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3日

耶魯環境管理留學FAQ(III)—談SOP (2008)

又到了寫SOP的季節,幫朋友改了幾篇文章,自己也才剛趕工寫完博士班的申請文書,打鐵趁熱今天來寫點東西。在台灣教育中,我們很少被教導如何表現自己,也少有寫自傳推銷自己的經驗,所以每當大家第一次寫起SOP都覺得彆扭。在這邊提供幾點經驗談,希望對大家有幫助。



寫SOP這學問有許多學派,很多人都覺得SOP裡一定要有個小故事才能抓住目光,我不同意。我不是寫故事派的,除非你真的有什麼轟轟烈烈的經驗,或是什麼特別的人生轉折,很適合入文,否則我們大部分人都過著唸書考試的平凡人生,應該把重點放在更實際的內容,尤其是不要為了寫故事而編故事,是真是假,一眼就看穿了

我提供一個反向操作的思考。當人人都說故事的時候,這招就不稀奇了。原本扣人心弦的故事,在審查委員看了數十數百篇文章後,很可能就變成陳腔濫調,還有些故事寫的太假太矯情,看了令人啼笑皆非。以我們環境學院為例,有人寫道,當我有天走在某某森林中,受到大自然怎樣的感召,或有人寫到有天被污染空氣染黑了面容,所以突然下定決心,這些很不幸地都被我們拿來當作笑柄。

此時沒說故事的文章反而可能讓人耳目一新。通情達意,傳達到評審需要知道的訊息就是一篇好文章了。

尤其是申請敝學院的同學,請聽我一言,不要在SOP中寫故事。可靠人士指出,我們把學生對環境的熱情當作理所當然,講到保衛地球大家都有很多夢想,一個比一個還感人肺腑,只可惜夢想多半不能吃,所以還是把重點放在實際為上策。何況今年的字數有600字的上限,光講其他東西篇幅都要不夠了,千萬不要再塞一篇故事進去。



寫SOP一個大原則就是越臭屁越好,我們台灣人,跟所有其他的亞洲同學一樣,都太謙虛了。寫這些文件的時候心裡要想著,我們是跟美國人在競爭,美國人什麼不會,就是會吹,芝麻綠豆的事情都可以被說的天花亂墜,跟他們謙虛你就輸了。

這當然不是鼓勵大家吹牛,同一件事情,透過正確的語言包裝,看起來就可以很不一樣。

從我的履歷舉個例子吧。我2004-2006年在擔任中華民國聯勤化學官,在運輸群擔任後勤官,負責工安環保業務,監督部隊有沒有省水省電、依照規定施工、定時清運垃圾。

這種當米蟲的經驗,包裝之後,看起來就還不賴阿。

2004-2006,
Second Lieutenant Logistics Officer, Ministry of Defense, Taiwan

. Trained and served as a chemical officer in the army
. Performed duty on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nd industrial safety affairs in a transportation brigade

表現自己經驗時多用積極動詞,如lead, perform, organize, implement, coordinate, establish, initiate, facilitate, spearhead, design, propose, 少用一般動詞,如do, have, take, participate。

如果能把成果具體化最好,一個活動有多大規模,多少人?多少長時間?造成什麼影響?



寫SOP之前要擬定一個戰略,找出幾個特點,針對特色深入推銷自己。一些不重要的細節應該要省略,把篇幅留給最重要的經驗。

以下是一些你SOP中應該能回答的問題,括號裡只是一些範例,可以不用那麼誇張。

我有什麼與眾不同的優點?(我會說五種語言,曾經在南極工作)
學業上有什麼特殊表現?(GPA=4,發了3篇SCI paper)
最重要的學術或工作經驗(我大學時,花了兩年做甲實驗,途中遇到了某某困難,採用了什麼研究方法,研究出什麼結果,最後成果)
哪些經驗或表現可以證明這些優點?(我大學時開了一家公司,創了一個社團)
為了這個學位我做了什麼準備?(我修了某某課,還參加了XYZ活動)
我為什麼要讀這個學位?(因為工作需求需要進修,為PHD做準備)
讀完學位我有什麼計畫?(我要回台灣改造失敗的政府)
這個學位如何可以幫助我達成目標?(因為A教授和B老師在那裡,有興趣在C研究中心工作)
我可以為學校帶來些什麼?(台灣人特別的觀點...)



最後謹記在心的是SOP是寫給老師看的,是一篇應用文,重點在表達學術背景、研究興趣和生涯規劃等資訊,不是抒情文,不需要起承轉合,即使你有滿到爆炸的熱誠也需要上面那些資訊來佐證,而文字詞藻應該都是次要條件。我瞭解很多人都在考完GRE之後開始寫文章,所以塞了很多高級單字進去,這包括以前的我在內,不過現在瞭解美國人不會因為你用了一個GRE單字就覺得你很厲害程度很好,時間有限的情況下,先力求結構完整、詞句通順比較重要。



我當然不是寫SOP的專家,要說這個,商學院的同學才是真的強者,野人獻曝的我只是把自己看到聽到學到的一些事情與大家分享。

我也希望看到有更多人可以分享自己寫的SOP,坊間的參考書似乎都幫助有限,如果可以看到多一些前人的作品,寫起來會輕鬆很多。

SOP在申請中有多重要?以我們學院來說非常重要,在某些系可能可以忽略不計,有些時候你的心血結晶還沒被看到就已經被刷掉了XD

儘管沒人知道審查委員怎麼欣賞你的大作,這寫作過程是一個認識自己的好機會,大家加油,有空我們也可以一起討論寫作的問題。

--
更多留學經驗談請見:[千卷書萬里路] 留學文章總目錄



2008年11月30日

1976 / 努特

1976發片了,恭喜高中同學子喬,有個搖滾明星同學是件很炫耀的事情。

大一的某天,我走過活大看見水晶唱片展,久聞1976大名的我順手買下了「方向感」專輯,回家之後愛不釋手,那種一點點虛幻、一點點叛逆、一點賦詞說愁的姿態,跟我偽裝文青的氣質非常相稱。後來水晶唱片倒了,子喬入團,找了桂綸鎂拍不插電專輯封面,耳機裡又有了新浪潮,我還是死忠歌迷,跟著他們一點一點體驗成長,還有那些慢慢變成社會人士的心情。

