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31日

Carbon Links (2)


最近在網路上聽了兩個有關暖化的演講,放上來跟大家分享。我也計畫以後多貼一些有趣的連結,讓這個小格子也可以成為資訊流通的平台。

(1) Roger Pielke Jr. 在11月初到UW-Madison演講,順便宣傳他的新書《The Climate Fix: What Scientists and Politicians Won't Tell you About Global Warming》,這位同學在暖化圈算是個小有爭議的人物,個人覺得還蠻值得一聽。

http://mediasite.engr.wisc.edu/Mediasite/Viewer/?peid=54a04f06c40b41b8acbd0e55365a45c41d

(2) 12月初在加州舉行的美國地球物理年會(AGU)今年新設立了Stephen Schneider Lecture,紀念在今年中過世的Schneider教授(我很有幸與他在台灣有一面之緣)。為這個紀念講座揭幕的是Princeton來的Michael Oppenheimer教授,也是位響噹噹的人物。他主要談科學家在面對政策時的態度,鼓勵更多從事科學研究的人走出實驗室直接跟社會溝通…這個主題也顯示了當今科學界對於政策進展緩慢感到憂心,聽說今年AGU會議中第一次組織了「溝通全球暖化」的討論,結果場場爆滿。

http://www.agu.org/meetings/fm10/lectures/lecture_videos/GC33D.shtml

2010年12月26日

黑色星期五的禪想

2AM@Thanksgiving, Pleasant Prarie, Premium Outlet Coach Store 

(一篇從感恩節遲到到聖誕節的文章)

黑色星期五:黑色星期五在美國也用來指每年感恩節之後的第一天。這天,絕大多數商店都會清晨五、六點鐘就開門,有的甚至更早。商家更會採取提前在感恩節幾天前的報紙上刊登廣告,發放優惠券,對商品大幅降價等措施來吸引顧客。很多消費者把這一天看作準備聖誕禮物或買到便宜貨的黃金時刻,由於降價商品數量有限,很多熱門商店門前在前一天晚上就會排起長隊。(摘自維基百科)

感恩節的凌晨2點,氣溫將近零下10度,整個Outlet滿是車潮人潮,晚來的人還被卡在高速公路的交流道上動彈不得,美食街燈火通明,幾家比較熱門的店有作流量管制,要消化一部分店裡的人群才能再度放行。不出我所料,Coach外頭大排長龍,粗略估計大概要等一個小時才能入場,儘管如此,大家眼神中還是散發著期盼的光芒,有人裹著棉被長期抗戰,還有一位年輕的媽媽手裡抱著沉睡的孩子在等待,這就是黑色星期五購物節,美國消費社會的最佳寫照。

我其實沒有什麼要買的,說是來購物,其實我是順便來體驗美國文化,考察一下資本主義的運作。最後我在Banana Republic買了一條卡其色的長褲,雅婷買了一件外套,光結帳就花了半個小時。我還在Adidas買了一雙鞋,排在我後面的是一群中年媽媽和她們的女兒,大家身穿寫有”Black Friday”的上衣,七嘴八舌討論著使用折價券的經驗,一位媽媽還拿著Outlet的地圖規劃著下一波行動的路線。

Shopping阿,真是個帶給大家歡樂的全民運動,我卻很清醒地在思索這件事情背後的意義…

我從小就對自己的衣著打扮沒有什麼概念,連帶地對逛街購物興趣缺缺,來美國之後變本加厲,因為接觸了很多環保思想,原本的一點點物質欲望也漸漸熄滅。記得幾年前有一次我跟我弟在Clinton Outlet逛街,本來看上一隻不錯的Fossil錶,也就只比台灣夜市賣的貴一點點,我拿在手上猶豫半天,想想自己沒有手錶也一樣過了這麼多年,就把它默默地放回去。漸漸地這成為一種生活態度,每次想買東西,總是捫心自問「真的需要嗎?之前沒有的時候還不是過得好好的…」,然後我發現,我真正需要的東西,實在不多。

因為這樣,除了當老婆逛街時的活動衣架之外,我也發明了幾個小活動消遣自己。我開始注意店裡的商品是從世界上哪個角落而來,看著一件件Made in China的衣物,想起在珠江三角洲工廠裡辛苦趕工的女工,世界的經濟就是這樣連結起來的阿。不然就模仿起文化人類學家,仔細觀察逛街人潮裡的小故事,例如,男人逛街無聊時都作什麼事情打發時間呢?美國不同族裔的穿著習慣有什麼差異? American EagleGapTommy HilfigerBanana Republic的消費客群有什麼不同?回過神的時候,再對老婆的新裝發表評論,逛街的時間常常就這樣匆匆溜過。

說了這些,不是說要作環保就得過著苦行僧的生活,更不是在炫耀自己多清高。我不是作環保的聖人,我一樣有很多慾望,買書買CD我從來不手軟,享受美食不落人後,全世界遊山玩水造成的碳足跡也比大多數人都來的高,再說一次,我真的一點都不清高。

我的綠色環保夢不是建築在高道德標準之上的戒條,我所追求的只是一種心靈的自由,一種不被物質所宥的解脫,一種發自內心知足的快樂,一種忘記虛華的恬然,也許像是《岳陽樓記》說的那個「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境界。


在這個心靈的追求上,我還在努力練習。至於黑色星期五?大概是不會再去了吧…

--
沒有看過美國黑色星期五的瘋狂嗎?看看下面幾個短片吧。

Black Friday American STAMPEDE

Shoppers go crazy on Black Friday, 2010

2010年12月24日

我的婚禮沒有魚翅

20100710.我們在大直典華
(本文貼在PTT:GetMarry結婚版)

「因為生態保育的關係,今晚的婚宴沒有魚翅,但我們也提供了同等美味的佳餚,希望各位會喜歡。」

婚宴結束將近半年,回想起來,我還是很高興做了這個決定,感謝爸媽的理解與支持,這是我研究環保議題這麼多年以來,一次重要的身體力行。(不知道少吃600多碗魚翅羹可以救幾隻鯊魚?)

寫這篇文章的三天前,美國剛剛通過了禁止獵捕魚翅的法案,夏威夷州更是在今年中宣佈完全禁止販賣魚翅,鯊魚保育向前邁進了一大步,可是還是擋不住中港台等地華人的胃,鯊魚數量依然直線下降,如果情況沒有改變,我們有生之年就會看到大白鯊在世界上消失。

有人可能會問,吃鯊魚殘忍,吃其他動物難道就不殘忍?只保護鯊魚不是假仁假義嗎?

