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29日

[低碳] 拿暖化嚇人 民眾易生反感

影片/美總統歐巴馬在地球日發表的演說,以較正面的論述來談綠能革命

文字/劉仲恩(低碳生活部落格青年志工寫手團)

隨著氣候研究的進展,人類社會對於暖化的科學知識越來越豐富,當今學界雖然有少數質疑者,絕大多數的科學家都認為全球暖化由人類造成,而且影響深遠需要立即採取行動。

相對起科學界的共識,一般民眾對於暖化的態度卻大相逕庭。以美國為例,耶魯大學的Anthony Leiserowitz博士在今年初作了調查
(*1),相信全球暖化正在發生的比例,從2008年的71%,下降到57%。相較於美國,歐洲對於抗暖化的相對比較積極,但是由於經濟危機的衝擊,根據2009年的調查,僅有18%的歐洲人認為全球暖化是世界上最緊迫的問題,落後於貧窮問題和經濟危機,跟上次調查的30%相比更下降了不少(*2)

民意是推動抗暖化減碳政策的基礎,在京都議定書即將到期的關鍵時刻,如此低迷的民意實在是一大警訊,我們不禁要問,為什麼在大眾的心理,對於全球暖化的認知與行動與科學共識,存有這麼大的鴻溝呢?

最直覺的答案,會歸咎大眾缺乏科學知識,認為只要大家都理解問題的嚴重性,自然而然就會採取行動;再來,也有人說這一切都是因為人類自私自利,還有些人覺得暖化不是什麼了不起的事情,其他方面的問題更重要,所以沒有積極行動。

針對這個主題,美國的社會學家 Kari Marie Norgaard 在2009年間為世界銀行撰寫了一份研究報告
(*3),她從社會心理學的角度切入,發現除了上述幾個很直觀的因素之外,人類面對全球暖化時的一些微妙心態,更是問題的關鍵。

無力感 影響行動決心

首先,全球暖化與人們習慣的環境保護不一樣,傳統的環境問題有一定的影響範圍,也有明確的罪魁禍首。對於污染防治,我們可以為不守法的企業貼上標籤;對於生態保育,我們可以大聲為大自然發聲。全球暖化不一樣,它的科學知識相對起來比較艱深,難以為大眾理解;它的影響既全面又緩慢,難以跟日常生活產生連結;更關鍵的是,它在短期之內沒有清楚的解決方案,大眾常常只知其嚴重性,卻不了解如何行動。

再來,當全球暖化的新聞鋪天蓋地而來,作為新聞讀者,我們可能從感到意外,到擔心害怕,最後卻因為暖化後果這麼嚴重,而個人能作又努力卻又這麼少,轉為徬徨無助,在這樣「作什麼都沒差」的無力感下,反而失去了行動的決心。

罪惡感 反延緩抗暖作為

最後,全球暖化挑戰的,是人類建築在高碳排放的之上的便利生活,在這件事上,每個人都是幫兇,因此我們當深思考暖化議題時,很難避免內心深處有一絲罪惡感。也就是因為這罪惡感,使我們不願意深入追究問題,或是找藉口轉移目標,例如抱怨中美等大國不行動、譴責某些企業的超高碳排放,卻也忽略了自身可以作的努力。

一旦不確定感、無力感與罪惡感等負面情緒成了面對暖化的態度,人們最直覺的反應可能就是「不想聽、不想談、不想管」,即使知曉長期的嚴重後果,依然假裝天下太平繼續過正常的生活,借用高爾的話來說,全球暖化還真的是每個人心裡「不願面對的真相」。

在這個背景之下,如何用大眾化的語言連結全球暖化是當前一大挑戰,其中強調暖化的嚴重後果固然重要,但過份誇大或訴諸恐懼,常會帶來無奈甚至反感,無助於實際行動
(*4)。對抗全球暖化,不應該只是救救地球、救救孩子的贖罪心態,它可以充滿希望,是開創綠色低碳經濟的好機會,是共同守護地球的責任感,也是健康樂活的生命態度。理解了全球暖化心理學,我們需要在抗暖化行動中加入更細膩的溝通技巧,才能澄清困惑,累積正向改變的能量。