今天正版CD入手,「這個星球」專輯封面寫道,1976是台灣樂團史上最有思想內涵與英搖文采的樂團,也許他們一點也不care這種虛名,但我舉雙手贊成。喜孜孜的拿出來聽個過癮。第三首歌叫「努特」,一開始我還不知所云,後來驚喜地發現原來努特是德國的北極熊,是首講全球暖化的歌。

環保與搖滾樂,兩樣我的最愛,這樣的結合實在是太讚了。

--
努特 Knut / 作詞:1976 作曲:1976

沙漠的香料商人
帶著新寶藏進來
誠實的領導人們
正在建設我們永遠不會居住的綠洲

管你春天會不會來
最後冬天也走了
努特搬進大城市
嘟嘟嘟 哼著kraftwerk

已沒那麼性感
轟隆隆的引擎聲
仍灰灰的城市裡
我們建設我們沒有機會居住的綠洲

他牽著我的手
我向努特 say hello
他向冬天說了 bye
春天也一起離開 春天已永遠離開


--
註:
Kraftwerk (pronounced [ˈkʁaftvɛɐk], German for "power plant" or "power station") is an influential electronic music band from Düsseldorf, Germany.

努特(Knut)是2006年12月5日在柏林動物園出生的一頭北極熊,牠受到國際性 的歡迎焦點但也引起爭議。牠的母親在牠出生時即拒絕餵食牠,隨後牠即被動物園方管理員 飼育。之後德國環境部長西格馬•加布希爾(Sigmar Gabriel)正式認養努特。即使在08年努特的全球熱已退燒,這隻北極熊仍被視為 全球氣候變遷瀕危物種的象徵。【努特】這首歌曲其實是在傳述環保議題,無論政客如何虛 掩,人類如何自欺,美好的生態其實都被破壞了,那片無法生存卻在建築中的綠洲,只是假 裝的安慰,愉快的謊言仍然抵擋不了冬天,春天也不再了。

2008年11月23日

支離破碎的New Haven


New Haven,紐黑文,紐哈芬,新港,這個我生活兩年多的康州小城,儘管我在這兒過得很開心,但客觀來說,它實在不算個怡人的城市。不知情的人以為,耶魯大學城應該充滿貴族書香,風景如詩如畫,其實出了校園,這個城白天有搶劫,晚上不能單獨步行,是個龍蛇雜處的是非地。

住在New Haven學生都知道,找房時要避開幾個社區,Winchester以西,State以東,醫學院以南的區塊,要敬而遠之,沒事不要到那裡逛大街。馬路上雖然沒有標示,城裡卻似乎有道無形的牆把「好」社區跟「壞」社區隔開,一穿越那條邊界,街景轉換,行人的膚色改變,連馬路上坑洞都多了起來。小小New Haven,就像是大美國的縮影,在大熔爐中,還是有一個個化解不掉的硬塊。

剛來美國時,對於這無形隔離很不適應,有次慢跑誤入禁區,路人像是看到稀有動物般的打量我們,我想如果我是「壞」社區的居民,大概也會用相同的眼光看著在金字塔頂端的耶魯學生。

New Haven人口中有37%的黑人,在新英格蘭地區排名第一。New Haven從前有發達的軍火工業,為了發展,這些產業到南方找來很多黑人勞工。二戰後軍火市場急速衰退,工廠關門大吉,許多廢棄廠房還一直留存至今。而勞工沒有回到南方,選擇在這裡落地生根。就在這樣經濟不平等的背景下導致了犯罪率居高不下。

六七零年代,市府推廣了全美首屈一指的都市再造,卻無法扭轉New Haven人口連年下降,多數有錢的白人移居至近郊的好社區,如Branford、Guilford、Cheshire等地,這就是所謂white flight,留在城裡的多半是走不了的人,眼看這裡就要步上其他城市downtown空洞化的後塵,幸好情況在90年代穩定下來,治安情況好轉,人口經濟都穩定成長,但仍有約1/4的人口生活在貧窮線以下。

這一切在上面那張圖就更一目了然。我從美國內政部的人口統計網頁抓下New Haven貧富分佈的地圖,不同深淺的顏色代表生活在貧窮線以下人口的比例,從4.5%-13.5%的淺黃到39.7%-47.3%的深綠。

圖中的紅點是我家,我所在的Upper East Rock是New Haven最「好」的一區,多數研究生都選擇在此棲息。

從我家出發,往東走過了I-91,就是Fair Haven,拉美人大本營,全綠,全市最窮的一區。

往南走顏色隨之漸深,深綠的是車站附近的Hill社區和Howe st以西的Dwight,中央大面積綠是緊鄰醫學院的區塊,唯一淺黃色的是Wooster Square高級住宅區。

我們也看到公共建設對城市發展的影響,地圖上的黑線是高速公路,硬生生把一個城劃成兩個世界。

生活在這個城,看到這麼刺激的統計數字還是很震撼。

--
New Haven (wikipedia)  - New Haven跟台灣台中市是姊妹市喔
List of U.S. Cities with large African-American populations (wikipedia)
American Fact Finder


2008年10月19日

耶魯環境管理留學FAQ (II) (2008)


Q:你覺得讀了研究所之後對你思想上最大的影響是什麼?

A:真是個一言難盡的大栽問,這邊簡單說一下吧。

我最大的改變,嗯,第一是我變的比較有世界觀,世界觀,我可以脫離台灣的角度看事情,比較知道這個世界是怎麼一回事。

念研究所之前,我靠著熱情或是感性思考來看待環境問題,知識缺乏系統,大部分是自己東拼西湊起來,這樣跟朋友聊天有餘,要講大道理馬上就發現自己不足。現在的我比較有自信,能夠用自己知識來分析事情,由獨立思考判斷是非。

最後,我從一個比較內向的人(好啦,你們可以不相信),變成一個積極主動找機會的人。台灣的教育強調被動接受,缺乏創意思考,來美國後文化衝擊很大,現在我不會抱怨外在限制,我會找機會去改變。

然後最近又收到了幾個有關GRE的問題。

Q1:眼前有一個最重要的問題就是筆考和機考的成績會分開看(比較)嗎?如果筆試考糟了,再考一次機考成績可以在送過去會對申請有影響嗎?例如印象不好,或是第二次成績不接受。

Q2:我GRE考壞了,Q加V合起來只有1230,申請日期就在眼前,現在在猶豫,到底要不要再重考呢?