我在這邊簡單回答一下這個問題。第一、每年至少有一百萬條鯊魚被人類殺害,經過多年大規模的捕殺,許多鯊魚已經瀕臨絕種,急需要積極的保護。第二、保育鯊魚是基於生態學的原則,鯊魚是海洋生物鏈的頂端的掠食者,一旦數量大幅減少,就會對整個海洋生態系有很嚴重深遠的影響,吃魚翅跟吃石斑魚完全是不同一回事。

請大家看看捕撈鯊魚的過程,相信你會徹底被震撼。

現在建築式:追求奢華背後的代價

環境資訊中心整理有關魚翅的相關新聞:

有環保團體提供餐桌卡向賓客解釋不食用魚翅的理由:

婚禮是兩家人的人生大事,我理解許多人的家長不見得能同意這樣的新觀念,我只是提醒大家在用心籌備婚禮的過程中,也可以想想每個消費選擇後面造成的影響,如果可以符合更多公益與環保的價值,將會讓這個大喜之日更有意義。

--
更多有關綠色環保婚禮的資訊(感謝版友提供)

綠色婚禮 低碳上菜

如何打造一個綠色婚禮

如何在台灣舉辦環保婚禮?

--
感謝GetMarry版在我們籌備婚禮過程中的幫忙,同場加映婚紗、成長影片、求婚影片和婚禮紀錄影片。

婚紗照(台北薇薇新娘,攝影詹經理,化妝師恬恬)
http://picasaweb.google.com/ChungEn.Liu/LiTeGG#

求婚影片(2m34s,老婆的得意作品,Windows Movie Maker製作)
http://www.youtube.com/watch?v=MBUoRj9PIiE

成長戀愛影片(9m56s,繪聲繪影9製作,感謝同學傾囊相助)
http://www.youtube.com/watch?v=48cSwQR6hYc

婚禮錄影精華(7m04s,感謝風向映画的Bruce、小喬和洛克)
http://www.youtube.com/watch?v=qRmgLE83W1A

2010年12月23日

[廣告] 2011 NATSA Conference | 北美台灣研究年會

今年初我在台灣博物館拍下的古地圖


Welcome to The 17th NATSA Annual Conference!


The Trajectory of Taiwan in a Global Context

June 17-18, 2011
University of Pittsburgh

Themes:
I) Responding to Crises and Challenges: Rethinking the Concept of State and Government
II) The Global Footprint of the Taiwanese People and the Boundaries of Taiwanese Society: Description and Critique
III) National Political Agenda for the 21st Century: Assuring Social Fairness, Environmental Integrity, Food Safety, and Healthcare Quality
IV) Culture and Political Economy: Symbol, Capital, and Power
V) Cross-strait Relations in the Making: Adding New Dimensions to an Old Debate

Special Workshop:
The Vision of Taiwan Studies: Meeting the Next Generation of Taiwanese Historians, Geographers, Anthropologists, and Scholars from Film Studies

Submissions now open (Deadline Extended to December 31st!)

--
幫明年6月舉行的NATSA年會打個廣告,NATSA應該是全世界規模最大有關台灣研究的研討會(如有錯誤請指正),如果你的研究跟台灣相關,應該會是個很好的交流平台。投稿只需要繳交250-300字的論文大綱,離截止日期(12/31)還有一個星期,意者儘快報名喔!

這研討會主要由在北美求學的台灣研究生籌辦,我在耶魯念碩士班的時候就聽說過了,只不過當時研究能力有限,沒有把這種學術研討會當一回事。念博士班之後,因為沒有特別研究台灣議題,想說跟這個會應該無緣。結果,兩個月前被本校的志鳴同學拉去幫忙籌辦,我想說是個不錯的經驗就欣然同意,目前幫的忙也僅止於寫寫email聯絡教授而已。因為這因緣際會,我會參加明年6月的研討會,很期待看到其他同學在台灣研究上的努力。

參與NATSA也讓我重新審思了自己的研究方向。儘如果有機會,我也好想作台灣研究來投稿跟其他台灣青年學者交流,無奈現在分身乏術,論文還是打算聚焦在中國,我總是期許自己要時時刻刻跟上台灣社會的脈動,千萬不能瞭解另一個社會更甚於自己的故鄉,所以出國留學以來,我對於台灣各項議題都有更深的理解,一直到離開家,才開始真正認識家鄉,想來還真是件諷刺的事情。

看到學界的中國熱,比較台灣研究在整個學術圈的位置,又有很多感觸想說,擇日再談吧,有興趣的朋友記得報名NATSA阿,我們明年6月見。



2010年12月22日

Season's Greetings 2010

我家的明信片牆

2010年步入尾聲,Madison小城又成了冰雪一片。在期末整頓思緒的空檔裡,很想提筆寫字問候大家。

在高中以前,聖誕節是一等一的大事,因為這是一年一度難得可以名正言順寫卡片給同學的機會,聖誕卡是在小朋友界對友情的象徵,收到一張卡片,代表著被另一個人認為是「朋友」,有禮貌的話,一定要回覆一張來肯定兩人的友情。

在我的全盛時期,一年寫出去20-30張卡片很正常。我都要早早去文具店買好最漂亮的聖誕卡片,細心分配哪一種風格適合哪個朋友,其中總有幾張特別重要,許多平常不敢說出的衷情,都可以在卡片裡用字斟句酌的隱約曖昧來表達,務必寫下自己最好看的字跡以示誠意,然後在沒有太多同學注意到的時候,親手把卡片交給她,期盼對方能夠明瞭自己的心意。

這些當然都是小男生小女生的青澀小遊戲,僅僅屬於我那個世代的那一種。隨著網際網路飛速的進步,email、bbs、msn、Facebook取代了紙筆,想必現在的少男少女早就不流行這種卡片傳情。多年沒有寫聖誕卡的我,有時也懷念起用Pentel中性筆細細刻下祝福的那些時光。

所以今天我真的要寫字問候大家,想要收到我問候的老朋友、新朋友、潛水讀者或是路過的客人,請你在下方留言,或是寫email給我,我會寄一張明信片給你。如果我不認識你,請你稍微簡介一下自己,我很樂意寄上我的祝福!