原文刊於低碳生活部落格:http://lowestc.blogspot.com/2010/04/blog-post_29.html

【參考資料】
(*1) Anthony Leiserowitz, “Climate Change in the American Mind: Americans’ Global Warming Beliefs and Attitudes in January 2010” (Yale Project on Climate Change)
(*2)
Eurobarometer: Europeans' attitudes towards climate change
(*3) Kari Marie Norgaard 2009 “
Cognitive and behavioral challenges in responding to climate change” (Work Bank Working Paper)
(*4) Matt Nisbet 2009 "
Communicating Climate Change: Why Frames Matter for Public Engagement" (Environment: Science and Policy fo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2010年4月27日

所謂滄海變桑田


最近在幾個國外的網誌上看到鹹海(Aral Sea)的生態浩劫,鹹海是個在中亞的鹹水湖,位於哈薩克和烏茲別克交界,以前曾經是世界第4大的湖泊,面積大約有台灣的兩倍大。20世紀中,前蘇聯開始從湖引水在沙漠地區灌溉種植棉花等作物,湖泊面積就不斷縮小,從維基百科中的這張圖,可以清楚看到這幾十年來的驚人的變化,時至今日,鹹海的面積已經不足原來的10%,乾涸的湖底成了漁船墳場。

所謂滄海桑田大抵如此吧。滄海成了桑田,又成了乾田,才意識到人類社會多麼仰賴與自然環境和諧相處。

The Shrinking Aral Sea

Cotton - Environmental Disaster & Lethal Pesticides

延伸閱讀:

The Aral Sea Crisis

科學人雜誌:找回消失的鹹海

鹹海悲歌 能否喚醒台灣?

[轉貼] 搶救環資 永續環境


我在環保行動上起步的很晚,一直到大學畢業以後才開始真正關心生活周遭的環境議題,每當在美國課堂上討論各國案例的時候,我總是很遺憾對台灣環境運動的瞭解不夠深。身在國外,沒有辦法親身參與很多活動,我能作的只有寫寫評論文章,幫忙作些文字工作。2007到2008年間,我擔任志工幫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翻譯了一整年的國際環境新聞,每週一篇,雖然有時候作的很匆促,一直都是個很好的經驗。某次回台灣時,我也特別到環資會藏身在艋舺大道巷弄中的辦公室拜訪,感覺工作同仁熱情有力,推廣的活動我也都很認同,一直是我很信賴的環保團體。

最近環資會在財務上遇到了一些困難,經營一個公益環保團體真的是件很辛苦的事情,真的很不希望看到一個深受肯定的環保組織要走到斷炊的一步,請大家在能力範圍內伸出援手,詳細辦法請連結到環資會的網頁,謝謝!

(網誌照片是大屯山頂雲海,2010年1月)

--
搶救環資 永續環境!
作者:台灣環境資訊協會編輯室

環境資訊中心10歲了!10年來我們努力不懈,成為國內發行環境電子報的第一大網站,也是華文界最大的環境資訊平台,但如今由於募款不易,我們的財務缺口持續擴大。祕書長陳瑞賓坦言,目前協會赤字高達80幾萬元,再無法有資源挹注,協會在五月即將斷炊!10年來,協會一直在風雨飄搖中苦力支撐,也常有驚無險挺過一個個難關。但如今隨著多項重大保育事務逐漸擴展,協會的負擔日益沉重,就眼前正在推動的台灣地球日百萬綠行動、全民認股搶救白海豚、籌辦印尼資訊中心搶救雨林等行動為例,都極需大量財力、人力與物力的投入。可嘆的是,環境惡化之迅速讓人無法靜待旁觀,協會急欲全力一搏之事很多,眼下卻連自己的基本生存都快成問題了。因此我們不得不首次對外發出呼求,請大家立即搶救環資,也同時支持我們搶救環境的行動!

