班的PS千萬不要從令慈如何影響你對社會學這門高深的學問炙熱的興趣開始講(當然也不能提你老木的老木),評委說實在也不會care你與你的研究興趣的生命史,他們比較在乎的是你準備好了沒(當然如果有一個合理的興趣來源比較可以說服他們相信你有的不會只是fleeting interest)。有人會說啊博士班就是要培養研究能力啊,而且美國的博士班是也會給大學畢業生申請的啊,而且那如果我就是念書念念發現我真正有興趣的是別的,難道我就註死嗎?這些都是言之成理,不過想想現在經濟情況緊繃,博士班還要給你錢讓你念書,激烈的競爭下,人家憑什麼要把admission給一個赤手空拳說我有熱血!我有熱誠!但說不出自己到底哪裡夠格讓人家花錢養你的人呢?雖然你或許可以使出相信我之眼,但至少你得是個忍者,或者解釋一下你別方便的技藝是怎樣可以邏輯上合理的轉職成為忍者。

所以準備好了沒這件事情我覺得分兩部分,一個是ability、一個是commitment,所有PS裡的回溯性段落都是為了證明這兩件事,ability這不用講,有沒有修過相關的課、修得成績如何、有沒有做過相關的研究、有沒有發表,這些都是證明你的能力的指標;但除了這個之外,這些經歷還有用來證明你是有作為未來的研究者的現實性的自覺,這些經驗證明的是你對你的研究興趣長期的堅持與熱愛(興趣也不是空口說白話說我熱愛的,要有證據),以及你真的可以撩下去「做研究」,而不是只是看書、課堂討論跟寫期末報告,這點上你有越多課內要求以外的經歷,越能證明你對做研究的承諾。

以我的研究興趣來說,我是做法律社會學、社會運動和性別議題的,那我就從我的工作經驗說明如何引起我對現在這個特定的研究主題的興趣,接著講研究所的訓練如何充實了相關知識及確定興趣,論文寫的東西,以及在研究所期間做的研究和發表經驗,以及額外的RA工作經驗(芝大基本上不給碩士學生當TA/RA),這樣寫了大概一頁。

第二部分研究計畫,這部分同樣為了滿足兩個目的:說明你的研究計畫是如何、以及證明你是一個qualified的未來博士生、以及為了第三部分鋪墊。而比起第一個目的,我覺得後兩個目的毋寧是比較重要的。針對這部分,我的program提出了幾個check point,我再跟我的推薦人,也就是兩個芝大的老師討論之後把重點整理如下:

1.你的問題是什麼(What is your puzzle)?這個的重要性,社會學學生應該了解,沒有問題、就沒有研究,而好的研究往往是從一個好的問題來的。好的問題除了是一個很有靈光的問題之外,同時也要是一個有來由的問題,所謂的有來由就牽涉到文獻回顧的問題,必須適度的說明你的問題是根基在相關的文獻上的,所以就是既要說明問題,又要簡短說明目前為止的研究狀況。不過我其中一個老師說,文獻不用講很詳細啦,我要是做這方面的專家我看一下就知道你懂不懂,而且我比你還懂,你花那麼多篇幅寫給我看要幹嘛?

2.你的假設是什麼(what is your hypothesis or provisional answer)?我當初看到這個point一直在想,我要是知道答案我還做幹嘛,不過後來想開了,覺得這點主要是看你能在目前的基礎上做出什麼推論。

3.這個問題為什麼重要?這是MAPSS經典的”so what” question,我不敢說博士班有沒有這麼赤裸裸的一天到晚問這問題,但我也有被我的指導老師當面問過so what? Why should I care if this question is answered or not?這個問題就是在要求你的研究、你的問題是要根基於現有的研究成果、並且,更重要的是能夠提出你的貢獻。其實這說到底也不是一個很攻擊性的問題,只是so what這個問題問這麼早,還是有一種令人驚恐的氣氛,我想應該有不少人做研究一開始都是只覺得啊這個主題我有興趣啊老師也說可以,最後寫論文的時候才在想研究貢獻的吧……

4.研究方法。

以上四個問題看起來就像一個微型的proposal啊(謎之聲:對它就是,你到底要denial到什麼時候),所以我當初就是該讀的書讀一讀,然後開始寫,特別是需要看一下要申請的學校的老師的作品,以便(如果你想的話)可以微調,我並沒有針對每個學校寫研究計畫,而是大體不變,只針對我特級想上的學校微調,這在後面選校的時候再講好了。