祝大家聖誕快樂,新年快樂,歲歲平安,事事順心。

2010年12月6日

雪夜聽Vienna Teng

Vienna Teng @ SPACE, Evanston, IL
2010/12/04

期末將近,我很瘋狂的開了近3小時的車到芝加哥近郊的EvanstonVienna Teng表演,然後又在飆著雪的深夜裡開車回Madison

SPACE是一個酒吧餐廳附設的小場地,表演者跟觀眾的距離很近,現場大概有兩三百人,很多人都是資深歌迷。Vienna請到了朋友Ellery幫她開場,一直到9點多才正式登台。她總共唱了whatever you want, blue caravan, city hall, Augustine, between, harbor, antebellum, Kansas, No Gringo, atheist Christmas Carol等十幾首歌,安可曲加演Grandmother’s song和另一首別人的歌。

看現場表演跟聽CD實在差太多了,Vienna Teng的歌聲是如此的有感染力,美得讓人屏息。

絕對是我這輩子最喜歡的幾個聲音。

演唱結束之後,Vienna在表演廳後方跟歌迷寒暄,為了可以跟她多聊幾句,我跟雅婷故意等到全部人都散去之後才上去跟她聊天。我拿出了4CD請她簽名,我說我是老歌迷了,其中2CD還是在台灣買的,陪我飄洋過海來留學。我還請她下次要來Madison,來了之後還要記得唱綠島小夜曲,跟她說我差點就去了UM-Ann ArborSNRE成為她的同學,我一口氣說了好多話…

回家的路上雅婷一直笑我像個傻傻的追星族,見到偶像時緊張地只想把多年來的感情一股腦兒地向對方傾訴,搞得人家根本不知道怎麼接話。ㄟ,好像真的是這樣子耶…沒辦法,我是個沒經驗的追星族嘛。

到家後發現她明年4月會到Green Lake, WI演出,很快又可以見面啦!

John and Yating with Vienna Teng

--
. 如果你還沒有聽過Vienna,聽聽看她唱的綠島小夜曲吧 =)
. Vienna Teng的官方網站

2010年12月1日

[廣告] Strait Talk UC-Berkeley 2011

Berkeley, 2008

海峽尋新論壇為一立場中立,跨國跨校,創新求變,以青年與學者為主體之學術研討活動。論壇為期一週,於加大校園內舉行。

本活動主要分為三部分:一為衝突解決會談 (ICR Sessions)。每年,我們跨海自台灣,中國大陸與美國分別遴選五名青年學生為代表。採用在解決族群/區域衝突中著名的互動式衝突解決方法 (Interactive Conflict Resolution),使青年學生共聚一堂、集思廣益,尋求海峽問題新解。並將所得於論壇成果發表暨記者會中,以「共識報告」(Consensus Report) 型式共同簽署及發表。第二部分為專題論壇 (Panels)。每場專題都將會邀請二至三位學者專家及各界人士,針對特定主題互相討論辨析。 第三部分則為大會演講 (Keynote Speeches)。乃邀請美、中、台重量級、具代表性人士來校進行演講。這一活動同樣開放給公眾及媒體。為整個大會的高潮與總結。

2011年第三屆柏克萊論壇代表招募 (UC Berkeley Strait Talk Symposium正式啟動,將通過書面申請和面試甄選來自中國大陸,台灣,美國共15名青年代表,於 201147-412日在世界名校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共聚一堂,集思集智,共同探求海峽問題新解。這短短一周將會充滿智力與能力的挑戰,也會使每位與會者收穫全新的國際視野和真摯的跨文化友誼。柏克萊論壇台灣代表正在招募中,從報名到參與所有項目不徵收費用(除了部分旅費)。截止日期為台北時間 12323:59[已經延期到12月17日,趕快報名]。更多申請信息請參見如下英文介紹。歡迎各系的同學抓緊報名!


Introduction:
Are you a student or young professional committed to international peace? Interested in conflict resolution, international relations, East Asia, or constructive dialogue? Ready to participate in an intensive. Skill-building week to invest in a future based on mutual understanding?

Strait Talk is a non-partisan dialogue program that seeks to transform international conflict by connecting young people from both sides of the Taiwan Strait and the United States and empowering them to strive for peace. We bring 15 students and young professionals to the Berkeley campus, where they work together in conflict resolution workshops and ultimately produce a Consensus Document. During the week, Strait Talk also organizes a series of public events, including panels that bring together scholars and experts to speak on the most salient issues of the cross-strait conflict.

Strait Talk Berkeley is currently accepting applications for its 2011 Symposium, which will take place from April 7th to April 12th. The only cost the delegates will have to cover is their airfare, everything else from lodging to living expenses will be covered by the Berkeley Steering Committee. Due to the Rolling Process, early applications are encouraged!

For more information, please refer to http://straittalk.org/

Qualification:
We look forward to getting to know you! ICR is a power week-long workshop focused on creative solutions. We are looking for five students or young professionals from Taiwan who are passionate about Taiwan's future, especially in relations to the United States and mainland China. Qualities we look for include the ability to listen actively and respectfully, social skills, an open mind and a sense of humor. You must speak fluent English. It helps, but is not necessary, to have knowledge of Chinese society and history, international politics, and the society in China and Taiwan. Anyone currently in undergraduate, vocational, or graduate school, or recent college graduates are all eligible to apply.

Application
download http://straittalk.org/wp-content/uploads/2010/08/2011-Taiwan-Application.doc

Applications are due on December 3(now December 17), 2010 11:59 PM Taipei time. This application must be completed and e-mailed to StraitTalk.Berkeley.TW@gmail.com.

Since applications are accepted on a ROLLING BASIS, you should apply as early as possible! But do not feel discouraged if you get this information late, as we will try to read all the applications that come in. If you have questions or concerns, please email straittalk.berkeley@gmail.com or straittalk.berkeley.tw@gmail.com. Please finish the application in English, and write clearly and respond honestly. Your application will be evaluated based on your previous academic and personal experiences, as well as the quality of your essays. Please be aware you may be interviewed as part of the application process. Please read all information provided on our website http://straittalk.org before applying. All information WILL be kept confidential.


2010年11月26日

《The War at Home》── 遙想威斯康辛學運傳統


上週末在家裡看了The War at Home,一部講1960年代UW-Madison校園裡反戰運動的紀錄片。這部片訪問了當年參與反戰運動的學生、參與鎮暴的警察、還有校長與教授們的現身說法。100分鐘的電影,一堂精彩的歷史課,我覺得是每個UW-Madison學生都應該上的必修學分。 

以下是幾個在電影中提到的重要事件。

★ 1967年學生在Ingraham Hall(那時還叫Commerce building)抗議Dow Chemical Company在校園徵才,是美軍製造汽油彈(napalm)的幫凶,爆發警察與學生間激烈的衝突。(片中訪問了Paul Soglin,當年帶頭大哥之一,這位仁兄後來還當上了Madison的市長) 

★ 1968年民主黨在芝加哥初選時發生的大暴動 

★ 1969年黑人學生在校園裡發起民權運動,州政府派軍隊到校園裡維持秩序。

★ 1969年學生在Mifflin Street一邊開party一邊抗議,被警方驅趕,從此Mifflin Street Block Party變成Madison的傳統,一直持續到今天,(雖然40年後的party重點似乎都在喝酒,不在於反戰)

★ 最戲劇性的當然是1970年的Sterling Hall炸彈事件,造成13傷。(當年Sterling Hall有美軍資助的應用數學研究中心,為抗議焦點之一)