A:在
上一篇文章中我已經說過了,如果要申請敝學院,GRE不會是決定性的因素。在台灣學生的留學申請過程中,GRE的重要性常常都被誇大了,其中有老方的嚇唬,可能有留學顧問的信心打擊,或是同學間的以訛傳訛,出國前有聽人說:「V沒有600分不能申請學校」,這是完完全全的謠言。

每個學校看待GRE成績的態度不同,有些學校在網頁上開誠佈公地說GRE與GPA成績佔申請成績的50%,有些學校擺明了完全不理睬V的成績,這因時因地因校都不一樣,沒有一個正確答案,如果這件事情真的讓你傷透腦筋,建議你直接寫封信到系上的admission office,你可以打聽錄取學生的GRE平均分,也可以直接f請他們給你重考建議,多問問絕對有益無害。

我個人寧可相信GRE只是申請準備過程中的一環,而且很可能不是最重要的一環,所以GRE考壞了不是世界末日,千萬不要讓自己失了信心。GRE的成績單,寄到學校不過就是薄薄一張紙,上面三個數字,學校審查時也知道,這幾個數字絕對不代表申請者所有的能力。

回到原來的問題,我覺得筆考機考沒有關係,很多美國人也都考兩次。對,成績單上會顯示出兩次的成績沒錯,但學校大概也不會無聊到說:「嗯,這人第一次筆考考不好,第二次機考進步了很多,其中可能有鬼…」,所以不用多心印象問題,不會不被接受,如果你有把握機考考好那就放心去考吧。



1230是個有點尷尬的成績,但是也不算太差,我的建議是,如果你沒有把握考到1300以上,那就省點錢吧。還不如把剩下的時間用來全力準備申請文件,這是現在還可以把握的,GRE,就放下它吧。

祝申請順利啦!
--
更多留學經驗談請見:[千卷書萬里路] 留學文章總目錄


2008年9月26日

選課 / 2008 Fall


我在耶魯的最後一個學期,選了三門課,一門旁聽,還有三學分的論文,兩份工作,還要申請博士班。到了最後衝刺階段了,真希望自己收好心,更有效率一些,更認真一點。

ECON 527 Behavioral & Institutional Economics
行為與組織經濟學

唸完經濟碩士,讓我離經濟博士越來越遠,也決定跟主流經濟學揮揮手說再見,我不想把寶貴時間花在新古典架構下建立模型,然後求個均衡最佳解。
行為經濟學強調從「人」出發,直接挑戰傳統經濟理性的教條,老師在第一堂課上就直接調侃傳統經濟學,聽了如醍醐灌頂,字字句句都說到我心坎裡去了。這種觀點應該在經濟學原理就要教了,才能刺激思考,不應該讓我們繞了一大圈才發現經濟學的未來都不在課本上。

Robert Shiller教授是行為經濟的大師,就是寫過「非理性繁榮」的那位,他親切風趣,一點架子也沒,來了耶魯兩年多,名人看的不計其數,但坐在這種課堂上聽大師講課,感覺還是很不真實。


F&ES 86025 Energy System Analysis
能源系統分析

這門課是環境學院的經典課程,Arnulf教授從奧地利來,帶著歐洲人的驕傲,講起課來比美國老師更多了批判力。能源從來不是一個獨立的問題,而是鑲嵌在社會結構之中,於是這門課從供給、需求、科技與文化等各層面探討能源議題,老師特別強調,如果不從「系統性」的觀點出發,任何分析都像是瞎子摸象。

最特別的是這門課有期末「口試」,老師將與一組組學生即時問答,想必精彩可期。


F&ES 80054 Agrarian Societies: Culture, Power, History, and Development
農業社會:文化、權力、歷史與發展

這是本學期最有挑戰性的一門課。跨越了學科界線,討論起農業社會的方方面面三個教授合開,課號列在人類學、政治、歷史與環境學院四個系所,一個星期要看完一本書,寫心得感想,還有一份厚重的期末報告。我還真是想不開。

選這課是因為其中一位教授是中國環境史的專家,跟我碩士論文有隱約的關係,第一週我們講了夏商周三代中原農業社會跟北方游牧民族的互動,第二週我們講到唐宋之交社會巨大的變化,還有中原漢人南遷後對當地環境生態的影響。第三週馬上就跳到殖民主義與農業的關係,讀南亞的農業發展史。下週要讀薩爾瓦多的農民反抗,這樣你大概能夠感覺到知識面牽涉之廣,人文學科就是這麼一回事,希望我可以撐下來。

這課兩小時授課,兩小時討論,希望我今年可以在課堂討論上有點貢獻,算是給自己畢業前的一個挑戰。


SOCY 507 Social Science Workshop: Contemporary China
社會科學工作坊:當代中國

我旁聽這個社會所的討論會,每週一午餐時間耶魯的中國通與中國瘋齊聚一堂聊天,從奧運講到地震,實在不要小看這些洋學者,他們對中國的瞭解絕對會讓你感到汗顏。


F&ES 2200 Master’s Project: Environmental Values, Attitudes, and Behaviors in Urban China
碩士專題:中國城市的環保價值觀、態度與行為

我們所規定碩士只要作個專題就可以過關,不用口試,不用發表,寫小說拍紀錄片都可以,其實相當好混。但我希望把我的研究寫的嚴謹一點,試試看自己的研究能力,

常常有人問我在研究什麼,這是我的簡短答案。

我研究中國人怎麼看到人與自然環境的關係,如何認識大自然與環境問題,特別是全球暖化的挑戰。怎麼理解經濟與環保的兩難,怎麼想像永續發展,我也關心中國的傳統文化,這個被文化大革命摧殘過的儒釋道文化,怎麼形塑著當代中國人的價值觀,特別在人與環境關係這個點上,而西方文化又怎麼在這過程中與之互動。

我知道聽起來很抽象,甚至很玄,等我有空再多寫一些分享好了,報告完畢。

--

選課
2008 Spring
2007 Fall
2006 Fall

2008年9月18日

記AsiaSIG


“Do something! Get involved!”

