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30日

環境研究博士班申請戰況解析 (2009)



今年申請博士班,我花了很多時間找學校蒐集資訊,在這邊跟大家分享一下。Admitted:

University of Wisconsin - Madison
The Nelson Institute of Environmental Studies
(http://www.ies.wisc.edu/)

Wisconsin這個program是一個跨領域整合的環境博士班,師資遍及全校各系所,跟Yale F&ES感覺有點像,但是組織更鬆散。申請這個學位需要先找到合適的指導教授,我很幸運地找到了Michael Bell教授,他作環境社會學,還是一個作曲家,同時還是Yale F&ES的系友,在申請過程中他十分幫忙我,感覺會是一個很好的指導教授,也是我對這個Program感到最期待的地方。

Prof. Michael Bell
http://www.michaelmbell.net/indexc.htm

這個program最大的問題就是獎學金不好拿,多數學生需要再花一些力氣在學校裡找工作,如果能成為助教或是研究助理,可以抵免學費又拿薪水,希望我可以順利找到工作。

Rejected:
Stanford
Interdisciplanary Program on Environment and Resource (IPER)
(http://iper.stanford.edu/home)

Stanford這個program跟Wisconsin類似,整合的環境PhD,優點是可以利用全校的資源,缺點是很容易成為學校裡的孤兒。這個學位十分熱門,申請人在兩百上下,每年最多收6個人,一月初學校通常會挑十幾個人到學校參觀加面試,最後再刷掉一半的人。沒有接到面試通知,我就知道大概沒戲了。
Yale Political Science
(
http://www.yale.edu/polisci/)

很多人看到我丟政治系應該嚇了一大跳。在耶魯混了三年,我當然想要繼續留在這裡,但偏偏在環境學院找不到適合的指導教授,之前合作的老師又不能收學生,我就想丟丟別的系碰碰運氣,如果真的上了還可以用環境學院所有的資源,這樣痴人說夢,最後想當然是一頭撞死。耶魯政治系每年都收非常非常少的國際學生,大概1/20吧,可能10多年沒收台灣學生了,最近的校友恐怕就是某兩位立委,還有某位新任閣員。


University of Michigan - Ann Arbor
School of Natural Resource and Environment (SNRE)
(http://www.snre.umich.edu/)

Michigan這個program我很喜歡,對台灣學生也算友善,好幾位環境學界的老師都是該學院系友。申請過程中聯絡了de Young跟Princen兩位教授,他們的研究我都非常有興趣,應該非常適合。去年前年我同學跟學姐都順利申請上,今年我就是硬生生被擋在門外,實在是無緣。這個學院一年也收不到10個人,今年想必又更難吧
Harvard
Kennedy School of Government, PhD in public policy
(http://www.hks.harvard.edu/)

哈佛政府學院裡有幾個老師做環境政策的研究,還算符合我興趣,就申請了。去年10月到波士頓辦活動,順便到HKS參觀,跟admission office聊了二十分鐘,
確認了從70年代創系以來沒有台灣人申請上HKS博班這件事之後,我基本上沒有抱過任何希望。我在Yale F&ES的美國同學倒是申請上了,唉呀呀,我不覺得我差她很多阿。


Columbia
Earth Institute, PhD in sustainable deveopment
(http://www.sipa.columbia.edu/academics/degree_programs/phd/)

這program一年收6個人,兩三百人申請,所以我又消失在茫茫申請者之中了。有一個從千里達來的朋友,之前來耶魯時我帶她參觀學院,一起吃了飯,最後她沒有來耶魯,跑去Columbia念master,今年她申上了這個PhD,所以說阿,主場優勢很重要,人脈很重要。



Masschusett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MIT)
Department of Urban Studies and Planning (DUSP), Environmental Policy track
(http://dusp.mit.edu/)

在MIT城市學院底下有一個環境政策方向,每年收兩人,其中一人有獎學金,另一人自費。去年10月跟他們系主任聊過,其他有兩位老師也很適合,最後還是說掰掰。AWA太低分應該是個致命傷,網站上寫GRE沒有到600/600/5就會直接被淘汰。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 Berkeley
Environmental Science, Policy, Management (ESPM)
(http://espm.berkeley.edu/)

Berkeley有好幾個跟環境相關的系所,ERG(能源資源所,幾乎不收外國人)、ARE(農經第一名)、Geography、Landscape Planning、最後我選擇了有社科方向的ESPM。加州財政出問題,直接影響到學校的預算,國際學生首當其衝,這些流言大家應該都聽說過,所以我也不抱太大期望。而我申請的Society & Environment又是最競爭的一個組,打電話去問結果的時候,系辦直接跟我說我的AWA太低,還說我申請表填寫有誤,唉,陽光燦爛的加州,無緣啦。

下一站到麥城 (2009)

New Haven閃亮亮的Orange Street,從East Rock岩頂展望


轉眼過了三年,竟然又要篇放榜文。對比當時申請上耶魯的狂喜,今年準備申請的心情平靜了許多,目標比當年明確,更認識自己,也自認做好念博士班的準備,我只是把所以申請準備盡力做到最好,剩下的就交給命運決定。