炸彈事件由四個學生主謀,Karl Armstrong逃到加拿大後被抓,假釋出獄後回到Madison(還接受紀錄片的訪問),據說現在還在Library Mall賣果汁(有同學看過他嗎?)Dwight Armstrong逃跑後有參加游擊隊,後來被抓入獄,假釋出獄之後回到Madison開計程車,2010年中過世。David Fine假釋出獄之後搬到Oregon從事法律事務。最神奇的是Leo Bunt到現在都在逃,曾經名列美國10大通緝犯。

其餘詳細的歷史我就不贅述了,有興趣的人可以自己找很多很多的資料來看。

看到自己每天出沒的校園曾經發生這麼驚天動地的事情感覺很神奇,原來這個中西部的小城,曾經在美國社會運動史上佔有這麼重要的一頁,甚至是全國風暴的中心。儘管1970年之後UW-Madison學生運動趨於沈寂,不過進步社運的傳統一直到今日都還根深蒂固。

今天我特地到事發地點Sterling Hall走了一圈,拍了照片,遙想當年。(可惜沒有找到維基百科上面的紀念牌)

Sterling Hall

UW-Madison的同學如果對這部片有興趣的話可以跟我借喔,不然學校圖書館也有。


[2011.2.19補充]


有關學校學運的說明牌在面對Bascom Hall左側的岔路口 -


[低碳] 碳交易 走到十字路口

圖/美期中選舉的影響漸浮現,在共和黨議員確定掌握眾院多數席後,已有七年歷史的芝加哥氣候交易所,決定關門大吉。(照片由 TalkMediaNews 上傳至 Flickr 共享)
文/劉仲恩(低碳生活部落格志工寫手團,美威斯康辛大學社會學博士生)

 國期中選舉結束,執政的民主黨慘敗,保守的共和黨人多半對抗全球暖化興趣缺缺,許多人甚至還是暖化懷議論者,這也意味著美國國內的能源與氣候政策前景一片黯淡,近期內難以有積極的作為。在此同時,美國的芝加哥氣候交易所(Chicago Climate Exchange, CCX)決定在年底關閉碳交易的平台,曾經喧騰一時政策實驗即將劃下休止符,牽動著碳市場未來的發展。

限額與交易 曾解決酸雨問題
 首先我們需要先搞清楚碳交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在經濟學上,碳交易這種政策稱作「總量管制與交易」(cap and trade),透過界定污染的「排放總量」和「排放權」,市場機制會把減少污染的成本降到最低,這個概念在上個世紀的60年代被提出,在90年代美國治理酸雨的時候首次被採用,結果成效斐然,為防治污染開闢出一條新的道路。

 有鑑於酸雨的經驗,世界各國也想導入市場機制來對抗全球暖化,於是京都議定書(Kyoto Protocol)不僅規範各國在一定時程內,需要減少的碳排放量,同時還包含了一個「排放交易」的條款,國際「碳市場」應運而生。

碳市交易 添減碳經濟誘因

 這個市場如何運作呢?舉例來說,如果英國某個碳排放大戶必須在2012年前減少7%的碳排放,但是該企業發現減碳成本很高,這時它不一定要花大錢翻新自己的工廠,可以透過國際碳市場買到德國某個電廠的減排量(ERU),或是購買法國企業在中國投資風力發電創造出來的減排憑證(CER),來達成7%的目標。如果市場順利運作,企業可以透過交易將減碳成本降到最低,甚至利用超量的減排來獲利。

 美國受制於國內巨大的保守政治勢力,遲遲無法簽訂京都協議書,在這個背景之下,西北大學的桑德(Richard Sandor)教授在2003年推動成立了芝加哥氣候交易所,和其他受京都議定書規範的國家(如歐洲各國)的情況不一樣,美國的芝加哥氣候交易完全是由企業推動、企業自願參與,設定共同的減排目標。在全盛時期時,總共有450個大型企業參與,其中包括IBM、杜邦、福特汽車等知名大公司,這些企業承諾在2003到2006年間(第一期)減少4%的碳排放,在2007到2010年間(第二期)繼續減少6%的碳排放,如果把這些參與企業的排放總量加總,比一個德國總排放量還要多。

國會不作為 迫氣候交易所熄燈
 芝加哥氣候交易所並不期待成為美國政府行動的替代品,當初成立時,他們期待這樣一個「自願」參與的平台,可以為政府「強制」的管制鋪路,最終可以整合成一個更有效管理機制。這樣的期待最終還是落空了,近兩年來美國政治風向劇變,碳交易法案(Waxman-Markey bill)一度在眾議院闖關成功,最後卻命喪參議院。政府沒戲唱,企業也玩不下去,近幾個月來芝加哥氣候交易冷冷清清,年中時,交易所被另一家金融公司併購,一半員工被裁,本月初又宣佈有7年多歷史的碳交易平台即將吹熄燈號,曲終人散。

 不過這並不代表碳交易即將走入歷史,它只不過走到了一個十字路口。大西洋另一頭歐洲的碳交易市場(EU ETS)依舊熱鬧滾滾,交易量屢創新高。太平洋對岸的中國也正在研擬碳交易的可行性,芝加哥氣候交易所和天津市政府及中國石油公司(PetroChina)合資成立了天津氣候交易所(Tianjin Climate Exchange)為中國市場鋪路,中國各地的「環境交易所」也如雨後春筍般地掛牌成立。台灣則因為國際地位特殊,在這個風潮中完全缺席,爭議多時的《溫室氣體減量法》,還在立法院靜靜沉睡。

 值得一提的是,碳交易只是諸多減碳政策的選項之一,並不是解決全球暖化的特效藥。事實上,許多學者與環保團體都對碳交易有所批評,很多人甚至擔心碳市場會成為下一個金融泡沫。相較於碳交易,很多人更傾向課「碳稅」,不過這個提案總因為政治上的阻力不了了之。京都議定書即將在2012年期滿,碳交易會在「後京都」時代扮演什麼樣的角色,值得我們密切的觀察。


原文刊於低碳生活部落格:http://lowestc.blogspot.com/2010/11/blog-post_25.html


【參考資料】
中外對話 11-Nov-10《芝加哥氣候交易所的啟示
中外對話 26-Sep-10《限額與交易:中國有望領先美國
中外對話 09-Nov-09《失靈的碳交易
Reuters 08-Nov-10 "Pioneering Cap-and-Trade Program to Fade into the Sunset"
National Geographic 03-Nov-10 "A U.S. Cap-and-Trade Experiment To End"


【延伸閱讀】
城市碳管制 東京起跑》林思吟 19-May-10 低碳生活部落格
碳補償 恐無助減碳》江彥生、廖桂賢 27-Nov-09 低碳生活部落格
溫減法 與你飯碗密切相關的法案》張楊乾 7-Jul-09 低碳生活部落格

2010年11月22日

給綠黨一個機會

(基隆河關渡段)

台灣五都選舉將近,網路上的新聞又被藍綠的口水淹沒,看了讓人心煩,難道這就是台灣人引以為傲的的民主?

