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29日

Hello Obama

(Obama向我揮手)

美國期中選舉將至,全國的經濟情勢還是沒有明顯好轉,雖然沒有進入二次衰退,失業率卻一直居高不下,人民漸漸遺忘布希留下來的八年遺毒,開始把怒氣出在執政者身上,就在這樣的背景下,民主黨在全國各地陷入了苦戰。

威斯康辛這次要選一位參議員(六年一任)、州長(四年一任)和八個眾議員(兩年一任)。本州的基本盤是稍偏民主黨的藍色州,2008年總統大選時也熱烈擁戴Obama,這回因為政治風向改變,選情顯得風雲詭譎。現任民主黨參議員Russ Feingold成績雖不差,卻受到共和黨候選人的強力挑戰,民調還稍占下風。州長選舉是勢均力敵的五五波。現任八席眾議員中,民主黨有五位,但其中北邊的兩個選區這次岌岌可危。

Obama眼看情勢不妙,所以特地跑來本州助選,訂於今天傍晚在學校的圖書館廣場舉行了盛大的造勢晚會,這可是自1950年杜魯門總統之後第一次訪問UW-Madison的現任元首,自從上星期消息公佈,總統來訪就成了學校裡的閒談話題,大家充滿期待。

來美國這麼多年,親身感受到Obama給予這個國家注入的希望與活力,我還記得在Kroon Hall的禮堂跟同學一起看總統就職演說時的激情,雖然我沒有投票權,我還是對於美國能夠選出一個黑人總統感到無比的欽羨與感動。

總之,我是個馬迷,所以今天也滿心期待地去晉見偶像。感謝志鳴同學很早就到現場排隊,讓我們佔到一個離講台只有30公尺的好位置。下午3點進場,漫長的罰站沒有澆熄大家的熱情,活動4:45才正式開始,先是學生代表致詞,唱國歌,接著本選區的眾議員Tammy Baldwin上台講話(她是美國唯一公開的女同志議員喔!),幾個樂團上台表演,最後參議員Feingold和州長候選人Barrett上台造勢,千盼萬盼,總統終於在6點左右上台,全場瞬間沸騰,Obama的演講魅力實在驚人,我也盡情地跟人群一起呼喊,Yes, We Can,我相信他真的是個與眾不同的政治領袖,也誠心希望這位地球上權力最大的人可以為世界帶來和平與幸福。


錯過活動的UW-Madison可以在這裡看到演講的最前面一段(請自行連結B,C,D段)



接下來就跟大家分享照片啦。


Waiting on Park St.

Security Check

Badger votes in 2010

Red Gym, Rooftop, Helicopter

Vote 2010; Move American Forward

Congresswoman Tammy Baldwin, WI-2

Senator Russ Feingold (D-WI)

Mayor of Milwaukee Tom Barrett, Democrat candidate of Wisconsin Governor

Waiting

at the moment he showed up...

More pictures!

I gotta tell ya...

Oh, Yes, We can, Let's move America Forward

Cheers

A picture of him

The Audacity of Hope

The crowd

The crowd

BYE BYE MADISON, I will be back.


2010年9月25日

[解讀環境新聞] 挺國光 化工系教授表態聲援


(雲林麥寮六輕廠外)
昨天看到台灣的化工學會教授們聯名支持國光石化案,發起人還是八年前教過我化工熱力學的老師,心中百感交集。把新聞轉貼到網路上之後,同學點名要我站出來面對,所以在這邊簡單地跟大家聊聊國光石化的案子。

國光石化的爭議點很多,大家可能有聽聞開發案將會破壞已經瀕臨絕種的白海豚的棲息地,還有環保團體發起「認股救白海豚」的活動。仔細關心本案的朋友,也應該注意到環評審查中的種種荒謬。

這過程中也出現了很多讓我意外的聲音。天下雜誌6月號以「國光石化爭議 五大謬誤 殘害國土」為題高分貝質疑,而一向重經濟輕環保的商業週刊,竟然以更聳動的標題「八輕廠 2天將奪1條人命」來反對國光石化(八輕就是國光),我在政大書城的架上看到那麼雜誌,一時之間還以為自己眼花了…這兩份報導都相當深入,很值得一看。

退一萬步來說,先不談國光石化的環保面向,假設你對白海豚、海岸溼地一點也不關心,對於環評過程的法律瑕疵沒有興趣,大力發展石化產業真的是個好的經濟政策嗎?

