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30日

UCLA亞裔種族歧視事件



這個月初,美國加州UCLA的Alexandra Wallace在Youtube上傳了一段兩分多鐘的影片,抗議亞裔學生在圖書館大聲說話沒禮貌,這位白人女孩大概沒想到自己超過了鄉民可以忍受的尺度,結果這個短片被瘋狂轉寄,在原版影片被刪除後,新版本也已經被點了數百萬次(人要紅還真簡單)。

2011年3月20日

台灣民眾氣候變遷認知調查

台北。雨夜。南京東路

前幾天台灣永續能源研究基金會公佈了「台灣民眾對氣候變遷認知調查」的結果,我一直對於大眾怎麼看待全球暖化很感興趣,碩士班研究的就是中國大陸的環保意識和行為的調查,台灣難得有這方面的調查研究,卻沒有太多媒體注意,我一定要轉貼一下。


"在氣候變遷的認知上,有54.5%的民眾認為台灣在世界的「人均溫室氣體排放量」排名中,屬於「高排放國家」;57.2%的民眾認為面對氣候變遷帶來的影響下,台灣屬於「高風險國家」。調查結果也顯示,72.4%的民眾認為,應付未來的能源需求,台灣應優先採用太陽能、風能做為首要的替代能源,只有35.4%民眾支持為減少二氧化碳排放,而在台灣興建核能電廠,顯示當前民眾對於台灣再興建核能電廠仍存有疑慮。"

"在政府相關政策的支持度上,86.5%的民眾支持台灣簽署國際協議,以強制減少國內二氧化碳排放量,84.4%的民眾支持政府補貼民眾購買高效節能產品。民眾也認為企業應負起減緩氣候變遷的責任,61.0%的民眾支持政府為因應氣候變遷而對企業課徵能源稅或碳稅。而在個人消費方面的措施,52.7%民眾支持政府調高電價,以提升台灣太陽能發電及再生能源使用的比例,46.0%的民眾支持政府提高油、電價格以落實污染者付費。"

"該基金會表示,本次調查也與耶魯大學氣候變遷計劃(Yale Project on Climate Change Communication)與喬治梅森大學氣候變遷中心(Center for Climate Change Communication)20106月所公布之調查結果(Global Warming's Six Americas)進行比較,結果顯示,台灣民眾在簽署國際協議強制減少二氧化碳排放量上支持度為86.5%,較美國的65%來得高,台灣民眾(49.3%)比美國民眾(41%)更認為政府應該付出適當成本,做中等程度的努力來減緩氣候變遷。台灣民眾(46.0%)也較美國民眾(35%)支持政府提高油電價格以落實污染者付費的政策,顯示台灣民眾比美國民眾更具有需要努力減緩氣候變遷的意識。"

大部分的結果沒讓我太意外,有超過半數的人認知台灣屬於高排放高風險的國家,也許文茜大姐的片子真的發揮了一些嚇人的作用。核電相當不受歡迎,這調查是在日本地震之前做的,同樣問題現在再問想必會跌得更低。

我倒是對於能源稅和調漲電價有過半支持感到有點驚訝,大概是在美國待久了,不太相信大眾會這麼講道理,儘管民意有支持,政府有沒有決心,政策能不能順利推動,那又完全是另外一回事了。

台美比較的部份,還好台灣大獲全勝。看著美國在全球暖化上裹足不前,被國內的瘋狂的保守政治牽著鼻子走,環保人的惡夢莫過於此。裡面提到美國的調查,是我碩士班老闆的傑作,上回說到美國暖化知識不及格,也是同一家出品,總之,跟美國比這個真是勝之不武,下次應該跟歐洲比。

我有空還想多寫寫聊聊這方面的話題,如果有興趣作這方面研究的朋友,歡迎跟我討論喔,說不定有機會可以合作。

* 終於可以貼一些非關抗爭的文章,這才是我的老本行,感覺不賴。

印象.秘魯 (5)

Torito de Pucara @ Chinchero

在安地斯山遊蕩的幾天裡,
處處可見民居屋頂上有可愛的陶製小牛,
司機說那牛叫做"Torito de Pucará",
據說會帶來好運。

陶牛的身邊也佇立著十字架,
基督信仰跟當地崇拜,
再一次混合成了新奇的風景。

Torito de Pucara @ Pucara

2011年3月12日

麥迪遜之役 - 威斯康辛工會抗爭現場報導 (7)