雖然必須要認真寫project,但我還是覺得這份project實質上做為一分proposal的意義不大(我的意思是說,你為了它讀的書可能還比較重要),因為大家都知道,沒有人真的照著他的申請資料做論文的,這份project還是為了向committee證明:你有興趣、你有知識、而且你有做研究的潛力──你可以提出有根有據的、有insight又有趣的問題、而且你知道你可以怎麼做。最後一個重要的點是,這時候你後面name要一起工作的未來指導老師已經在想你的研究興趣跟她/他合不合了。這個我大概也寫了一頁。

第三部分就是講一講為什麼要申請這所學校,有些學校我寫了兩個老師、有些學校我寫了三個,依據我真實的心意,我至少讀過一篇以上想一起工作的老師的paper或書(的一部分),然後在這一段裡討論他們的工作可以對我的的研究計畫起怎樣的幫助。這段沒甚麼特別的注意要點,只有我其中一個老師說過,一定要讀想合作的老師的作品,老師從十步以外就可以感應到你到底有讀還是沒讀。這段我通常如果是很想去的學校大概都寫到10行以上。

我覺得現在回看起來,整體來說我有點寫太多了,但是幾個老師都沒講什麼我就算了。我是先寫了一兩個版本之後,拿給MAPSS的program advisor看,看完再改,改到覺得這樣還可以了,就拿去給三個推薦人看,其中一個推薦人幫我改了文法、以及整個段落順序大改,另兩個提了一些意見,回去再改,然後再送跟我相熟的native朋友再看一下文法,前前後後不算針對特定學校微調的版本的話,大概改了七個版本。

CV

跟Piawfu大一樣,我也是先把跟academic直接相關的東西(研究經驗、 grants、presentation)擺前面,工作啊、其他志願經驗啊,比較沒有直接相關的就擺後面。

Writing sample

我直接就用了我的碩論,針對一些學校的要求把碩論改短的話就刪節內文,儘量把骨幹留下,並且兼顧到可以讓評委看出論證能力就好,其他全部用刪節號帶過。因為念芝大的關係writing sample很省事,也不必翻譯,但結合我上一次申請的經驗,我覺得如果要翻譯的話,除了文法要正確以外(廢話),我覺得也要兼顧中文論文書寫和英文論文書寫上的差異,所以不是只是中翻英,而是可能要改寫整個段落的結構,不然就會呈現一種文法對,但對方覺得這是一個行文sloppy的writing sample的狀況,那這樣你這部分就算白努力了。

LORs

我的推薦信有四封,本來的計畫是碩論指導老師一封、做RA的老闆一封、還有芝大社會系一個作gender的老師一封,本來覺得已經集滿三顆龍珠了,但是因為我有找MAPSS的program advisor討論,所以也有請他寫(MAPSS有一個制度是會有人負責你的申請,提供意見、看資料、以及寫推薦信)。除了我做RA的老闆有給我看他寫的信以外,其他三位米人都是自己寫、自己線上交信。(我真的好想知道他們到底講我什麼~~~)

大概值得一提的是,因為我的GRE寫作分數一直無法提升(沒辦法,我是那種打屁聊天我可以很快,認真的output我要想很久的那種,所以口說寫作這種需要消化再output的東西我從來都超爛的),所以特別請其中一位老師幫我在推薦信裡寫了說這位同學寫作沒甚麼問題。

Presentation

同樣,我覺得在芝大讀書讓presentation變得相對容易一些,因為平常也是要被逼迫講英文,上課討論、報告,芝大的人很喜歡把一般學者寫在書上的句子拿來當話講,就是有很多很長的子句關代的那種句子,然後又講很快,好像恨不得他們的嘴巴可以跟上思考的速度一樣,聽的時候會非常容易頭昏腦脹,我到現在也不能說我完全適應了,全部都聽得懂,但是也是有一直在進步,這使得presentation變得比較容易一點,在回答問題上沒甚麼大問題(頂多感覺像是大人問問題小孩回答這樣)。

不過即使是這樣一開始還是挫的要命,幸好第一次發表是跟朋友合作,他寫一半我寫一半,上台也是他講一半我講一半,有一個人在旁邊我心安不少,第二次發表已經是在芝大一年的中後段了,這次雖然也是一樣緊張,但是至少可以一個人上台無powerpoint自己一個人半看稿講完。

在美國投presentation真的沒有那麼困難,有些會議甚至不要求你要繳全文,所以不失為一個磨練的機會,好好把研究做好,powerpoint做好,蕊好十到十五分鐘的稿子,就可以去發表了,順便又可以玩樂一下咩。

