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26日

選課 / 2008 Fall


我在耶魯的最後一個學期,選了三門課,一門旁聽,還有三學分的論文,兩份工作,還要申請博士班。到了最後衝刺階段了,真希望自己收好心,更有效率一些,更認真一點。

ECON 527 Behavioral & Institutional Economics
行為與組織經濟學

唸完經濟碩士,讓我離經濟博士越來越遠,也決定跟主流經濟學揮揮手說再見,我不想把寶貴時間花在新古典架構下建立模型,然後求個均衡最佳解。
行為經濟學強調從「人」出發,直接挑戰傳統經濟理性的教條,老師在第一堂課上就直接調侃傳統經濟學,聽了如醍醐灌頂,字字句句都說到我心坎裡去了。這種觀點應該在經濟學原理就要教了,才能刺激思考,不應該讓我們繞了一大圈才發現經濟學的未來都不在課本上。

Robert Shiller教授是行為經濟的大師,就是寫過「非理性繁榮」的那位,他親切風趣,一點架子也沒,來了耶魯兩年多,名人看的不計其數,但坐在這種課堂上聽大師講課,感覺還是很不真實。


F&ES 86025 Energy System Analysis
能源系統分析

這門課是環境學院的經典課程,Arnulf教授從奧地利來,帶著歐洲人的驕傲,講起課來比美國老師更多了批判力。能源從來不是一個獨立的問題,而是鑲嵌在社會結構之中,於是這門課從供給、需求、科技與文化等各層面探討能源議題,老師特別強調,如果不從「系統性」的觀點出發,任何分析都像是瞎子摸象。

最特別的是這門課有期末「口試」,老師將與一組組學生即時問答,想必精彩可期。


F&ES 80054 Agrarian Societies: Culture, Power, History, and Development
農業社會:文化、權力、歷史與發展

這是本學期最有挑戰性的一門課。跨越了學科界線,討論起農業社會的方方面面三個教授合開,課號列在人類學、政治、歷史與環境學院四個系所,一個星期要看完一本書,寫心得感想,還有一份厚重的期末報告。我還真是想不開。

選這課是因為其中一位教授是中國環境史的專家,跟我碩士論文有隱約的關係,第一週我們講了夏商周三代中原農業社會跟北方游牧民族的互動,第二週我們講到唐宋之交社會巨大的變化,還有中原漢人南遷後對當地環境生態的影響。第三週馬上就跳到殖民主義與農業的關係,讀南亞的農業發展史。下週要讀薩爾瓦多的農民反抗,這樣你大概能夠感覺到知識面牽涉之廣,人文學科就是這麼一回事,希望我可以撐下來。

這課兩小時授課,兩小時討論,希望我今年可以在課堂討論上有點貢獻,算是給自己畢業前的一個挑戰。


SOCY 507 Social Science Workshop: Contemporary China
社會科學工作坊:當代中國

我旁聽這個社會所的討論會,每週一午餐時間耶魯的中國通與中國瘋齊聚一堂聊天,從奧運講到地震,實在不要小看這些洋學者,他們對中國的瞭解絕對會讓你感到汗顏。


F&ES 2200 Master’s Project: Environmental Values, Attitudes, and Behaviors in Urban China
碩士專題:中國城市的環保價值觀、態度與行為

我們所規定碩士只要作個專題就可以過關,不用口試,不用發表,寫小說拍紀錄片都可以,其實相當好混。但我希望把我的研究寫的嚴謹一點,試試看自己的研究能力,

常常有人問我在研究什麼,這是我的簡短答案。

我研究中國人怎麼看到人與自然環境的關係,如何認識大自然與環境問題,特別是全球暖化的挑戰。怎麼理解經濟與環保的兩難,怎麼想像永續發展,我也關心中國的傳統文化,這個被文化大革命摧殘過的儒釋道文化,怎麼形塑著當代中國人的價值觀,特別在人與環境關係這個點上,而西方文化又怎麼在這過程中與之互動。

我知道聽起來很抽象,甚至很玄,等我有空再多寫一些分享好了,報告完畢。

--

選課
2008 Spring
2007 Fall
2006 Fall

2008年9月18日

記AsiaSIG


“Do something! Get involved!”