3月6號到3月8日,風平浪靜,州政府白天開放抗議,傍晚結束營業。兩陣營繼續隔空喊話,小道消息說州長似乎有要談判,也有謠傳民主黨參議員準備回家,不過這一切都只是大戰的前奏曲。

持續三個星期的僵局終於在3月9號星期三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下午四五點,臉書上突然出現了訊息說共和黨要投票終結工會的集體談判權,請求大家立刻到州政府抗議,不是說民主黨沒回來不能開會嗎?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這需要對威州參議院運作有點瞭解,參院總共33席,共和黨19,民主黨14,法律規定,任何牽涉到預算的法案必需有20人列席才能開會,這是民主黨議員集體遁逃凍結議事的法律依據。其他如果不牽涉到預算的法案,只要有17人過半的簡單多數就可以開議。於是,共和黨團把最受爭議的工會集體談判權從原本的預算法案(Budget Repair Bill)裡面切割出來,單獨成為一個沒有預算影響的法案進行表決。既然民主黨人不在家,也沒什麼必要裝模作樣進行討論,不到1小時就投票過關,接下來只要眾議院通過,州長簽字,威州50餘年的公務員工會就走進歷史。

不必再跟反對黨囉唆,直接打擊敵方要害,這貌似是一勞永逸的高招。不過就我看來,這招固然在眼前重擊民主黨,恐怕也讓共和黨自己內力大損。共和黨先前義正詞嚴說為了預算不得不削減工會權利,今天竟可以把工會權利從預算裡切割出來,只證明自己滿口謊言,這毫無疑義就是政治清算。擁有絕對多數的共和黨固然有本錢作政治清算,但這樣激進的作為容易嚇跑中間選民,威斯康辛的發展牽扯到全美的政治消長,對於2012美國總統大選,很有可能造成反效果,不為其他共和黨人所樂見。

把鏡頭帶回麥迪遜市中心的州政府。因為白天進州府需要重重檢查,且不能攜帶任何發出噪音的工具,審查法案時只有區區數百人在大樓裡面抗議,大家悲憤又無助。在州政府外,聽聞參議院以閃電速度砍殺工會,抗爭群眾大為憤怒,一兩小時後,廣場已經聚集數千人,路過的車輛也不斷按喇叭打節拍聲援,警察深鎖州府大門,大理石的州政府大樓在月光下雪地裡白的發亮,原本屬於人民的殿堂,今天卻顯得光年般遙遠。

隨著群眾聚集,要求警察開門的聲音也越來越大,大家不斷喊”Let us in! Let us in!”,屋內的同志也喊著”Let them in! let them in!”,空氣裡的憤怒達到整個抗爭以來的頂點。也許是警力不足,也或許是裡應外合,慌亂間,大家竟然從幾個門突圍成功,有人從窗戶爬進去,群眾如潮水般湧向大樓,防守的警察用盡辦法阻擋,身在人群之中,我深刻感受到了社會運動中那種失去自我被集體淹沒的亢奮,在那個當下我幾乎失去了理智,只想著要跟大家一起去「攻城」。

群眾「攻城」時的現場錄影(我錄的喔)

幾番進攻之後,在8點半左右,警察竟然宣佈棄守了!這下不只是潮水,根本是海嘯,我也隨著人群之中衝回州政府,裡頭同志夾道為我們歡呼,這下擴音器、鼓陣、樂隊、巫巫茲拉全部都回來了,嘉年華會再現,我想,在那一刻一定有人留下了感動的淚水。

我的現場錄影:群眾重回州府中庭

當晚,抗爭群眾重新夜宿,大家死守眾院門口討論下一步的策略,由於法院先前有下令民眾不能夜宿,半夜時警長還特別出來請大家離開,這又是很扣人心弦的一刻,抗爭領袖幫警長拿著擴音器,群眾不斷鼓掌說Thank you,中間有人發出噓聲,馬上被更多人罵回去。儘管如此,大家今天還是不打算走,面對數百計的夜宿群眾,警察最後也選擇性不執法,我離開州府大樓時,看門警衛竟然還問我「明天要回來嗎?」,我快笑死,其實他們一直跟我們站在一起,真是為難他們了。

