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6日

《The War at Home》── 遙想威斯康辛學運傳統


上週末在家裡看了The War at Home,一部講1960年代UW-Madison校園裡反戰運動的紀錄片。這部片訪問了當年參與反戰運動的學生、參與鎮暴的警察、還有校長與教授們的現身說法。100分鐘的電影,一堂精彩的歷史課,我覺得是每個UW-Madison學生都應該上的必修學分。 

以下是幾個在電影中提到的重要事件。

★ 1967年學生在Ingraham Hall(那時還叫Commerce building)抗議Dow Chemical Company在校園徵才,是美軍製造汽油彈(napalm)的幫凶,爆發警察與學生間激烈的衝突。(片中訪問了Paul Soglin,當年帶頭大哥之一,這位仁兄後來還當上了Madison的市長) 

★ 1968年民主黨在芝加哥初選時發生的大暴動 

★ 1969年黑人學生在校園裡發起民權運動,州政府派軍隊到校園裡維持秩序。

★ 1969年學生在Mifflin Street一邊開party一邊抗議,被警方驅趕,從此Mifflin Street Block Party變成Madison的傳統,一直持續到今天,(雖然40年後的party重點似乎都在喝酒,不在於反戰)

★ 最戲劇性的當然是1970年的Sterling Hall炸彈事件,造成13傷。(當年Sterling Hall有美軍資助的應用數學研究中心,為抗議焦點之一)

炸彈事件由四個學生主謀,Karl Armstrong逃到加拿大後被抓,假釋出獄後回到Madison(還接受紀錄片的訪問),據說現在還在Library Mall賣果汁(有同學看過他嗎?)Dwight Armstrong逃跑後有參加游擊隊,後來被抓入獄,假釋出獄之後回到Madison開計程車,2010年中過世。David Fine假釋出獄之後搬到Oregon從事法律事務。最神奇的是Leo Bunt到現在都在逃,曾經名列美國10大通緝犯。

其餘詳細的歷史我就不贅述了,有興趣的人可以自己找很多很多的資料來看。

看到自己每天出沒的校園曾經發生這麼驚天動地的事情感覺很神奇,原來這個中西部的小城,曾經在美國社會運動史上佔有這麼重要的一頁,甚至是全國風暴的中心。儘管1970年之後UW-Madison學生運動趨於沈寂,不過進步社運的傳統一直到今日都還根深蒂固。

今天我特地到事發地點Sterling Hall走了一圈,拍了照片,遙想當年。(可惜沒有找到維基百科上面的紀念牌)

Sterling Hall

UW-Madison的同學如果對這部片有興趣的話可以跟我借喔,不然學校圖書館也有。


[2011.2.19補充]


有關學校學運的說明牌在面對Bascom Hall左側的岔路口 -


[低碳] 碳交易 走到十字路口

圖/美期中選舉的影響漸浮現,在共和黨議員確定掌握眾院多數席後,已有七年歷史的芝加哥氣候交易所,決定關門大吉。(照片由 TalkMediaNews 上傳至 Flickr 共享)
文/劉仲恩(低碳生活部落格志工寫手團,美威斯康辛大學社會學博士生)

 國期中選舉結束,執政的民主黨慘敗,保守的共和黨人多半對抗全球暖化興趣缺缺,許多人甚至還是暖化懷議論者,這也意味著美國國內的能源與氣候政策前景一片黯淡,近期內難以有積極的作為。在此同時,美國的芝加哥氣候交易所(Chicago Climate Exchange, CCX)決定在年底關閉碳交易的平台,曾經喧騰一時政策實驗即將劃下休止符,牽動著碳市場未來的發展。

限額與交易 曾解決酸雨問題
 首先我們需要先搞清楚碳交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在經濟學上,碳交易這種政策稱作「總量管制與交易」(cap and trade),透過界定污染的「排放總量」和「排放權」,市場機制會把減少污染的成本降到最低,這個概念在上個世紀的60年代被提出,在90年代美國治理酸雨的時候首次被採用,結果成效斐然,為防治污染開闢出一條新的道路。

 有鑑於酸雨的經驗,世界各國也想導入市場機制來對抗全球暖化,於是京都議定書(Kyoto Protocol)不僅規範各國在一定時程內,需要減少的碳排放量,同時還包含了一個「排放交易」的條款,國際「碳市場」應運而生。

