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10日

回應蘋果日報陳家煜《台灣的威斯康辛教訓》一文


今天蘋果日報有一篇有關威斯康辛工會抗爭的投書,作者是「普通人的自由主義」部落格主陳家煜老師,我一直是該部落格的忠實讀者,今天他這篇文章有些章節引喻失義,我回應如下,也歡迎大家理性地進行後續討論。


原文連結: http://tw.nextmedia.com/applenews/article/art_id/33237969/IssueID/20110310
原文連結2: http://chenjiayuh.blogspot.com/2011/03/blog-post_09.html

台灣的威斯康辛教訓(陳家煜)
2011年 03月10日

如果台灣國會大選、總統大選,支持廢除十八趴的政黨高票勝選執政,而領十八趴的軍公教人員,為反對廢除十八趴,而佔領立法院,要求執政黨收回成命,否則絕不撤退。然後媒體一面倒地支持佔領立法院的軍公教人員,大聲疾呼,「廢除十八趴是在戕害中產階級」、「立法院議事無法進行,執政黨何時要理性地做出妥協?」等等,大概多數的台灣人都會有錯亂的感覺。領十八趴的軍公教人員很低調,也說明了台灣人知恥。現在美國威斯康辛州的「開羅」化示威行動,被《紐約時報》等左派媒體美化,好似公務員是弱勢團體,遭無良共和黨州長壓迫一樣。但其實這些霸佔州廳的工會人士,根本不是弱勢團體,而是強勢而不知恥的利益團體。

威州爭議的核心在於政府員工工會的集體談判權。在現行制度下,任何威州的公教人員,只要聘用,不管有沒有加入工會,即一體適用州府和工會簽定的合約,工會集體為公教人員談判包含退休金、健保和薪水在內的福利。州府發薪時,自動把部分薪水扣下,繳付工會會費,不管是不是工會成員。新任的威州州長要立法限制公務員現有的集體談判權,同時取消代扣工會會費。這一刀正砍在工會痛處,所以示威力道才這麼強,因為源源不絕、自動送上門的工會會費,正是工會用來贊助左派政客競選的最重要武器。

第一、以台灣的18趴來類比美國威斯康辛的工會抗爭大有問題,生活在美國的朋友大概可以體會,美國教師和公僕的社經地位不如台灣公務員,今天威州抗爭的重點在於組織工會的權利,不在於公務員的福利,這點讀者需要明辨。此外,州長Scott Walker的競選期間從來沒有提到要打壓工會的政見,所以第一句以「支持廢除十八趴的政黨高票勝選執政」來比喻,完全背離事實。

18趴和威斯康辛工會兩者雖然都是公務人員,卻有非常不同的歷史脈絡,陳教授之前曾表示「真理消失在比喻中,很多時候類比還會糢糊焦點,而使得科學無法前進(link),他自己在此文中卻使用了一個不倫不類的比喻,有借用台灣人不熟悉的議題炒作民粹主義的嫌疑,引喻失義,殊為可惜。

第二、作者在此正確點出工會會費的問題,也就是美國所謂"Right-to-work Law",這是其他中文媒體報導所未見的重點,增加了討論深度,值得掌聲。這點的確需要深度的討論,不過,工會會費似乎與當前的「預算問題」風馬牛不相及,州長藉由預算之名剷除工會,極端政治操作自然引發反彈。事實上,在美國右翼保守政治和共和黨內,對於這個問題都還有分歧,比如競選總統呼聲甚高的印地安納州長Mitch Daniels(他是威州州長Scott Walker的好兄弟)就是工會會費的支持者。

如果作者對於工會資助民主黨左派政客這麼深惡痛絕,可能也需要拿同樣的標準來檢視各大財團金主與右派政客的政商關係,工會再怎麼有錢,怎麼比得過支持小布希的石油巨獸呢?