What a night!這真是抗爭到目前為止最戲劇化的一夜。

半夜時Tubbs警長跟群眾溝通的現場錄影

3月10日,星期四,眾院依計畫進行表決,麥迪遜警方拒絕執法,最後請來了跟群眾比較沒感情的州警把堵在門口的人抬走,沒有人被逮捕。3月11日,星期五,州長簽字,威州公務員工會走進歷史,剩下預算部份需要表決。

劇情至此,麥迪遜之役勝負已分了嗎?可能未必。一個變數是共和黨在表決過程中違反了多項議事規則,民主黨已經狀告法院,希望靠法律戰挽回戰局,我估計希望渺茫。另一個變數在於街頭抗爭何去何從。明天週六又會有盛大演出,威州農民會開著拖拉機來助陣,下午,民主黨參議員回家,準備對群眾發表演說。 除此之外,這幾天不斷聽到有人在醞釀大罷工,據我所知,工會領袖多不贊成,罷工是手中最後一張牌,弄不好會有很強的反效果。目前大家把力量集中在罷免州長和議員的連署活動,罷免州長目前已經累積15萬,已經完成所需人數的三分之一。

我放眼望去,街上的群眾早已經不只公務員和學生,各行各業各色人種都來聲援,一些媒體說這抗爭只是少數工會在作亂,完全昧於現實。州長的德政已經喚醒很多沉默已久的大眾,而他激起的反制會源源不絕而來,Scott Walker會成為改革英雄還是跳梁小丑,歷史會見證這一切。

[麥迪遜之役全集]
麥迪遜之役 - 威斯康辛工會抗爭現場報導
麥迪遜之役 - 威斯康辛工會抗爭現場報導 (2)
麥迪遜之役 - 威斯康辛工會抗爭現場報導 (3)
麥迪遜之役 - 威斯康辛工會抗爭現場報導 (4)
麥迪遜之役 - 威斯康辛工會抗爭現場報導 (5)
麥迪遜之役 - 威斯康辛工會抗爭現場報導 (6)
麥迪遜之役 - 威斯康辛工會抗爭現場報導 (7)
麥迪遜之役 - 威斯康辛工會抗爭現場報導 (8)
麥迪遜之役 - 一年之後
麥迪遜之役 - 最終章
Madison工會抗爭海報精選15 (I)
Madison工會抗爭海報精選20 (II)

* 也請參考我對於兩則中文社論的回應:
回應蘋果日報陳家煜《台灣的威斯康辛教訓》一文
回應中國時報林博文《各州叫窮 美公僕難為》一文


抗爭群眾湧向州政府大樓

冰冷的白色城堡

一直對民眾亮起紅燈

It's all about Freedom

盛況再現

下一步該怎麼走?

至少今夜繼續留守

2011年3月10日

回應蘋果日報陳家煜《台灣的威斯康辛教訓》一文


今天蘋果日報有一篇有關威斯康辛工會抗爭的投書,作者是「普通人的自由主義」部落格主陳家煜老師,我一直是該部落格的忠實讀者,今天他這篇文章有些章節引喻失義,我回應如下,也歡迎大家理性地進行後續討論。

2011年3月8日

回應中國時報林博文《各州叫窮 美公僕難為》一文


從抗議事件開始,我就很期待中文媒體的報導,不過這個發生在美國鄉下的事件沒有得到太多注目,相關報導多半零碎,內容似乎往州長Walker的立場傾斜,我覺得寫得最好的竟然是財經媒體「鉅亨網」的幾篇新聞。

今天終於在中時看到一篇貌似比較有深度的評論,原文作者是國際政治觀察家林博文先生,下方的留言與迴響還有幾則衝著我來的留言(竟然會陷入這種口水戰XD)。這篇文章有幾個地方讓我讀到皺眉頭,不吐不快,原文與我的回應如下:

原文網址:http://news.chinatimes.com/forum/11051401/112011030200180.html


各州叫窮 美公僕難為

  • 2011-03-02
  •  
  • 中國時報
  •  
  • 【林博文專欄】

州長寶座被共和黨的史考特.華克(Scott Walker)(見圖,美聯社)奪走。
州長寶座被共和黨的史考特.華克(Scott Walker)(見圖,美聯社)奪走。