兩年前,迎新宿營的助教如此勉勵我們,他說很多大事都是在同學彼此激盪之中完成的,所以我們在課業之餘,一定要積極參與活動。短短四個字,在我心裡激起了很多漣漪。我想到離開台灣之前,我想像著在美國的生活,那時候期許自己一定要積極主動,要把過往被動學習的態度通通丟掉。

迎新宿營完,正式踏進耶魯校園,文化衝擊才剛開始,馬上又被數不清的課堂和講座淹沒。耶魯的演講、座談、電影多到數不清,其中很多都由學生自發舉辦。我們系上的社團(SIG, Student Interest Group)就扮演這樣的平台,興趣相投的人聚在一起,平常邀請人來演講、編刊物、放電影、當然還有逸樂活動聯絡成員感情。某個週五,我去了社團博覽會,有以學科為主軸的社團,有拉丁美洲社團,有非洲社團,就是沒有亞洲人的身影。

以前的我可能就嘟囔幾句,說什麼學院都不重視我們亞洲學生之類的廢言,不過這次…我創了一個社。

我從來不是一個領導人,雖說在附中時因為書法社要倒了,所以作了社長(過了幾年還是倒了),大學加入人人都必須當社長的小說賞析社,服兵役時還當了軍官,照理說應該要有很多領導經驗,但其實那些都是放在履歷上好看而已,我還是喜歡在人群裡當個應聲蟲。

創社這件小事,以我被動二十幾年的個性當背景就成了一件大事。當時的我,用破破的英文寫了一封長信號召其他亞洲同學,為了此事我跟系上教授討論,還第一次用英文主持小討論會,沒有經驗的我好緊張阿。身為發起人,我理所當然的成了社長,印度同學波娃熱情支持,於是我們兩人成了最佳搭檔。

因為找不到人交棒,這一任就是兩年,很多人的熱情被繁忙課業澆熄,到頭來只剩兩三人辦活動兼打雜。經營這AsiaSIG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亞洲本身就廣泛到很難定義,各成員之間興趣天南地北,對美國人來說語言文化是障礙,真正有興趣的人不多。我們沒有作什麼了不起的大事,放了五六部電影,幾場演講,兩次實習經驗談,一次印度紋身(Mehendi)活動,應該算是及格成績。

這學期初我還在擔憂社團香火,沒想到今年新生反應熱烈,前天期初社大,三個學妹接下社團,開心地討論起一年計畫,把棒子交出去了,像是完成了一件事,我在這個學院裡也留下了足跡,的確got involved,沒有讓自己失望。

直到現在,我還是為當時的自己感到小小的驕傲。對強者來說,這根本是芝麻綠豆小事,那卻是我脫胎換骨的初心。

回到家中,翻到信箱最後一頁,點開兩年前那封題為”Need Your Asian Power!”的email,好巧,竟然是同一天耶。那時候寫email要花好長時間,英文好差,寫信極囉唆,謝謝大家這麼捧場阿。

--
日期: Sat, 16 Sep 2006 03:34:34 -0400

寄件人: chung-en.liu@yale.edu
主旨: Need Your Asian Power!

Dear all,

First of all, please take a look at the mailing list above. Did you notice anything special? If you do, congratulations, you have a great "Asian" sense, and you are exactly the kind of people we are looking for!

I went to the TGIF event in Bowers today, and there was the SIG (Student Interest Group) expo. There was groups related to some special interests like outdoor activities or sustainable food, others target on specific issues such as climate or development, still others focus on regional studies which are Africa and Latin America. I was kinda disappointed that there was not a "Asian Interest Group." Since Asian students are the largest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in FES, I cannot find any reason that we do not have any SIG relates to the greatest continent in the world. After talking to some of you, I think it will be a great idea to organize our own SIG group!