稅金自肥民眾憤怒
工會捐錢支持民主黨政客主政是互惠。因為公務員談判新合約的時候,談判的兩邊都是工會的人,根本不用談判,公教人員福利自然越來越好。威州最大城,密爾瓦基的公立學校教師,每賺1元薪水,就有0.74元的退休金和保險福利,而一般私人企業員工,每賺1元薪水,才有0.24元的福利,而教師的平均薪水,並沒有比私部門員工低。台灣的十八趴,和美國某些公教人員福利比起來,還算小巫見大巫了。這些「人上人」和「人下人」的差別,本來也不會有民眾注意,只要人人有工做,政府發得出餉,誰願意擋人財路?但這種拿納稅金自肥的現象,到了現下景氣衰退,州府入不敷出的時候,自是非暴露出來不可。這也是為什麼憤怒的民眾會選共和黨州長,且讓共和黨在州議會過半的重要原因。而背棄民眾辜負的民主黨,居然採用「逃離」州境的招數,公然對抗民意。但美國畢竟還是民主制度,享有民意支持的州長,取得最後勝利的可能性還是比較大。 

對台灣民眾而言,遠在美國的政爭,不是和自己一點關係都沒有。近年來民主國家造就「特權中產階級」的潮流,台灣並沒有錯過。有工作保障的國營事業、準國營事業員工,早就是台灣工運的主要成員了。而公務員由考試院長帶頭,明明是領人民稅金的公僕,卻不以「一般人」自居,厚顏推動獨厚公務員,而一般勞工看得到卻吃不到的多項福利。挾著獨有資源,主導輿論,一條一條地將法律往自己有利的方向修改。很快地,教師也將組工會了,特權中產階級人數又將大幅增加了。

「台灣的十八趴,和美國某些公教人員福利比起來,還算小巫見大巫了。」這句話有任何證據嗎?我們來看看統計數字,前幾天電視新聞報導的數字表示(如有更好的資料歡迎告知)威州戶收入中位數為$50,578私人部門全職員工約每年$49,760公務人員的平均薪資為每年$48,000,教師年薪資平均約$46,390(感謝uwmtsa整理的資料)。儘管薪資較低,公職人員福利確實比私人部門好上一些,這也是許多人追求穩定公職的原因,與台灣無異,但因此就說公職人員是「人上人」,可能是誤信美國右翼媒體的不實資訊。

作者也忘記提起,威州公務員在過去兩年中已經協商自願放無薪假16(furlough),等於實質減薪3%-5%,在這次的抗爭之中,也早已對於州長所砍的福利做出退讓,稱呼這些人為貪得無饜的「特權中產階級」,實在有違事實。

最後,作者在深入檢討工會職能之餘,似乎也選擇性忽略有關工會問題的民意,一再用州長剛上任有民意基礎為由,暗指抗爭群眾無理取鬧,事實上,不管是民主黨作民調也好,共和黨的也好,全國調查也好,威州調查也好,每一個結果都顯示民意不站在州長這邊(大約60%比40%),極右的茶黨人聲援州長的遊行連1,000人都湊不到,這樣的決策過程有哪門子民意基礎?比如說今天馬英九勝選,就可以稱與對岸進行統一談判有民意基礎嗎?

特權階級製造對立
本來工會的出現,是在保障弱勢的勞工,對抗無良資本家,但能夠受僱於公部門,怎麼看也不像弱勢族群吧?像現在這樣,特權階級假工會之名,行階級對立之實的逆反人權進步潮流,一定會把台灣帶向類似威州一樣的衝突,因政府預算終有那麼一天,得面對「賺的人少,吃的人多」的現實。只怕那一天到來的時候,家國早破,無從修復起了。

作者為加州大學聖塔克魯茲分校國際經濟學博士,現於美國任教

政府預算赤字的確是一大問題,作者身為經濟學博士,應該清楚美國預算大洞從何而來,砍公務人員福利如杯水車薪,真正有民意支持的「加稅」卻從來不是政客的選項,真正的特權階級的資本家,一再利用政商勾結撈各種好處,不斷為大企業減稅,最後又請老百姓買單,恐怕才真正逆反了人權進步潮流!