     去年十一月美國選舉,民主黨慘敗,江山一片紅,其中輸得最慘的是有民主黨自由派大本營之稱的威斯康辛州。過去十八年在參院被視為最激進的民主黨自由派大將羅斯.范戈(Russ D. Feingold)競選四連任,遭一個政治菜鳥共和黨生意人詹遜擊敗;州長寶座被共和黨的史考特.華克(Scott Walker)奪走;州參、眾議會亦皆遭共和黨囊括。
     深藍的威斯康辛州一夕之間變紅,問題開始來了。威州像其他州一樣都有龐大預算赤字,華克州長減少赤字方法是把矛頭對準民主黨傳統上的鐵票票倉─公職人員所組成的工會。華克要把工會的集體談判權(collective bargaining)廢掉,只准許工會和政府談判工資,其他一概不能談。而且要求州市鄉鎮的所有政府員工大幅增加他們健保與退休金的扣繳額,至少要多繳百分之七(即等於變相減薪)。威州參議會的十四名民主黨議員為抗議華克州長的粗手粗腳,乃決定集體罷會,他們先藏起來(因拒開會是違法),後躲到伊利諾州。成千上萬工會成員兩周來每天聚集州政府大廈抗議,形成威州首府麥迪遜的一大景觀。六○年代的麥迪遜(威斯康辛大學所在地)是反戰示威勝地,現在則是工會對抗政府的戰場。
開頭這兩段有幾個明顯的錯誤。

第一、威斯康辛州稱不上是「深藍」或「民主黨自由派大本營」,威州在總統選舉裡一直是個Swing State,儘管2008Obama在這裡大勝14%20002004年民主黨只以0.2%0.4%險勝。在前任民主黨州長Doyle之前,共和黨更是連續執政了16年,這樣一個州,很難符合所謂民主黨大本營的稱號。誠然,威州有深厚的社會運動歷史,卻也同時出產了許多美國保守派的領袖人物,搞美國紅色恐怖的麥卡錫就是最好的例子,州長Scott Walker只是這個傳統的最新代表。說威斯康辛是個比較極端的地方,應該是比較正確的講法。

此外,作者說:「威州像其他州一樣都有龐大預算赤字...」,確實威斯康辛州有財政赤字,比起其他州,卻不是特別嚴重,就連親商的華爾街日報(WSJ)都清楚的點出的這個事實,更別說Walker上任之後繼續減稅把洞挖的更大,作者在這個地方無可避免地掉入Walker設下的輿論圈套,將整個事件定調成預算之爭,殊為可惜。

還有,Walker的作為只用「粗手粗腳」就可以簡單帶過嗎?沒錯,他的確是州民選出來的,具有民意基礎,但這不表示可以完全無視於另外一方的存在為所欲為,民主不只是投票,還包含了政策制定的審議過程,這位州長從一開始就沒有打算跟任何人溝通,只顧著跟財團暗通款曲,似乎還有很大的改進空間。要說民意,作者也忘了提起這法案不管在威州或是全美國都沒有得到多數的民意支持。
     華克州長的強硬作風,強烈衝擊到幾個被赤字所困的共和黨州,如俄亥俄、印地安那、田納西等。事實上,印地安那州共和黨州長米奇.丹紐斯(Mitch Daniels)早在六年前即已剝奪了公職人員工會的集體談判權。丹紐斯野心勃勃,頗想問鼎二○一二年共和黨總統候選人提名。威斯康辛州政府與公職工會的對峙,媒體認為是繼一九八一年雷根把上萬名罷工的航空管制員全數炒魷魚後,政府員工所面臨的最大挑戰。無庸諱言,華克州長欲向工會開刀,當然有其政治動機和現實需要。當年做過柯林頓政府勞工部長的自由派羅伯特.賴奇(Robert B. Reich),現在是柏克萊加州大學講座教授,一口咬定不少共和黨州長企圖廢掉工會集體談判權的目的乃是要進行「政治報復」,他們想把民主黨的金主和戰力大大削弱。賴奇所言並非沒有道理。不過,亦不能否認共和黨州長確有盡力縮減赤字,減少流血的願望。
最後一句,什麼是減少流血的願望?我看不懂。這段文字怎麼先說向工會動刀是政治動機,然後又說州長確實想要盡力縮減赤字?在你的分析裡,到底到底哪個是主要原因?