讀了耶魯,眼睛長在頭頂上,我很貪心的只申請了我的dream schools,結果碰上史上最強的金融風暴,申請人數激增,學校財政狀況吃緊,錄取人數下降,說是史上最困難的一年恐怕也不為過。結果戰況慘烈,感覺自己以卵擊石,
三月中,眼看大勢已去,已經做好重新申請的準備,結果突然接到Wisconsin來的消息,本來以為接到錄取信會跳起來大叫,結果因為網頁寫的不清不楚,看了幾下才發現自己好像上了,一時之間還不太相信是真的。

最高興的當然是雅婷也申請上了Wisconsin的農業與應用經濟所(Agricultural and Applied Economics),我想這就是天註定吧,一起扶持了這麼久,現在總算要讀到同一間學校了,人生還真是奇妙。儘管兩個人目前都沒有獎學金,以後說不定要靠學校免費食物度日,能夠一起努力,卻是錢永遠換不來的機會。


目前計畫六月搬家,暑假回台灣,八月到麥城。

--
Program:

PhD in environment and resources
Admitted:

University of Wisconsin - Madison (Accepted by website, 3/18)
(admission without funding)
Rejected:


Stanford (Rejected by email, 1/28)Yale (Rejected by email, 2/6)University of Michigan - Ann Arbor (Rejected by website 3/12)Harvard (Rejected by email, 3/12)Columbia (Rejected by email, 3/15)Masschusett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MIT) (Rejected by email 3/20)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 Berkeley (Rejected over phone, 3/24)Background:

NTU BS Chemical Engineering, minor in Economics GPA:3.5/4
Yale MEM School of Forestry & Environmental Studies
Yale MA in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 Economics
Certificate in Development Studies
Test Score:

GRE(PBT): 600/800/3.5 (2003/10)
TOEFL(iBT): 30/30/27/26/113 (2008/11)
Reference Letters:

4 Yale Faculty, 1 NTU (2位全寫,第3封3個人分寫)
Publication:

1 Chemical Engineering co-author paper, 1 book chapter translation,
Working Experience:

Military Service 1+year
Summer Intern *2 (Merck Taiwan, TERI India)
NGO volunteers *2 (台灣至善協會, 台灣環境資訊協會)
Administrative Assistant 2+year (系辦打工)
Research Assistant 1+ year (系上研究中心)

--
(原文發表在Ptt留學版)

--
更多留學經驗談請見:[千卷書萬里路] 留學文章總目錄


2009年3月1日

杜克尋夢



2009年2月中,在一個微雨的早上,我回到杜克。古色古香的校園,彷彿回憶的迷宮,每個腳步都踩到往事的沈澱。

走進西校區,Crowell Quad是那時候營隊報到的地方,角落那個拱型通道是每回坐車出遊時的路線,也是與妳話別的地方。Craven D,是我住過的宿舍,有位同學每天早上放Will Smith的”Getting Jiggy with it”叫大家起床,而我總是跟其他朋友窩在交誼廳打牌打屁聊天,玩一種叫”Egyptian Ratscrew”的美國心臟病,Justin,Chris,Henry,Roman,NZ,你們都還好嗎?

Bryan Center沒有變,進門左手邊下方的咖啡廳還在,兩台電腦是以前大家上網的地方,明格總排我前面,子賢在那裡教我怎麼用工作站上bbs。往樓下走有一間漢堡王,是那時大家逃離自助餐廳的好選擇。再下一樓,每個週末有舞會,詳情不多說了。妳說我記性真好,是吧,有些事情,儘管早就風乾可以拿來下酒,要忘還真不容易。

杜克Chapel雄偉依然,我記得坐在那裡看星星,聊了很多天,相關著作後來成一個老埂。

穿過教堂後方的樹林,到了當年上課的地方,LSRC,才發現擦身而過的Nicholas環境學院竟然就在同一棟樓。我忘了教室確切的位置在哪裡,老師的名字除了Dan之外也全忘了,依稀記得的只有一本很厚的經濟課本,總共看了三頁,還有用簡單英文跟仲祥辯論Euthanasia,演過很白痴的戲,好像叫做Raymond’s Book。

還有Perkins Library,那時我還煞有其事的到圖書館裡看過書,想說能坐在美國大學的圖書館裡真浪漫,誰知道到了今天不去圖書館用功都不行。

最後當然也去了Duke Garden,平靜的心是否還有漣漪。

十一年了。

高一暑假,十五歲半,第一次長期離家,第一次用英文生活,第一次交外國朋友,第一次想像一種遠走高飛的生活,自由自在,盡情揮灑青春,浪漫的不像話。我在英文課堂上找到了自信,也種下了以後出國留學的憧憬,

回國之後,我把網名取為Dukedream,一用就是十多年,想擺脫杜克也不可能了。杜克夢,夢什麼呢?滿天流傳的八卦?那個青春滿溢的夏天?我的美國夢?還是說這些都像是一場夢。

中學時期對西方流行樂的狂熱已經消退了,漫步杜克校園時,我哼起了90年代老歌。那年Bruce Willis當太空人拯救了地球,Aerosmith用沙啞的聲音唱起了I don’t want to miss a thing,成了那個夏天的主題曲。Semisonic的Closing Time說:”every new beginning comes from some other beginning's end”,把營隊說再見的時候弄得好催淚。

我站在那裡懷舊,懷念那年的杜克行,想到轉瞬溜走的月月年年,成長,原來就是這般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