兩年前,迎新宿營的助教如此勉勵我們,他說很多大事都是在同學彼此激盪之中完成的,所以我們在課業之餘,一定要積極參與活動。短短四個字,在我心裡激起了很多漣漪。我想到離開台灣之前,我想像著在美國的生活,那時候期許自己一定要積極主動,要把過往被動學習的態度通通丟掉。

迎新宿營完,正式踏進耶魯校園,文化衝擊才剛開始,馬上又被數不清的課堂和講座淹沒。耶魯的演講、座談、電影多到數不清,其中很多都由學生自發舉辦。我們系上的社團(SIG, Student Interest Group)就扮演這樣的平台,興趣相投的人聚在一起,平常邀請人來演講、編刊物、放電影、當然還有逸樂活動聯絡成員感情。某個週五,我去了社團博覽會,有以學科為主軸的社團,有拉丁美洲社團,有非洲社團,就是沒有亞洲人的身影。

以前的我可能就嘟囔幾句,說什麼學院都不重視我們亞洲學生之類的廢言,不過這次…我創了一個社。

我從來不是一個領導人,雖說在附中時因為書法社要倒了,所以作了社長(過了幾年還是倒了),大學加入人人都必須當社長的小說賞析社,服兵役時還當了軍官,照理說應該要有很多領導經驗,但其實那些都是放在履歷上好看而已,我還是喜歡在人群裡當個應聲蟲。

創社這件小事,以我被動二十幾年的個性當背景就成了一件大事。當時的我,用破破的英文寫了一封長信號召其他亞洲同學,為了此事我跟系上教授討論,還第一次用英文主持小討論會,沒有經驗的我好緊張阿。身為發起人,我理所當然的成了社長,印度同學波娃熱情支持,於是我們兩人成了最佳搭檔。

因為找不到人交棒,這一任就是兩年,很多人的熱情被繁忙課業澆熄,到頭來只剩兩三人辦活動兼打雜。經營這AsiaSIG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亞洲本身就廣泛到很難定義,各成員之間興趣天南地北,對美國人來說語言文化是障礙,真正有興趣的人不多。我們沒有作什麼了不起的大事,放了五六部電影,幾場演講,兩次實習經驗談,一次印度紋身(Mehendi)活動,應該算是及格成績。

這學期初我還在擔憂社團香火,沒想到今年新生反應熱烈,前天期初社大,三個學妹接下社團,開心地討論起一年計畫,把棒子交出去了,像是完成了一件事,我在這個學院裡也留下了足跡,的確got involved,沒有讓自己失望。

直到現在,我還是為當時的自己感到小小的驕傲。對強者來說,這根本是芝麻綠豆小事,那卻是我脫胎換骨的初心。

回到家中,翻到信箱最後一頁,點開兩年前那封題為”Need Your Asian Power!”的email,好巧,竟然是同一天耶。那時候寫email要花好長時間,英文好差,寫信極囉唆,謝謝大家這麼捧場阿。

--
日期: Sat, 16 Sep 2006 03:34:34 -0400

寄件人: chung-en.liu@yale.edu
主旨: Need Your Asian Power!

Dear all,

First of all, please take a look at the mailing list above. Did you notice anything special? If you do, congratulations, you have a great "Asian" sense, and you are exactly the kind of people we are looking for!

I went to the TGIF event in Bowers today, and there was the SIG (Student Interest Group) expo. There was groups related to some special interests like outdoor activities or sustainable food, others target on specific issues such as climate or development, still others focus on regional studies which are Africa and Latin America. I was kinda disappointed that there was not a "Asian Interest Group." Since Asian students are the largest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in FES, I cannot find any reason that we do not have any SIG relates to the greatest continent in the world. After talking to some of you, I think it will be a great idea to organize our own SIG group!

I spoke to some SIG leaders today, and they suggested that we can work informally this semester, and join as a formal SIG in next spring, then we will have some fund to deal with from SAC. This is going to be a great opportunity to know the different cultures and environmental issues around Asia or exchange ideas of Asian issues with our other fellow students. In addition, this will be our contribution to the whole FES community.

So I need help from you all. Whether you are likely to join or not, please give me some suggestion. If you guys really like this idea, please spread this thing out, I would like to see there are more diversity in the group, not merely we Asian students. I will send the message to more people next week, including the Asian students in second-year and other people who interested in Asia, and I will post the message on Sageboy finally. As to the group activities, we don't have to be very academic-oriented, if you guys like more laid-back style, we can have some film series as the Latin group does this year. Anyway, I hope we will have a meeting to discuss how do we shape and design our group soon.

Just as Chisato said to me today, "Establishing a new group is a bit of work, but we have to let everyone know that we Asians are also in FES!" Let us make this thing come true together! Please let me know if you have any idea or further questions.


Cheers!

Best,

John Liu

2008年9月12日

耶魯環境管理留學FAQ (Ⅰ) (2008)




1.在申請前您建議申請者先具備甚麼樣的條件?

首先,我必須很殘酷的說,環境領域不是一條多金的康莊大道。你要想想為什麼要念研究所?念這個學位對你來說有什麼意義?足夠的熱誠是第一條件,不然你有可能在這裡過得很辛苦。

有了熱誠,我們才來談談敝學院想要招收的學生。耶魯森林環境學院是個Professional School,不是一般的Graduate School。前者著重實用,是就業導向的學位,後者通常為了更高的學術作準備。台灣的碩士學位基本上都是學術導向,要寫論文要口試,所以大家對就業導向的碩士很陌生。我覺得這樣的分野很好很實際,一般人念碩士,不過就是為了找工作作準備,真正致力學術的有幾人?何況整個學術就業市場也容不下那麼多人,還不如及早為大家準備在一般就業市場上的實用能力。這些是題外話,總之我們的碩士班專門培養環境管理人才,某種程度上更像一個環境的MBA。

既然是就業導向的學位,所以工作經驗就至關重要。學院的平均入學年齡是26歲,只有20%的人大學畢業直接念碩士,大部分人都有2到3年的工作經驗,有人在環保團體工作,有人在政府,有人當過老師或是滑雪教練,當然也有人在產業界,跟環境有關的工作當然最好,但也有相當多的人做過八竿子打不著的職業,敝學院相信社會經驗有助於學習。這種實務經驗通常是亞洲學生比較弱的一環,對我們來說,唸書就像賽跑,愈早唸完愈好,如果沒必要最好不要中斷。這又是一個常見的迷思,如果今天你立志要成為數學家,那時間真的寶貴,但是如果你要拯救地球,我覺得實際動手的經驗比課本重要太多了。話說回來,當年我申請的時候還沒有這樣的體會,等來了之後,才真希望自己有多一些相關經驗。