Test Score

我沒有在台灣念研究所,所以不知道台灣的研究所到底念多少英文的paper,不過在芝大念完一年書之後,我跟我朋友都有感覺:再去考GRE的時候,閱讀居然變成了簡單的東西(而且她跟我都因為把時間花在背單字,完全沒準備閱讀)?!相對之下那些要強記死背的類反反而覺得很辛苦,確實是一分耕耘一分收穫。所以我覺得有一定的英文paper的訓練,GRE的閱讀應該不是不可突破的,機考的重點是秒答類反,把時間能留多就留多,這樣就會有足夠的時間讀閱讀,有足夠的時間,我相信常在讀英文paper的研究生應該不是喜馬拉雅山,反正你如果要出國念書,將來也是要念英文paper,早死晚死都是要死的,不如就先努力吧。

Toefl我是三年前考的,在芝大念過一年書之後大部分的學校都waive了托福,只有一所沒waive,所以我就報名去考了,但因為工作很忙完全沒準備就去考(真的一點都沒準備,連模擬考都沒做),結果考得比三年前還差,而且口說還不到標,但最後那所學校還是錄取了,不過DGS有打電話來interview,我緊張的要死想說喔又要interview喔,但他只是打來問我的Toefl怎麼回事,然後我解釋了一下,他就說喔我們本來就是要收你,因為你的推薦人有說你寫作和口語都ok,你的PS和WS也都ok,所以我們只是打電話確認一下而已。這件事情的我想是告訴
我們,標準化測驗成績非絕對,但是如果有一個地方不行,一定要想辦法在整個application package裡面補洞。


選校

我自己在選校上是根據我的研究興趣選的,沒想太多排名和學校所在的位置。已經差不多想好要做的project(不是只是想specialty是什麼而已),然後才去選學校,不過我現在想想,就算我只定了subfield就去選,出來的list也不會差太多,因為要找我的三個興趣的交集的社會學系實在是太少了。

所以如前所述我是做法律社會學、社會運動和性別議題,這三個領域獨立或連集或交集我都廣泛的有興趣,所以在選校上大概就是採取C3取2的態度去選,以法律社會學和社會運動為優先考量。我問了我的指導老師他覺得申請哪些學校比較好,他給了我八九個學校,我回去研究了之後選了幾個,又另外根據自己做研究時讀的書的作者去搜尋了一些學校,最後決定出十個(本來應該有十一個的,但是因為其中一所學校的program今年沒錢不招人,哭)。以我目前收Admission和雖然還沒來,但因為已經在網路上看到有人收到admission所以估計是被拒了的
結果來看,收不收我跟到底跟這個program faculty有沒有超fit是高度相關的,所以還是要說千萬不要有名校迷思,排名真的不是一切,名校頂多是說,如果你的興趣其實還沒有很定,那因為名校overall上可能好一點,所以你可以換了field還是找到不錯的老師帶你,但是你如果去一個興趣完全不合或高度不合的名校,那想想你要痛苦多久啊,而且與其跟名校,不如跟做你的領域權威的老師啊,以後他給你寫的找工作的推薦信才會有力(不管你要留下還是回台灣)。

啊?你要問我為什麼有興趣不明還進博士班的人嗎?ㄜ,天才的世界我不懂,或者可以在無甚大興趣的情況下還可以把自己的PS寫的生猛有力的,我拜服。

本來我也有想申請SJD,因為我有興趣的題目很多時候是法學院的老師在做,但因為SJD得從LLM開始念,不可能讓爸媽燒這個錢,而且其他的興趣還是社會學的部分,所以就打消念頭,相關訊息感謝台大法律的張文貞老師的詳盡說明,在此致謝。


結語

雖然不寫MAPSS的事情,還是想概略性的講一下美台研究所的比較(以我僅有不多的對台灣研究所的了解),個人意見為多,容有疑義及個人意見,請不要鞭我鞭得太用力。

我記得很久以前為了要出國,還是在國內念碩士,抽過奧修禪卡,抽出來的結果是如果出國念,會有很多的試煉,但也會有智識上的躍進,在台灣念的話會是一個pleasant的過程,會有非常多的助力。我終究沒選擇考台灣的研究所,因為覺得如果是考試我應該會考不上,但如果是申請的話也許可以試一試,還有一些私人因素就不講了,這麼多年過去了,我覺得禪卡說的還不錯準,在芝大念碩士對很多方面都是挑戰,但因為一個個穿越了,也有很多的收穫,不管是對智識上或對自己的了解。

