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20日

國際生態經濟學年會雜記


8月8到10號,我在肯亞奈洛比的聯合國園區參加了「
國際生態經濟學年會」,大會主題為「以生態經濟學邁向社會與環境永續」。(ISEE 2008 NAIROBI: APPLYING ECOLOGICAL ECONOMICS FOR SOCIAL AND ENVIRONMENTAL SUSTAINABILITY)

當我第一次接觸到生態經濟學時真有找到寶的感覺,那是讀書求學十幾年來從來沒有的快樂,就像阿基米德發現浮力原理,Eureka!我知道這就是我尋尋覓覓已經的屠龍刀,只要學會使得這利器,就能走近經世濟民的理想。

如果你有粗淺瞭解,你便會知道生態經濟學跟傳統環境與資源經濟學有一場戰鬥,我是生態經濟學在耶魯代表團中的死忠支持者,整個會議兼玩樂團是我發起的,而其他同學多抱著半信半疑的態度來參加。

會議的最後一天,我們走出聯合國園區,某位同學說:「阿,這真是一個精神分裂的研討會。」這樣的評語並不為過,一個會議內容橫跨生態系服務定價、林業碳匯、氣候變遷緩解與調適、產業生態學的物質流分析、漁業資源管理、非洲發展、生態足跡、行為與組織經濟學、消費社會學,幾天下來還真會讓人有些精神分裂。

身為死忠支持者,我聽到這樣的評語還是有點小難過。如果生態經濟連耶魯環境學院這些深綠色的環保人都不能說服,那我實在該為它的前景感到擔憂。大家都對生態經濟的學科定位有所微詞,尤其是經濟背景的同學批判力道特別強,我承認生態經濟本來就沒有明確定位,說好聽是跨學科的整合,強調多元方法。但是從大家的反應看來,我必須要質疑太過多元會不會沒有方向,反而阻礙了這個學科的發展,我是我心中的一些小疑問。

另一位同學批評生態經濟的綠色政治色彩,這是事實。生態經濟學的發展本來就是一種環境運動,很多人的研究拋棄了傳統經濟學價值中立的規條,強調改造現有的社會經濟體系。然而會議中也看到了很多人有超強的意識型態,讓他們的研究一點說服力也沒有,太過理想化的一群人,無法忍耐別人用不同理想來改革,光是自己內鬥就耗不玩了,還妄想改變世界,這又回到了令人氣餒的左派政治。

對我來說,這研討會也沒有帶來如期的收穫,或是說,我原本的期望太高了。會議中實證研究居多,很多人作模型計算物質流能量流的代謝,另一群人忙著為生態系服務定價,這些研究都很好很重要,不過我真的去聽的時候都感到興趣缺缺。真正吸引我的的研究是經濟哲學問題,經濟學與倫理學的對話、消費行為、生態政治經濟等議題,然而這些都不是會議的重點。不知是因為大家不重視?沒有研究價值?還是我根本來錯研討會?

於是我清楚體認我真的是比較偏理論的人,但喜歡理論跟能夠作理論是兩回事。然後我喜歡的東西非常跨領域,很多是政治學和社會學的範疇,難不成繞了這麼大一圈,還要繼續轉彎?

壞話說完了,參加這個研討會當然還是一個彌足珍貴的經驗。見到了幾個久仰大名的學術明星,實際感受ISEE學會的運作,還跟夢想中的博士指導教授握手聊天。很希望兩年後我能名正言順地以報告人的身份與會,而不是單靠耶魯大財主讓我出國逍遙。

最後要談談生態經濟學在亞洲的發展,這是我一直關注的議題,這次當然也特地考察。主辦單位國際生態經濟學會(ISEE)下有各地區的學會,美國(USEE)跟歐洲(ESEE)是兩個勢力比較大的,其他拉美、紐澳、非洲、印度也有當地學會蓬勃發展,竟然只有東亞缺席。合理的解釋是台日韓都受美國學界影響深厚,新古典經濟學當道,比較非正統的學派很難生存。

中國的情況不太一樣,中國生態經濟學會(CSEE)比國際生態經濟學會(ISEE)還要早成立,成員更多,這回他們有10人與會,同濟大學的諸大建老師是跟西方生態經濟學界比較接近的一位,這回他還就中國的「循環經濟」作了大會報告,中國政府很看重這些理論的實踐,這是件好事,其他與會者也對此感到高度興趣。不過總體來說,中國說的「生態經濟」跟國際上在說的「生態經濟」有很大的差別,中國主要還是針對「循環再利用」的概念進行討論,或是把所有討論生態問題的經濟學就稱為生態經濟,對一般生態經濟強調的「規模」與「熵」等概念較少著墨,這也不奇怪,這兩個學術群體從都是各自發展,交集非常有限,據說今年CSEE跟ISEE要有組織上的合作,希望可以看到更深入的交流。

日本也來了幾個人,看得出來他們工程的背景比較重,很多人都是作工業生態學的分析,真正作理論的人很少。韓國來了兩人,一個政府官員,另一個是RPI的博士生,後者是John Gowdy的徒弟,看來是個可以長期合作的伙伴。本來有位台灣老師要來報告,結果不知為何缺席,我成了唯一的台灣代表。除此之外就看不到任何亞洲區來的經濟學家了。

把生態經濟學帶回台灣一直是我心中的待辦事項。先從寫中文維基開始,加油加油。

連結:生態經濟學的第一堂課 by Tinajuang

2008年8月13日

Unsent from Zanzibar



Dear Friend:

2008年8月14日,我來到了遠行的終點,坦尚尼亞外海上的小島Zanzibar。從前這裡因為地理位置優越,成為了香料貿易買賣黑奴的重要商埠,也讓東非、阿拉伯與印度等不同文化在此會合,現在島中心的Stone Town被聯合國指定為世界遺產。

此刻我離家真的好遠,不知幾千萬里,看著陌生炫目的街景,我恍了神,不敢置信自己竟然走到這樣的天涯海角。

你好嗎?塗塗改改幾番,寫來寫去都紙短情長,就是一些何當共剪西窗燭的感想,我想你懂我的。改天我們還要一起憂國憂民,一起行走山巔,一起大聲歌唱。

遙寄來自非州的祝福,事事順心。

仲恩
20080814 @ Zanzib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