在學業方面,驕傲的長春藤名校當然希望學生有名校血統,某T大聽起來又像是台灣最好的大學,其他的學校看起來或許差別不多,多半是一些很難發音的大學,我承認T大的同學還是有點優勢,但這當然也不是全部。申請留學,你必須站在國外審查者的角度看自己。舉例來說,在台灣,大家都知道T大法律系是社會組的佼佼者,可是在國外,大學裡沒有法律專業,審查者第一根本不知道大學法律系代表怎樣的學位,更別說知道T大法律系是社會組菁英,這些東西如果沒有自己寫出來,永遠也不會有人知道。

環境學院喜歡收有跨領域背景的學生。因為環境問題牽涉這麼廣,我們相信跨領域的視野可以提出創新的解決方法,理想中的申請者,要懂微積分懂統計,要懂基本的自然科學和生命科學,還要對社會科學有所涉獵,聽起來很夢幻對吧?這樣的要求對台灣學生來說很有難度。在美國的一些學校,轉系輔系雙修跟吃飯喝水一樣,在台灣制度僵化的高等教育之下,進了不適情適性的科系,多半代表了四年的牢籠,或是轉學考補習班的生意。如果沒有跨領域背景怎麼辦?你可以作的,是在SOP中強調自己多方面學習,沒有修的課就想辦法用相關經驗補足。而我說的也只代表了最「理想」的申請者,當然不代表沒有跨領域就不會被錄取。

我們希望申請者有領導能力,課外活動是展現領導力的最佳時刻。我們的招生小組親口跟我說,如果看到有台灣環保社團的社長來申請,那一定會優先考慮。這些經驗都應該在SOP中不斷強化,不要謙虛要儘量誇張。

最後大家一定會問GRE跟TOEFL重要嗎?至少在我們學院的申請上一點都不重要。托福只是門檻,ibt過了100就沒有任何差別。GRE重要一些,不要考出太離譜的分數就好,我有聽過V400申請上的案例,這樣應該會強化大家的信心。但話說回來,現在我覺得GRE超有用,原本你覺得生澀的字,根本是社會科學的日常用字,所以有空還是多讀一讀英文吧。


2.這樣的interdisciplinary program 您還推薦哪些?

跨領域整合的環境學院在美國還算是少數,目前我們學院有跟Duke、UMich –Ann Arbor、UCSB一起辦理招生,號稱是環境學院的Big4,四校各有所長,建議你可以從這幾所學校開始研究起。

Yale School of Forestry and Environmental Studies (FES)
Duke Nicholas School of the Enviornment and Earth Science
University of Michigan – Ann Arbor, School of Natural Resource and Environment (SNR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 Santa Barbara, Donald Bren School of the Environmental Science and Management

除了Big4之外…Arizoan State University School of Sustainability
University of Wisconsin - Madison The Nelson Institute of Environmental Studies
Indiana University - Bloomington School of Public and Environment Affairs

如果你的目標是博士班,還可以參考以下幾個Program。

Stanford IPER: Interdisplinary Graduate Program on Environment and Resources
Berkeley Energy and Resource Group
Berkeley Environmental Science, Policy and ManagementColumbia Earth Institute -PhD in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Princeton University's Program in Science, Technology and Environmental Policy (STEP)

我知道這些看起來都是很遙遠的學校Orz,但是目前也就只有這些名校有錢有閒去弄一些跨領域的Program…


3.Yale V.S. Duke, 您有無特別的建議?

這是一個老問題,在這邊要認真回答一下。

這兩個都是很好很好的學校,而Duke是本學院強勁的對手,我當然會跟你說 Yale比較好…呵呵,但其實我跟Duke有一段特別的情,高中在那邊遊學一個月留下了很多美好回憶,直到現在我都還想回去看看。我還有幾個好朋友好學弟妹都在Duke唸書,所以我也實在不想說壞話:P

Yale的一大優勢在於地理位置,位在紐約跟波士頓中間,不論是工作或實習機會都多,離美國政治經濟中心也比較近。Duke在溫暖的南方,是個適合唸書的好地方,值得一提的是美國環保署EPA在Duke附近有個地區辦公室,這就是Yale比較沒有的資源。Duke的海洋研究比Yale要強。Yale比Duke要國際化,Yale可能多關注一些國際的環境議題,相對來說Duke可能更美國本土一點,這點也反映在學生人口組成上,YaleFES有30%的國際學生,Duke Nicholas只有不到10%。

--
我當留學顧問已經兩年多了,最近又到了申請季節,詢問信如雪片般飛來,我瞭解在一開始準備留學毫無頭緒時,前人的經驗是多麼的寶貴。所以雞婆的我也很樂在其中。最近想把常回答的問題做成FAQ,這樣可以給更多的人作參考。
--

更多留學經驗談請見:[千卷書萬里路] 留學文章總目錄


2008年8月20日

國際生態經濟學年會雜記


8月8到10號,我在肯亞奈洛比的聯合國園區參加了「
國際生態經濟學年會」,大會主題為「以生態經濟學邁向社會與環境永續」。(ISEE 2008 NAIROBI: APPLYING ECOLOGICAL ECONOMICS FOR SOCIAL AND ENVIRONMENTAL SUSTAINABILITY)

當我第一次接觸到生態經濟學時真有找到寶的感覺,那是讀書求學十幾年來從來沒有的快樂,就像阿基米德發現浮力原理,Eureka!我知道這就是我尋尋覓覓已經的屠龍刀,只要學會使得這利器,就能走近經世濟民的理想。

如果你有粗淺瞭解,你便會知道生態經濟學跟傳統環境與資源經濟學有一場戰鬥,我是生態經濟學在耶魯代表團中的死忠支持者,整個會議兼玩樂團是我發起的,而其他同學多抱著半信半疑的態度來參加。