碳市交易 添減碳經濟誘因

 這個市場如何運作呢?舉例來說,如果英國某個碳排放大戶必須在2012年前減少7%的碳排放,但是該企業發現減碳成本很高,這時它不一定要花大錢翻新自己的工廠,可以透過國際碳市場買到德國某個電廠的減排量(ERU),或是購買法國企業在中國投資風力發電創造出來的減排憑證(CER),來達成7%的目標。如果市場順利運作,企業可以透過交易將減碳成本降到最低,甚至利用超量的減排來獲利。

 美國受制於國內巨大的保守政治勢力,遲遲無法簽訂京都協議書,在這個背景之下,西北大學的桑德(Richard Sandor)教授在2003年推動成立了芝加哥氣候交易所,和其他受京都議定書規範的國家(如歐洲各國)的情況不一樣,美國的芝加哥氣候交易完全是由企業推動、企業自願參與,設定共同的減排目標。在全盛時期時,總共有450個大型企業參與,其中包括IBM、杜邦、福特汽車等知名大公司,這些企業承諾在2003到2006年間(第一期)減少4%的碳排放,在2007到2010年間(第二期)繼續減少6%的碳排放,如果把這些參與企業的排放總量加總,比一個德國總排放量還要多。

國會不作為 迫氣候交易所熄燈
 芝加哥氣候交易所並不期待成為美國政府行動的替代品,當初成立時,他們期待這樣一個「自願」參與的平台,可以為政府「強制」的管制鋪路,最終可以整合成一個更有效管理機制。這樣的期待最終還是落空了,近兩年來美國政治風向劇變,碳交易法案(Waxman-Markey bill)一度在眾議院闖關成功,最後卻命喪參議院。政府沒戲唱,企業也玩不下去,近幾個月來芝加哥氣候交易冷冷清清,年中時,交易所被另一家金融公司併購,一半員工被裁,本月初又宣佈有7年多歷史的碳交易平台即將吹熄燈號,曲終人散。

 不過這並不代表碳交易即將走入歷史,它只不過走到了一個十字路口。大西洋另一頭歐洲的碳交易市場(EU ETS)依舊熱鬧滾滾,交易量屢創新高。太平洋對岸的中國也正在研擬碳交易的可行性,芝加哥氣候交易所和天津市政府及中國石油公司(PetroChina)合資成立了天津氣候交易所(Tianjin Climate Exchange)為中國市場鋪路,中國各地的「環境交易所」也如雨後春筍般地掛牌成立。台灣則因為國際地位特殊,在這個風潮中完全缺席,爭議多時的《溫室氣體減量法》,還在立法院靜靜沉睡。

 值得一提的是,碳交易只是諸多減碳政策的選項之一,並不是解決全球暖化的特效藥。事實上,許多學者與環保團體都對碳交易有所批評,很多人甚至擔心碳市場會成為下一個金融泡沫。相較於碳交易,很多人更傾向課「碳稅」,不過這個提案總因為政治上的阻力不了了之。京都議定書即將在2012年期滿,碳交易會在「後京都」時代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值得我們密切的觀察。


原文刊於低碳生活部落格:http://lowestc.blogspot.com/2010/11/blog-post_25.html


【參考資料】
中外對話 11-Nov-10《芝加哥氣候交易所的啟示
中外對話 26-Sep-10《限額與交易:中國有望領先美國
中外對話 09-Nov-09《失靈的碳交易
Reuters 08-Nov-10 "Pioneering Cap-and-Trade Program to Fade into the Sunset"
National Geographic 03-Nov-10 "A U.S. Cap-and-Trade Experiment To End"


【延伸閱讀】
城市碳管制 東京起跑》林思吟 19-May-10 低碳生活部落格
碳補償 恐無助減碳》江彥生、廖桂賢 27-Nov-09 低碳生活部落格
溫減法 與你飯碗密切相關的法案》張楊乾 7-Jul-09 低碳生活部落格

2010年11月22日

給綠黨一個機會

(基隆河關渡段)

台灣五都選舉將近,網路上的新聞又被藍綠的口水淹沒,看了讓人心煩,難道這就是台灣人引以為傲的的民主?

民主不只是投票而已,還是一種關心並參與公眾事務的態度。許多跟我年紀差不多的同學都有種政治冷感,聽到政治馬上露出嫌惡的表情,喜歡談政治的會被貼上「政治魔人」的標籤,大家敬而遠之。還有很多人只能窩在電腦前面當個鄉民,在人云亦云的推文噓文酸文戰文之間,很少能有理性討論的空間。

5年、10年、20年後,我們都會變成台灣的中流砥柱,如果我們不關心台灣的前途,又有誰來關心?