     提起美國的政府員工,一般人總會想到聯邦公職人員,其實聯邦公職人員僅占二百二十萬人,全美州和各級地方的公職人員則多達一千九百四十萬人,其中,約有一半從事教育工作,以中小學教師為主,其他則是警察、消防隊員、社會工作者、護士和監獄警衛等。一般人也有一種錯覺,以為聯邦公職人員待遇比較好,其實州和地方公職人員的待遇,退休金遠優於聯邦公職人員。《時代》周刊專欄作家克萊恩(Joe Klein)最近到麥迪遜找幾個政府機構做事的人談談州政府財務和華克州長的鐵腕。在政府機構從事電腦工作的人年薪六萬美元,一個在威斯康辛大學處理獎學金申請信的人年薪三萬美元,他們都不滿華克對付工會的做法。但工會在華克的堅不讓步下已表示願妥協,即增加工會會員的健保費與退休金預扣額。然而,華克卻要乘勝追擊,再逼工會多所退讓。歐巴馬對共和黨州長的咄咄逼人,看不下去,終於在周一向全美州長會議發表演說時,公開表示應尊重政府員工的權益與福祉,不要一味加以打壓。
「一般人也有一種錯覺,以為聯邦公職人員待遇比較好,其實州和地方公職人員的待遇,退休金遠優於聯邦公職人員。」這段文字會讓人有地方公職人員都是大米蟲的錯覺,所謂待遇「遠優於」到底是多好?如果這裡有一些實際的統計數字佐證就好了,好的社論不能跟鄉民一樣信口開河。
況且聯邦跟地方公職人員待遇的差別根本不是討論的重點,美國媒體討論的重點在於公部門和私人部門的差異,我所理解的是,美國大多數的公務員稱不上是肥羊,尤其是教師,相對所得和社會地位遠遠不如台灣的老師
     布希二○○一年上台以來,把美國弄得內外交困,百事俱廢,侵略伊拉克至少花了七千億美元,美國陷入三○年代大蕭條以來最暗淡的日子。各州市政府哭窮聲不絕,新澤西州共和黨體重五百磅的肥佬州長克利斯.柯力士帝(Chris Christie)與教師工會鬥法;紐約億萬富豪市長猶太裔的彭博(Michael R.Bloombey)(應作bloomberg)亦和教師工會激戰,聲稱準備叫四千五百名中小學教師打包回家。出版回憶錄的布希、倫斯斐德、賴斯和其他無能小咖,沒有一個人後悔侵伊或慚愧把美國搞砸,使全美各州各市苟延殘喘。
     難怪不少政論家說,在美國猛打伊拉克和阿富汗之際,國力耗盡,而中國卻在這一段長達八年的時間奮力前進,國力大升。這也是中國能夠取代日本成為舉世第二大經濟體的原因之一。
     年薪一元的紐約市長彭博說,工會的集體談判權並不會傷到政府財務,只要政府本身能看好荷包,而工會亦能知所退讓,不要得寸進尺,應與人民和政府共體時艱,與時代俱進。說實話,美國各級政府的人事結構與行政組織都需要改革,工會的功能與哲學亦應全面改進,而政府與工會的關係更要全方位調整。彭博舉例說,紐約市和其他幾個州的教師工會都規定如裁員須裁年資淺的教員,即所謂「最後進來的先走」(last in,first out),就是一個有害教育品質的不合理現象,徒使一批不稱職的教員留下來混飯吃,優秀的年輕教員被迫捲鋪蓋。
     阿拉伯世界烽火遍地,美國國內亦硝煙四起。

最後話鋒一轉,作者開始鞭打小布希的八年遺毒,整篇文章讀起來感覺是一個搞不清楚狀況的自由派想要藉由同情州長來假裝中立,還可以再加加油。

我寫的東西都以參與活動的角度出發,自然帶著同情工會的立場,還參雜著個人的情感。我常常也反省自己是不是太過偏頗,會不會因為社會運動的集體興奮喪失自己的判斷能力,我一直也想另一方的論點也平衡報導,不過光是紀綠整個活動過程就已經花去了我太多時間。

我當然也不會天真到覺得工會就是勞工救星。美國工會的問題太多了,前陣子有一部很有影響力的紀錄片"Waiting for Superman"就在講一些地區的教師工會怎樣把美國基礎教育搞得一團亂,我還記憶猶新。當工會存在的目的僅僅為了保障少數既得利益者,危害了更大層面的社會利益,就有改革的必要,只不過,在現在這場抗爭之中,我還沒有看到任何資料可以說服我威斯康辛州的公務員過太爽,就我們UW-Madison而言,教授和學生助教的薪水偏低,在市場上已經很沒競爭力了,如果任何強者可在在這個問題上找到很有力資料來反駁我,我很樂意改變我的想法。

