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30日

[舊文] 最熟悉的陌生人


這星期我到Brown University參加Strait Talk Conference,中文叫「海峽尋新論壇」,主辦單位從台灣、中國、美國各找來5位學生,在一星期的活動中,大家一起聽演講,還有談判專家帶著我們討論交流,希望通過ICR(Interactive Conflict Resolution)的方式,可以找到一些新的契機,在活動的尾聲我們將合力寫出一份大家都認可的共識文件,然後到紐約的Asia Society作簡報。

這活動由一群Brown的學生在2005年發起,到今年已經第6屆,UC-Berkeley也創立了一個chapter,明年香港大學也要開始舉辦,參加的人大多數都是大學生,今年除了我之外只有2個研究生,而我又是裡面年紀最大的,唉,怎麼一轉眼已經成為所有人的「大哥」,只差大一小學弟妹沒開口叫我大叔…

這活動讓我想到3年多前寫得一篇文章,紀錄了剛年出國第一年跟中國大陸同學交流的心情,轉眼我又交了很多中國來的好朋友,還到對岸做了兩次暑期研究,心境已經大為不同,但是期待對話的心情沒有改變,我還是相信溝通是和解的起點,所以這幾天要好好替台灣隊表現啦!

[特別感謝Leona Chiu告知消息,讓我在截止前一天報名成功]

--
最熟悉的陌生人
September 23, 2007

出國留學跟中國同學交流是個很有趣的經驗,你可以看到這台灣人與中國人如何在好奇中帶有尷尬地見面,小心翼翼地怕踩到對方的紅線,然後在摸索中慢慢認識對方。

讓我用兩個小故事開場吧。

今年夏天,雅婷帶我同學李晶去參加馬大台灣留學生的聚會,席間某位台灣同學問李晶在學校是不是還在讀「毛語錄」,她聽了差點昏倒。這個問題我聽來合情合理,難不成毛主席說的話不再重要了嗎?八月底我路過中國時特地就此作了考察,在深圳最大的書城裡有滿滿三大櫃關於毛澤東的出版品,但是我找遍了整個書店就是沒有一本「毛主席語錄」。

九月初,我跟一個今年新來的中國學弟在一個派對上聊天,我提到來F&ES之前我服了兵役,所以大學畢業兩年後才出國,約莫過了二十分鐘,學弟笑嘻嘻的過來跟我說他搞錯了一件事,他說他不知道台灣只有男孩子要當兵,所以還跑去問怡文(我的台灣好同學)有沒有當過兵,問的林怡文一頭霧水啼笑皆非。

這兩件小事具體而微了兩岸關係,儘管近在咫尺,文化的隔閡卻遠遠不止台灣海峽的一百三十公里。身在台灣的我們,透過藍藍綠綠的媒體想像著中國的各種面貌,對岸的同學也同樣藉著中央台或是周杰倫認識台灣,我們接受到的資訊片面又零碎,然後又為根深蒂固的意識型態所囿,造就了政治上的僵局。

我想,不管你站在統獨光譜的哪一邊,多多交流應該有益無害吧。

生長於台灣的我們都熟知台灣被打壓的故事,讓許多人對中國人有很強的偏見,有些人看到中國同學就先貼了一個標籤,不屑與之同群。你可以拒絕使用中國黑心產品,可以對共產黨嗤之以鼻,但是你不能假裝他們不存在吧?能不能讓政治歸政治,個人歸個人,就我的經驗,大部分的中國同學並不想上戰場把台灣島打下來。我也知道台灣人跟中國人不一樣,但先入為主的刻板印象只會讓誤解加深,就是因為有這些差異才特別需要互相了解。

所以我來耶魯之後很努力地在做兩岸外交,我不厭其煩對中國同學講述台灣四百年來的歷史,從大航海時代講到日本統治,解釋何謂「台灣主體意識」與為什麼有台灣人想台獨。我試著平衡觀點,轉錄自由時報有關中國打壓台灣的報導給他們看,讓他們知道真實的台灣社會裡有眾聲喧嘩的觀點,而不是中央台塑造出的一言堂。

我很欣慰今天聽到的回應是:「我一直觉得,很多人在讲『台湾是中国领土神圣不可侵犯的一部分的时候』没有意识到,台湾人不是不认同中国文化,他们不认同的是这个政治体制和共产党一党专政下的中国,他们无法容忍的是共产党统治台湾的前景」,而不是「不承认台湾是中国的,等于是不承认你是你妈妈生的!你们不统一,我们就打!」

這讓我感到不那麼悲觀。


溝通是和解的起點,在此獻給兩岸最熟悉的陌生人。

1 則留言:

  1. Hi!我分享在我的facebook上了! 很高興有你為台灣發聲, 你真的是我想到最適合的人選了! :D

    回覆刪除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