總之,我今天要貼這篇文章,請大家給綠黨一個機會。綠黨不是民進黨,是一個全世界串連的環保政黨,堅持社會平等和勞工權益各種進步價值,儘管綠黨在台灣還不成氣候,在許多歐洲許多國家早已經成為一股不容忽視的政治勢力,只要大家對於政治能有超越藍綠的想像,能夠對社會議題能有多一點點的關心,綠黨沒有理由不能夠在台灣成長茁壯。

這次綠黨在台北市推出了4位市議員候選人,新北市有1位,其中有3人跟我們的年紀相仿,一樣沒有顯赫家世背景,受夠藍綠政治惡鬥,腳踏實地耕耘過著小老百姓的日子,希望看到這篇文章的你可以花一點點時間瞭解一下他們的政見與訴求,給這些同學一些溫暖。


中正萬華 宋佳倫
http://tnfatale.wordpress.com/
宋佳倫是新移民第二代,女同志,當過派遣勞工,準性工作者,台灣能夠接受有這樣的候選人出來競選實在是太讚了。


南港內湖 李盈萱
http://ecolys.blogspot.com/
北一女、東吳法律和政治系雙修,跟很多人一樣背著沈重的就學貸款,打著貧窮青年選議員的旗幟,請大家去看看她的參選宣言

「民主應該是要讓每個人都可以多一些自信為跟自己一樣的人做些什麼。」
「而這個自信的發展,要從讓青年可以改善自己所面臨的困境做起。」

新北淡海 王鐘銘
這位同學還真的跟我有一點點點的淵源,他是我預官成功嶺新訓時同連的弟兄,還當大家的福委。他還是師大附中的學長。

此外綠黨在松山信義有推出潘翰聲,在大安文山有張宏林,請大家關心一下自己選區的候選人。

要好好珍惜這個得來不易的投票權,對岸還有13億人很羨慕我們呢,不管最後有沒有要投綠黨,一定要記得去投票喔!

2010年11月18日

Story of Electronics



The Story of Stuff Project最近又推出了新作 - ”The Story of Electronics”


強力推薦喔。


我很喜歡作者Annie Leonard,一直都覺得她的作品是傑出環境教育短片的典範。我基本上同意這短片中的所有論點,以下幫大家整理一些筆記,歡迎討論。
  • extended producer responsibility,中文翻譯成「生產者延伸責任」。這是近年在歐美漸漸流行起來的概念,基本上就是制定法規要求生產者負責產品的回收處理,提供廠商有誘因生產更有效率更環保的產品。(請見綠色和平:從中國電子廢棄物污染看生產者延伸責任(上)(中)(下))
  • 生產者延伸責任這也跟這一兩年在台灣很火紅的「從搖籃到搖籃」的工業設計概念相符合。
  • 高科技產業生產過程中需要使用很多有毒有害化學物質,只不過披著「高科技」的外衣,大家常常視而不見。美國矽谷就是一個高科技高污染的範例,這方面可以參考矽谷毒物聯盟(Silicon Valley Toxic Coalition)提供的資訊。身處世界電子產業工廠,台灣的環保團體跟矽谷毒物聯盟多有合作(舉例)。
  • 巴塞爾公約(Basel Convention)禁止已開發國家向發展中國家出口有毒廢棄物,世界上大部分的國家都是締約國,但台灣因為國際現實,只能以NGO的名義參與,2007年還爆發遭到打壓的新聞
--
如果你還沒有看過"Story Of Stuff"的第一集,我建議你花20分鐘,靜下心來思考我們大規模生產大規模消費的生活模式。

2010年11月12日

Strait Talk速記

Strait Talk Delegates, Brown University, 2010

從Strait Talk回來幾天,心裡還留戀著活動的點點滴滴,速記一下這個論壇裡的筆記、心得和觀察。



Strait Talk,海峽尋新論壇,在2005年由Brown的一群大學生所發起,到今天已經成為美國立案的NGO,在Brown連續舉辦了6屆論壇,西岸的Berkeley在前年成立了分部,明年香港分會也將成立。

談到兩岸關係,每個人的心中都有好多話說,這活動的目的並不是要大家吵的面紅耳赤,而是通過互動(interactive conflict resolution)讓學員對話彼此瞭解,進而找到共識。我們很幸運有Tatsushi Arai 教授帶領,讓整個活動都在很融洽的氣氛下進行。