大家都知道台灣不產石油,這樣一個缺乏天然資源的小島還做夢成為石化大國,真是一個世界奇蹟。石化業(如台塑)亮麗的獲利表現,多建築於政府長期的租稅優惠(也就是說我們每個納稅人都補貼台塑),還有種種沒有計算在營運成本的外部成本(你可能需要知道六輕附近鄉鎮居民的罹癌比率遠遠大於平均)。

最近經濟部登廣告跟民眾說:「台灣不能沒有石化業,我們每天生活必需品都從石油製造而來。」事實是台灣石化廠的產能早已遠遠超過內需,少一個國光石化廠,對我們日常生活使用石化產品完全不會有影響。

財團總是說開發案對帶動地方經濟發展,引來多少就業機會。有幾個人真的去過雲林麥寮?我去年夏天去鹿港玩,特地開車繞去雲林沿海,我看到的只有一片蕭條。

國光石化是個接近一兆新台幣的投資案,應該把同樣的資源挹注到更有前途的產業才是正解。

最後,我對化工學會的聲明中的這段文字感到無比的噁心:環團反國光的頻頻動作,已造成國內院校化工相關科系學生的不安,擔心未來就業機會大幅縮減,連帶著也讓教授們感到不安。據了解,目前國內化工相關系所共有55所,教授人數近700人,在校學生總數可能上萬人。

唸了四年化工系,也沒遇過幾個同學立志要往石化業發展,學生感興趣的是生化工程、材料工程,最多就業人口在晶圓廠、面板廠。我想不通,怎麼這群教授比學生還看不清未來的趨勢呢?

一下子又說了太多,歡迎指教。

天下:國光石化爭議 五大謬誤 殘害國土
商周:八輕廠 2天將奪1條人命
飄浪。島嶼:國光石化不能說的秘密--跨海的臍帶關係(非常非常棒的深入報導) http://blog.yam.com/munch/article/28330060
國光石化不能說的秘密part 2--石化退散。商港進場 http://blog.yam.com/munch/article/29224030


挺國光 化工系教授表態聲援

【聯合晚報╱記者沈明川/台北報導】 2010.09.23 03:03 pm

在台灣大學化工系前系主任吳乃立號召下,今天下午由多位教授代表挺身出來,公開表明他們對台灣石化業永續發展的立場,認為不應輕言停止發展石化產業;主張以具高效率、低污染的先進石化廠來取代舊石化廠。

國光石化投資案引爆爭議,環團強烈反對,部分學者也聲援,特別是日前李遠哲等多位中研院院士聲明反對國光石化最受矚目。

環團反國光的頻頻動作,已造成國內院校化工相關科系學生的不安,擔心未來就業機會大幅縮減,連帶著也讓教授們感到不安。據了解,目前國內化工相關系所共有55所,教授人數近700人,在校學生總數可能上萬人。

據了解,在吳乃立的號召下,由台灣化學工程學會出面,包括台大化工系教授黃孝平、成大化工系主任陳進成等學者代表發聲,表明化工學術界對台灣石化業永續發展的主張。

他們公開提出包括:1.石化產業總值達台幣3兆3000億元,占製造業總值的31.2%,就業人口42萬人,是支持經濟建設的重大基本產業,不應輕言停止發展;2.以具高效率、低污染的先進石化廠來取代舊石化廠,對減少二氧化碳目標不相違背,而是積極作法;3.政府應積極支持先進石化製造程序研發,期望握有龐大研究資源的全國最高研究單位中研院及院士們,加入研發低污染、低耗能的全新化學工業;4.再生能源發展有賴先進石化材料的支持,石化發展與再能能源發展並不相衝突等主張。

【2010/09/23 聯合晚報】

[2010.09.29補充]

加上兩個很好的連結,版主寫得比我清楚很多。

2010年9月16日

柳暗花明


Shangrila, China。2010

對一個博士生來說,找到足夠的錢養活自己,是最最最重要的事情,有了足夠的經濟後盾,才能心無旁鶩的追求學術。在美國的教育系統裡,學校為了讓博士生有良好的研究環境,通常會提供獎學金,不多不少,剛好夠應付書本、房租和食物,省一點還可以存一張機票回台灣渡假。這樣的說法,我從五六年前準備申請出國的時候就耳熟能詳,不過當時萬萬沒想到,輪到我念博士班的時候是這般光景。