對自己的了解不用講了,在克服一關關的挑戰的同時,對自己的能力會有更多的了解,對自己是個甚麼樣的人也會更有把握,這些對我來說是在台灣熟悉的環境比較難得到的,芝大當然是世界級的學校,挑戰也很多,比方說敝校出名的是十周讀人家十三周(或更多)的分量,也不管你讀不讀的完,國際學生又是第一年,讀書速度超慢,又沒有本國學生整個知識體系的背景,痛苦的要命,恨不得一天有四十八小時(真的,我的人生從沒有真的這樣想過),英文寫作不好也不會給你留情面,看到期中考成績欲哭有很多淚,但哭完也只能自己再去找老師問,但是也在慢慢忍耐、努力、成長的過程中了解自己潛能其實還很多未開發,受到優秀的同儕的激勵不知不覺自己的思考也會進步,最後居然也把論文寫出來順利畢業了。這一切聽起來就像是老套的留學生心路歷程,但是經歷一遍還是只能夠說獲益非常。

芝大不是一個氣氛很好的地方,社會系基本上對學生放任自流,有好一些好辯要爭,完全不顧別人的學生,也常常聽到學生mentally breakdown或大depressed之類的事情,教授有時候也要看運氣,也有教授帶學生得很糟(他基本上只care自己的研究,並不真的care你),但是如果你是相信真理越辯越明的人,獨立而且完全不care周遭的氣氛或人的話,在芝大也是可以勝任愉快,我是只有後半,所以過的還行。

芝大的水平很高,聰明或飽讀詩書的人也很多,我覺得在這裡學到的最多是做學問的方法、思考的方法,跟了解自己怎麼樣在美國學術工業裡做一個生產者,這些比實際上的knowledge都重要多了,書本上的東西在南極也是可以自己念的。另外我也覺得台灣學生的程度其實不差,我身邊很多當年的同學現在在台灣也是繼續優秀,我相信他們在芝大也絕不會遜於本國學生(撇開語言障礙不談的話)。不過台灣的教育對於讀原典的強調似乎沒有美國強,這點可能稍弱,然後活潑的思考、批判性的想事情和看待知識,這點上overall來說可能也差一點(至少我大學是如此,時過境遷,現在不知道怎麼樣)。

對申請來說,在美國讀書,你的成績和研究成果都是在未來申請的學校的同一個系統裡面,所以對學校來說他會比較了解GPA代表了你的能力的程度,推薦人如果是committee member認識的人的話是真的會很有用,美國人很重視推薦信的。但我覺得在台灣念、有足夠的Publication和品質夠好的研究,未必不能做到一樣的事情,piawfu大就是最好的證明。所以在美國念碩士的好處大概是申請會容易一些,然後會更well prepared for American Ph.D,但是在台灣指導老師跟學生的關係非常緊密(還是因為我都認識人超好的老師?),mentorship的程度是很不一樣的(不過這可能要調整因為是芝大+因為只是一年的program+因為只是MA
等等因素的影響,其他學校是怎樣我就不知道了。)

ㄟ,我好像還是寫太長了,總之希望以後的人都申請順利。請多指教。

--
更多留學經驗談請見:[千卷書萬里路] 留學文章總目錄


[轉錄] PhD in Sociology: Piawfu (2010)

遠望San Francisco,2008秋
[前言]
這是去年一系列社會學錄取文的第一篇,徵得作者同意分享在這裡,原作者是一位超級優秀的同學,在大學年代跟我和雅婷都很有緣份,希望他在柏克萊學業順利,有機會一定要在美國相聚好好向他討教。

也希望各位從前輩經驗談得到幫助的同學都可以分享自己的申請經驗,每人的經驗雖不盡相同,卻一定都有參考價值,前人種樹後人乘涼,讓我們把這分心意傳承下去!

-- 
作者: piawfu (抱玉)                                 看板: studyabroad
標題: [錄取] PHD in Sociology, UC Berkeley and UW Madison
時間: Mon Feb 1 19:25:54 2010

I. Application Profile

Admission:

Public:
University of Wisconsin - Madison (no funding)
City University of New York (CUNY) (five-year full funding)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 San Diego (UCSD) (funding is pending)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 Davis (UCD) (funding is pending)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 Berkeley (five-year full funding)

Privat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five-year full funding)
New School for Social Research (???)