跟鄉民對話的過程中,最讓我訝異的是許多人對公務員無差別的仇視,例如有人留言:「從極簡單的算術,就可知道問題癥結所在:在美國養一個公務員的薪水和福利,可以養三個民間企業的雇員;但是五個公務員的效率,比不上一個民間企業的雇員。」、「他們那裡是公僕?個個像大爺!尤其是貪生怕死的警察,動不動就亂開槍,我完全不知道說這種話的仁兄是拿著哪個星球來的資料在說話,是什麼樣的人生歷程會產生這樣的意識形態,偏偏這樣偏激的嘴泡常常又佔據版面劣幣驅逐良幣。

我認真了,但我也相信唯有認真的討論才能把事情搞清楚,我其實只是個美國政治的外行人,因緣際會下參與這一場政治盛會,還請大家多多指教。

2011年3月6日

麥迪遜之役 - 威斯康辛工會抗爭現場報導 (6)

the fight is not over

上回說到警察把州政府大樓清場,最後大約有50、60人繼續死守裡面過夜,本來的官方說法是隔天州政府就會依正常上班時間重新開放,2月28日,星期一,當民眾回到麥迪遜市中心,卻發現戰場已經變了樣。

從星期一開始,抗議群眾就不能再自由進出州政府大樓,除非有跟議員約好洽公可以由助理領進門,不然就要跟死守在大樓裡的人一進一出交換,其他人一律不准入內。大家當然氣瘋了,千餘位民眾聚集在廣場上鼓譟,不斷喊著”Whose house? Our House!”,警察也很為難,過去兩個星期以來警察跟群眾保持著良好的關係,抗議人群看到警察都會主動致謝,警察也對群眾自動自發的秩序讚譽有加,今天這道命令無疑讓雙方都很為難,空氣中也瀰漫著憤怒,是抗爭以來我所未見的。

有看過照片跟影片的人都知道,州政府的中庭是抗爭的靈魂,大家都不想失去這個重要的陣地。威斯康辛州憲法裡有一條明文規定民眾有自由進出州政府的權利,工會立刻打起法律戰,向法院控告州政府此舉違憲。眼見無法收復失地,當晚許多民眾竟然決定露宿街頭,當晚,氣溫接近零下15度,30餘位民眾在就這樣裹著睡袋棉被睡在室外,我的天哪,這已經完全超出我的想像了,究竟是什麼樣的決心讓他們如此執著?

3月1日,星期二,是州長Walker要公佈預算計畫的日子,大家都屏息以待他下午4點的預算演說,在工會號召下,又是幾千人上街。早上法院判決下來,發布了臨時禁制令(Temporary Restraint Order, TRO)要行政機關開門,大家本想這下總可以進門了吧,沒想到Walker政府說有開放極少數「洽公」民眾入場,所以沒有違憲(!),所以州政府依舊大門深鎖,只剩下那零星50餘人在裡面,我朋友說裡面跟空如鬼城,好在他們存糧還夠,也一直有人送披薩進去接濟。

Walker的演說毫無新意,依然強調「威斯康辛破產了,所以大家一定得共體時艱,財團金主除外」,至於大家爭取的工會權利,他依舊隻字未提。不出大家預料,預算內容可用「劫貧濟富」四個字來形容,一手大砍低收入戶的社會福利,包山包海刪減政府支出,另一手幫財團增加福利,還立法限制地方政府不能增稅來補足預算。這個震波當然也傳到了對街的UW-Madison,學校預算大幅刪減,人心惶惶,學生與教職員都在觀望這法案對學校的影響。入夜之後,大家依然以無比的決心露宿州府門外,氣溫依舊零下10度。

然後這幾天各種流言滿天飛。上回說有共和黨議員倒戈,後來被證明只是猜測,他還沒有親自表明立場。另外有小道消息傳出,因為上週日警察沒有把所以群眾驅離,所以州長Walker把警長替換成自己的心腹,準備以更強硬手段對付群眾。還有流言說,Walker為了壯大預算演說的聲勢,還特地從地下通道運了一堆人進去,聽起來是無稽之談,看到照片時似乎還真有其事(link)。