I spoke to some SIG leaders today, and they suggested that we can work informally this semester, and join as a formal SIG in next spring, then we will have some fund to deal with from SAC. This is going to be a great opportunity to know the different cultures and environmental issues around Asia or exchange ideas of Asian issues with our other fellow students. In addition, this will be our contribution to the whole FES community.

So I need help from you all. Whether you are likely to join or not, please give me some suggestion. If you guys really like this idea, please spread this thing out, I would like to see there are more diversity in the group, not merely we Asian students. I will send the message to more people next week, including the Asian students in second-year and other people who interested in Asia, and I will post the message on Sageboy finally. As to the group activities, we don't have to be very academic-oriented, if you guys like more laid-back style, we can have some film series as the Latin group does this year. Anyway, I hope we will have a meeting to discuss how do we shape and design our group soon.

Just as Chisato said to me today, "Establishing a new group is a bit of work, but we have to let everyone know that we Asians are also in FES!" Let us make this thing come true together! Please let me know if you have any idea or further questions.


Cheers!

Best,

John Liu

2008年9月12日

耶魯環境管理留學FAQ (Ⅰ) (2008)




1.在申請前您建議申請者先具備甚麼樣的條件?

首先,我必須很殘酷的說,環境領域不是一條多金的康莊大道。你要想想為什麼要念研究所?念這個學位對你來說有什麼意義?足夠的熱誠是第一條件,不然你有可能在這裡過得很辛苦。

有了熱誠,我們才來談談敝學院想要招收的學生。耶魯森林環境學院是個Professional School,不是一般的Graduate School。前者著重實用,是就業導向的學位,後者通常為了更高的學術作準備。台灣的碩士學位基本上都是學術導向,要寫論文要口試,所以大家對就業導向的碩士很陌生。我覺得這樣的分野很好很實際,一般人念碩士,不過就是為了找工作作準備,真正致力學術的有幾人?何況整個學術就業市場也容不下那麼多人,還不如及早為大家準備在一般就業市場上的實用能力。這些是題外話,總之我們的碩士班專門培養環境管理人才,某種程度上更像一個環境的MBA。

既然是就業導向的學位,所以工作經驗就至關重要。學院的平均入學年齡是26歲,只有20%的人大學畢業直接念碩士,大部分人都有2到3年的工作經驗,有人在環保團體工作,有人在政府,有人當過老師或是滑雪教練,當然也有人在產業界,跟環境有關的工作當然最好,但也有相當多的人做過八竿子打不著的職業,敝學院相信社會經驗有助於學習。這種實務經驗通常是亞洲學生比較弱的一環,對我們來說,唸書就像賽跑,愈早唸完愈好,如果沒必要最好不要中斷。這又是一個常見的迷思,如果今天你立志要成為數學家,那時間真的寶貴,但是如果你要拯救地球,我覺得實際動手的經驗比課本重要太多了。話說回來,當年我申請的時候還沒有這樣的體會,等來了之後,才真希望自己有多一些相關經驗。

在學業方面,驕傲的長春藤名校當然希望學生有名校血統,某T大聽起來又像是台灣最好的大學,其他的學校看起來或許差別不多,多半是一些很難發音的大學,我承認T大的同學還是有點優勢,但這當然也不是全部。申請留學,你必須站在國外審查者的角度看自己。舉例來說,在台灣,大家都知道T大法律系是社會組的佼佼者,可是在國外,大學裡沒有法律專業,審查者第一根本不知道大學法律系代表怎樣的學位,更別說知道T大法律系是社會組菁英,這些東西如果沒有自己寫出來,永遠也不會有人知道。