民主不只是投票而已,還是一種關心並參與公眾事務的態度。許多跟我年紀差不多的同學都有種政治冷感,聽到政治馬上露出嫌惡的表情,喜歡談政治的會被貼上「政治魔人」的標籤,大家敬而遠之。還有很多人只能窩在電腦前面當個鄉民,在人云亦云的推文噓文酸文戰文之間,很少能有理性討論的空間。

5年、10年、20年後,我們都會變成台灣的中流砥柱,如果我們不關心台灣的前途,又有誰來關心?

總之,我今天要貼這篇文章,請大家給綠黨一個機會。綠黨不是民進黨,是一個全世界串連的環保政黨,堅持社會平等和勞工權益各種進步價值,儘管綠黨在台灣還不成氣候,在許多歐洲許多國家早已經成為一股不容忽視的政治勢力,只要大家對於政治能有超越藍綠的想像,能夠對社會議題能有多一點點的關心,綠黨沒有理由不能夠在台灣成長茁壯。

這次綠黨在台北市推出了4位市議員候選人,新北市有1位,其中有3人跟我們的年紀相仿,一樣沒有顯赫家世背景,受夠藍綠政治惡鬥,腳踏實地耕耘過著小老百姓的日子,希望看到這篇文章的你可以花一點點時間瞭解一下他們的政見與訴求,給這些同學一些溫暖。


中正萬華 宋佳倫
http://tnfatale.wordpress.com/
宋佳倫是新移民第二代,女同志,當過派遣勞工,準性工作者,台灣能夠接受有這樣的候選人出來競選實在是太讚了。


南港內湖 李盈萱
http://ecolys.blogspot.com/
北一女、東吳法律和政治系雙修,跟很多人一樣背著沈重的就學貸款,打著貧窮青年選議員的旗幟,請大家去看看她的參選宣言

「民主應該是要讓每個人都可以多一些自信為跟自己一樣的人做些什麼。」
「而這個自信的發展,要從讓青年可以改善自己所面臨的困境做起。」

新北淡海 王鐘銘
這位同學還真的跟我有一點點點的淵源,他是我預官成功嶺新訓時同連的弟兄,還當大家的福委。他還是師大附中的學長。

此外綠黨在松山信義有推出潘翰聲,在大安文山有張宏林,請大家關心一下自己選區的候選人。

要好好珍惜這個得來不易的投票權,對岸還有13億人很羨慕我們呢,不管最後有沒有要投綠黨,一定要記得去投票喔!

2010年11月18日

Story of Electronics



The Story of Stuff Project最近又推出了新作 - ”The Story of Electronics”


強力推薦喔。


我很喜歡作者Annie Leonard,一直都覺得她的作品是傑出環境教育短片的典範。我基本上同意這短片中的所有論點,以下幫大家整理一些筆記,歡迎討論。
  • extended producer responsibility,中文翻譯成「生產者延伸責任」。這是近年在歐美漸漸流行起來的概念,基本上就是制定法規要求生產者負責產品的回收處理,提供廠商有誘因生產更有效率更環保的產品。(請見綠色和平:從中國電子廢棄物污染看生產者延伸責任(上)(中)(下))
  • 生產者延伸責任這也跟這一兩年在台灣很火紅的「從搖籃到搖籃」的工業設計概念相符合。
  • 高科技產業生產過程中需要使用很多有毒有害化學物質,只不過披著「高科技」的外衣,大家常常視而不見。美國矽谷就是一個高科技高污染的範例,這方面可以參考矽谷毒物聯盟(Silicon Valley Toxic Coalition)提供的資訊。身處世界電子產業工廠,台灣的環保團體跟矽谷毒物聯盟多有合作(舉例)。
  • 巴塞爾公約(Basel Convention)禁止已開發國家向發展中國家出口有毒廢棄物,世界上大部分的國家都是締約國,但台灣因為國際現實,只能以NGO的名義參與,2007年還爆發遭到打壓的新聞
--
如果你還沒有看過"Story Of Stuff"的第一集,我建議你花20分鐘,靜下心來思考我們大規模生產大規模消費的生活模式。

2010年11月12日

Strait Talk速記

Strait Talk Delegates, Brown University, 2010

從Strait Talk回來幾天,心裡還留戀著活動的點點滴滴,速記一下這個論壇裡的筆記、心得和觀察。



Strait Talk,海峽尋新論壇,在2005年由Brown的一群大學生所發起,到今天已經成為美國立案的NGO,在Brown連續舉辦了6屆論壇,西岸的Berkeley在前年成立了分部,明年香港分會也將成立。

談到兩岸關係,每個人的心中都有好多話說,這活動的目的並不是要大家吵的面紅耳赤,而是通過互動(interactive conflict resolution)讓學員對話彼此瞭解,進而找到共識。我們很幸運有Tatsushi Arai 教授帶領,讓整個活動都在很融洽的氣氛下進行。

活動一開始我們藉由瞭解東帝汶和印尼的衝突暖身,然後進行角色扮演,台灣隊假想中國的心態 ,中國隊扮演台灣的角色,然後回到各自角色慷慨激昂的陳述立場,過程中一路都是很直接很坦誠的問答。在營隊的後半段,我們要起草一份「共識文件」,大家絞盡腦汁地雙方的核心衝突點,然後提出各種可以促進和平的途徑,在撰寫的過程中我們像外交官一樣字斟句酌,一定要把文句寫得讓15個人都可接受,不然就得整段刪除。在很有限的時間裡我們竟然寫了將近20頁,在活動的尾聲我們在布朗大學做成果發表,還到紐約的Asia Society報告,連馬英九的老師孔傑榮(Jerome Cohen)都來捧場,劃下完美句點。

每天活動從早上9點到晚上10點,算一算,我們總共討論了近30個小時,這輩子大概很難有機會這麼密集地討論兩岸政治了…

我很高興在我的堅持之下,台灣民主經驗可以促進中國漸進的政治改革這一段話被寫到共識文件裡面,這是大概是我在兩岸關係中最期待看到的一件事。



這次活動請來的講者有華安瀾(Alan Wachman),戴傑(Jacques deLisle)、薛瑞福(Randall Shriver)、古孟德(Terry Cooke)和卜大年(Dan Blumenthal),都是台灣報紙上常常會看到的評論家,這次有機會近距離跟他們接觸,學到不少。

薛瑞福說大家常常說阿扁是troublemaker,他對這樣的說法感覺很不安,他說台灣與中國的貿易是在阿扁執政的時候才大幅起飛,批評阿扁鎖國又製造麻煩,對他也不盡公平。

