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27日

One Month in 北京


還有三小時要離開北京,我窩在蘇州街上的一家咖啡館,對著筆電敲敲打打,紀錄一些在北京的雜感。

這次我把自己當成北京上班族,住在大樓裡的小賓館,跟大家一起擠公車,從萬頭鑽動的地鐵站走出,不顧紅綠燈闖馬路,跟不同的人物訪談,認識新朋友,中午自己吃麵,晚上回到咖啡館整理資料,寫寫字,讀讀書,在書報攤等待每週四出刊的南方週末報,不時跟朋友聚會憂國憂民一番。

這樣的時光單純愜意,跟去年在印度的夏天一樣,我沒有作業壓力,空出了時間思考,想世界,想未來,想女朋友,想自己。不同的是,今年我在熟悉的文化圈內,異國兩年,讓我更懂得回頭去挖掘那些文化寶藏。

我也想到眼前這條學術路途,我有一個邏輯的頭腦、感性的心和擁抱世界的熱情;但同時我又思想簡單,感悟淺薄,難當學術殿堂,真的適合走社會科學研究嗎?台灣人作中國研究有什麼意義?念博士班到底對我人生有什麼意義?一路上我從未停止找尋答案,也許這就是所謂的成長吧。

台灣人上北京,還是經歷了文化衝擊。儘管早已耳聞中國近年來飛速的發展,沒有親眼目睹還是難以感受到那種震撼。我不得不承認京城的大氣,百年前的皇族餘韻猶存,嶄新的第三航廈落成,半年內通了四條地鐵,舉世聞名的鳥巢與水立方吸引了來自世界的觀光客,連為人詬病的空氣污染似乎也開始撥雲見日,所謂大國崛起大抵就是這幅氣象。

站在北京街上,我看著來自世界各地的面孔熙來攘往,聽著西方人訴說中國的未來就是全世界的未來,而中國政府萬事具備,只等著在奧運時向全世界宣布「中國站起來了」!

這對懷有優越感的台灣人來說有些難以承受,多少年來,我們覺得中國大陸如何落後,今天如果還存著這分幻想,很快台灣就會變成真正的backwater。我望向東南方那個熱帶海島,在快速移動的國際政治經濟版圖上,台北永遠不會是北京上海,台灣人,你要怎麼定位自己?我不只一次問自己這個問題,翻過金盾系統,想要從台灣新聞裡找些答案,卻只看到郭台銘婚禮這種芝麻綠豆,你說我怎麼能不焦慮憂心?

當然,大部分的事情是超越政治的,在這裡我認識了很多朋友,一拍即合又志同道合。我第一次用心地去認識中國,在書本上讀再多有關中國的論述,還不如親身走一遭,也開始能站在中國的立場思考,而不會被一些刻板印象與意識型態所禁錮。

我放著信樂團的「北京一夜」,One Month in 北京,我留下許多情,不管你愛與不愛,都是歷史的塵埃。

過去北京一月,很難忘,但現在是前往下一個目的地的時候了。再見啦,並預祝奧運順利成功,希望結束之後不會太失落,我很快就會再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