會議的最後一天,我們走出聯合國園區,某位同學說:「阿,這真是一個精神分裂的研討會。」這樣的評語並不為過,一個會議內容橫跨生態系服務定價、林業碳匯、氣候變遷緩解與調適、產業生態學的物質流分析、漁業資源管理、非洲發展、生態足跡、行為與組織經濟學、消費社會學,幾天下來還真會讓人有些精神分裂。

身為死忠支持者,我聽到這樣的評語還是有點小難過。如果生態經濟連耶魯環境學院這些深綠色的環保人都不能說服,那我實在該為它的前景感到擔憂。大家都對生態經濟的學科定位有所微詞,尤其是經濟背景的同學批判力道特別強,我承認生態經濟本來就沒有明確定位,說好聽是跨學科的整合,強調多元方法。但是從大家的反應看來,我必須要質疑太過多元會不會沒有方向,反而阻礙了這個學科的發展,我是我心中的一些小疑問。

另一位同學批評生態經濟的綠色政治色彩,這是事實。生態經濟學的發展本來就是一種環境運動,很多人的研究拋棄了傳統經濟學價值中立的規條,強調改造現有的社會經濟體系。然而會議中也看到了很多人有超強的意識型態,讓他們的研究一點說服力也沒有,太過理想化的一群人,無法忍耐別人用不同理想來改革,光是自己內鬥就耗不玩了,還妄想改變世界,這又回到了令人氣餒的左派政治。

對我來說,這研討會也沒有帶來如期的收穫,或是說,我原本的期望太高了。會議中實證研究居多,很多人作模型計算物質流能量流的代謝,另一群人忙著為生態系服務定價,這些研究都很好很重要,不過我真的去聽的時候都感到興趣缺缺。真正吸引我的的研究是經濟哲學問題,經濟學與倫理學的對話、消費行為、生態政治經濟等議題,然而這些都不是會議的重點。不知是因為大家不重視?沒有研究價值?還是我根本來錯研討會?

於是我清楚體認我真的是比較偏理論的人,但喜歡理論跟能夠作理論是兩回事。然後我喜歡的東西非常跨領域,很多是政治學和社會學的範疇,難不成繞了這麼大一圈,還要繼續轉彎?

壞話說完了,參加這個研討會當然還是一個彌足珍貴的經驗。見到了幾個久仰大名的學術明星,實際感受ISEE學會的運作,還跟夢想中的博士指導教授握手聊天。很希望兩年後我能名正言順地以報告人的身份與會,而不是單靠耶魯大財主讓我出國逍遙。

最後要談談生態經濟學在亞洲的發展,這是我一直關注的議題,這次當然也特地考察。主辦單位國際生態經濟學會(ISEE)下有各地區的學會,美國(USEE)跟歐洲(ESEE)是兩個勢力比較大的,其他拉美、紐澳、非洲、印度也有當地學會蓬勃發展,竟然只有東亞缺席。合理的解釋是台日韓都受美國學界影響深厚,新古典經濟學當道,比較非正統的學派很難生存。

中國的情況不太一樣,中國生態經濟學會(CSEE)比國際生態經濟學會(ISEE)還要早成立,成員更多,這回他們有10人與會,同濟大學的諸大建老師是跟西方生態經濟學界比較接近的一位,這回他還就中國的「循環經濟」作了大會報告,中國政府很看重這些理論的實踐,這是件好事,其他與會者也對此感到高度興趣。不過總體來說,中國說的「生態經濟」跟國際上在說的「生態經濟」有很大的差別,中國主要還是針對「循環再利用」的概念進行討論,或是把所有討論生態問題的經濟學就稱為生態經濟,對一般生態經濟強調的「規模」與「熵」等概念較少著墨,這也不奇怪,這兩個學術群體從都是各自發展,交集非常有限,據說今年CSEE跟ISEE要有組織上的合作,希望可以看到更深入的交流。

日本也來了幾個人,看得出來他們工程的背景比較重,很多人都是作工業生態學的分析,真正作理論的人很少。韓國來了兩人,一個政府官員,另一個是RPI的博士生,後者是John Gowdy的徒弟,看來是個可以長期合作的伙伴。本來有位台灣老師要來報告,結果不知為何缺席,我成了唯一的台灣代表。除此之外就看不到任何亞洲區來的經濟學家了。

把生態經濟學帶回台灣一直是我心中的待辦事項。先從寫中文維基開始,加油加油。

連結:生態經濟學的第一堂課 by Tinajuang

2008年8月13日

Unsent from Zanzibar



Dear Friend:

2008年8月14日,我來到了遠行的終點,坦尚尼亞外海上的小島Zanzibar。從前這裡因為地理位置優越,成為了香料貿易買賣黑奴的重要商埠,也讓東非、阿拉伯與印度等不同文化在此會合,現在島中心的Stone Town被聯合國指定為世界遺產。

此刻我離家真的好遠,不知幾千萬里,看著陌生炫目的街景,我恍了神,不敢置信自己竟然走到這樣的天涯海角。

你好嗎?塗塗改改幾番,寫來寫去都紙短情長,就是一些何當共剪西窗燭的感想,我想你懂我的。改天我們還要一起憂國憂民,一起行走山巔,一起大聲歌唱。

遙寄來自非州的祝福,事事順心。

仲恩
20080814 @ Zanzibar

2008年7月27日

One Month in 北京


還有三小時要離開北京,我窩在蘇州街上的一家咖啡館,對著筆電敲敲打打,紀錄一些在北京的雜感。

這次我把自己當成北京上班族,住在大樓裡的小賓館,跟大家一起擠公車,從萬頭鑽動的地鐵站走出,不顧紅綠燈闖馬路,跟不同的人物訪談,認識新朋友,中午自己吃麵,晚上回到咖啡館整理資料,寫寫字,讀讀書,在書報攤等待每週四出刊的南方週末報,不時跟朋友聚會憂國憂民一番。

這樣的時光單純愜意,跟去年在印度的夏天一樣,我沒有作業壓力,空出了時間思考,想世界,想未來,想女朋友,想自己。不同的是,今年我在熟悉的文化圈內,異國兩年,讓我更懂得回頭去挖掘那些文化寶藏。

我也想到眼前這條學術路途,我有一個邏輯的頭腦、感性的心和擁抱世界的熱情;但同時我又思想簡單,感悟淺薄,難當學術殿堂,真的適合走社會科學研究嗎?台灣人作中國研究有什麼意義?念博士班到底對我人生有什麼意義?一路上我從未停止找尋答案,也許這就是所謂的成長吧。

台灣人上北京,還是經歷了文化衝擊。儘管早已耳聞中國近年來飛速的發展,沒有親眼目睹還是難以感受到那種震撼。我不得不承認京城的大氣,百年前的皇族餘韻猶存,嶄新的第三航廈落成,半年內通了四條地鐵,舉世聞名的鳥巢與水立方吸引了來自世界的觀光客,連為人詬病的空氣污染似乎也開始撥雲見日,所謂大國崛起大抵就是這幅氣象。

站在北京街上,我看著來自世界各地的面孔熙來攘往,聽著西方人訴說中國的未來就是全世界的未來,而中國政府萬事具備,只等著在奧運時向全世界宣布「中國站起來了」!