對於Vincent的提問,他說近年來華府親台灣遊說團體的勢力(ex:FAPA)在急速的消退,反之中國現在有大把的銀彈可以在影響美國政治,加上幾乎所有Fortune 500的企業在中國都有投資,從1到500的企業都可以為中國說上幾句話,一消一長,令人對台灣的處境更為憂心。

卜大年說美國對台灣的認識越來越淺,大部分的人都在研究中國之餘順便看看台灣,或是在兩岸關係的框架下認識台灣,很少人願意成為「台灣專家」,這造成美國人越來越不瞭解台灣的脈動,數來數去,真正只研究台灣的學者也只有任雪麗(Shelley Rigger)一人。

這讓我想到本校UW-Madison準備在明年成立Taiwan Studies program,算起來應該是美國第7個(實在太少了),希望這樣的努力可以讓美國學生有機會更深入瞭解台灣。

[2011-10-20補充] UW Taiwan Studies 詳情未知,相關資訊請看以下這相關網頁:
http://www.eastasia.wisc.edu/TaiwanStudiesInitiative.html



除了密集的討論和演講之外,我們還要分組設計Peace Project,把這活動追求和平的精神延續下去,有人要設計交友網站,有人想成立兩岸NGO的資訊平台,我跟同樣來自UW-Madison的中國學妹s想著要把Strait Talk簡化之後帶回Madison,讓兩岸學子可以有個和平理性的平台可以對談。

我們把它取作Strait Talk Lite,如果一切順利,明年初我們就會來辦活動。

[2013補充:結果因為人力物力時間不足,這活動沒有下文]



參加論壇的15位同學裡大多是大學生,還有大一小朋友,1992年出生,我年紀比所有人都老上一截,活動第一天就有人發現我已婚,之後小弟小妹們都尊稱我為大哥,很奇妙的感覺。

每次看到優秀的學弟妹都讓我覺得自己大學時浪費了好多時間,感覺現在大學生的花樣好多,到美國念大學,交換學生,有人創業比賽得名已經合力開了小公司,舉辦世界級的模擬聯合國會議,到印度和孟加拉當國際志工,以不到20歲的年紀可以在世界知名學者面前侃侃而談,滿懷理想說道”we need more dreamers in this world”,聽得我都要感動落淚了。回想我那在那個年歲時頭腦裡都是漿糊,唯一可以炫耀的只有談了一場很成功的戀愛。唉,真是長江後浪推前浪,還沒有什麼成就,竟然就要被好多好多人追上了。

然後營隊就是這麼神奇的東西,會讓來自五湖四海原本毫無交集的人,一下子就變成推心置腹的好友。這種真誠的友誼跨越了所有政治認同的疆界,讓我感到人性最溫暖美好的那一面。然後更奇妙的是,我跟大家沒有太多代溝,一起瘋瘋癲癲地午夜談心,玩真心話大冒險,是因為我還有一個年輕的心嗎? 我由衷地感謝這次參加海峽尋新論壇的你們,還希望往後多多保持聯絡。



Here is your moment of Zen.

我到Providence機場時,主辦單位的大學生HT來接機,聊上幾句後,我說到之前在Connecticut讀了3年書,他說:「oh, for high school?

Orz


Taiwan Delegates

Jerome Cohen and Me


2010年10月30日

[舊文] 最熟悉的陌生人


這星期我到Brown University參加Strait Talk Conference,中文叫「海峽尋新論壇」,主辦單位從台灣、中國、美國各找來5位學生,在一星期的活動中,大家一起聽演講,還有談判專家帶著我們討論交流,希望通過ICR(Interactive Conflict Resolution)的方式,可以找到一些新的契機,在活動的尾聲我們將合力寫出一份大家都認可的共識文件,然後到紐約的Asia Society作簡報。

這活動由一群Brown的學生在2005年發起,到今年已經第6屆,UC-Berkeley也創立了一個chapter,明年香港大學也要開始舉辦,參加的人大多數都是大學生,今年除了我之外只有2個研究生,而我又是裡面年紀最大的,唉,怎麼一轉眼已經成為所有人的「大哥」,只差大一小學弟妹沒開口叫我大叔…

這活動讓我想到3年多前寫得一篇文章,紀錄了剛年出國第一年跟中國大陸同學交流的心情,轉眼我又交了很多中國來的好朋友,還到對岸做了兩次暑期研究,心境已經大為不同,但是期待對話的心情沒有改變,我還是相信溝通是和解的起點,所以這幾天要好好替台灣隊表現啦!

[特別感謝Leona Chiu告知消息,讓我在截止前一天報名成功]

--
最熟悉的陌生人
September 23, 2007

出國留學跟中國同學交流是個很有趣的經驗,你可以看到這台灣人與中國人如何在好奇中帶有尷尬地見面,小心翼翼地怕踩到對方的紅線,然後在摸索中慢慢認識對方。

讓我用兩個小故事開場吧。

今年夏天,雅婷帶我同學李晶去參加馬大台灣留學生的聚會,席間某位台灣同學問李晶在學校是不是還在讀「毛語錄」,她聽了差點昏倒。這個問題我聽來合情合理,難不成毛主席說的話不再重要了嗎?八月底我路過中國時特地就此作了考察,在深圳最大的書城裡有滿滿三大櫃關於毛澤東的出版品,但是我找遍了整個書店就是沒有一本「毛主席語錄」。

九月初,我跟一個今年新來的中國學弟在一個派對上聊天,我提到來F&ES之前我服了兵役,所以大學畢業兩年後才出國,約莫過了二十分鐘,學弟笑嘻嘻的過來跟我說他搞錯了一件事,他說他不知道台灣只有男孩子要當兵,所以還跑去問怡文(我的台灣好同學)有沒有當過兵,問的林怡文一頭霧水啼笑皆非。

這兩件小事具體而微了兩岸關係,儘管近在咫尺,文化的隔閡卻遠遠不止台灣海峽的一百三十公里。身在台灣的我們,透過藍藍綠綠的媒體想像著中國的各種面貌,對岸的同學也同樣藉著中央台或是周杰倫認識台灣,我們接受到的資訊片面又零碎,然後又為根深蒂固的意識型態所囿,造就了政治上的僵局。

我想,不管你站在統獨光譜的哪一邊,多多交流應該有益無害吧。

生長於台灣的我們都熟知台灣被打壓的故事,讓許多人對中國人有很強的偏見,有些人看到中國同學就先貼了一個標籤,不屑與之同群。你可以拒絕使用中國黑心產品,可以對共產黨嗤之以鼻,但是你不能假裝他們不存在吧?能不能讓政治歸政治,個人歸個人,就我的經驗,大部分的中國同學並不想上戰場把台灣島打下來。我也知道台灣人跟中國人不一樣,但先入為主的刻板印象只會讓誤解加深,就是因為有這些差異才特別需要互相了解。