就在數天前,中國時報曾經以《
屢得獎 募款難 環資會快斷炊》一文大篇幅報導我們的困境,數日來雖然接獲一些關懷慰問來電,捐款也有小幅成長,卻仍遠遠不及我們所需。如果您認同我們長期來推動環境資訊公開、普及環境教育及守護棲地生態的理念,親愛的朋友,敬請伸出您的援手,讓為環境吹響號角的我們能夠繼續替環境發聲,現在,就加入搶救環資、永續環境的行列!

您可以任選以下方式,展現您對我們的支持:

一、 單筆捐款
帳號:臺灣中小企業銀行萬華分行060-12249169,戶名:社團法人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二、 定期定額捐款
每月100元不嫌少!快下載信用卡捐款授權書

三、 捐款支持地球日
捐款1000元即獲贈有機棉T恤一件!快來下載捐款授權書

四、 線上捐款
透過Yahoo!奇摩公益平台,讓您的捐輸贊助我們守護棲地、愛地球的理念!

五、 行動支持
無論當志工、捐發票、填問卷、發簡訊,都是令我們產生動力的有力支持!

六、 公益拍賣
有林志玲親筆簽名環境手札、碳權、環保新書多種選擇!

2010年4月14日

寫在地球日40週年之前


40年前,1970年4月22日,the first Earth Day,第1個世界地球日,當年全美國從各大專院校到草根社區大串連,總共有2000萬人響應了地球日的活動,在和煦春風中的和平地訴求環境保護。環保運動也差不多在此時開始風起雲湧,同年底,美國環保署(EPA)正式掛牌成立,幾年之內美國接連通過了空氣保護法(CAA)、水保護法(CWA)、野生動物保護法(ESA)和環境影響評估法(NEPA)等經典的環保法案,奠定了現在我們看到的環保制度,1970年代,可說是環境保護運動的黃金時期。

到了2010年,地球日早已從美國散播到世界各地,一年一度提醒著人們守護地球的責任,今年,面對即將到來的40週歲,世界各地的環保團體又一次如火如荼地串連進行各式各樣的活動,University of Wisconsin -Madison也不例外,下週本校特地在Monona Terrace會議中心舉辦一場地球日40週年紀念研討會。

說了這麼多,其實很多人不知地球日對威斯康辛州有一層特殊的意義。當年的發起人Gaylord Nelson正是來自威斯康辛州的參議員,在他擔任議員之前,還曾經作過4年的州長。他除了一手打造地球日之外,在國會生涯之中,也對推動各項環境保護法案不遺餘力,在美國第一個汽車能源效率標準,還有立法禁止使用DDT等有害化學藥劑的背後,都有Nelson的身影,可說是美國非常著名的環保議員。

這就是為什麼本校要大力宣傳地球日背後的一個原因啦,除此之外,我們學校環境學院也是以借他大名命名為The (Gaylord) Nelson Institute for Environmental Studies,在Middleton北邊有一個州立公園,也因紀念他而命名為Governor Nelson State Park。

在很多人眼裡,威斯康辛州美國落後的鄉下,Madison雖貴為本州首府,充其量不過是個大農村。其實,美國很多進步的社會運動都從我們這個不起眼的農業州和這所大學開始,其中我們更有優良純正的環境保護血統,JohnMuir曾經是本校草創時期(1860)的學生,還在Bascom Hall旁的森林作採集(雖然他後來沒有繼續學業),他後來走遍全美國,催生了全世界第一個國家公園。另一個重要的環保人士是李奧波Aldo Leopold,他在1930年間是本校農經系和森林系合聘的教授,所提倡的土地倫理(Land Ethics)至今依然是為人傳頌,Madison北邊Baraboo附近有他當時作生物觀察的地方,那年的小木屋,今天成了自然教育中心。Gaylord Nelson繼承了威斯康辛對土地的熱愛,將環境運動推上了一個高峰,一直到今天,UW-Madison還是環境生態領域中的佼佼者,Muir和Leopold的智慧遺產還迴盪在這個校園之中。