這對懷有優越感的台灣人來說有些難以承受,多少年來,我們覺得中國大陸如何落後,今天如果還存著這分幻想,很快台灣就會變成真正的backwater。我望向東南方那個熱帶海島,在快速移動的國際政治經濟版圖上,台北永遠不會是北京上海,台灣人,你要怎麼定位自己?我不只一次問自己這個問題,翻過金盾系統,想要從台灣新聞裡找些答案,卻只看到郭台銘婚禮這種芝麻綠豆,你說我怎麼能不焦慮憂心?

當然,大部分的事情是超越政治的,在這裡我認識了很多朋友,一拍即合又志同道合。我第一次用心地去認識中國,在書本上讀再多有關中國的論述,還不如親身走一遭,也開始能站在中國的立場思考,而不會被一些刻板印象與意識型態所禁錮。

我放著信樂團的「北京一夜」,One Month in 北京,我留下許多情,不管你愛與不愛,都是歷史的塵埃。

過去北京一月,很難忘,但現在是前往下一個目的地的時候了。再見啦,並預祝奧運順利成功,希望結束之後不會太失落,我很快就會再回來。

2008年2月2日

2008瓜地馬拉17日行程分享


山光水色風景好之外,還有瑪雅文化的獨特魅力,瓜地馬拉真的非常好玩,在這邊把行程記錄寫下與大家分享。

Day1 New York – Antigua
Day2 Antigua (Volcán Pacaya)
Day3 Antigua (Town Tour)
Day4 Antigua (Volcán Aqua)
Day5 Antigua – Copán Ruinas (Honduras)
Day6 Copán Ruinas – Antigua
Day7 Antigua – Panajachel
Day8 Lake Atitlán Tour – Panajachel – Quetzaltenango
Day9 Around Quetzaltenango (Zunil, Fuentes Geoginas)
Day10 Quetzaltenango – Volcán Tajumulco
Day11 Volcán Tajumulco – Quetzaltenango – Guatemala City - Flores
Day12 Flores
Day13 Flores – Tikal – Flores – Guatemala City
Day14 Guatemala City – San Salvador (El Salvador)
Day15 San Salvador
Day16 San Salvador – Guatemala City
Day17 Guatemala City – New York

行程建議:

瓜國好玩的地方太多了,如果時間有限,絕對不容錯過的是Antigua、Lake Atitlan和Tikal這三個地方。

Antigua是殖民時期的首都,現在成了瓜地馬拉的遊客大本營。這個以Aqua火山作為背景的殖民風小鎮讓人來了就不想走,無所事事地在街上閒逛都是很難忘的時光。這邊是高度發達的風景區,交通便利,生活機能完善,網咖、高級餐廳與洗衣店一應俱全,滿街的旅行社讓行程安排容易許多,一般人甚至不需要作太多準備,到這邊再打算都很容易,時間充裕的話,更應考慮在這邊學學西班牙文。

Pacaya火山是Anitgua附近不能錯過的景點,旅行團通常都安排從Antigua出發的半日遊(Q50),下午兩點上路,四點多開始爬山,到達山頂剛好在剛暗的天色中看紅的發亮的岩漿。雖然這兒很好玩,還是要提醒大家注意潛在的危險,這路線走在岩漿旁邊先不說,山路前段鬆滑後面崎嶇,回程還要帶頭燈摸黑下山,導遊一次也不太容易照顧好二三十人,去的人自己要當心點。

Lake Atitlan是個超美的火山湖,我住在湖邊最大的聚落Panajachel,附近許多較小的村莊是貼近瑪雅原住民生活的好地點。遊湖是這裡的熱門行程,早上八點出發下午三點半返回,中間會停三個村落參觀,Q90。住兩晚以上的人別忘了爬San Pedro火山,路程輕鬆還可以享受登高展望的湖景,不過具當地朋友表示,山腳下的San Pedro已經被歐美背包客給攻佔,甚至還帶進了嗑藥的文化,大家可以考慮住別的地方。

Tikal就不用說了,許多人遠道來瓜國就是為了這個令人讚嘆的瑪雅世界遺產。很多人都從Antigua參加兩天一夜的坐飛機去的套裝行程,來回就要兩百多美金。時間多又想省錢的人可以參考我「夜車進夜車出」的路線,從瓜市到Flores七到十個小時,剛好車上睡一覺的時間,單程花費在Q200以內。想去Copan的人要先走Copan後走Tikal,不然到了Copan可能會有些失落。

瓜國也是登山者的天堂,除了前面提到的Pacaya與San Pedro之外,在Antigua附近有Aqua(≒3700m)與Acatenango(≒3900m)兩座可以爬,都是當天來回的行程。當地熱愛登山的同學推薦後者,而我去了Aqua的心得就是這個火山看起來比走起來要美多了。在Xela附近較熱門的有Santa Maria與Tajumulco兩座,兩者各有千秋。Santa Maria(≒3700m)可以從山上展望旁邊活躍的Fuego火山,而我去的Tajumulco是中美洲最高峰,4220m,除了虛名之外,日出也是一絕。(詳細行程請見另文:中美洲最高峰Tajumulco火山行)

預算:

比起其他的拉丁美洲國家,在瓜地馬拉旅行相當划算,在嚴格控管預算下,我平均每天花費四十美金。瓜國住宿尤其便宜,我全程住宿雙人房,每天開銷才五到八美金。食物預算約一天$15,這些錢足以讓我兩三天吃頓稍微好一點的晚餐犒賞自己,不過這裡食物比我想像中的貴上許多,麥當勞的套餐竟然比台灣要貴,而且還人滿為患!花費最大的是交通費與門票,這部分沒有太多節省的空間。