所以我來耶魯之後很努力地在做兩岸外交,我不厭其煩對中國同學講述台灣四百年來的歷史,從大航海時代講到日本統治,解釋何謂「台灣主體意識」與為什麼有台灣人想台獨。我試著平衡觀點,轉錄自由時報有關中國打壓台灣的報導給他們看,讓他們知道真實的台灣社會裡有眾聲喧嘩的觀點,而不是中央台塑造出的一言堂。

我很欣慰今天聽到的回應是:「我一直觉得,很多人在讲『台湾是中国领土神圣不可侵犯的一部分的时候』没有意识到,台湾人不是不认同中国文化,他们不认同的是这个政治体制和共产党一党专政下的中国,他们无法容忍的是共产党统治台湾的前景」,而不是「不承认台湾是中国的,等于是不承认你是你妈妈生的!你们不统一,我们就打!」

這讓我感到不那麼悲觀。


溝通是和解的起點,在此獻給兩岸最熟悉的陌生人。

2010年10月25日

美國的暖化知識不及格


(Wisconsin State Capital)

碩士班的指導老師Anthony Leiserowitz最近作了一項有關「美國大眾的全球暖化知識」的調查,結果顯示美國民眾對於全球暖化十分缺乏認識。

網站連結在這裡:

  • 63%的美國人相信全球暖化正在發生,剩下的人,一半覺得暖化是個大騙局,一半人說不知道。
  • 55%的美國人說他們(很)擔心全球暖化造成的後果,剩下的人不太擔心或完全不擔心。
這個調查對受訪者進行了暖化知識的考試,根據老師的評分標準,1%的人得A,7%得B,40%得C或D,剩下52%的人都應該被當掉。

以下是常犯的一些錯誤:
  • 很多人還是搞不清楚天氣(短期)和氣候(長期)的差別。
  • 57%的人相信二氧化碳在大氣中很就就會自動消失(答案是會留存幾千年)。
  • 大部分的人相信臭氧層破洞、有毒物質、噴霧劑、火山爆發、酸雨等等都會造成暖化(以上皆非)。
我一直對公眾對於全球暖化的認知和態度很感興趣,這種調查結果有什麼重要呢?倘若一般民眾對於暖化基本的背景知識都不瞭解,很可能就會被一些似是而非的懷疑論所影響,進而不能累積成有效的民意基礎影響政策。以上這個調查的結果不令人意外,卻令人憂心,美國的碳排放佔了世界將近四分之一,卻是主要大國中對於全球暖化最遲鈍的一個國家,身為世界第一強國,美國國內的政策將直接影響到全球氣候政治的走勢,尤其是近來美國保守勢力抬頭,多數共和黨的候選人根本不相信暖化這件事,眼看指望美國積極作為的希望越來越黯淡…

我比較好奇同樣的問卷拿到台灣去作會做出什麼結果。我的猜測是相信暖化和憂心暖化後果的人回明顯的比美國要多,但是在實際的暖化知識上應該差不了太多。
延伸閱讀:Global Warming and Six America, Yale Project on Climate Change Communication

2010年10月18日

Teach me how to Bucky



這個週末UW-Madison的美式足球隊在主場幹掉了目前排名第一的Ohio State,全場超過8萬多的球迷陷入瘋狂(請見官網照片集錦),美國許多媒體也大篇幅報導(Ex:EPSN的比賽精華)。我沒有親臨現場,但是也透過網路感受到整個城市的喜悅。

說到校園運動文化,就不得不提最近紅遍麥城大街小巷的"Teach me how to Bucky",這首歌在上週跟Minnesota對戰的homecoming game播出了以後引起了廣大的迴響,一個星期內在Youtube點擊將近50萬次。這MV由我們UW-Madison的吉祥物Bucky the Badger領銜主演,歌詞調侃了big10聯盟裡的其他學校,有幾個相當爆笑的鏡頭,除了在校園取景之外,MV最後還有校長Biddy Martin客串演出,校長可以跟學生這樣打成一片,難怪深得人心。

來到Madison剛過一年,真心喜歡UW-Madison這個不斷帶給我刺激的知識堡壘,和這個民風單純可愛又自由開放的小城,I have learned my badger identity。

Go, Bucky the Badger! Teach them how to Bucky!

--
Footnotes:
1) "Teach me how to Bucky"是Zooniversity的音樂作品,在之前Are you a Coastie?一文中也有他們創作的Coastie Song.
2)這首歌的原曲是Cali Swag District的"Teach me how to dougie",



2010年10月16日

十年一刻

(Lake Mendota from Observatory Road, UW-Madison)

前陣子大學知心好友在個人版上祝賀自己大學開學10週年快樂。是阿!開學10週年快樂,同時也是高中畢業10週年快樂,竟然有這麼久了阿。

大學的時候看感動到不行的藍色大門,結局的時候桂綸鎂在心裡問「三年後,五年後,我們會變成什麼樣的大人呢?」,打中了我那時青春徬徨又憧憬未來的心情,三五年,早過了,我們都變成自己當年喜歡的大人了嗎? 

來美國正式邁入第五個年頭,最近常常想到這個驚人的事實。剛踏上這片土地時,覺得那些待了四五年的學長姐好成熟,自己菜到一身菜蟲藏不住,曾幾何時,我也成了過來人,很多學弟妹來了美國,又回了台灣,而我還在這裡,想辦法把學術小徑走成康莊大道。 

總是有人問我跟雅婷,畢業之後要回台灣嗎?這是個困難的抉擇,原則上會先在美國找工作,但是長期我還是很想回台灣或是亞洲區開展學術生涯,不過這一切都太難說了,生命中的變化常常來的太快,過去一直去,未來一直來,我只想把眼前的事情做好。還好還好,我對於現在擁有的一切感到滿足,學院生活讓我充實又幸福。 

在這個讀書閒暇的靜夜裡,我打開Youtube聽著蘇打綠,高中同屆的他們已經成了金曲獎華語搖滾天團,也許善感的青峰寫下的「十年一刻」某種程度上也是身為附中大將出征10年的回顧。 

「十年的功聚成燦爛 那一分鐘的夢」
「如今我站在台上 和你一起分享」





這是定期出刊的懷舊兼閒聊文,雖然想讓這個部落格專業一點,偶而也得寫一些比較有人情味的東西,才不會顯得太硬梆梆,還望舊雨新知多多光臨,不管你在世界的哪個角落,希望你一切都好。

2010年10月10日

[低碳] 加州氣候公投 石油公司對決綠色經濟




美國期中選舉將至,這場選舉攸關歐巴馬後半任期的施政,隨著全球暖化在美國成為壁壘分明的政治議題(*1),大選結果自然也會影響到美國國內能源與氣候法案的進程。大選之外,加州的23號公投案(Prop 23)也是值得關注的一個環保風向球。

