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8日

回應中國時報林博文《各州叫窮 美公僕難為》一文


從抗議事件開始,我就很期待中文媒體的報導,不過這個發生在美國鄉下的事件沒有得到太多注目,相關報導多半零碎,內容似乎往州長Walker的立場傾斜,我覺得寫得最好的竟然是財經媒體「鉅亨網」的幾篇新聞。

今天終於在中時看到一篇貌似比較有深度的評論,原文作者是國際政治觀察家林博文先生,下方的留言與迴響還有幾則衝著我來的留言(竟然會陷入這種口水戰XD)。這篇文章有幾個地方讓我讀到皺眉頭,不吐不快,原文與我的回應如下:

原文網址:http://news.chinatimes.com/forum/11051401/112011030200180.html


各州叫窮 美公僕難為

  • 2011-03-02
  •  
  • 中國時報
  •  
  • 【林博文專欄】

州長寶座被共和黨的史考特.華克(Scott Walker)(見圖,美聯社)奪走。
州長寶座被共和黨的史考特.華克(Scott Walker)(見圖,美聯社)奪走。

     去年十一月美國選舉,民主黨慘敗,江山一片紅,其中輸得最慘的是有民主黨自由派大本營之稱的威斯康辛州。過去十八年在參院被視為最激進的民主黨自由派大將羅斯.范戈(Russ D. Feingold)競選四連任,遭一個政治菜鳥共和黨生意人詹遜擊敗;州長寶座被共和黨的史考特.華克(Scott Walker)奪走;州參、眾議會亦皆遭共和黨囊括。
     深藍的威斯康辛州一夕之間變紅,問題開始來了。威州像其他州一樣都有龐大預算赤字,華克州長減少赤字方法是把矛頭對準民主黨傳統上的鐵票票倉─公職人員所組成的工會。華克要把工會的集體談判權(collective bargaining)廢掉,只准許工會和政府談判工資,其他一概不能談。而且要求州市鄉鎮的所有政府員工大幅增加他們健保與退休金的扣繳額,至少要多繳百分之七(即等於變相減薪)。威州參議會的十四名民主黨議員為抗議華克州長的粗手粗腳,乃決定集體罷會,他們先藏起來(因拒開會是違法),後躲到伊利諾州。成千上萬工會成員兩周來每天聚集州政府大廈抗議,形成威州首府麥迪遜的一大景觀。六○年代的麥迪遜(威斯康辛大學所在地)是反戰示威勝地,現在則是工會對抗政府的戰場。
開頭這兩段有幾個明顯的錯誤。

第一、威斯康辛州稱不上是「深藍」或「民主黨自由派大本營」,威州在總統選舉裡一直是個Swing State,儘管2008Obama在這裡大勝14%20002004年民主黨只以0.2%0.4%險勝。在前任民主黨州長Doyle之前,共和黨更是連續執政了16年,這樣一個州,很難符合所謂民主黨大本營的稱號。誠然,威州有深厚的社會運動歷史,卻也同時出產了許多美國保守派的領袖人物,搞美國紅色恐怖的麥卡錫就是最好的例子,州長Scott Walker只是這個傳統的最新代表。說威斯康辛是個比較極端的地方,應該是比較正確的講法。

此外,作者說:「威州像其他州一樣都有龐大預算赤字...」,確實威斯康辛州有財政赤字,比起其他州,卻不是特別嚴重,就連親商的華爾街日報(WSJ)都清楚的點出的這個事實,更別說Walker上任之後繼續減稅把洞挖的更大,作者在這個地方無可避免地掉入Walker設下的輿論圈套,將整個事件定調成預算之爭,殊為可惜。

還有,Walker的作為只用「粗手粗腳」就可以簡單帶過嗎?沒錯,他的確是州民選出來的,具有民意基礎,但這不表示可以完全無視於另外一方的存在為所欲為,民主不只是投票,還包含了政策制定的審議過程,這位州長從一開始就沒有打算跟任何人溝通,只顧著跟財團暗通款曲,似乎還有很大的改進空間。要說民意,作者也忘了提起這法案不管在威州或是全美國都沒有得到多數的民意支持。
     華克州長的強硬作風,強烈衝擊到幾個被赤字所困的共和黨州,如俄亥俄、印地安那、田納西等。事實上,印地安那州共和黨州長米奇.丹紐斯(Mitch Daniels)早在六年前即已剝奪了公職人員工會的集體談判權。丹紐斯野心勃勃,頗想問鼎二○一二年共和黨總統候選人提名。威斯康辛州政府與公職工會的對峙,媒體認為是繼一九八一年雷根把上萬名罷工的航空管制員全數炒魷魚後,政府員工所面臨的最大挑戰。無庸諱言,華克州長欲向工會開刀,當然有其政治動機和現實需要。當年做過柯林頓政府勞工部長的自由派羅伯特.賴奇(Robert B. Reich),現在是柏克萊加州大學講座教授,一口咬定不少共和黨州長企圖廢掉工會集體談判權的目的乃是要進行「政治報復」,他們想把民主黨的金主和戰力大大削弱。賴奇所言並非沒有道理。不過,亦不能否認共和黨州長確有盡力縮減赤字,減少流血的願望。
最後一句,什麼是減少流血的願望?我看不懂。這段文字怎麼先說向工會動刀是政治動機,然後又說州長確實想要盡力縮減赤字?在你的分析裡,到底到底哪個是主要原因?