Rejection: Stanford University,
UCLA (interviewed),
U of Chicago (final name list)
Ohio State U (not informed of any decision)
U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 Irvine
Duke University

Decision: UC Berkeley

Background: MA in Sociology, NTHU (MA program in China Studies)
BA in Economics, NTHU
BE in Mechanical Engineering, NTU (droped)

GPA: MA: 4.00
BA: 3.68 (major 3.74)
BE: 1.81

Test Scores:

* GRE: V620/ Q800/ AWA3.5

* TOEFL: R29/ L29/ S22/ W24 total 104 (Jan. 2008)
R30/ L25/ S24/ W27 total 102 (Oct. 2009)

Work Experiences:

* Teaching/ Research Assistantships

* Sewing Machine Operator at Hengfa Handbag Co., Guangdong, China
(during field work for MA thesis)

Publications:

* Working paper: a paper under revison for a British Journal

* Journal article: a paper published in Taiwanese Sociology

* Conference papers: two papers presented at
- Taiwanese Sociological Association Annual Meeting (2007) and
- an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hold at Cornell Univ., NY (2008)

Honors/Awards: Academic Achievement Award, NTHU (once only)

Recommendations: one from a committee member (AS),
one from MA thesis advisor (NTHU), and
one from a professor in MA program (AS)

----------------------------------------------------------------------------

II. 申請心得

上禮拜就收到UW Madison 的admission,在置底文回報以後想說慢慢來整理這段時間的經驗,然後等到其它學校結果出來以後再po心得好了。結果,這兩天熊熊發現UW好像沒有fellowship給我,所以要開始想辦法找錢了,還是先趕快在忙著找錢以前先來貼心得文吧。

這篇文章我會盡量寫得具體一點,讓文章更有參考價值。不過,拜託圈內人不用查我是誰、或是猜我提到的那些老師又是誰了。如果有同行的朋友對我的經驗感興趣、想知道更多特定的細節,直接寫信給我就好了。


※ SoP

我的SoP 從開始寫到定稿,大概花了兩個月的時間。定稿時的長度很長,將近五頁,之後再針對不同學校用不同方式刪改。這份五頁的初稿有請一位朋友幫我看,這位朋友是研究領域跟我非常接近的native speaker,剛認識時他是fresh PHD,剛剛拿到教職。有這樣的proofreader,我算是很幸運了。

我的SoP 基本上是三個部分組成的:

1. Prologue

講了在研究過程裡我遇到的一個小故事,目的是同時(1) 用故事引起讀者興趣;(2) 從故事連結到我碩論探討的主要問題;(3) 第一句就點出我做的田野調查的性質。

小故事講完,我就開始用一小段介紹自己碩論的田野調查,然後在下一節談我到底發現了什麼。

2. Prior Research Experiences

在五頁版裡面,這一節下面還有分三個小標,分別講了我碩論的兩個主要的議題(勞動過程和勞雇關係),以及一個叫做Beyond the Thesis 的小標,用來稍微交代我在碩論寫完之後的兩篇期刊文章(一篇修改中)和兩篇會議論文。不過,一旦變成三頁以下的版本,通常小標就會通通拿掉。

3. Academic Plan and Future Research

這一段就是關於「我為什麼要申請貴校」的部分。這一段我寫了十幾遍,針對各校faculty客製化,每份SoP至少有三個教授的名字、他們的研究領域,以及這些領域跟我未來研究的關係。我的寫法是:第一段先說,從我過去的研究出發,我接下來想研究些什麼;因為碩論涉及的問題相當多元,所以總能找到幾個適合特定學校的研究方向。接著,就開始寫我對哪些教授有興趣,他們的研究領域跟我有什麼關係。

這個聽起來有點累,不過其實還好。大概寫到第七、八次的時候,我已經可以很機械化地做這件事了......寫到第十份之後,我根本懶得拿去找人檢查英文了,反正任何一個句型、任何一個關鍵字,都已經用了將近十次。

※ Writing Sample

我的writing sample就是目前修改中的文章,並且在文章標題後面加了一個註腳:

This writing sample for the Department of Sociology at (school name) is a paper under revision for (journal name).