在地球日40週年的前夕,我剛好有幸在以創始人Gaylord Nelson為名的學院裡當了一年博士生,僅以這篇小小的文章,懷想威斯康辛州還有這所大學悠久深厚的環保傳統。

**

參考連結:

世界地球日
http://en.wikipedia.org/wiki/Earth_Day (英文維基)
http://www.earthday.org.tw/node/16 (中文簡介)

Gaylord Nelson
http://en.wikipedia.org/wiki/Gaylord_Nelson

EARTH DAY AT 40: Fourth Annual Nelson Institute Earth Day Conference
http://www.nelson.wisc.edu/community/programs/earth-day/2010/overview.html

Gaylord Nelson’s legacy
http://www.nelson.wisc.edu/about/legacy.html

台灣在地球日40週年的行動:
http://www.earthday.org.tw/

--
photo source:http://en.wikipedia.org/wiki/File:Earth_flag_PD.jpg

2010年4月10日

從人口普查到國族認同


在美國的台灣同學應該都收到U.S. Census的通知了,表定的截止日是4月1號,填寫人不需要是美國公民或有綠卡,一般的留學生都列入計算,還沒有把表格寄出去的同學不要忘記喔,人口普查是社會系用來吃飯的傢伙,請大家舉手之勞幫助我們得到最完整的資料。

人口普查會影響到社會資源分配,過去幾年台美人社群花了不少力氣爭取把Taiwanese American列為選項之一,最後沒有結果。退而求其次的方法就是動員台美社群圈選"Other Asian"然後自行寫下Taiwanese,相信很多在美國的同學都看過下面這個親切的宣傳短片。


--
來美國多年,跟世界各地形形色色的朋友交往後,對於國家認同的感觸特別強烈。

前一陣子在PTT的留學版上大家討論起「如果被稱為Chinese會糾正對方嗎?」,這是許多留學生出國後立刻就會面對的問題,我相信很多人,也是在那個言語猶疑的一剎那,才第一次好好思考自己到底是什麼人,來自什麼國家。

這個問題如果是中文可能還好回答一點,跟我同世代的台灣年輕人,幾乎都有很強的台灣認同,越來越少人會說自己是「中國人」。根據天下雜誌2009年12月16日刊出的最新民調*,有75%的十八到二十九歲年輕受訪者認為自己是「台灣人」,只有15%認為自己「既是台灣人也是中國人」,不到10%的年輕受訪者回答自己是「中國人」。

But, are we Chinese?Chinese這個字又更模糊些,因為Chinese不但指中國人,也包含血緣上廣義的「華人」,如我新加坡的「華族」同學就會說自己是Chinese Singaporean。Chinese也包含了文化上「中華」的概念,很多台灣人可能不喜歡被叫做Chinese,但是應該都會說自己吃Chinese food,寫Chinese characters,過Chinese New Year**.

但一般西方人哪裡分的清楚這麼多細微的概念呢,對於很多人來說,Chinese等於中國來的人。所以為了讓大家更認識我,我總是迴避定義自己是不是Chinese而說:"I am from Taiwan.",如果有人想知道更多,我會說;"Most Taiwanese people are ethnic Chinese and can speak mandarin Chinese, but, we are not China."

報告完畢。

--
註:

* 天下雜誌所做在去年底所做「2010國情調查」(請看表23)
http://www.cw.com.tw/article/index.jsp?page=6&id=39740

政大選舉研究中心的長期追蹤
http://esc.nccu.edu.tw/modules/tinyd2/content/TaiwanChineseID.htm

** 我現在在英文口語中都不太說Chinese New Year了,改口叫做Lunar New Year(農曆新年),理由同上。(因為越南人跟韓國人也都慶祝同一個節日,美國今年正式採用Asian New Year作為政治正確的說法,但是不過農曆年的日本人就不開心了。)

2010年4月5日

[舊文] 永遠的附中畢舞

once. hsnu, from resonance studio on Vimeo.