     提起美國的政府員工,一般人總會想到聯邦公職人員,其實聯邦公職人員僅占二百二十萬人,全美州和各級地方的公職人員則多達一千九百四十萬人,其中,約有一半從事教育工作,以中小學教師為主,其他則是警察、消防隊員、社會工作者、護士和監獄警衛等。一般人也有一種錯覺,以為聯邦公職人員待遇比較好,其實州和地方公職人員的待遇,退休金遠優於聯邦公職人員。《時代》周刊專欄作家克萊恩(Joe Klein)最近到麥迪遜找幾個政府機構做事的人談談州政府財務和華克州長的鐵腕。在政府機構從事電腦工作的人年薪六萬美元,一個在威斯康辛大學處理獎學金申請信的人年薪三萬美元,他們都不滿華克對付工會的做法。但工會在華克的堅不讓步下已表示願妥協,即增加工會會員的健保費與退休金預扣額。然而,華克卻要乘勝追擊,再逼工會多所退讓。歐巴馬對共和黨州長的咄咄逼人,看不下去,終於在周一向全美州長會議發表演說時,公開表示應尊重政府員工的權益與福祉,不要一味加以打壓。
「一般人也有一種錯覺,以為聯邦公職人員待遇比較好,其實州和地方公職人員的待遇,退休金遠優於聯邦公職人員。」這段文字會讓人有地方公職人員都是大米蟲的錯覺,所謂待遇「遠優於」到底是多好?如果這裡有一些實際的統計數字佐證就好了,好的社論不能跟鄉民一樣信口開河。
況且聯邦跟地方公職人員待遇的差別根本不是討論的重點,美國媒體討論的重點在於公部門和私人部門的差異,我所理解的是,美國大多數的公務員稱不上是肥羊,尤其是教師,相對所得和社會地位遠遠不如台灣的老師
     布希二○○一年上台以來,把美國弄得內外交困,百事俱廢,侵略伊拉克至少花了七千億美元,美國陷入三○年代大蕭條以來最暗淡的日子。各州市政府哭窮聲不絕,新澤西州共和黨體重五百磅的肥佬州長克利斯.柯力士帝(Chris Christie)與教師工會鬥法;紐約億萬富豪市長猶太裔的彭博(Michael R.Bloombey)(應作bloomberg)亦和教師工會激戰,聲稱準備叫四千五百名中小學教師打包回家。出版回憶錄的布希、倫斯斐德、賴斯和其他無能小咖,沒有一個人後悔侵伊或慚愧把美國搞砸,使全美各州各市苟延殘喘。
     難怪不少政論家說,在美國猛打伊拉克和阿富汗之際,國力耗盡,而中國卻在這一段長達八年的時間奮力前進,國力大升。這也是中國能夠取代日本成為舉世第二大經濟體的原因之一。
     年薪一元的紐約市長彭博說,工會的集體談判權並不會傷到政府財務,只要政府本身能看好荷包,而工會亦能知所退讓,不要得寸進尺,應與人民和政府共體時艱,與時代俱進。說實話,美國各級政府的人事結構與行政組織都需要改革,工會的功能與哲學亦應全面改進,而政府與工會的關係更要全方位調整。彭博舉例說,紐約市和其他幾個州的教師工會都規定如裁員須裁年資淺的教員,即所謂「最後進來的先走」(last in,first out),就是一個有害教育品質的不合理現象,徒使一批不稱職的教員留下來混飯吃,優秀的年輕教員被迫捲鋪蓋。
     阿拉伯世界烽火遍地,美國國內亦硝煙四起。

最後話鋒一轉,作者開始鞭打小布希的八年遺毒,整篇文章讀起來感覺是一個搞不清楚狀況的自由派想要藉由同情州長來假裝中立,還可以再加加油。

我寫的東西都以參與活動的角度出發,自然帶著同情工會的立場,還參雜著個人的情感。我常常也反省自己是不是太過偏頗,會不會因為社會運動的集體興奮喪失自己的判斷能力,我一直也想另一方的論點也平衡報導,不過光是紀綠整個活動過程就已經花去了我太多時間。