2008年底,我從耶魯碩班畢業,跟雅婷一起申請博士班,當年適逢美國金融風暴,不僅公立學校大砍預算,連一些家財萬貫的私立學校也開始勒緊褲帶,這自然影響到學校能夠招收的新生數量,我們那時心裡清楚申請學校會是一場硬仗。結果果然很慘烈,我們兩個人最後都只申請上了一所學校,謝天謝地,還好上的竟然是同一所(!)。

不過令人苦惱的是,我們兩個人拿到入學許可的時候,都沒有獎學金,一方面想說能夠兩人一起的機會千載難逢,一方面系上老師又說很多預算都是在學期開始左右才撥下來,還是很有機會能夠在開學前找到獎學金。就這樣,我們做了一個豪賭,在去年夏天開了一千英哩,從美國東岸搬到中西部,開始我們的博士班生活。 教授所言不虛,雅婷果然在開學前找到了研究助理的工作,參與系上教授的研究計畫,一個月可以拿到約1500美金,在小麥城生活綽綽有餘。我的運氣就沒有那麼好,第一年讀的環境學院(Nelson Institute for Environmental Studies)就以沒有錢著名,學生通常得跟著自己的指導老師作研究,系上能夠提供的資源很少,偏偏我老闆手上沒有進行中的研究計畫,雖然我跟他相見恨晚一拍即合,他對我的財務狀況也愛莫能助。

一般博士班的給獎學金有兩種情況,第一種是完全不用工作也有錢拿,就是所謂的fellowship,在UW-Madison能拿到這種獎學金的人很少,沒有綠卡的國際學生機會又更小。第二種獎學金是要靠工作才能拿到錢,這底下又分成助教(TA)、研究助理(RA)、計畫助理(PA)。TA跟RA通常都被出錢的系所控制,只有真的找不到人的時候才會向外系開放,PA通常是一些比較行政事務的工作,門檻低,同一個機會可以有百人競爭。第一種獎學金通常是入學時就承諾的,第二種可以靠自己找,也就是說,如果我在學校找到工作,就等於拿到獎學金,不用交學費之外,還有薪水和健康保險。

沒有錢的我,只能競爭校園裡少少的工作機會,每次寫申請信時都得把自己包裝成不一樣的人,可以在醫院裡作田野訪談,教拉丁美洲政治,當院長助手,還能幫忙推廣交換學生計畫。就這樣我撈到了幾個面試,但是都沒有下文,我也漸漸放棄第一年拿到獎學金的希望,既然大家都說撐過第一年通常就會有錢,那我就忍一忍吧!我老闆看情勢不樂觀,建議我轉到社會系(他是社會系和環境學院合聘的老師),一方面對學術生涯有幫助,另一方面也希望可以藉由比較有錢的社會系解決獎學金的事情。

威斯康辛社會系的確比較有錢,因為系上開很多課,通常二年級以上的學生至少都有助教可以作,雖然比較辛苦,但至少生活有保障。但是第一年的學生就不一定了,很多人最後還是得自己付學費,一年花上一百萬台幣。

結果,我順利的轉系成功,不過拿到入學許可時還是失望了,學校沒給錢,接著我申請系上的助教工作,因為是轉系生,社會系又把我當作博一新生,也沒有助教工作可以作。那大約是今年三四月,當時我沮喪失望自然不在話下。來美國這麼多年,深深理解找工作的遊戲規則就是要靠關係,我趕緊廣發email打探機會,找了幾個比較熟的老師求救,大家說能體會我的心情,微笑說叫我耐心點,都說應該到七八月就會拿到錢,我怎麼能放心,這說詞不是跟去年一模一樣嗎?

就這樣帶著忐忑的心情回到台灣籌辦婚事,還得每天注意有沒有新的工作開缺,五月,六月,七月,一直到我完成人生大事,獎學金還是遠在天邊。如果第二年沒有獎學金,我應該要繼續念嗎?都已經成家立業的人,總不能還一直靠家裡支持,這也太沒用了吧。要先休學嗎?要申請減少學分來少付學費嗎?至少要貸款吧。我開始作最壞的打算。

結完婚,渡蜜月,然後我走到雲南作我的田野調查,心裡的壓力只隨著開學日的接近越來越大。七月底,突然露出一道曙光,在第一個農村調查結束之時,我打開幾天沒收的電子信箱,有一個政治系的老師突然來信說我可以作他的助教,我在一個煙味瀰漫的網吧,心臟跳得飛快,莫非漫長的等待就是為了這一刻?不過看看來信時間是五天前,兩天前他又寫了第二封郵件詢問我的回覆,該不會有什麼變數吧,我快快回了信,在旅館祈禱了一夜。 第二天起了大早去上網,老師回信了!