前幾天在昱璇的版上看到這個vimeo短片,我的附中念舊症候群又犯了。

我想到很多年以前,我寫過一篇名為「永遠的附中畢舞」的文章。那天我跟雅婷在一起才剛滿一年,滿心期待地要帶她去參加附中畢舞,展現藍天之子最引以為傲的校園文化。八年多後,我們即將步入禮堂;高中畢業,轉眼要滿十年。

回頭看那時的文字,好青春,有種浮動,還有點為賦新詞的生澀,大二的我,還一次次地朝著附中奔跑。事隔多年,師大附中,還是我心底的一個原鄉,這種情感,詩人羅智成可能說得最為貼切。

附中的傳奇是生活在彼的年輕心靈 一代一代杜撰出來的
原先只是一片森林,但他們看見一座城堡
原先只是一些苦悶的種子,但他們播種出騎士的精神
原先只是一所中學,最後卻成為故鄉
他們是如此杜撰的 但我們都親身體驗到了 ─羅智成

僅以此文替附中歡度62週年校慶(下個週末),如果有Madison的附中朋友看到,想要跨海同歡,麻煩留個言,大家可以來我家聚聚,閒話在城堡裡的當年。

--
作者 Dukedream (溫柔的雙魚男孩)
標題 永遠的附中畢舞
時間 Sun Dec 30 23:45:27 2001

為了附中畢舞,我在心裡已經偷偷的期待了一年了。

聽說今年因為覺得一定不會下雨,所以連掛在中正樓的晴天娃娃都免了,結果昨天傍晚的時候天空莫名的飄起小雨,在我跟妳誠心的祈禱之後,小雨終究只是小雨,怎麼也澆不熄對舞會的熱情。

沒想到妳也可以打扮的那麼亮眼,可愛上衣加氣質裙子、絲襪和款式特別的娃娃鞋,在妳回過頭的那一刻,我還真的被妳剎到了一下,我想那一定是心動的感覺:) 昨天真的是我認識妳以來妳最美的一天,帶這麼美的一個女生去舞會真是有面子。略帶稚氣的學弟妹排成了長長的隊伍,手裡拿著學生證從校門口一直蔓延到了中興堂那裡,從他們臉上依稀看的見跟我當年一樣的興奮之情,不一樣的是今年我走的是「校友」的門,守門的胡老大竟然還認得我,大搖大擺的就走進去了。

南川用紅色的布幔搭成了帳棚式的販賣部,牆上的布置少了很多,以前整個牆上都是美術班的大作勒,邊走我還邊緊張,生怕今年的舞會會讓妳我失望。不過我果然是白擔心了,越過中正樓之後,馬上看到新北四樓有個大大的風車在轉,在新北跟中正的中間還搭起了很壯觀的燈海,真的有點紅磨坊的味道呢!

夾在新北和中正的舞池,在三四千的青年學生的佔領之下還是顯得有些狹小,六點半左右,校長穿了一身燕尾服戴著紳士帽和貴婦打扮的李玉美跳了一段倫巴開舞,舞台上還是有大批記者拍照採訪,畢舞每年總是可以引起這麼多轟動。熱舞社的開場舞和吉他社的表演很快炒熱了氣氛,我們兩個勢單力薄,在沒有掩護的情況下就殺入重圍隨波逐流,一樣是圍圈圈、搭火車,我們兩個只有被擠來擠去的份,好幾次跌倒在地上差點被踩死,只好趕快逃到旁邊喘口氣。

不會跳舞的我只有等慢歌的份,「小姐,可以跟妳跳支舞嗎?」沒想到害羞的妳竟然還露出一臉緋紅,讓我覺得好可愛。兩年前我幻想著可以帶我心愛的女孩來我的畢業舞會,這不是我第一個我有舞伴的舞會,卻是我第一次摟著我的心上人移動著舞步。頭頂上的走馬燈不停旋轉,乾冰的煙霧更添了一分浪漫的感覺,短短的幾首歌,卻是我幾年來的美夢成真。突然間一群稚氣未脫的學弟走到我們旁邊將我圍住,一邊轉圈一邊逼吻還祝我們幸福,意外的小插曲,謝謝這群可愛的學弟。(應該吻一下讓他們開心的!)