以上一點建議,還請多多指教。


*感謝YC、ZW、HC、CC等同學提供的意見。

8 則留言:

  1. 匿名3/10/2011

    You said:
    比如說今天馬英九勝選,就有民意與對岸進行統一談判嗎?

    I beg to differ. Of course he does. He has the 民意 to make many decisions, including 統一談判. But there are also other institutions in place to make sure that the President isn't the only one making all the decisions.

    Let me quote your quote: 真理消失在比喻中.

    From someone who saw a comment on your response, and wonders whether you're a member of '威州的公教人員'?

    回覆刪除
  2. Re: 匿名 <4743800362754481152>
    感謝指正,我把原文改成,「比如說今天馬英九勝選,就可以稱與對岸進行統一談判有民意基礎嗎?」這樣可能比較接近我的原意。

    小弟我目前不是威州雇員,但以後可能是,在此作information disclosure,感謝。

    回覆刪除
  3. As some economics professor in UW-Madison pointed out two weeks ago, there are a lot of problems associated with Unions, inefficiencies for example. It is important to deal with the "monopoly" power enjoyed by the unions. But this does not justify creating another monopoly power (the state government) to battle the existing one.

    One thing I find really interesting is in politics, (let it be the US, Taiwan or mainland China), people tend to use lies, exaggerations to battle the problems, as if two wrongs would have made one right like the neat algebra we had in high school.

    I watched the documentary "The War at Home" that you recommended on this blog last year, and it is clear that the more "extreme" voices get more audience in the 1960s, and now. Political polarization is inevitable. (on a side not, Keith Poole had an interesting article on Polarization)

    So getting involved in debates, arguments is probably the best way to sort out one's opinion on a certain issue. =)

    回覆刪除
  4. 寫成一篇文章投回蘋果。蘋果稿費優厚喔!

    回覆刪除
  5. 我只希望,寫社評的專家們,尤其不在第一現場的各式評論者,能夠對威州整個工會的歷史由來及美國公教人員的福利有正確和完整的認識之後,再行發言﹗

    格主回應裡所提"威州公務員在過去兩年中已經協商自願放無薪假16天(furlough),等於實質減薪3%-5%,在這次的抗爭之中,也早已對於州長所砍的福利做出退讓"的確是事實﹗

    對於有人談到公教人員辦事效率低,工會存在等於用納稅人的錢養廢人.我的感覺是,對於某些不肖人員不稱職的行為(不只公教人員才有吧),可以用職訓或獎懲其他方法來改善,跟工會應不應該存在其實是兩回事.解決的辦法不應該是打壓工會這麼膚淺的又不直接的做法﹗

    工會的成立,無需定義為只是保障"弱勢勞工",而是保障勞工團體擁有要求合理薪資福利及抵制剝削的權利(有誰不希望自己的工作環境能保障這樣的權利﹖).威州的工會員工抗爭的,與其說是法案本身或自身利益,更加是對Walker擺明對付工會的手段做抗議!對於一個民主的社會,打擊collective bargaining rights才是逆反人權的舉動﹗

    回覆刪除
  6. 匿名3/10/2011

    雖然我也覺得普通人比喻失真,可是這依然不能提供威州工會談判權的正面證據。

    我始終覺得,除了相當弱勢的勞工應該以工會、法律保護,否則工會這類的存在反而可能造成失業率的上升,而同時雇主選擇開除的對象,常常都是一個企業裡面相對弱勢的勞工,這樣一來只是更害慘這些競爭力較低的人罷了。

    不過這次整到的TA,應該也算是弱勢勞工之一。

    回覆刪除
  7. Thank you so much for writing about this, again.

    回覆刪除
  8. Re: panda xuan <2292414575980962789>
    Dear Panda Xuan, thanks for your wonderful comments. People on the battleground indeed strive to win using extreme tactics, and I believe that is part of the nature of social movement and real politics.

    Rational arguments, though have only little voice, are the weapons of the educated protesters like grad students and faculty in the university.

    回覆刪除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