“Dear John,

Thank you for your message. Unfortunately, because I had not heard from you, I interviewed another applicant and offered the position to her.
You would be a great fit with this course, and I hope in future years you would be able to be the Teaching Assistant for the class.”

就這樣,在一年中唯一沒有網路的幾天,竟然就錯過了我最不想錯過的一封email,我該怪誰?恍恍惚惚地走回旅館,忍不住流下淚來,找個工作,怎麼會這麼這麼這麼地難,早知道我就什麼暑期研究都不要作,在美國乖乖找工作就好了,就不會落得這種田地,山窮水盡,走投無路。

但是今天會寫這篇文章,故事自然不會就這樣結束。一直到了八月底,在我離開雲南的那天,我信箱裡出現了一封教授的來信,問我有沒有興趣要當他的RA,廢言!現在只要給我獎學金,叫我每天去掃地我也願意。原來是之前託雅婷寫信給他們系主任詢問機會,那封email轉了兩次之後,轉到了一位今年新來的老師的手上,他手上剛好有一個RA空缺,看我履歷也覺得適合,就直接找我去了。

回到Madison的隔天,我和這位大善人見了面,他說萬事具備,只要把一些會計問題搞清楚我就可以開始工作了,我不敢相信這是真的,只怕還有變卦。昨天我拿到了系上開出的offer letter,保證我這一年的工作,至此應該真的塵埃落定了。經過這些煎熬,真的撥雲見日,變成有薪階級的博士生了,學費不用繳,保險學校幫我出,每個月還有薪水,感覺好像在做夢。

我打開信箱算了算,這一年總共申請了至少32份不同的工作,得到5個面試,還包括一個在越南過境時半夜兩點的越洋電話面試,改了又改的履歷和申請信可以暫時擱在一邊了…

回首向來蕭瑟處,也無風雨也無晴,一年多的壓力此刻煙消雲散,沒有狂喜,此刻心情竟然特別平靜,這段經驗讓我深刻體會到煩惱經濟問題是多麼難受,也知道自己是多麼幸運,有家人一路支持,我想特別感謝一路支持我的爸媽和老婆,還有那些幫我打氣的好朋友。像是一班遲到很久的列車終於到站,要前往下一個目的地,可以沒有後顧之憂的追求學問,我充滿期待。

2010年9月13日

[低碳] 隆柏格 變心了

圖/知名的暖化懷疑論者隆柏格,近日改變以往論調,主張應大力投資低碳能源來對抗暖化。(Matthew McDermott上傳至Flickr共享)

還記得三年前寫過《暖化?別鬧了!》那位作者隆伯格(Bjorn Lomborg)嗎?這位世界知名的暖化懷疑論者最近改弦易轍,在月初接受英國衛報訪問時,他表示「全球暖化確確實實是一個人類當前面臨最嚴峻的挑戰」,在下個月即將出版的新書當中,他說道全球社會每年應該投入數百億美元的資金來應對全球暖化,這樣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近來在全球暖化輿論圈裡激起了一陣漣漪。在仔細檢視隆伯格的最新作品之前,讓我們先來複習他這些年來的豐功偉業。

隆伯格是丹麥哥本哈根商學院的教授,著名的環境經濟學家,2001年,他出版了《持疑的環保論者》(英文書名:The Skeptical Environmentalist: Measuring the Real State of the World)這本石破天驚的著作,此書的研究結果顯示,包括全球暖化等環境問題很容易被環保人士誇大,實際情況常常不如人們所說那般嚴重,與其把精力和資源花在環境問題,還不如用於解決更迫切的問題(例如解決貧窮和對抗愛滋病)。這標新立異的論點當然引起了全球各界激烈的辯論,許多科學家質疑該書曲解了許多科學數據,如《科學人》與《自然》等期刊也都專文駁斥其論點。當然,隆伯格也有相當數量的支持者,而因為他對京都議定書的大力批評,又善於媒體行銷,讓他成為暖化懷疑論陣營的一位明星。