我當然也不會天真到覺得工會就是勞工救星。美國工會的問題太多了,前陣子有一部很有影響力的紀錄片"Waiting for Superman"就在講一些地區的教師工會怎樣把美國基礎教育搞得一團亂,我還記憶猶新。當工會存在的目的僅僅為了保障少數既得利益者,危害了更大層面的社會利益,就有改革的必要,只不過,在現在這場抗爭之中,我還沒有看到任何資料可以說服我威斯康辛州的公務員過太爽,就我們UW-Madison而言,教授和學生助教的薪水偏低,在市場上已經很沒競爭力了,如果任何強者可在在這個問題上找到很有力資料來反駁我,我很樂意改變我的想法。

跟鄉民對話的過程中,最讓我訝異的是許多人對公務員無差別的仇視,例如有人留言:「從極簡單的算術,就可知道問題癥結所在:在美國養一個公務員的薪水和福利,可以養三個民間企業的雇員;但是五個公務員的效率,比不上一個民間企業的雇員。」、「他們那裡是公僕?個個像大爺!尤其是貪生怕死的警察,動不動就亂開槍,我完全不知道說這種話的仁兄是拿著哪個星球來的資料在說話,是什麼樣的人生歷程會產生這樣的意識形態,偏偏這樣偏激的嘴泡常常又佔據版面劣幣驅逐良幣。

我認真了,但我也相信唯有認真的討論才能把事情搞清楚,我其實只是個美國政治的外行人,因緣際會下參與這一場政治盛會,還請大家多多指教。

10 則留言:

  1. 麥城煮飯婆3/08/2011

    書寫記錄本身就一定會產生立場、角度、觀點的差異
    觀者與讀者自身的背景、知識與對文字的詮釋都會影響對此事件的看法
    用自己的經驗與理解去評價/仇視全天下的公務員
    其實只是暴露了這樣想法背後理解所謂的【世界】的不同尺度(scale)
    講什麼、不講什麼;聽什麼、不聽什麼或注意什麼、忽略什麼,不管有意或無意,都是種選擇。不管我們怎麼表述,都還是只能說出這個事件的(我們覺得重要的)部份片段。在各自表述、眾聲喧譁的當下,我覺得重點是,你不只參與,而且更試圖讓沒機會瞭解他者社會的人知道不同的世界正在思考、辯證、抗爭的價值是什麼。
    你以自己實際的行動參與這整件事,並記錄自己的觀察,已經是我很appreciate的地方,那是身為UW-Madison一份子,在小麥生活,最直接而誠懇的學習態度,是在小麥留學很可貴的經驗啊!
    繼續加油喔!

    回覆刪除
  2. 威斯康辛根本就不是深藍。而且TIME雜誌上Joe Klein的重點他根本沒有提到,不過或許你有興趣也可以看一下,因為他也提到一些工會與政治一直以來糾葛的關係如何在這整個事件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但我同意上面學姐的論點,並覺得你的紀錄及觀察是很難能可貴的,謝謝你,我總是準時收看:D

    回覆刪除
  3. 學弟你跑去參戰了真是帥氣 來這邊幫你吶喊助威一下!!

    回覆刪除
  4. Re: 麥城煮飯婆 <4360273821695848788>
    感謝學姐的加油打氣!

    回覆刪除
  5. Re: nana <7195814802053152531>
    感謝Nana!

    回覆刪除
  6. Re: Randy <3198928641589234694>
    也感謝學長一直幫我吶喊!

    回覆刪除
  7. Waitingchen3/08/2011

    一直很感謝你在親身參與事件之外,還認真地紀錄與整理知識與政治、歷史脈絡,你的這份用心與熱情,跟事件本身一樣能夠吸引、鼓舞許多人

    要花時間與他人辯證時事是件勞心費力的事(特別是對方不見得很在意他的言論是否理性或舉證嚴謹與否),佩服你的勇氣與耐心,也幫你加油~

    回覆刪除
  8. Re: Waitingchen <5021049748517477826>
    感謝Waiting,我其實懶得跟鄉民計較啦,只是這篇文章在中國時報上,讓我不吐不快。

    回覆刪除
  9. Hello - 不知道你看過這篇了嗎? http://www.facebook.com/notes/eedroj-remier/this-is-great-read-this-if-you-appreciate-or-even-hate-teachers/10100447924173300 也許這算術法太簡單,但有其道理。尤其在台灣繳補習費或各式各樣教育費有概念的人,也可以對照一下。

    加油,週末我也都有參與。

    分享 U2 在義大利米蘭的一場演唱會上,Bono 唱 "Miss Sarajevo" 前對觀眾說的祈禱:"We don't become a monster in order to defeat a monster". In Madison - I have faith that the people won't (become a monster), because the we are just not. :)

    For you and all that care and feel the change of sentiment among protesters since last night: http://www.youtube.com/watch?v=euGFdZ5UUuI

    回覆刪除
  10. Re: Gracie <4959420706528411110>
    感謝分享。and yes, Bono is simply awesome.

    回覆刪除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