注意事項:

很多人都很擔心語言問題,我因為學了一學期的西班牙文,所以沒有遭遇到太多麻煩。不過瓜地馬拉人的英文程度真的不太好,也因為歐美遊客多半都能說幾句破西文,就連很多旅行社也不太通英文,這點比較辛苦一點。不過這一路上還是遇到了很多朋友全程講英文照樣玩的開開心心,可能只是要花多點時間與耐心與當地人溝通,討價還價時需要更機警的防止被坑錢,這些原則去哪兒玩都一樣。

更多人擔心的是安全問題。在這次旅行中,我沒有任何負面的經驗,當地人全都很熱情友善的,我知道中美洲國家的治安是出名的差,但只要不單獨做太冒險的活動我想瓜國還算安全。台灣人對於發展中國家少有認識,瓜地馬拉雖是我們目前最大的友邦,我想沒有太多人可以分辨它與鄰居宏都拉斯、薩爾瓦多與尼加拉瓜幾國的差別,因此我們對於當地治安的壞印象有可能源自於不瞭解,而非實情,事實是許多歐美的城市的治安恐怕都還比這兒差的多勒。

後記:

中美洲國家我幾乎走遍了,當中瓜地馬拉絕對是旅行首選。這麼說哥斯大黎加會抗議(誰叫上回我去的時候一直在下雨呢?),不過我私自以為哥斯大黎加有的自然美景,在瓜地馬拉都可以找到類似甚至是更好的(如果你要去哥斯大黎加看動物那另當別論),除了令人讚嘆的自然景觀外,瓜國獨特的瑪雅文化遺產更為它添了許多魅力,是個去了會讓我想再去第二次的國家。

(原文轉貼於背包客棧中美洲版與PTT自助旅行版)

2008年1月28日

中美洲最高峰Tajumulco火山行

Sunrise at Volcano Tajumulco, Guatemala

寒假到瓜地馬拉玩了一圈,其中一個很經典的行程就是去爬中美洲最高峰Tajumulco火山。這火山位於瓜地馬拉西南部的高地上,海拔4220公尺,鄰近第二大城Quetzaltenango,一般前往該山也是從這個城市出發。

我們在Quetzaltenango找到了旅遊書(Lonely Planet)上推薦的旅行社詢問行程,恰好翌日已經有人組團去Tajumulco,我們在老闆勸說之下很快打消了原本要去Santa Maria火山(3770m)的念頭,轉而挑戰中美洲最高峰。這兩天一夜的行程,老闆收我們一人Q325,折合台幣約一千四百元,跟當地其他的行程比起來很划算。旅行社可提供背包睡袋,帳棚由嚮導來背,每人只需要背一個小塑膠袋的公糧,由於我們厚重衣物不夠,老闆還借給我們外套,服務非常周到。最後除了我跟我女友之外,有一組德國父女,一個阿根廷人和一個芬蘭人,加上嚮導一人,一行共七人。

這座山雖貴為中美洲最高峰,卻是個輕鬆逸樂的路線。Quetzaltenango的海拔為2344m,坐了三個小時的公車到達的登山口已經接近3000m,我們第一日紮營的地方約4000m,所以只需爬升一千公尺,且山路是上坡與平緩路段交錯,走起來應該十分愜意。但一向不擅長高海拔的我走起來還是異常艱辛,過了3500m後我很快落到隊伍的最後,大夥每二三十分鐘就要等我一次,等我跟上了又要休息了三五分鐘才要出發,我覺得實在休息太多了,儘管如此,我們只花了三個半小時就到了營地。

這段山路可以遠望整個瓜地馬拉高地還有周邊的幾座火山,風景自是無庸置疑的美,更特別的是一路的植被像極了台灣的高山,幾度我都有彷彿置身於雪山還是玉山的錯覺,連高山上的野花都有幾分神似,不禁讓我這個異鄉遊子想念起那些走在台灣山脊上的日子。

當日下午我們沒有太多事情可做,四千公尺的海拔的冬天,大家費盡九牛二虎之力生起了火,一邊取暖一邊隨性地聊天。傍晚時分可怕的高山症又在我頭上敲門,我也吃不下什麼晚餐,早早鑽進帳棚睡了。

隔天五點出發攻頂,這短短兩百公尺的爬升,對一般人來說輕鬆,卻挑戰了我身體的極限,由於我實在太喘又太慢了,大家等我等到不耐就自行登頂了,留著我在山崖上看著高原上的萬家燈火漸漸隱沒,換上東方地平線上的魚肚白。大概是因為心肺功能不好,又太久沒有運動,我走得真的很辛苦,刺骨的寒風吹得我連替自己加油的力氣也沒有,但最後,我終究走到了。

跟女友一同走上中美洲最高峰看日出,想起來是件很浪漫的事,實際上我們卻是在沒有任何遮蔽的山頂上任憑狂風吹打,冷到連照相都覺得困難,沒呆上多久我們就撤退了。

下山的路輕鬆易行,從大草坡走向在跌宕起伏高原上散落的村莊,我哼起了歌,想起了台灣那些已經成為我回憶的山、那些遙不可及的山,還有那些在割捨不下的點點滴滴。

行程記錄:

1/7

0600 旅行社集合
0630 整裝出發搭車
0710 Quezaltenango長途公車總站
0840 San Marcos公車總站
1000 Tajumulco登山口(約3000m)
1015 出發
1300 午餐
1350 GO
1430 抵達營地(約4000m)
1430-1900 紮營、生火、玩耍

1/8

0500 起床
0510 出發
0555 眾人登頂
0610 我才到
0630 離開山頂
0655 回到營地
0810 出發下山
0955 登山口
1315 回到旅行社

備註:

本文所指的中美洲並專指中美地峽的七個國家,不包含墨西哥。

有興趣前往者可以嘗試聯絡Kaqchikel Tours 請注意當地人的英文能力有限,最好具備簡單的西文對話能力。但我想如果完全不會西文還是可以去,只是溝通上要多點耐心就是了。

本文同步發表於登山補給站與Ptt Hiking版。