曾視減碳為不重要選項

不過,隆伯格跟其他暖化懷疑論者不同,他並不懷疑地球正在變暖,他只是不認同在節能減碳上投入大量資源。接下來數年,隆伯格繼續發展他的論點,他領導成立了哥本哈根共識研究中心(Copenhagen Consensus Center),利用成本效益分析將各種社會問題的重要性排序,減碳又被他列為非常不重要的政策選項。在2007年,他出版了《暖化?別鬧了!》(英文書名: Cool It: The Skeptical Environmentalist's Guide to Global Warming),在書中他指出氣候變遷帶來的損害可能沒有我們想像的那麼嚴重,又說很多減碳政策投資巨大卻效果有限,還不如把這些錢拿去幫助第三世界國家的窮人。

隆伯格一系列論述的一大盲點在於他把社會問題切割成零碎的片面,是的,在第三世界國家扶貧和醫療確實是個重要目標,但是這跟低碳能源政策並不衝突,比如說窮人沒有照明的能源,研發低碳的太陽能燈籠就可以同時解決貧窮與能源問題,又例如說許多農村地區因為燒柴煮飯有室內空氣污染的健康問題,發展沼氣等清潔能源就可以保護環境又同時提昇健康,隆伯格忽略了許多社會問題都跟環境與能源分不開,發展跟環保並不是二選一的選擇題。此外,大部分人都同意不管是環境、教育、醫療、貧窮都是我們應該投注大量資源的社會問題,隆伯格卻沒有提到人類社會卻常把最多的金錢花在國防,與其爭辯哪個問題最迫切,不如把他的成本效益分析延伸到整個社會資源的配置上,把整塊餅都做大。

昔日寇讎 今日為其背書

這位名教授在下個月準備出版新書,他在書中轉了一個大彎,推翻了許多他以往的觀點,讓許多人跌破眼鏡。新書取名為《抗暖化的聰明解答》(作者暫譯,英文書名:Smart Solutions to Climate Change: Comparing Costs and Benefits),這書一改以往論調,承認全球暖化的嚴重性,他認為當前透過國際談判建立減碳公約的路完全走不通,在這前提下,他針對各種氣候政策一一進行成本效益分析,結論是我們應該大量投資低碳科技,科技創新會帶人類最大的報酬。這書還要一個多月才會問世,已經開始引發迴響,連以往與隆伯格誓不兩立的IPCC主席帕喬里(Rajendra Pachauri)也聯名推薦。

隆伯格本人並不認為他的想法有了大轉變(儘管多數人都這麼認為),他說他只是禀持著一貫的想法,在鼓吹暖化就是世界末日和全然否定暖化的兩個極端中間走出一條路。儘管可以預見他的新書又將充滿爭議,例如說他對於地球工程(Geoengineering)深具信心,提議認真研究利用取海水作人造雲來反射更多陽光(!),他堅持抗暖化不應該販賣恐懼,應該用科學精神進行批判思考,這態度還是值得我們為這位持疑的環保論者喝采!

【參考資料】
《Guardian》2010-08-30
Bjørn Lomborg: $100bn a year needed to fight climate change

《Foreign Policy》2010-09-03 A Changed Climate Skeptics? http://www.foreignpolicy.com/articles/2010/09/03/interview_bjorn_lomborg

《鳳凰網》梁文道:花錢治理全球暖化不如花錢扶貧? http://phtv.ifeng.com/program/kjbfz/200912/1216_1699_1476450.shtml

【延伸閱讀】
氣候門 不是醜聞 是抹黑》張楊乾 18-Jul-10 低碳生活部落格
菸草、石油與全球暖化》劉仲恩 31-May-10 低碳生活部落格
如果,你是「超爆蘋果橘子經濟學」的讀者…》張楊乾 18-Apr-10 低碳生
活部落格

--
原文發表於低碳生活部落格:
http://lowestc.blogspot.com/2010/09/blog-post_13.html

2010年9月11日

仲恩雅婷結婚錄影精華 / John & Yating's Wedding Day



7 minutes, one perfect day, a promise of life.

Please sit back and celebrate with Yating and me.

(Please watch in HD, select 720p in Youtube)

--
結婚兩個月的這天,總算把等待已久的照片和影片上傳完畢,算是把結婚的心情收拾完整。

特別感謝製作影片的Bruce,還有當天現場的攝影師小喬和洛克,謝謝你們為我們的婚禮做了完美的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