九點多之後場面越來越熱,我們也擠入人群中一起瘋狂,幾首家喻戶曉的舞曲一來,整場舞會幾乎達到了最高潮,學弟妹的表演也絲毫不遜於當年,一樣朝氣蓬勃,一樣像火鳳凰一樣準備破繭而出。當然,附中舞會的最高潮是要留給校歌的。好久沒有那麼HIGH過了,聽到校歌的前奏響起,我血液中那股附中魂馬上又被喚了出來,也許在外人來看,我們的行為真是不可理喻,但是他們很難了解,我們對附中的認同、對母校的所有感情都繫在這首歌裡面,從我踏進這片藍天的第一天起,就繼承了這項我們引以為傲的傳統。所以我們從不在意別人異樣的眼光,要一遍一遍的唱著:

附中附中我們的搖籃
滿天烽火創建在台灣
玉山給我們靈秀雄奇
東海使我們擴大開展

校歌其實不太好唱,音域太寬其實對男生來說唱起來很吃力,第一遍是慢版的,接著一遍又一遍,我都近乎用喊的在唱。

我們來自四方融會了各地的優點
我們親愛精誠師生結成了一片
砥礪學行 鍛鍊體魄
我們是新中國的中堅

第七遍還是第八遍的時候,校長出來跟我們一起唱了,馬上引起全場的歡呼,「凍算」聲不絕於耳,我們真的很喜歡這個校長。

看我們附中培育的英才
肩負起時代的重擔
附中青年決不怕艱難
復興中華星期在明天
把附中精神照耀祖國的錦繡河山

瘋狂的藍天之子,沸騰的廣場,唱完一遍接著一遍,我的聲音已經啞了,卻還是跟著大家說不累不累還要唱,我在心裡默默的數,眼看就要超過我兩年前唱的十遍校歌了。

校訓答數
人道 健康 科學 民主 愛國


最後數字停在十二,這個時候我已經滿身大汗,喉嚨也發不出什麼聲音了,校長帶著大家喊附中萬歲,舞會畫下完美句點。

又是一樣的曲終人散,一樣滿地的螢光棒,過了一個晚上就不會亮了,就如同韶光易逝的慨嘆令人感到憂傷。我爬上新北四樓動手轉了轉今年最盛大的那作紅磨坊風車,樓下一些人趕著和布景合影留念,我看著人去樓空的舞台,心裡有好多說不出的感覺。又是一屆高三大將準備出征,明年的畢舞還是會一樣熱鬧,而我已經是大二的學生了,藍天下色彩繽紛的日子離我越來越遠,我卻牢牢記著那些年輕過的痕跡。

在夢境中,在記憶裡,我依循著校歌的熟悉旋律,朝我的青春一次又一次的奔跑。

2010年4月2日

[低碳] 忽略暖化可能 代價高昂



近日來全球暖化議題持續發燒,媒體上有關暖化的報導如過江之鯽,從冰川消失、海水上昇到颱風頻率增加,一直到牛羊放屁、蜜蜂消失、蚊子大軍來襲等,突然間都跟全球暖化扯上了邊,原本不知情的民眾,現在也都對暖化議題琅琅上口。前陣子科學界發生了氣候門醜聞事件,懷疑論者抓到了科學家的小辮子窮追猛打,有些人對氣候科學感到困惑,也開始動搖自己對於全球暖化為科學事實的信念。

多數氣候學家 認同暖化由人造成

到底目前科學界對於人為的全球暖化有沒有定見?為了回答這個問題,美國伊利諾大學芝加哥分校(University of Illinois - Chicago)的Peter Doran教授,曾對3,146個地球科學家作了問卷調查,其中,有82%的人認為人類活動是造成全球氣候改變的主要原因,如果把範圍縮小到專門研究氣候學的專家,有97%的人同意上面的說法。因此,即使有少數人持有不同意見,我們大致能確定,絕大部分的專家學者認為人為氣候變遷是一個科學事實。

全球暖化並不是一個宗教,在現今的科學共識之下,我們還是必須以嚴謹態度進行科學辯證,隨著氣候科學與時俱進,我們會找到新的證據質疑或佐證暖化的影響。然而,氣候知識艱深費解,在學術殿堂深處的討論又不為一般人能夠親近,身為平凡老百姓的我們,該如何看待暖化這個問題呢?