※ CV

我去中研院網頁找了個很完美主義、偏向在英文世界發表的學者的CV,拿來當作格式的範本。不過,跟多數CV不一樣的是,我在教育背景之後直接寫學術發表,跳過了很多人放在比較前面的學術榮譽和工作經驗(我把這兩項放到最後面)。

我這樣做的想法很單純:我得過的獎聽起來最了不起的也就是書卷,其它的就是在大學時各種每學期幾千塊、由教務處分配的某某某先生(女士)紀念獎學金,工作也都是助教或研究助理。相對來講,學術發表的經驗似乎比較有趣一點。


※ GRE/ TOEFL

我想我的考試成績對申請社會系top 20的學校,大概算是「不理想但可能死不了人」的。有些學校會給過去幾年的GRE 分數統計,有些還分成「申請者的平均」和「被錄取者的平均」。我的verbal通常比「被錄取者的平均」低了三四十分不等,至於數學,大概也多了幾十分。

比較有趣的是,有一所學校「申請者的成績」明顯高於「被錄取者的成績」,在前者,verbal可以高到700以上,這還是「申請者的平均」喔,也就是過去三年三百多個申請者的平均verbal分數。然而,同校的「被錄取者」,verbal平均大致是640到650左右。

我準備GRE 的方式,好像沒什麼值得分享的。反正就是一直背一直背,同時我在兩項考試期間很少讀中文,除了BBS 以外。比較特別的地方是:雖然我考的是機考,考前兩天也大致看了一下機經,但是真正到考試是,只有到最後才出現了一兩題類反的樣子。在沒有什麼機經題的情況下,相對地,我應該有不少分數是閱讀測驗的貢獻。我在前五題就出現了閱讀,當時想也不想就照讀照寫,看來這些題目答得還不錯。

其實,對於在台灣讀了碩士班、或者大學期間已經讀了許多英文學術文獻的文科申請者,我很不建議一碰到機考就想放棄閱讀、賭前五題會不會是類反。當然,類反出現的機率是蠻高的,但是一個已經習慣讀英文論文的文科考生,其實好好寫閱讀時間應該也夠。之所以說「文科」考生或申請者,是因為我不確定理工科的paper跟閱讀測驗的文章長得有多像。文科很多科系的paper是跟閱讀測驗的文章長得挺像的。

至於托福,主要的練習方式就是看DVD 開英文字幕,一邊練聽力一邊學比較口語的表達方法。考第一次時閱讀和寫作都沒有特別準備,因為當時已經在寫英文文章,自以為不用特意準備作文。不過,考第二次時有補習,感覺的確是有差。另外,我考托福前剛好是美國總統大選,我差不多聽完了Obama在youtube點閱率比較高的多數演講。

※ Recommendations

我的三位推薦人分別是老闆、一位口試委員、一位認識好幾年的碩士班老師。這三位老師各自跟我有申請的三所學校有關,目前這三所學校一所錄取、一所拒絕、一所還沒消息。

我老闆寫推薦信時,要我把碩論重新寄給他,然後還有我的各項申請文件。在重看這些東西之餘,他在寫推薦信時還針對他比較熟悉的學校,參考那些學校的特點寫不同的推薦信內容。我只能說我欠他欠太多了。


----------------------------------------------------------------------------

III. 「他不是一個人在戰鬥」

我很好奇有沒有人知道這個標題的梗在哪裡,不管怎樣,用這句話形容我的申請過程,是非常貼切的。

念社會學的多半都能大致同意一件事:一個人的人生,得力於自己的環境、周遭的同儕、前人的照顧(無論是在家庭裡或是在學校裡)之處,可能並不少於個人的努力。同時,個人的努力,也經常是鑲嵌在這些外在的機會結構裡的。

我沒有要討論「外在的機會結構」和「個人的努力」哪個比較重要,畢竟真正重要的是「努力抓緊機會」。以下比較像感謝文,內容都是過去有哪些機會掉到了我頭上,對於馬上就要申請的朋友可能不是那麼有用。然而,在這些機會裡,我也都做了一些事情。所以,如果有板上的朋友是正要或剛剛進入碩士班,對我過去幾年的經歷有興趣的,或許以下的文章也還勉強可以參考。


※ 先感謝母校和老闆

雖然這篇心得文應該以申請經驗分享為主,但是清大社會所中國研究學程,還有我的老闆,是一定要先感謝一下的。

清大社會所的中國研究學程,是社會所跟中研院合作的碩士生培育計畫,由清大招生和訓練,中研院社會所、政治所的幾位做中國研究的老師來幫忙開課。同時,中研院也補助研究生在學期間的兩次田野研究,一次是一年級全班一起進行的田野參訪(印象中是一週至十多天不等)另一次是碩論研究計畫通過後的個人田野調查(數月至一年不等,不過也不是做越久領越多,基本上補助金額還是有上限的)。這些資源幫助了我的碩士論文研究,也讓我勉強有了一點點學術成果。