除此之外,為共和黨喉舌的Fox News(福斯新聞網)又一次把群眾激怒,從一開始,這家惡名昭彰的新聞台就想盡辦法把群眾描繪成一群非理性的暴民,卻苦無證據。這天他們在報新聞的時候竟然移花接木剪接了一段暴力抗爭的畫面(link),卻沒發現到畫面背景裡有熱帶的棕櫚樹(!),令人又氣憤又想發笑,這就是美國媒體亂象的奇觀,這天開始民眾也開始帶著種棕櫚看板、棕櫚氣球上街來諷刺這家媒體,每當Fox採訪時,旁邊圍觀民眾就會喊”Fox lies!”來干擾。

3月2號,平靜的一天,州政府大門緊閉,抗議者連續第3天露宿街頭。3月3號,週四,法院的正式判決出爐,規定州政府必須向民眾敞開大門,同時也強制住在州府大樓裡的群眾必須離開。就這樣,將近20天州政府的佔領活動告一段落,最後一批勇士們在晚間10點多整理行囊離開,獲得眾人喝采。對於抗爭者來說,這結果也可以接受,這麼多天下來,大家早已經精疲力竭,還有很多人病倒,先撤退重整旗鼓也不失為一計。

3月4號星期五,州政府真的依法院規定重新開門,不過每個人都要通過嚴格的安全檢查,也不能攜帶製造噪音和過夜用具,中庭人潮依舊,不過比起之前安靜了很多。同一天,州長Walker也對14位落跑議員發布了正式的通緝令,外加1天100美元的罰款,禁止議會助理使用影印機,取消停車證等等小手段。有報導指出兩黨私下一直有進行協商,不過沒有太大進展,Walker基本上是吃了秤坨鐵了心,而民主黨議員也沒有打算要乖乖就範。

3月5號,又到了每週六上街的日子,中午12點開始,人潮又在州政府廣場集結,據我的經驗看來,人數大約有5萬人。下午2點,知名的紀錄片導演Michael Moore到現在發表演說為活動打氣,他說這法案根本是個劫貧濟富的大騙局,把美國最有錢400個富豪的財產加總,竟然比一半人口1.5億人擁有的還多,怎麼不叫這些富豪「共體時艱」?講到美國驚人的貧富差距,群眾們反應熱烈。(演講影片請見link)

就這樣,威斯康辛工會抗爭又過了一週,繼續寫下美國勞工運動的歷史。下週六威州農民會把拖拉機開到州政府廣場示威,民主共和兩黨大戰會有什麼新的變化,還待下回分曉。

P.S.我的全勤獎還沒有破功,從抗爭開始那天我每天都有去現場,此外我拍的照片有被放到Defend Wisconsin官網首頁上,終於幫上一個微不足道的小忙,小小地得意了一下。


[麥迪遜之役全集]
麥迪遜之役 - 威斯康辛工會抗爭現場報導
麥迪遜之役 - 威斯康辛工會抗爭現場報導 (2)
麥迪遜之役 - 威斯康辛工會抗爭現場報導 (3)
麥迪遜之役 - 威斯康辛工會抗爭現場報導 (4)
麥迪遜之役 - 威斯康辛工會抗爭現場報導 (5)
麥迪遜之役 - 威斯康辛工會抗爭現場報導 (6)
麥迪遜之役 - 威斯康辛工會抗爭現場報導 (7)
麥迪遜之役 - 威斯康辛工會抗爭現場報導 (8)
麥迪遜之役 - 一年之後
麥迪遜之役 - 最終章
Madison工會抗爭海報精選15 (I)
Madison工會抗爭海報精選20 (II)

* 也請參考我對於兩則中文社論的回應:
回應蘋果日報陳家煜《台灣的威斯康辛教訓》一文
回應中國時報林博文《各州叫窮 美公僕難為》一文



2011-02-28 州政府關閉,大批民眾聚集抗議

2011-02-28 雪人來助陣

2011-02-28 露宿第一天

2011-02-28 氣溫低於零下10度

2011-03-01 露宿第2天,披薩盒作成的睡墊抵禦寒氣

2011-03-01 露宿第2天實景

2011-03-01 露宿第2天實景

2011-03-04 州政府內新增的安全檢查

2011-03-05 遊行實景

Fox News 把棕櫚樹移花接木到Wisconsin的影片(強力推薦)

特地帶來給Fox News看的棕櫚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