近年來,美國聯邦政府在抗暖化的腳步上裹足不前,一些有綠色頭腦的州政府就決定自己行動,其中以加州的政策最積極。長期以來,加州就是美國50州裡面的環保優等生,例如加州是第一個實行綠色建築標準的州(*2),有著全美國最嚴格的車輛排氣標準,很多政策都是在加州試驗之後才推廣到全美。加州近年來最重要的環保政策是2006年底通過的「全球暖化解決法案」(Global Warming Solution Act,簡稱AB32),這項法案規定加州的碳排放要在2020年以前回到1990年的排放標準,這目標大約需要25%的減排,雖然比不上京都議定書來的嚴格,在美國的政治環境下已經算是一大突破。值得一提的是,這法案是演員州長阿諾史瓦辛格的得意政績,阿諾和當年的小布希雖然都是共和黨員,但是在全球暖化上看法南轅北轍,這法案等於是對當年的小布希政府喊話說:「美國聯邦政府不行動沒關係,我們加州可以自力自強立法來抗暖化!」

隨著全球經濟跌落谷底,這法案受到了反對勢力的強大挑戰,選民連署了第23號公投案(Prop 23),提議在加州失業率回到5.5%之前,永久凍結執行AB32氣候法案。不出大家所料,這公投案背後的總策劃就是在氣候法案中被管制的高污染產業,3家石油集團(Valero, Tesoro, Koch Industries)斥資數百萬美元開打媒體行銷戰(請見以下這30秒的廣告短片)。 


他們聰明地將把暖化與經濟議題捆綁在一起,在電視廣告中,他們稱氣候法案是對人民課「能源稅」,會讓人們付出更高的電費和油錢,然後又喊著保障就業機會的口號,說抗暖化會減少就業機會,應該等大家都找到工作之後再行動。這公投案還出了一個高招,它不直接挑戰氣候法案,只說在失業率回到5.5%之前要「凍結」法案,事實上,加州在過去40年間只有3度失業率低於5.5%,說「凍結」,只是個比「廢止」聽起來令人容易接受的說法。

以上說法鏗鏘有力,卻完全經不起檢視。刻意把經濟與環保對立是個完全錯誤的二分法,加州有1萬多家新能源的公司,過去5年創造了50萬個工作機會,綠色產業已經成為經濟發展的引擎,至於管制溫室氣體的政策,不但沒有減損經濟活力,還增加了科技創新的誘因,讓加州再綠色經濟的競爭上取得先機。請看環保團體的反擊廣告:







身為AB32氣候法案的起草人,加州州長阿諾公開撻伐石油公司的陰謀,目前正在競選的兩黨候選人也都表態不贊同該公投案,不過近來美國國內保守派聲勢浩大,又有石油財團在背後推波助瀾,這個反環保的公投案能不能被擋下來還是未知數。這公投不但決定了加州未來的氣候政策,更對美國國家的政策立場有指標性的意義,全世界的環保人士都在關注公投結果,期待加州州民可以擦亮眼睛,繼續當美國的環保優等生。

[備註]

*1近年來,執政的民主黨支持推動立法來減少溫室氣體排放,反之,共和黨人大多不支持採取積極抗暖化的行動,其中更有不少不相信暖化科學的懷疑論者。

*2加州的Green Building Standards Code即將在2011年開始生效,請見:http://www.bsc.ca.gov/default.htm

[參考資料]

中外對話:綠色加州面臨考驗 (2010-08-31)
New York Times: California Braces for Showdown on Emissions (2010-09-17)
Stop the Dirty Energy Proposition: http://www.stopdirtyenergyprop.com/

2010年10月5日

Carbon Links (1)


(滔滔金沙江水)



1. Living on Earth: Sound Journalism for the Planet

每週50分鐘的環保廣播節目,我都在運動或是作公車的時候消化。內容包羅萬象,不僅追蹤最新環境新聞,還是很好的英文教材,很希望中文世界也有這樣高水準的環保廣播節目。

2. RSA Animate - David Harvey on the "Crisis of Capitalism"

大名鼎鼎的David Harvey是全世界被引用最多次的地理學者,他用馬克思主義的觀點來解釋當前金融危機的根源,精彩的11分鐘,相當引人深思。[在UW-Madison朋友:Harvey在11月中會到本校社會系作三天的講座,歡迎參加討論喔。]

3. Witness - The Colony (by Al Jazeera)

卡達的半島電視台製作的紀錄短片,跳開西方的觀點瞭解中國在非洲的影響。中國在非洲大規模的經濟投資離大部分朋友的生活都很遙遠,但是這些發展真真實實地在影響著世界版圖的變化。23分鐘,帶你到另外一個世界。

(這讓我想到在肯亞機場碰到那幾個從福州來的女孩子,英文不會說幾句,飄洋過海到喀麥隆(Cameroon)做生意,實在很神奇。)

2010年10月3日

史上最低能的抗暖化廣告

(基隆河裡的白鷺鷥)
如何聰明地傳達節能減碳這個訴求,對很多人來說是一件困難的事。

英國最近有一個環保團體發起了一個叫做「10:10」的活動,邀請大家在2010年10月10號一起許下每年減少10%碳排放的承諾,這類型的活動立意雖好,我卻覺得沒多大意義,難道大家註冊了,簽名了,跟著喊口號了,就會一夕之間開始節能減碳嗎?如果沒有作到許下的承諾,又能怎樣呢。

更糟的是,這個活動拍了一個宣傳短片,本來是想來個黑色幽默博君一笑,卻換來惡評如潮,官方網站緊急把影片下檔,網友早已將它傳遍全世界,我看了之後在電腦前罵了一聲f**k,這麼會有人做出這麼北七的影片!我懷疑這個團體根本是暖化懷疑團體派來臥底的…難道他們沒有請行銷專家幫他門過目嗎?

請看以下這個四分鐘的短片,你覺得呢?


我一點也笑不出來,徹底失敗。

這短片立刻讓我想到網路上流傳甚廣的一則短篇小說「最後的吸煙者」,作者是日籍作家筒井康隆,文中描繪了一個反煙集權的世界,雖然純屬虛構,讀來還是讓人不寒而慄。

我個人心中理想的環境運動不是一個限制個人的自由的「綠色法西斯主義」,節能減碳,無可避免地會需要一些生活習慣的改變,表面上看起來個人自由受到了約束;可是從另一個角度想,當然我們脫離對資源有限的化石能源的依賴,不也是一個更自由的世界嗎?

要行銷環保的訴求,當然也應該強調一個更乾淨更健康更綠色世界的好處,怎麼會蠢到去販賣恐懼,正好落人口實呢?

舉著環保大旗,也不能忘記保護地球還是需要以人為本,保護環境就是保護自己,與走在這條路上的大家共勉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