至於我的老闆,則是要感謝他對我的支持,讓我在碩士論文階段進行了一個看起來有點冒險的研究。碩論寫完、畢業了以後,至今仍有許多稿子是請他給意見的。這種「售後服務」包括:他看了我的期刊文章初稿、國外研討會的摘要、看了以後還跟我談,叫我整個重寫,還跟我說重寫時應該用怎樣的方式釐清自己文章的賣點。然後,等到要找他寫推薦信了,他又把我的一兩百頁的碩論、SoP和申請用的essay(不含writing sample大概也有10頁)通通要過去重讀,並且針對各個不同學校裡他比較熟悉的那幾所寫不同的推薦信(我申請了十幾家學校....)。當然,最重要的是他治學嚴謹的身教,和他為我樹立的role model。


※ 碩士論文

我覺得,我會走到今天,跟自己跟了個好老闆、做了個堪用的論文,關係相當的密切。後面提到的會議論文、期刊文章,都是從這本碩論來的。

我的碩士論文研究的是廣東工人的勞動過程(labor process) 和日常生活,同時,我想知道:這兩個在多數研究裡截然不同的範疇,彼此之間到底有什麼關係。會想到這個問題,是因為研究所一年級的時候,我們全班由老師帶隊在廣東及上海進行了一系列的田野調查。我在工廠裡注意到了日常生活空間和生產空間緊密結合的工廠設計。如果考慮了緊密的門禁,以及工廠裡這
些「國內移工」(inner-migrant workers) 和廠外當地居民之間的社會隔閡,這個現象可能可以算是中國的特色。於是,到了研一下,我想到把空間劃分、日常生活治理和勞動過程這幾個議題加在一起做撒尿牛丸,搞不好行得通。

想是這樣想啦,問題是,要研究這種東西,最理想的方式就是自己進工廠去當工人。這對當時的我來講,是件又興奮又恐懼的事。恐懼的除了怕在工廠裡被壓斷手(有位研究產業的老師還跟我分析怎樣的工廠會有怎樣的工作傷害....)以外,更怕的是自己無法適應工廠的生活,不過最恐怖的大概還是怕「花了半年做田野,論文還是做不出來」。就在這時候,我後來的老闆對
這個題目非常欣賞,我又一向很想跟這個老師,加上我對勞動過程研究的憧憬,我就二話不說決定做這個了。

在田野裡有一堆各式各樣的事,什麼半夜宿舍有人跑進來勒索啦之類的事情,一開始覺得很驚人,後來也就算了。我去的工廠基本上不會有太嚴重的工傷,累歸累,基本上身體健康,研究順利。不過,在路邊攤喝啤酒時偶然看到有的啤酒海報標榜「不含甲醛,更符合消費者需求」,心裡還是不由得寫個囧字。

拜中研院經費之賜,我在廣東的田野進行了五個月,也沒花到什麼自己的錢。不過當然啦,吃住都在工廠裡的田野調查是比較省錢一點。老師們也很支持我的研究,除了做產業的老師提醒我小心我的手以外,在田野期間,遇到特殊的狀況,我也會直接打電話回台灣問老師的意見。有次老闆剛好不在台灣,我打去給另一位老師,他也在半夜跟我討論了半個小時。

這樣的田野調查經驗,一方面讓我得到了很多光是訪談很難得到的觀察,一方面多少也變成了在申請學校的時候有點特色的東西。至少,之前我被某家學校的教授interview(用skype)的時候,他對我田野調查的經驗似乎蠻有興趣的。不過,這很可能也是領域相近的緣故,因為這位教授也在研究勞工議題。


※ 台灣社會學年會

其實「我覺得」這幾年社會學年會的研究生文章越來越多了。不過,另一種可能是其實一直都很多,只是我研一、研二的時候沒有注意到。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要提醒想繼續從事研究的學弟妹們:只要手上有「可能可以寫」的東西,就不要放過機會,能投稿就投稿,不要像我研一、研二時一樣,把在年會發表文章當成僅僅是「老師們的事情」。

我在研三下,論文寫得差不多的時候,就以論文其中一章為主軸寫了個摘要投稿年會。到了12月,發表文章時,就得到了很多的評論意見。如果不是有這些「根據單篇文章的具體意見」,要我直接從碩士論文裡生出一篇期刊文章的初稿、或是一篇writing sample,想必是要花更多功夫的。

我也很感謝我當時的評論人,他給予了我很多具體的意見,也很肯定我的文章。如果不是有這樣的鼓勵,我也不會想到期刊發表這種事情。


※ 國際會議

會知道這個會議的存在,其實真的是湊巧又湊巧、偶然又偶然。一封從美國轉寄到香港、從香港轉寄到中研院的email ,因為老師覺得裡面徵求的稿件跟我的研究領域非常相關,所以就轉寄給我和另一位同學。