暖化風險 難以忽視

兩年多前,美國奧勒岡州的一位高中科學老師Greg Craven,在Youtube上傳了一段名為「你看過最驚駭的影片」(The Most Terrifying Video You'll Ever See)的短片,他本來只不過想要透過網路傳遞科學知識,沒想到這個短片引起廣大迴響,網友瘋狂點閱並參與討論,他一夕之間成為網路風雲人物。在第一部短片之後,Greg Craven又不眠不休地製作了40多部短片,這些影片內容也在去年集結成冊,書名為「最糟的狀況?面對暖化辯論的理性思考」(What's the Worst That Could Happen?: A Rational Response to the Climate Change Debate)

Greg Craven要傳達的訊息很簡單 — 我們永遠無法確認全球暖化是100.000%真或假,但是人類社會依然要面對暖化議題,在這情況下我們有兩個選擇:積極行動或是等著看戲。權衡風險得失之後,他發現,積極採取行動抗暖化,是一個理性思考下最好的選擇。

他把關於暖化的行動分成四個象限(如下圖),一軸是全球暖化的真假,另一軸是我們對於暖化採取行動與否,每個象限代表著一個可能的未來。

在圖中的第②個未來,我們發現,如果全球暖化真如懷疑論者所說是一個大騙局,那我們不採取行動是最好的策略,大家皆大歡喜;而在第③個未來中,如果暖化的影響真如大部分科學家所言,那我們積極採取行動,避免大災難,是不幸中的大幸,這是兩個好的未來,也就是圖中的笑臉。

如果暖化真是一場騙局,而我們又積極節能減碳,會有什麼下場呢?我們假設①是最糟的狀況,如懷疑論者所說,減碳會傷害經濟,造成全球大衰退。而如果全球暖化是真的,我們又不採取行動,會是一個怎樣的世界呢?在這情況下,我們同樣想像最可怕的後果,此時我們面對的是④,全球暖化造成經濟、社會、環境、健康等全方位的巨大衝擊,相比之下,①的經濟衰退只是小巫見大巫。

現在看看這張圖,我們沒有能力決定暖化的真假,但是可以選澤的採取行動,或是等著看戲,你要選藍色欄(①+③)還是粉色欄(②+④)呢?在這情況下,我們暫時把全球暖化的真假放一旁,還是可以知道採取行動避免最壞結果是一個理性的好選擇。

Greg Craven的影片,提供了一個風險分析的思考框架,為了方便思考,圖中利用了極度簡化的假設。有興趣的讀者,不妨在圖中放上一些機率,或是在兩軸增加幾個選項,看看能不能說服自己採取行動是最好的策略。

放大不確定性 將錯失抗暖時機

追求科學真理的過程總是充滿了不確定性,所以儘管現在氣候科學界已經有高度共識,暖化論還是不免遭到挑戰。其實,科學研究的目的,最終都是從人類福祉為出發點。在暖化的辯論中,我們普通人關心的,不是大氣二氧化碳濃度或海平面會上升幾公分的科學數據,而是如何在氣候變遷的背景下,為自己還有後代子孫創造一個更幸福的未來。

所以我們不能以科學不確定性為由,就不積極應對全球暖化。提早對巨大風險做出預防性措施,才是最負責最安全的選擇。事實上,當你走出氣候科學的迷霧,你會發現其實節能減碳並不是放棄科技文明重回原始生活,而是追求一種對地球友善的低碳生活,最後你可能發現,減碳僅僅不是為環境、為地球、為了抗暖化,而是為了自己,為了一種更綠色更健康的快樂生活。

參考資料:

Survey: Scientists Agree Human-Induced Global Warming is Real (University of Illinois – Chicago)
--
本文同步刊於低碳生活部落格:http://lowestc.blogspot.com/2010/04/blog-post.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