環境學院喜歡收有跨領域背景的學生。因為環境問題牽涉這麼廣,我們相信跨領域的視野可以提出創新的解決方法,理想中的申請者,要懂微積分懂統計,要懂基本的自然科學和生命科學,還要對社會科學有所涉獵,聽起來很夢幻對吧?這樣的要求對台灣學生來說很有難度。在美國的一些學校,轉系輔系雙修跟吃飯喝水一樣,在台灣制度僵化的高等教育之下,進了不適情適性的科系,多半代表了四年的牢籠,或是轉學考補習班的生意。如果沒有跨領域背景怎麼辦?你可以作的,是在SOP中強調自己多方面學習,沒有修的課就想辦法用相關經驗補足。而我說的也只代表了最「理想」的申請者,當然不代表沒有跨領域就不會被錄取。

我們希望申請者有領導能力,課外活動是展現領導力的最佳時刻。我們的招生小組親口跟我說,如果看到有台灣環保社團的社長來申請,那一定會優先考慮。這些經驗都應該在SOP中不斷強化,不要謙虛要儘量誇張。

最後大家一定會問GRE跟TOEFL重要嗎?至少在我們學院的申請上一點都不重要。托福只是門檻,ibt過了100就沒有任何差別。GRE重要一些,不要考出太離譜的分數就好,我有聽過V400申請上的案例,這樣應該會強化大家的信心。但話說回來,現在我覺得GRE超有用,原本你覺得生澀的字,根本是社會科學的日常用字,所以有空還是多讀一讀英文吧。


2.這樣的interdisciplinary program 您還推薦哪些?

跨領域整合的環境學院在美國還算是少數,目前我們學院有跟Duke、UMich –Ann Arbor、UCSB一起辦理招生,號稱是環境學院的Big4,四校各有所長,建議你可以從這幾所學校開始研究起。

Yale School of Forestry and Environmental Studies (FES)
Duke Nicholas School of the Enviornment and Earth Science
University of Michigan – Ann Arbor, School of Natural Resource and Environment (SNR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 Santa Barbara, Donald Bren School of the Environmental Science and Management

除了Big4之外…Arizoan State University School of Sustainability
University of Wisconsin - Madison The Nelson Institute of Environmental Studies
Indiana University - Bloomington School of Public and Environment Affairs

如果你的目標是博士班,還可以參考以下幾個Program。

Stanford IPER: Interdisplinary Graduate Program on Environment and Resources
Berkeley Energy and Resource Group
Berkeley Environmental Science, Policy and ManagementColumbia Earth Institute -PhD in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Princeton University's Program in Science, Technology and Environmental Policy (STEP)

我知道這些看起來都是很遙遠的學校Orz,但是目前也就只有這些名校有錢有閒去弄一些跨領域的Program…


3.Yale V.S. Duke, 您有無特別的建議?

這是一個老問題,在這邊要認真回答一下。

這兩個都是很好很好的學校,而Duke是本學院強勁的對手,我當然會跟你說 Yale比較好…呵呵,但其實我跟Duke有一段特別的情,高中在那邊遊學一個月留下了很多美好回憶,直到現在我都還想回去看看。我還有幾個好朋友好學弟妹都在Duke唸書,所以我也實在不想說壞話:P

Yale的一大優勢在於地理位置,位在紐約跟波士頓中間,不論是工作或實習機會都多,離美國政治經濟中心也比較近。Duke在溫暖的南方,是個適合唸書的好地方,值得一提的是美國環保署EPA在Duke附近有個地區辦公室,這就是Yale比較沒有的資源。Duke的海洋研究比Yale要強。Yale比Duke要國際化,Yale可能多關注一些國際的環境議題,相對來說Duke可能更美國本土一點,這點也反映在學生人口組成上,YaleFES有30%的國際學生,Duke Nicholas只有不到10%。

--
我當留學顧問已經兩年多了,最近又到了申請季節,詢問信如雪片般飛來,我瞭解在一開始準備留學毫無頭緒時,前人的經驗是多麼的寶貴。所以雞婆的我也很樂在其中。最近想把常回答的問題做成FAQ,這樣可以給更多的人作參考。
--

更多留學經驗談請見:[千卷書萬里路] 留學文章總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