收到信之後,我先寫了一個英文摘要,給我老闆看。當時我已經畢業了,這算是老闆的「售後服務」。當時我已經參加過台灣的研討會、國內的期刊文章也進入審稿程序了(忘了是已經進入匿名審查還是已經獲得修改意見),雖然覺得用英文寫摘要還是比較難,但是自己也沒有太驚恐。然而,老闆直接把這篇摘要打了回票,告訴我這樣的摘要「非常不利」,要我整個重寫。

我在寫這份不利的摘要時,是直接用英文想、用英文寫的。我老闆叫我先用中文想,至少要寫出outline ,然後再寫英文。事後想起來,當時的我(其實到現在還是),雖然用英文寫一寫可以寫一大段,弄出一個摘要的長度完全不是問題,但是我英文其實還是不夠好,很多東西第一時間是不會寫的。而我第一次直接用英文寫出來的摘要,是我有意無意迴避了「寫不出來的東
西」之後的產品。這樣寫出來的東西,戰力上當然受到了很大的限制。

所以,在此之後,我通常也會建議剛開始寫英文的人,先列出中文的大綱,然後逼自己把這些東西通通用英文表達出來。最好不要像我當時一樣,自以為寫得很順,其實之所以順只是因為「都只寫自己會寫的」。

我的二稿完成以後,老闆要我去找人改,而且要找念社會學、或至少社會科學的native speaker。我想來想去,找了碩士班的一位準native speaker的學姐,當時她正在UCSD念博班。她剛好忙,找了一個她的博班學弟幫我。我至今仍然很感謝這個機遇。

等到主辦單位收了我的文章、我連滾帶爬地把東西給寫完了,就飛去美國東岸參加研討會。一直到我住進主辦單位安排的旅館,我都不確定自己能不能順利撐過這個三天的會議。我從來都不算英文特別好的人,口說更是沒有把握,尤其是缺乏在學術場合講英文的經驗(presentation就更不用說)。唯一讓我稍微有信心一點的,是研三那年清大中國研究中心邀請了一位Yale的教授來台灣,讓我們修了他一週的短期密集課程,而我在當時至少聽得懂,
發表意見也能講個兩句。

不過,硬著頭皮殺去了東岸以後,就覺得頭斷不過碗大個疤。上台報告的時候,要是一句都講不出來,那就把投影機螢幕給收上去,在後面的黑板上畫圈圈和箭頭,解釋我的論證,這樣總可以吧?被提問時聽不懂,那反正老闆(應邀去發表文章)和碩士班同學(當時已經在哥大唸書,跟我一樣投稿上那個研討會)都在,拜託他們幫我翻譯,也還是可以溝通啊!

我的場次在第三天,一起參加研討會的博士生們多數第二天就發表完了,晚上跑去喝酒,我就坐在bar 裡面開筆電做投影片——我跟抓我去喝酒的人說我很願意去,但是要有人在bar 裡面幫我看投影片聽我講一遍我隔天發表的內容。事情變成這樣子當然跟我「沒喝酒就不叫研討會」的信念有關,但是在另一方面,在bar 裡面跟半醉的人討論我的presentation,總好過待在旅館裡準備,等他們喝醉回去了再找人幫忙好。

等到大家喝完酒,回到旅館後,我就把在bar 裡面講過一遍的東西打成講稿,不過其實隔天根本沒有怎麼用到,我就站在台上一邊發抖(手和腿都抖)一邊報告完我的文章。為了怕在提問時間有人講話太快我聽不懂,我在前一晚睡前臨時決定,加了最後一張投影片,大意就是說我很可能會跟不上大家講話的速度,請提問者講話慢一點。等到真正有人提問、並且講話很快的時候,我就用嘴型跟他說"s~~low~~ly"。大概是我的表情很誇張、自己講slowly都講得超~慢~,當下氣氛十分歡樂。

雖然所有人都知道我超緊張,但是發表總算是成功的。經過這次研討會,我也認識了一些在之後幫我許多忙的朋友,包括後來幫我看SoP的fresh PHD。


※ 期刊文章

這一部份我很難分享什麼,畢竟我也只是剛開始而已。對於這部分有興趣的朋友,或許可以去PHD板找Poe大大的文章。

--
更多留學經驗談請見:[千卷書萬里路] 留學文章總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