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3日

64


二十年了。

那年我六歲,記得我媽牽著我的小手去中正紀念堂,廣場上有人燭光守夜,有人輕輕歌唱為北京天安門前的學生祈福,那時我當然什麼都不懂,只覺得有件很大很大的事情正在發生。

我還記得新聞裡說到中華民國政府有用熱氣球還是飛機裝載了報紙的相關報導向福建地區空投,要讓大陸同胞知道他們政府的殘暴,知道台灣同胞對他們的關心。(彼時我也很懷疑丟報紙到底有沒有用?)

那是剛開放探親的年代,在爺爺奶奶家的餐桌上,有著「家鄉」的來的特產,大人們有時會講政治,我有印象講到大陸同胞從前很可憐,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吃飯都還要靠配給糧票…

共匪,中共,大陸,中國,像個面目模糊的龐然大物盤據在海峽的另一端。

二十年過去了。滄海桑田,世局變化實在太快,中國大陸在經濟上取得了驚人的成績,但是政治改革令人失望,六四更成了欲蓋彌彰的歷史傷口。台灣經歷了兩次政黨輪替,許多中國人變成了台灣人,大中至正變成了自由廣場,在大中國意識急速消退之後,今天的台灣人已經不是很在乎六四了,相對於香港的大遊行,華盛頓的紀念活動,馬英九只發了一篇無關痛癢的文告,台灣各界一片靜悄悄,對我這一代的年輕人來說,六四,好像只是別人家的事。

的確,六四之於我,確實有點遙遠,我那時太小,它不會是我的政治啟蒙,(野草莓對我來說才有感覺,我是後知後覺型),我關心中國的民主發展,但是這些年我想的,我讀的,我看的,更多是228,是白色恐怖,是台灣民主發展的經驗,我總覺得先搞清楚自己土地上發生過的事情,才有餘力照顧別人。

但我沒有忘記,明天我會穿上一件白衣,以示紀念。

--
(照片攝於南京中山陵展覽室)

--


--





蒙上眼睛
就以為看不見
捂上耳朵
就以為聽不到
而真理在心中
創痛在胸口
還要忍多久
還要沉默多久

如果熱淚
可以洗盡塵埃
如果熱血
可以換來自由
讓明天能記得
今天的怒吼
讓世界都看到
歷史的傷口


--
白衣行动

——请在六四这天穿上白衣服


“六四”20周年纪念日就要到了。在此,我们诚恳地向我们的同胞呼吁:请在“六四”这一天,让我们大家都穿上白色的衣服,表达我们的哀思,表达我们的纪念,表达我们对自由民主的向往。

“六四”不只是“六四”。“六四”早已成为一种符号,一种象征。我们纪念“六四”,不只是纪念“六四”的死难者,也是纪念几十年来所有死于暴政下的同胞。

六月是夏天,人们本来就经常穿白色的衣服。当局无法分清在那么多穿白衣服的人中,谁是在表示纪念“六四”。当局不可能单凭你穿白衣服这一点就去找你的麻烦。用穿白衣服的方式表示我们对“六四”的纪念,最简单,最可行,最少风险;当局也最难以压制,最难以阻止。

如果有千千万万的民众,在“六四”这一天都穿上白色的衣服,形成一片白色的海洋,那该是何等的震撼!它必将使全中国、乃至全世界都受到感动。它将标志着我们伟大民族精神的浴火重生。

要让白衣行动取得比较大的成效,首先一条是要让尽可能多的人知道。我们必须从现在起就广泛发布信息,每一个人告诉每一个人,告诉我们的家人,告诉我们的亲戚朋友,告诉我们的左邻右舍和同学同事。用一切可能的方式,包括口头交谈、还有电话、传真、书信、传单、EMAIL、互联网、手机短信。只发一次不够,要多发几次,多多益善。临到“六四”前夕或当日,务必要互相提醒,免得忘了。

诚然,由于当局的持续高压,很多当年“六四”的亲历者已经淡忘了六四;很多年轻的一代则对“六四”的真相一无所知。唯其如此。在“六四”二十周年之际,我们才更需要站出来,用一种公开的行动,唤醒那些麻木的灵魂,把真实的历史告诉年轻的一代。我们无法预知,在“六四”那一天会有多少人穿上白衣服。这不要紧。和其他形式的集体性行动不一样,白衣行动的特点是,它不会因为参与者的数量太少而使得参与的风险更大;也不会因为你周围只有你一个人穿白衣服而使你陷入某种尴尬。重要的是,我们不要灰心,不要放弃。让我们从自己做起。哪怕只有我一个人也要坚持。到时候你很可能会发现,和你一样想一样做的人其实还多得很。

请记住:在“六四”这一天,让我们都穿上白色的衣服。

2 則留言:

  1. 六四比文革还要忌讳,关乎党执政合法

    性,疮疤很难揭开,但终归是和谐不掉

    的,有搬上台面的一天

    回覆刪除
  2. GimChanHo6/25/2009

    中共獲得了什麼經64運動成功的沮止?

    雖然這是個獨裁,一些外國經濟學家讚揚

    中共關於政策的快速執行.

    如果64個運動成功了,中國經濟形勢本來

    會比現在更好?

    回覆刪除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