活動一開始我們藉由瞭解東帝汶和印尼的衝突暖身,然後進行角色扮演,台灣隊假想中國的心態 ,中國隊扮演台灣的角色,然後回到各自角色慷慨激昂的陳述立場,過程中一路都是很直接很坦誠的問答。在營隊的後半段,我們要起草一份「共識文件」,大家絞盡腦汁地雙方的核心衝突點,然後提出各種可以促進和平的途徑,在撰寫的過程中我們像外交官一樣字斟句酌,一定要把文句寫得讓15個人都可接受,不然就得整段刪除。在很有限的時間裡我們竟然寫了將近20頁,在活動的尾聲我們在布朗大學做成果發表,還到紐約的Asia Society報告,連馬英九的老師孔傑榮(Jerome Cohen)都來捧場,劃下完美句點。

每天活動從早上9點到晚上10點,算一算,我們總共討論了近30個小時,這輩子大概很難有機會這麼密集地討論兩岸政治了…

我很高興在我的堅持之下,台灣民主經驗可以促進中國漸進的政治改革這一段話被寫到共識文件裡面,這是大概是我在兩岸關係中最期待看到的一件事。



這次活動請來的講者有華安瀾(Alan Wachman),戴傑(Jacques deLisle)、薛瑞福(Randall Shriver)、古孟德(Terry Cooke)和卜大年(Dan Blumenthal),都是台灣報紙上常常會看到的評論家,這次有機會近距離跟他們接觸,學到不少。

薛瑞福說大家常常說阿扁是troublemaker,他對這樣的說法感覺很不安,他說台灣與中國的貿易是在阿扁執政的時候才大幅起飛,批評阿扁鎖國又製造麻煩,對他也不盡公平。

對於Vincent的提問,他說近年來華府親台灣遊說團體的勢力(ex:FAPA)在急速的消退,反之中國現在有大把的銀彈可以在影響美國政治,加上幾乎所有Fortune 500的企業在中國都有投資,從1到500的企業都可以為中國說上幾句話,一消一長,令人對台灣的處境更為憂心。

卜大年說美國對台灣的認識越來越淺,大部分的人都在研究中國之餘順便看看台灣,或是在兩岸關係的框架下認識台灣,很少人願意成為「台灣專家」,這造成美國人越來越不瞭解台灣的脈動,數來數去,真正只研究台灣的學者也只有任雪麗(Shelley Rigger)一人。

這讓我想到本校UW-Madison準備在明年成立Taiwan Studies program,算起來應該是美國第7個(實在太少了),希望這樣的努力可以讓美國學生有機會更深入瞭解台灣。

[2011-10-20補充] UW Taiwan Studies 詳情未知,相關資訊請看以下這相關網頁:
http://www.eastasia.wisc.edu/TaiwanStudiesInitiative.html



除了密集的討論和演講之外,我們還要分組設計Peace Project,把這活動追求和平的精神延續下去,有人要設計交友網站,有人想成立兩岸NGO的資訊平台,我跟同樣來自UW-Madison的中國學妹s想著要把Strait Talk簡化之後帶回Madison,讓兩岸學子可以有個和平理性的平台可以對談。

我們把它取作Strait Talk Lite,如果一切順利,明年初我們就會來辦活動。

[2013補充:結果因為人力物力時間不足,這活動沒有下文]



參加論壇的15位同學裡大多是大學生,還有大一小朋友,1992年出生,我年紀比所有人都老上一截,活動第一天就有人發現我已婚,之後小弟小妹們都尊稱我為大哥,很奇妙的感覺。

每次看到優秀的學弟妹都讓我覺得自己大學時浪費了好多時間,感覺現在大學生的花樣好多,到美國念大學,交換學生,有人創業比賽得名已經合力開了小公司,舉辦世界級的模擬聯合國會議,到印度和孟加拉當國際志工,以不到20歲的年紀可以在世界知名學者面前侃侃而談,滿懷理想說道”we need more dreamers in this world”,聽得我都要感動落淚了。回想我那在那個年歲時頭腦裡都是漿糊,唯一可以炫耀的只有談了一場很成功的戀愛。唉,真是長江後浪推前浪,還沒有什麼成就,竟然就要被好多好多人追上了。

然後營隊就是這麼神奇的東西,會讓來自五湖四海原本毫無交集的人,一下子就變成推心置腹的好友。這種真誠的友誼跨越了所有政治認同的疆界,讓我感到人性最溫暖美好的那一面。然後更奇妙的是,我跟大家沒有太多代溝,一起瘋瘋癲癲地午夜談心,玩真心話大冒險,是因為我還有一個年輕的心嗎? 我由衷地感謝這次參加海峽尋新論壇的你們,還希望往後多多保持聯絡。



Here is your moment of Zen.

我到Providence機場時,主辦單位的大學生HT來接機,聊上幾句後,我說到之前在Connecticut讀了3年書,他說:「oh, for high school?

Orz


Taiwan Delegates

Jerome Cohen and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